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战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巧遇

百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


田中自从领回石次郎的尸体后,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猜测杀害石井次郎的幕后主使应该是李天仇,他的目的便是夺取《天书弈指》。这虽然也是自己的初衷,但田中还是觉得李天仇下手过于狠毒 。石井一死,自己成为“名人”的路上便又少了一块绊脚石。如果板垣征四郎再一死,那得自己便可以轻而宜举地成为本因坊的最佳继承人。但《天书弈指》此时到底在谁的手里呢?石井次郎出事后,田中曾亲自去神洲第一棋馆检查过,并没有发现《天书弈指》的下落。田中猜测书应该被马匪抢走。如果真是李天仇在幕后指使的这件事,那么李天仇是否已经得到这本书了呢?如果李天仇真的得到了这本书,自己如何将其据为已有呢?田中陷入了沉思。

李天仇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双塔山一战张春山生死不明。他是否已经从石井的手里得到《天书弈指》呢?他为什么要提前痛下杀手呢?他现在又在哪里呢?更让李天仇担心的是,他断定田中此时早已怀疑对石井下手的人就是他。田中一定在想办法来验证自己是否已经得到那本《天书弈指》。他会用什么办法呢?李天仇同样陷入了沉思。

陈天元思考了许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李天仇并不完全确定他们的身份,所以在这三个人中间安插了一个内奸,来探他们的底。而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他们只能选择沉默。那么到底谁是内奸呢?到瓜子脸从长相上最有嫌疑,但他曾经被押在李天仇的身后,他应该和李天仇不是一伙的;瞎子眼睛不好用,也应该不是内奸;胖子长了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而且整天脸向着墙睡觉,难道是他?陈天元突然想到了一个打草惊蛇的办法。因为李天仇已经知道自己的全部底细,所以自己没什么值得隐瞒的,所以只要先亮出自己的底牌,这三个人的身份便会一目了然。陈天元想到这里,起身来到方桌前,提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了“黄龙真局”四个字。陈天元仔细地感知着屋里的三个人:瞎老头侧着头努力地辨析着陈天元这细微的举动;倒三角脸似乎已经看到了陈天元在纸上写的这四个字,脸色极为紧张。只有胖子依然面向着墙,毫无反映。陈天元突然将写完的四个字撕得粉碎,一转身又躺在了墙角。屋里又恢复了平静,但四个人却都没有睡。

第二天吃过早饭,倒三角脸又被押了出去,依然是两个小时后被送了回来。接着被押出去的还是胖子。胖子一被押走,陈天元便从地上站了起来,低声道:“现在奸细已走,你我都是同命之人,两位可否以实相告?”

到瓜子脸一脸的惊恶,但没做声。

“听小兄弟的话,便可知小兄弟并非常人啊?”老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老人家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老人警觉地反问。

陈天元感觉老人的话语很谨慎,如果自己不能推诚布公,恐怕将再难交流。“我叫陈天元,中原棋王陈汝阳是我的父亲。”

“你是陈汝阳的儿子?”老人那张平静的脸变得扭曲起来,看得出他很激动。

“怎么?您认识家父?”陈天元很是吃惊。

老人的脸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你今年十八岁,二月初五子时生人,你的左胳膊上有一块青记。我说的对吧?”

陈天元大失所望,因为这个瞎老头所说的一点都不对,看来自已空欢喜一场,“老人家,你说的不对!我今年不是十八岁,更不是二月初五子时生人,而且我的左胳膊上也没有那块青记。你一定是记错了。”

老人的脸上现出一丝惊喜的笑容,失声问道:“孩子,你真是天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