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结构 中国卷-第一篇 合金狂潮 第十四章节 新起点(四)

月亮下的船 收藏 0 1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9.html


云收雨住,丫头趴在我的胸前,黑发汗湿地贴在她的颊畔,她就这样静静地趴着。

嗅着丫头身上散发的幽幽芬芳,平复下情绪的我心中爱极,一手紧紧搂着她,一手缓缓拍抚她那漆黑如云的长发,微微挑过头来说道:“对不起,刚刚我太过分了!”

已是身子娇慵无力的丫头扬起小下巴,神情微黯地看着我,满脸都是委屈。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我即是心痛也更是愧疚。

“我……我只是……”一时间我倒是不知道该是说些什么了。

丫头用它柔荑般的小玉手捂住我的嘴,眼波迷离,唇角噙着痴迷的微笑,喃喃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连岛的那一夜!”我静静地看着丫头,低声地告诉着她那一夜我面对着的是什么样的战场。在那一夜,连岛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杀戮之地了,那一夜,连岛仿若便是传说中的阿修罗场。死亡、生存、人性和情感在那里交织纠缠着。

忽然丫头盘腿坐了起来,很是严肃地告诉我:“知道吗?为什么你会去苏北?因为计划是我执行的,我不想你可以例外,但我也同样不想你有事儿!所以……”

我笑了起来,抬手将丫头揽入怀内,说道:“也好啊,至少我借此去面对了一次真实地战斗,而只有在血与火交织的前线,我们这些做技术的,才能够知道前线的官兵们在想着什么,需要些什么。而这也才是我们机甲技术研发部最需要的。空洞的数据和千篇一律的报告并不能够帮助我们,而只有真实地在前线去看一看,参加几次战斗,我们才能够得到最真实的第一手数据和资料。所以,丫头,你的建议并没有错!”

“现在北美的战局还在恶化,就在你去苏北的期间,美军参联会主席-凯伦将军又飞到北京来了。”潘橙告诉我的这些情况显然要比我所知道的复杂得多。

“他来干嘛?”我有点惊讶,这个老东西是今年才出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一职的,这家伙是海军陆战队任总司令的时候,就是只好斗的公鸡,自从出任了参联会主席后就成天叫嚣着要反攻阿拉斯加,将机械连根拔除。可结果美军北方司令部实施了两次大规模的战略反攻作战最终都以惨败而告终。而这两场失败都不能不说是这个老凯伦的愚蠢行为所导致的。

隐隐约约之中我对这次老凯伦来北京的事儿感到有些蹊跷,虽然这个老瘪三说不上是那种特别反华的家伙,但也不是什么好鸟儿,总之他在任海军陆战队总司令的时候,就是个特爱成天发表各种谬论的家伙。

“我也不知道,不过高层似乎对这老家伙此次前来也不感冒,今天我就听到老何似乎说了点什么。”丫头很是认真的告诉我:“搞不好是跟美军此番在北加里福利亚的惨败有关。”

我知道北加州的惨败是什么,今天下午的情况通报会议上有提到,美军第4步兵师及第1装甲骑兵团在北加州的反击作战中遭到了极大了伤亡,第4步兵师的两个旅级战斗队被击溃,损失几万惨重。

“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如果仅仅是一次北加州的失败,美军还是能够承受得起的,老杂毛不会仅仅为了这点事儿就来北京。”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着对丫头说到:“你也不知道具体的?”

“我哪里知道啊!”丫头顽皮样的耸耸瑶鼻:“哎,江南,你现在怎么满口粗言了,居然称呼他为老杂毛,虽然我也不喜欢这个凯伦将军!”

“哼!”我冷哼了声:“这老混蛋,骂他是老杂毛都算对得起他了,看看之前他做的那些事儿,有情况都不给咱们通报,尽想着让别人也吃亏,这王八蛋!”

丫头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儿,所以她此时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反驳我。毕竟三个月前的那一场败仗对于许多军人的刺激都很大,以至于在军内曾有人喊出了“摈弃美国这个盟友”的口号。如果不是高层出面安抚,恐怕一些在华的美军联络官那一次都少不了挨顿暴打。毕竟美国人干的那些烂事儿也值得他们去挨顿拳头。这场轰动一时的冲突又被称作‘盐城外海事件’,引发这次事件的导火索是第1北海舰队在盐城外海实施的一场防御性作战,当时两艘例行巡逻任务的隶属于第1北海舰队的巡逻舰在盐城以东60海里处和正在沿海地区实施侦察任务的几只机械之间意外相遇了,于是便引发了一场遭遇战,但这次规模其实很有限的遭遇战却是海军第一次和T-106型‘恶鲨’这种仿生物机械交手,由于缺乏相关的技术数据情报,海军第1北海分舰队吃了大亏,赶来增援的一艘046型常规攻击潜艇被击沉,‘太仓’号巡逻舰被重创。事后海军情报局才得知原来在盐城外海战役发生之前的一个月,美国海军第3舰队便和T-106型‘恶鲨’发生过冲突,当时美国人击沉并打捞出了一台‘恶鲨’,可是向来自私的美国军方却并没有向相关盟国通报这一事件。

美国人的这种行为除了在中国引起了骂声一片之外,甚至也为俄罗斯、欧盟等盟国所抨击。正如一位欧安理事会的官员所说的那样:“在人类濒临灭亡的危机面前,美国人依然割弃不了他们那所谓的秘密情节,如果这种盟国之间彼此都隐瞒真实情况,那么人类或许无需机械来杀戮,很快便是自己走上末日审判的绞刑台。”我很是赞同这位欧安会的官员所说的这些话,虽然我很讨厌总是满口屁话的政客,也不喜欢欧盟。

“今天我在你办公室内怎么看到了一幅长三角军事布防图,是不是长三角方向最近出麻烦了?”我忽然想起了白天在丫头的办公室内看到的那幅地图。

“嗯哈,最近杭州湾跨海大桥、洋山港一线全面进入红色战备状态了。”丫头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这丫头,居然这样不以为然,看来高层已经有部署了,我也不好再询问下去,毕竟还是有军事保密条例的,涉及到机密的话题,我们都还是应该回避的,且不说我不会去刻意询问,就算我故意去触及丫头所能够接触到的机密,丫头也会以一句淡淡的“我也不知道”便是打发掉我的询问。虽然我们是情侣,但同样我们都是军人,从穿上军服的那天起,我们彼此都明白这一点。

“丫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我忽然拿定了主意。

“什么?”潘橙微微一怔,显然她为我的语气所惊愕了,我从来没有对她如此这番的客套过,哪怕她是我的上司,可是这会儿我却用了‘拜托’这个极为令彼此感到关系生疏的词语。

“江南!”

我没有顺着丫头这近乎探询态度样的话语说下去,而是对着她微笑了下,抬手爱恋样的摸了摸丫头的面庞,沉吸了口气,这次开口道:“如果,我说如果,如果你们打算在洋山港或者杭州湾大桥一线展开什么军事行动,我想参加。”

蓦然一愣,丫头先点头、而后又摇头,道:“我不想让你再去冒险了。”

“答应我!”我的语气坚决而肯定。

潘橙依然没有答应。而我却不想这样去做无谓的恳求了,我干脆一把拉住丫头的手,以一种极为恳请的语气对她说道:“丫头,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犯险,但通过这次连岛作战,我才明白过来,其实我们这些做技术的本就不该有什么特殊性,更多的应该在一线去和那些战斗部队的官兵们一起,去共同面对真正的战火,而不是仅仅坐在办公室内,那样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下面的战斗部队真正需要什么,更别说战胜机械了。我是你的男朋友,而派遣技术统计员去基层的方案又是你提出来的,丫头,你该知道,其实我们更是应该以身作则,作为你的另一半,我有责任和义务去帮你!”

也许是我那带着期望的目光,也许是我那诚恳的态度,总之我打动了丫头,她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这就乖嘛!”我也露出了笑容。而丫头却是懒懒地抬手活动了下,嗔怪道:“你这个坏东西,将人家的胳膊都给扭痛了,刚刚你那个样子好吓人哦!”

看着羞红了脸的潘橙,我邪恶样的坏笑了下,抬手将丫头揽入怀中,颇是坏坏地说道:“呼呼,丫头还喜欢我凶狠的模样吗?”

“去死!”丫头对此给予的反应极为恶劣,她抬脚便是将我踹到了一边。

“江南,你是头猪!”

“丫头,你就是猪的老婆,哼哼,你这辈子都跑不了的!”

“不要做猪的老婆,不要做你这头猪的老婆!”

笑闹中,我们又扭成了一团,用盎然的春意来充斥满这间狭小的房间。也许人类之所以这几年一直有战斗下去的决心,或许正是因为有‘爱’这种力量存在着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