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攀高枝 离异富姐误入狼口

神魔之王 收藏 1 15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攀高枝离异富姐误入狼口

离异富姐误入狼口

离异富姐喜攀高枝

2004年8月,在洛阳一家高档酒店的包厢里,宴会女主人何亚男结识了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曹振歧。何亚男时年34岁,是洛阳一家工贸公司的离异女老总。


曹振歧比何亚男大9岁,时任洛阳监狱副监狱长,掌控监狱所办的建华玻璃厂的经营大权。当何亚男得知曹振歧几年前已离婚,独自照顾着女儿时,心里一动。


临分手时,曹振歧说:“你的公司可以跟我们厂建立业务关系,这可是大生意啊。”


果然,隔了几天,当何亚男组织了一批煤焦油送到建华玻璃厂时,曹振歧照单全收。何亚男十分感动,也动开了心思,这么多年独自打拼,若是有个“高枝”能攀,她也能少受点罪。


一个月后,何亚男接到曹振歧的电话,他正在商场选衣服,想请何亚男帮助参谋。何亚男立即驱车赶到。结账时,何亚男心知肚明,当即到柜台付了3100元。当年11月,曹振歧的父亲患病住院,何亚男送给了曹振歧5000元。随后,又将5000元购物卡送给了曹。


何亚男频频向曹振歧示好,她给厂里送的货却没有结账,算下来已有上百万元,影响了公司的资金周转。何亚男向曹振歧催了几次后,曹说:“我有个痴呆的二哥,居无定所,我想买套房子给他,却没钱,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何亚男一咬牙,给曹振歧的二哥选购了一套房,她付了30%的首付,并且又花钱装修、买家电,合计花费近12万元。


在曹振歧的频繁攻势下,何亚男第二次开始了恋爱。然而,她没想到,噩运却已经向她张开了黑色的翅膀!


2005年11月,何亚男听从曹振歧的建议,注册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她担任法人代表,曹的表弟张浩担任公司副总。


让何亚男不解的是,曹振歧虽与她“谈婚论嫁”,却无任何实际行动,而且他一再告诫何亚男,不要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情断义绝阻挠重重


2006年6月的一天,曹振岐在洗澡,何亚男听到手机响,顺手打开手机,一则短信映入眼里:女儿发烧,你买些药物回来。


何亚男因为前夫花心而离婚,她最恨男人玩弄感情。等曹洗澡出来,她质问曹。过了好一会儿,曹才向何亚男摊牌。那个女人叫楚月竹,是厂里做业务的,两人共同买了一套房子。2005年6月,楚月竹给曹生了一个女儿。


何亚男顿时天旋地转,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曹振歧说:“只要你给我生个儿子,我就和你过日子。”


第二天,擦干眼泪的何亚男决定与曹振歧彻底了断。她把会计叫来一对账,这才发现建华玻璃厂已欠公司359万元货款,所欠下的这些货款,有不少是何亚男找银行贷款来的。


何亚男当即带着合同书、收货单前往玻璃厂讨账。财会人员却告诉她,曹监狱长不让付钱给她。何亚男立即掉头去找曹振歧,曹振歧见她决意分手,于是冷漠并干脆地回答:“厂里没钱,结不了账。”何亚男又气又急:“姓曹的,如果你不同意付款,我就去告你受贿!”曹振歧一阵冷笑:“你去告啊,看谁整过谁。”


7月4日晚,何亚男和几个女友正在车内说话,突然两声巨响,车的前挡风、外侧玻璃被砸碎,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女友眼睛被碎玻璃刺伤。坐在后座的两个女友看到行凶的歹徒之一正是张浩,并记住了的士车牌号。


三个小时后,派出所抓住了张浩,张承认车是他砸的。


同时,何亚男得知,砸车之前的下午,张浩把何亚男公司财务室撬开,把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以及与建华玻璃厂的供货合同全部盗走,而与建华玻璃厂的供货合同一旦丢失,何亚男将无法与建华玻璃厂结账。


然而,再审时张浩突然翻供,坚决否认车是他砸的,并找几个证人作证,砸车时间他和这几个人在一起。而此时作为重要证人的出租车司机却从人间蒸发了。一个月后,在曹振岐的斡旋下,当地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对张浩进行了取保候审。


伤痕累累扳倒监狱长


“砸车事件”发生后,何亚男到建华玻璃厂对账,建华玻璃厂根本不予理会。而这时,她的贷款和欠款都已到期了,讨债者络绎不绝,何亚男陷于四面楚歌之中,精神几近崩溃。


2006年9月的一天,何亚男的一个好友,背着她找了几个哥们,把张浩毒打了一顿。没想到,却给她惹上了牢狱之灾。


张浩以遭到入室抢劫为由向洛阳市检察院控告何亚男。何亚男在洛阳看守所羁押期间,曹振岐派一个干警找她谈话:如果继续告状,一辈子也休想出去;若就此罢手,现在就可以出去。何亚男一口回绝,她誓与曹振歧斗下去,讨回公道!


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将何亚男判了一年。2007年10月3日,何亚男刑满释放出来时,已一无所有:公司垮了,负债累累,家人将何亚男的房子变卖,红色奥迪车也被银行查封……


就在何亚男绝望之际,转机出现了——



一位朋友告诉她,省检察院成立了专案组,正在查曹振歧玩忽职守的事。何亚男得知这一情况,迅速到专案组进行实名举报。


2009年6月15日,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曹振岐一案作出终审判决,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违法所得208166元予以追缴。


曹振歧归案后,何亚男通过法律途径从玻璃厂讨回了200多万元的货款,终于成为她东山再起的资本。(来源: 武汉晚报)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