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房价太高 涨不涨已与普通百姓无关

今年两会上的第一议题就是房价,居高不下的房价让人们对于这个现象发出了一致的指责,但是就在两会闭幕之后的第一天,北京就在一天之内出现了三个地王。岩松怎么看时间点上出现的这样一个现象?


白岩松(评论员):房地产市场究竟是总理说了算,还是总经理说了算。在两会当中时候,大家都记着总理的工作报告当中说要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这样一种趋势。但是一天就给总理的报告上眼药,三个地王接连创出高价,而且还没盖楼,价格就已经高出了二手房,甚至旁边的商品房,有的时候是你在想,是不是总理说了不算,总经理说了才算。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就先来了解一下一日产生三个地王都是怎么样的?另外再了解一下,对于产生这个现象人们的议论。


(播放短片)


解说:今年的两会之上,最热的议题无疑就是房价过高,上涨过快问题。根据统计,两会提案一半与此相关,各种热议可以说言犹在耳。而就在这期间,北京市将本该3月8号进行的一场土地拍卖,延期到了一周之后。


字幕提示:2010年3月15日


解说:举牌、喊价,再举牌,再加价,昨天北京单天成交六块土地,其中三块被公认为新的地王,不仅成交总价创造了2009年以来的新记录,楼面均价也直逼每平方米3万元。


3月15号,在全国两会结束后的第一天,北京土地市场一天造就了三个地王。


经过84轮现场竞价,远洋地产旗下的北京远豪置业有限公司以40.8亿元的总价拍得朝阳区大望京村地块,折合的楼面地价高达每平方米27500元,成为新的单价地王。随后北京中信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经过64轮竞价,以52.4亿元,将大兴亦庄地块拿下,成为总价地王。但仅仅6个小时以后,单价地王就被东升乡蓟门桥地块夺走,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旗下的北京世博宏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17.6亿元的价格拿下这个地块,该地块的实际楼面价格超过每平方米3万元。


这样火爆的交易市场,不仅仅震动的是普通公众。华远集团董事长人任志强参加了大望京一号地拍卖,拍卖结束后,他在微博上首次承认自己失败,并表示无法承受这样的天价,公司将转入二三线城市,希望不是凭胆量,而是凭品牌取胜。而他的遭遇受到了他的好友,另一位地产界的大腕潘石屹的戏谑。“此前我劝任志强不要去参加大望京一号地的拍卖,争不过人家。任总一意孤行,缴了几亿元的保证金去参加,据说举牌举到一万多元每平方米,就再不敢举了。不是花钱买地,真是花钱买丢人。


潘石屹 SOHO中国董事长:说大望京,还不是望京,大望京是在望京的边上,就是扩大了的望京,是在五环路边上的一块地,路面价27500元。这就意味着,这个地方房子的售价,我算了一下,我赶紧让我的同事算了一下,这个地方的房子销售到四五万的时候,利润率才是10%。


解说:地产界担忧的是无利可图,风险累积。而普通的市民阶层则在担忧,高地价是否会拉动房价。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走访了这次拍卖的地王之一,海淀区东升乡…


房地产中介公司工作人员曹先生:一是现在房主肯定觉得,这块地拍出去,他觉得这边肯定看涨,但是客户这方面我们也做了调查,包括我们公司的客管部也做了调查,客户现在应该属于观望状态。


解说:显然,对于房价地价的传导作用不可小视。而就在创地王纪录的这一天,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对外发布,2010年1月至2月,北京四环内期房价首破3万,四至五环路均价达到一万七,六环外住宅价突破一万。而一至二月,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335元,这样的数据显然意味深长。


主持人:岩松你觉得一天出现这三个地王,会对周围房价增长速度产生一个什么样的动力?


白岩松:首先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原来这个拍卖打算3月8号进行,但是也注意到了,全国的两会和代表对房价,以及全国的百姓太高度关注了,推推推,推到了两会结束之后,怕是给两会添堵,上眼药,结果引发了大家更大的关注。


昨天出现这三个地王之后,注意到今天很多媒体报道,也都去相关进行采访,但凡出现地王的周围的二手房市场,立即很多卖房子的公司,卖二手房,电话就在打不不停,为什么,都在跟房主磋商,因为有人要来买房子的时候,房主已经开始犹豫,还没盖,就已经一平米两万七千五(元)了,我当时原价两万,我不卖了,有的房主就已经明确说了,不到三万我不卖。


主持人:这是二手房?


白岩松:对,二手房,马上他的期望值就已经升高了。接下来的时候,也会导致整个周边房地产,在未来发展的时候,价格的升高。另外有一点是不能忽略的,北京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当中也是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它又会对,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都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一天之内出现三个地王,又会给其他城市带来一种什么样的价格走势的预期呢?所以它既会带来直接价格快速上涨,也会带来一个对未来高房价预期,对消费者也导致一个,再不买又要高。


主持人:这是两会结束之后的第一天,两会上争论声音最大,声音最多的就是房价。结果在两会之后的第一天出现这个现象,而且是在总理高度关注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刚才你说,总理说了算,还是总经理说了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白岩松:我觉得可能是几个因素加在一起。首先很多的企业现在不差钱,当他手里有钱的时候,他也在寻找,我一个相对来说能获取大一点的利润投资方向是哪儿。


主持人:他不怕总理说他吗?


白岩松:他毕竟还是看到了一种价格上涨预期,比如说他首先是因为不差钱,比如说他是烟草自投的,还是远洋自投的,还是兵器的等等,这样的企业,你会看到流动资金,手里是有钱的,但是仅仅不差钱是不够的,他当然是看到了价格上涨预期,因为在刚才片子最后那部分,我相信大家注意到了,北京市四环以内的房子的期房的均价已经超过了三万一平米,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就觉得,未来依然会有上涨的空间,是有利可图的。对于商人来说,不管他是什么性质的企业,“无利不起早”。


主持人:所以涨不涨房价,我觉得对于普通买房的老百姓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你爱怎么涨怎么涨吧。


白岩松:对,我觉得看完昨天三个地王出现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轻松感,为什么轻松?其实当在北京也好,或者说是上海也好,对于普通的,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来说,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老百姓来说,当房价超过一万五之后,其实涨不涨跟大家没关系了,大家的注意力恐怕不在关注,你说三万涨到四万有什么区别,反正买不起。


几年前上海车展的时候曾经有一辆豪车卖接近1000万,990多万,第二次车展的时候说大降价,降了30%,卖600多万,当时我就说,它跟你有关系吗?虽然降幅很大。因此,从三万、四万、五万这样的价格来说,跟普通的百姓已经没有关系了。这个时候不管是政府,还是百姓,真正的关注点应该放在了两类房子,一个是廉租房,还有一个带政府帮助性的住房,也就是公屋,怎么样扩大它的面积,扩大它的供给量,这个时候才是老百姓关心的,反正也买不起,三万四万有区别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