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二 第十七章 城堡之战(2)

信周 收藏 0 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打得最艰苦的一组人是霍雄飞和沐天虎,他们俩的任务本来是控制城堡大门,但是刚到城堡与城门之间的空场就跟人交上了火。

原来在两个月前,汉森从缅北的一座古寺中盗取了一尊纯金的释迦摩尼佛像,从欧洲找到了一家买主,刚好在今天买主带着十多个保镖来运走这尊金佛,已经装到了车上,正准备离开。

这也是汉森去餐厅晚了的原因,他看着买主把装金佛的木箱搬到车上后才来餐厅。

一共三辆车,两辆越野吉普,一辆卡车,准备离开,突然餐厅那边响起枪声。城堡大门口的警卫听到枪声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关闭了城堡大门,而三辆正准备离开的车被迫停在城堡外墙与主建筑之间的空场中。

为了抵抗外来之敌的进攻,城堡内的主建筑与城墙之间往往都留有一段距离的空场,一旦敌人攻破外城墙,还有第二道防线。特别是采用罗马式建筑形式的城堡都是如此。

罗马式建筑大量使用立柱和各种形状的拱顶,材料多用巨大的石块因而使整座建筑物敦实厚重,狭小的窗户,半圆形的拱门都有利于抵御强敌进攻。

霍雄飞和沐天虎穿过幽暗的通道,来到城堡通向外围城墙的小门,这里有一组护卫。霍雄飞向沐天虎做了一个手势,俩人突然冲上去,一人一个把两名执勤的警卫解决了,然后从门口来到外面的空场上。

只见有三辆车已经起动,正缓缓驶向城堡通向外面的大门,就在这时后面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开车的人似乎也一愣,不由自主地把车停下来。车上十多个训练有素的保镖立刻跳下车,举着枪分散在三辆车的周围。

城堡大门的警卫已经意识到里面发生了意外,第一时间封闭了出口,同时将枪口对准了空场中的三辆车。执勤的护卫人员以为枪声是这些来运输金佛的人引起的,双方立刻陷入了紧张的对峙状态。

霍雄飞似乎看出了些苗头,他机灵一动,马上从腰带上摘下一颗手雷,拔出拉环后用力抛出去,手雷刚好落在了汽车与城堡大门之间的位置。随着一声猛烈的爆炸,大门口的警卫和运输金佛的保镖们立刻交上了火。

见此情景,霍雄飞和沐天虎一边偷偷地乐一边也从后面开始射击,门口的哨位都配有布朗式轻机枪,沐天虎把手里的冲锋枪放在一边,抄起轻机枪向躲藏在车边的人进行扫射。

响成一片的枪声让护卫队分辨不出谁是敌人,城墙上面的护卫队员发现下面空场里的保镖与自己人打在了一起,随即加入了战斗,从城堡顶部向下射击。这为苏冲和白家昌的行动提供了方便,俩人来到城堡顶上的时候,上面共有两组四个警卫,四个人已经跟下面的人交上火。

苏冲和白家昌马上分开,从城墙的两边绕过去,两组警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面的空场中,没料到背后上来了真正的敌人,稀里糊涂地做了亡命鬼,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俩人干掉楼顶和城墙上的护卫后,阿强和老兵也赶了上来,四个人居高临下朝下面空地和城堡大门的警卫开火,几分钟后就结束了战斗,控制了整座城堡。

随后东方焜把人分成两组,沐天虎带着三个家将负责城堡的警戒,阿强和老兵挨个房间搜索整个城堡,检查是否有漏掉的敌人。

东方焜和霍雄飞则跟随凌峻峰来到了汉森存放文物的库房,砸下铁门上的大锁,打开坚实的铁门后,东方焜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库房内俨然就是一个博物馆,上百平方米的空间中摆放着五排双层展示柜,房间四周靠墙壁也是两米高的双层展示柜,展示柜中分门别类地摆满各种各样的文物珍宝,石雕佛像、玉器、瓷器、金银制品,琳琅满目,甚至在地面还堆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各种雕像。

霍雄飞惊得叼在嘴角的烟都掉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里面这么多好东西,喃喃地自言自语,“乖乖,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宝贝,这得值多少钱?”

凌峻峰流露出贪婪的目光,指着里面的东西对东方焜说:“据我所知这仅仅是汉森从亚洲各国掠夺的文物中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这些大多是价值相对低的,一些珍贵的东西都被他运到了欧洲,或是偷偷卖掉了……”

凌峻峰还没说完,阿强急匆匆走进了,兴奋地对东方焜说:“少爷,你快去前面看看,有件好东西。”

“哦,什么好东西让你这么高兴?”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前面院子里有辆大卡车,上面有个木箱,好像是准备运走的,我和老兵打开木箱,里面竟然是个宝贝……”阿强边说边朝前走,领着大家来到城堡外的空地处。

三辆准备离开的车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驾驶室前的挡风玻璃全部碎了,车周围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具尸体,沐天虎正在同苏冲他们三个一起朝外搬运这些尸体,见东方焜他们从城堡里出来,都停下手围拢过来。

卡车的后挡板打开了,一尊半米多高金灿灿的释迦摩尼坐像展现在大家面前,佛像穿袒露右肩的袈裟,结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右手施触地印,左手结禅定印,绀青螺发,顶上有颗巨大的宝珠熠熠发光。

众人都被精美的佛像吸引,都看出这尊佛像的价值难以估量,沐天虎突然说:“我知道这尊佛像是从什么地方弄来得了。”

“哦,你见过这尊佛像?”东方焜惊讶地问。

“不错,我在孟崖河边一座很有名的大奘房里见过这尊佛像,难怪看着这么眼熟。”沐天虎肯定地说。

东方焜沉思了一下问:“沐大哥,你说的这座大奘房离这里多远?”

“如果是开车一天多时间应该能到达。”

“这尊佛像一定是大奘房的镇寺之宝,沐大哥,你能不能带人把佛像送回去?”

“没问题,可是我不会开车。”沐天虎爽快地答应了。

东方焜回头看着霍雄飞说:“霍大哥,请你安排一个人开车,同沐大哥一起把佛像送回去……”

东方焜的话音未落,凌峻峰就大声说:“我反对,根据咱们约定好的条件,城堡内的宝藏有一半归我,这尊佛像价值连城,不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可以送回去?”

“反对无效,这尊佛像已经运出城堡的建筑,不算城堡内的东西了。”东方焜说完转身朝回走。

东方焜现在想到汉森的办公室查看一下,他知道汉森在亚洲四处搜集古文物,对各国的宝藏一定有很深的研究,所以东方焜想寻找一下这方面的资料。

其他人都忙碌着各自的事情,只有沐天娇一直默默地跟在东方焜身后,从战斗结束她就一声不吭地跟着东方焜,看着他做事。在餐厅里天娇救过自己,东方焜对天娇心怀感激,所以对她一直跟着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另外东方焜从沐天娇热辣的目光中隐约感觉到什么,这边的女性都热气奔放,不像国内的女孩,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感,沐天娇生活在这里也养成了与当地女孩一样的性格,敢爱敢恨。缅甸的女性具有很强的独立性,缅甸被称为“亚洲第一女权国”,由此可见女性的地位。

凌峻峰对东方焜的决定恨得牙疼,但是却没有办法,因为他现在离不开东方焜,如果没有东方焜的帮助,带着这么多宝贝根本就不能活着离开缅甸。

汉森的办公室布置的如同大学教授的工作室,四周全部是高大的书橱,一直顶到天花板,茶几、书桌上到处摆放着各种书籍和资料,东方焜顺手拿起一本书,竟然是一部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年鉴》,从这个也能了解到汉森对中国文物很感兴趣,看来这个家伙没少从中国掠夺文物。

东方焜坐在了书桌后的皮转椅上,见凌峻峰和天娇都默默地跟进来,凌峻峰一声不响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而沐天娇则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东方焜顿时感觉头都大了许多,他想一个人清静一下,然后思考后面的行动,这两个人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让他感到头疼。

东方焜忽然想起一个把沐天娇打发走的办法,他抬头看着天娇,面露笑容地说:“沐姑娘,麻烦你件事情可以吗?”

“东方大哥不用客气,有事尽管吩咐。”沐天娇爽快地说。

“梦薇还在密支那,你能不能去把她接到这里来,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待几天,然后直接去野人山。”

“没问题,梦薇在密支那的什么地方?”

“你去找霍大哥,让他同你一起开车回去,他刚好也要去密支那有事。”

“好吧。”沐天娇答应一声,高兴地离开了。看着她欢快的背影,东方焜无奈地摇了摇头。

凌峻峰似乎看出些苗头来,他嬉皮笑脸地说:“东方,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我看那个梦薇姑娘,还有这个沐姑娘都对你有意思。”

东方焜现在真不想跟凌峻峰说话,从心里烦他,冲他挥挥手说:“如果没有事请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凌峻峰根本不在意东方焜对自己的反感,依旧笑嘻嘻地说:“老同学,过河拆桥可不是你的为人,别忘了咱们的约定。”

东方焜以为凌峻峰是在跟他要解药,于是说:“好吧,霍大哥刚好要回密支那,我让他把解药给你带来,保证耽误不了你喝。”

“哈哈……”听了东方焜的话凌峻峰忽然大笑起来,东方焜被他笑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奇地问:“你笑什么?”

凌峻峰用手指着东方焜笑着说:“你真把我当作小孩子了,以为那么好欺骗。一般的药物我用舌头舔一下就能分辨出里面有什么成分,实话说当时你们给我喝药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些只是当地人用来防止中暑的药物。因为不想让你们对产生怀疑,所以才那样说……”

东方焜吃惊不少,自己以前真的是轻视了这个校友,同时也是百密一疏,凌峻峰是个玩毒的高手,一般的药物肯定骗不了他。这个家伙的城府太深了,不但阴险狡诈,而且还善于伪装。同这样的人在一起,比同毒蛇在一起还危险,必须打起十分的精神来,否则被害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见东方焜没有什么表示,凌峻峰接着说:“我要求你遵守的约定是帮我把一半的东西运送到曼谷去,时间越快越好,一旦被英国人知道咱们占领了这里,就是想走也晚了。”

凌峻峰的话也提醒了东方焜,这里绝对不能久待,越快离开越好,一旦被密支那的英军得到消息就危险了。

“那好,你去叫上阿强,把仓库内的分成两部分,明天就让霍大哥安排人护送你去曼谷。”

“好,我就喜欢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从来就说话算数。”说完,凌峻峰喜滋滋地走出办公室。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凌峻峰,东方焜从书架上找出一本地图册,开始研究去野人山的路线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