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原因何在

思香源茶叶 收藏 0 134
导读:病因何在 ——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二 ■本报记者 王克勤 有的孩子因病死亡,有的孩子因病致残,有的孩子依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后遗症。记者所采访过的家长们忧心忡忡,许多人四处求助,寻找孩子患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些悲剧? “我几乎排除了所有可能的病因” 王小儿死后,父亲王明亮开始查找儿子的死因,他向记者提出了自己的“排除法”: 孩子发病后,先后就诊柳林当地、太原、北京多家医院,做了无数检查。先后排除了“孩子大脑损伤引发的原因”,颅脑核磁共振“未见异常”,还进行了遗传基因检

病因何在


——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二


■本报记者 王克勤


有的孩子因病死亡,有的孩子因病致残,有的孩子依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后遗症。记者所采访过的家长们忧心忡忡,许多人四处求助,寻找孩子患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些悲剧?


“我几乎排除了所有可能的病因”


王小儿死后,父亲王明亮开始查找儿子的死因,他向记者提出了自己的“排除法”:


孩子发病后,先后就诊柳林当地、太原、北京多家医院,做了无数检查。先后排除了“孩子大脑损伤引发的原因”,颅脑核磁共振“未见异常”,还进行了遗传基因检查,均没有问题。“孩子出生近两个月时,都很健康。”“接种乙肝疫苗一周后,便开始抽搐了,找过的医院都查不明白,西医中医都救不了。”于是,王明亮将质疑的目标落到了疫苗上。


经过四个月的苦苦努力,依然没有救活王小儿的北京香山医院中医大夫牛志刚,2010年2月22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孩子发病的因素会很多,疫苗可能也会是一个诱因。”


更多家庭的质疑


在山西,不单单是王小儿的父亲王明亮,记者见到的死亡、致残、发病孩子的家长们都在质疑与求证。


质疑之一:“接种乙脑疫苗何以又得乙脑?”


记者采访中所见到的几个孩子,交口县回龙乡回龙村8岁的强强、运城市垣曲县广场路8岁的豪豪、高平市三甲镇底池村17岁的靳中逸,均是在接种了乙脑疫苗后发病,而后被确诊是得了乙型脑炎。


强强的父亲高长宏对记者讲:“我们给孩子接种乙脑疫苗,就是为了预防乙型脑炎,结果一接种却得上了乙型脑炎。太荒唐了!”


质疑之二:“急性播散性脑炎怎能与接种无关?”


运城市盐湖区解州镇2岁的蕊蕊和临汾市洪洞县万安镇13岁的中学生玲玲,均在接种疫苗后产生不良反应,均诊断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并落下了后遗症。


他们的家长张海霞、易文龙认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又称接种后脑炎,如接种疫苗后近期患该病,就不能排除接种与患病的因果关系。他们提出了接种疫苗异常反应与事故鉴定申请。


山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和事故鉴定小组组织调查鉴定,结论为:与接种疫苗无因果关系,属偶合病例。



但是,运城市盐湖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蕊蕊的接种异常反应组织了相关调查。2009年2月24日,召开鉴定专家会议,得出结论为“不排除脊髓灰质炎疫苗衍生病毒病例”。


质疑之三:“过敏性紫癜岂能与接种无关?”


只有七个月的刘紫阳2007年1月19日接种了乙肝疫苗后,3月1日儿科大夫诊断为“过敏性紫癜”。其父刘云斌提出质疑。


3岁的妞妞2008年8月8日接种了乙脑疫苗后,2008年9月22日突发病症,血小板减少,疑似紫癫、脑炎,而具体病因始终不明。其父贾海波提出质疑。


12岁的慧慧2006年5月14日接种了麻疹、风疹联合疫苗后,2006年5月29日发病,诊断为过敏性紫癜。其父韦惠民提出质疑。


质疑之四:“免疫接种变态反应岂能与疫苗无关?”


4岁的晨晨接种百白破疫苗后,患“婴儿痉挛症”;其母田霞提出质疑;5岁的君君接种百白破疫苗后,脑萎缩,专家多次会诊没有断清病症,其父李常勤提出质疑;10岁的莉莉接种流感、流脑疫苗后,语言不清,动作怪异,手、脚、头部常常不自觉抽动。其父高径提出质疑;2岁的燕燕接种乙肝疫苗后,患病毒性脑炎,其奶奶张建云提出质疑……


求证医疗专家


太原市小店区西温庄乡东温庄村女孩莉莉的父亲高径不断到省卫生厅上访。2008年11月7日,省卫生厅组织了专家论证会,7个专家中有山西省儿童医院神经病内科主任赵早鱼,她是山西最权威的神经内科专家之一。鉴定结论是:与疫苗接种无因果关系。


2009年12月28日,记者随同莉莉父女,携带鉴定时的所有资料找到赵早鱼,做完相关化验后,赵与数名医生一起会诊却未诊断出病因。


随即,又挂了该科李朝阳医生的号。全面细致检查后,李表示,这个病他很清楚,但就是不能说、不敢说,在山西任何地方都不会有医生告诉你真实病因,如果到北京的大医院诊断,可能会有专家告诉你真实病因。


为此,记者先后约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几家医院儿科、神经科的权威专家,未果。


法院判决:“属接种疫苗后的异常反应”


12岁的慧慧(化名),家住山西省高平市野川镇东沟村蒲沟。


2009年12月10日,在慧慧的家里,其爷爷韦雷生告诉记者,孙女1998年4月19日生。2006年5月14日,在高平市野川村卫生所注射麻疹、风疹联合疫苗,2006年5月26日大便出血、两腿出现大量水疹。3天后被送往高平市人民医院住院。6月2日后先后转入长治市和平医院、北京儿童医院抢救治疗,诊断为过敏性紫癜,并引发肾炎,孩子病情经治疗并未好转,反而转化为紫癜性慢性肾炎。


北京儿童医院在抢救治疗中,帮助慧慧穷尽过敏原,寻找病因。结果,食物组过敏原检测、吸入组过敏原检测、C13尿素呼吸试验(幽门螺旋杆菌检测)均呈阴性,全部被排除。


韦雷生将孙女过敏性紫癜的过敏原最后归结到疫苗上了。“我豁上老命也得给孙女讨个公道回来!”为抢救孙女卖完了50多头猪的“养猪专业户”韦雷生,几年来坚持不懈地上访申诉。


2009年3月28日,晋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委托的诊断专家组做出诊断报告,诊断报告称:“过敏性紫癜、过敏性紫癜性肾炎与接种麻风二联疫苗在时间上和可能发生的常见疑似预防接种反应疾病上有相关关系”。


于是,韦雷生一家将疫苗生产厂商北京天坛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及疫苗接种使用管理机构晋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告上法庭。2010年1月13日,高平市人民法院判决:“接种麻风二联疫苗而诱发过敏性紫癜及过敏性紫癜肾炎属接种疫苗后的异常反应。”判赔慧慧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156178.52元。


“接种合格疫苗不良反应概率极其微小”


2008年10月25日的《山西晚报》发表一篇题为“疫苗带来异常谁赔?这下清楚了”的报道,山西省疾控中心计划免疫科科长翟如芳在文中介绍:专家表示,疫苗接种异常反应发生的概率极低,仅为200—300万人分之一。其中多为轻度异常反应,严重的异常反应很少。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主任梁晓峰曾公开表示:“(接种合格疫苗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极低,据查国外的资料,大概200万分之一或者300万分之一。”


那么,这么多或死、或残、或病的山西孩子,他们的病因与疫苗到底有无关系?


“合格疫苗异常反应概率极其微小,而且多为轻度,严重的很罕见。但是,2006年以来,山西境内确实出现了大量的问题疫苗,也就是高温暴露疫苗,这样的疫苗已在山西省长期使用,必然要大幅度提高疫苗接种不良反应概率。”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门负责防病信息的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