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陈捷在一旁抚摸着马颈,沉声说道:“如果真是碰到了女真的探子,我看还是不要先打。这毕竟和我们以前使绊子、下黑手不同,这是大军对抗,缠住了就难得脱身。再说,我们马术不行,虽说以前在堡里也骑过,但比不得敌人打小就摸爬滚打的。骑射我们更不精熟,就说‘马上三连环’吧,我还不会。”

马佳点点头,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捷哥心思缜密,真是我们难得的军师啊。”

陈捷不好意思地嘿道:“我哪能当军师呢,还是二遇的书读得多,见识广。”

毕二遇拍拍手从地上坐起,嬉笑道:“好好地又扯哪去了,我要当大将,才不当狗头军师。好了,咱们的总兵大人该发令启程了,上马了咯。”

*********************************

赫图阿拉城中,努尔哈赤召集内部会议,讨论应对明军四路进攻的方略。这种会议,不是所有的军政要员都能参加的,通常是奴酋的子侄,且是掌管八旗各旗的旗主贝勒,再就是血缘亲眷,最后是五大臣。但是,五大臣也都被努尔哈赤用各种婚姻手段跟自己拴在一起,也就是说,这女真国的最高层会议其实是家庭聚会,外人都是诸申阿哈,根本插不进。所有这些,都反映了努尔哈赤牢固的氏族家天下观以及对奴隶制的亲睐。

“诸位都议议,下步该怎么办啊。”努尔哈赤往火坑里扔了跟柴,面色平静地望向诸人道。

这倒春寒真是难捱啊,代善搓了搓藏在袖子里的手,略带犹豫地说道:“孩儿建议,就像以前对付九部联军一样,在各处险关隘口派精兵守卫,明军粮草调运困难,时间一长,自然退兵,我兵可以乘机冲杀,斩其一两员大将。”

莽古尔泰见大阿哥开了口,也就大大咧咧地嚷道:“父亲,给俺一千骑兵,誓把杜松老儿的狗头砍下献给您。”他以前听努尔哈赤说杜松外号“杜太师”,好像不少人畏惧的样子,便主动请缨立功。其实他也不很傻,也会察言观色,就是反应慢一点,再加上生性豪爽,不拘小节,就留给人鲁莽的印象。

努尔哈赤哈哈一笑,称许道:“嗯,三贝勒不愧是我爱新觉罗家的猛虎啊。”

黄台吉见该自己发言了,便谨慎地思索道:“父汗,儿臣大致同意大阿哥的方略,只是提个小小的建议。就是中军应当集中一部分精锐,专心对付一个地方的敌人,然后各各击退。”

接着各人都发表意见,大致都超不出三个阿哥的意思,努尔哈赤听了许久,来回扫了几眼,突然发问道:“永芳,你的意思怎么样呢?”

众人都停止交头接耳,静静地等着李永芳说话。要说为什么,很简单,“大汗这得宠的明国汉人不是没有,但像李永芳这样的降将,竟能娶格格,而且参加这等机密会议,怎么不叫人眼红?”众人都等着抓住漏洞,好好羞辱一番,以解不平之气。

李永芳无奈地抬起藏在人群中的头,深吸一口气,略带痛苦地说道:“大汗,我以为,大贝勒和四贝勒说得较好。呃,臣以为,还可以进一步,干脆先集中全部兵力消灭其中一路,再灭一路,这样连环下去。简单地说,就是‘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嗡!”木寨堂里一阵骚动,众人纷纷激烈讨论,有人已耐不住性子,大声质问道:“只打一路,那其他各路怎么办,赫图阿拉怎么办?”

李永芳面对汹汹群议,强按住心神,坚定的答道:“其他各路可以派少量架梁骑兵监视骚扰,并不断向主帅大军回报军情,以决定下一路进攻谁。”

黄台吉皱着眉头问道:“额附,这逐个歼灭的计策虽然很妙,但是,时间上来得及吗?只怕是其中一路还没有被我军消灭,而其他几路就已经打到赫图阿拉城了。”

李永芳答道:“我军得披甲兵都有战马,而且多在两匹以上,日行一百五十里没有问题,必要时可二三百里;而且我军又是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路程近,也熟悉,所以绝对赶得及。反观明军的兵马,都是从四方纠集的乌合之众,其中真正能死战的,不过是各参将总兵的家丁选锋。这些家丁,每三千人中,多的不过五百,少的只有一百,通常是三百来人。如此算下来,明军每一路军中精锐,不过区区三千人而已。以三千乌集之精锐,与我军两万余百战精兵对阵;而剩下两万刚募之农夫,与我军四万知战之余兵对阵;请问诸位,谁将获胜,谁将失败,不是很明显吗?兵法上说,我军专一而敌人分散,我军对上敌人,经常是是十个打一个;敌人对上我军,却是一个打十个,就是这个道理。”(4)

“好!哈哈哈,真是上天赐给我聪明睿智的孙女婿也。啪啪啪。”努尔哈赤大笑着拍手道。接着起身,顿觉一身轻松,转而对众人笑道:“就这么定了!既然方略已定,诸位就下去布置吧。明天田猎,我要亲自出马,耀我军威,长我志气!哈哈。”

“喳!”

(1)马林父亲马芳是有勇有谋的名将,他自己是儒化重些,但也经历过兵阵,故此设定他基本按照戚继光的《练兵实纪》来排兵布阵。看后,各位读者就会知道,马林一路,为何走得那么慢。

(2)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能败也。语出诸葛亮《兵要》

(3)战国吴起评论楚军整而不坚。载于《吴子》。

(4)戚继光《练兵实纪。车步骑营阵解》敌乘肥马,即日驶百五十余里。。。。。。一、二日尚不能完,如候支完追敌,敌去二、三百里矣。

(5)节名出自孙子兵法,“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