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中的发号施令者(zt)

flymandd 收藏 0 34
导读: 2010-3-16 盎山 近日一位媒体从业者因为策划了一篇共同社论而离职,社论谈的是户籍改革,他离职后撰文描述来龙去脉时说:“户籍制度的改革已经在多点突破,许多城市正在加快推进,而包括温家宝总理在内的中央政府高层官员对此项改革也有过多次公开场合的表态。我们认为……风险应该不大。”然而,后来还是遇到了“不可抗力”。 媒体从业者都知道办报、写稿不能踩红线,不能犯天条,但常常还是困惑于这些红线没有明确的地图,这些天条从未公之于众。大家知道哪些是绝对禁区,也知道哪些话题相对宽松,但有的时候一



2010-3-16 盎山


近日一位媒体从业者因为策划了一篇共同社论而离职,社论谈的是户籍改革,他离职后撰文描述来龙去脉时说:“户籍制度的改革已经在多点突破,许多城市正在加快推进,而包括温家宝总理在内的中央政府高层官员对此项改革也有过多次公开场合的表态。我们认为……风险应该不大。”然而,后来还是遇到了“不可抗力”。


媒体从业者都知道办报、写稿不能踩红线,不能犯天条,但常常还是困惑于这些红线没有明确的地图,这些天条从未公之于众。大家知道哪些是绝对禁区,也知道哪些话题相对宽松,但有的时候一不小心,宽松的话题也会突然遇到“不可抗力”,实在难为了媒体人。


这令人想起了明朝那些事。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出身佃农,经战乱成了游方僧人而流浪乞食,参加过红巾军,当上皇帝后,虽然常说“朕起寒微”之类的话,装作不介意,内心却非常敏感。凡地方官员给皇帝贺表里有“则”字,因为“则”近于“贼”,他就以为讥笑自己做过贼(红巾军),若有“生”字(音近于“僧”),就怀疑嘲笑自己当过和尚,便把这些臣子都杀了。这不能怪地方官不懂皇帝的忌讳,因为这个皇帝的忌讳实在太多,他们不可能弄明白。于是官员各个战战兢兢,曾有位诗人被朱元璋廷试,朱读了他的诗,觉得好,不禁拍了下案,这个诗人却以为犯忌了,当场昏死过去。


不管是如今的红线,还是古代皇帝的忌讳,都是不能公之于众,让大家了然于胸,乖乖遵守,各自相安无事的。在官僚体制中,那些把持权柄的人不仅时常抵制对规则进行解释和澄清,甚至有时压根就拒绝公布规则。传说古罗马暴君卡里古拉也遵循了古罗马一贯的传统,把法律张贴在公共场所,但其字写得如此之小,又贴得如此之高,以至于没有人能看清楚上面写了什么。掌权者这么做有几方面的原因。


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那些规则都是没办法拿上台面的,就像是朱元璋的忌讳,本来就是说不出口的,他怎么能明确地下令官员不能使用与“贼”和“僧”类似的字。规则的公开就意味着接受公众的审查(哪怕这种审查是不出声的),而官僚据以行事却不愿公开的规则,其中往往有显而易见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之处,是绝不能公之于众的。诸如“媒体不能异地监督”这样的家法,一旦公开,就成把柄,所以只能是心领神会的潜规则。


行政系统不愿意公开规则,有时候未必因为规则拿不出手,还有一个更强烈的动机是不想让这些规则成为对自身的约束。任何规则,一旦公开,不仅是对被统治者(或下级)形成一种约束,对制订并颁布规则的统治者(或上级)也形成一种约束。哪怕是完全靠统治者自我约束的皇权专制社会,皇帝在公然违反自己颁布的规则前,总还是要考虑对下属的心理影响、对舆论的影响,会三思而行。还是以媒体为例,如果媒体审查部门曾经明确宣布过哪些领域是禁区,那么媒体人会解读出这样的承诺:不在禁区之列的题材就是能自由报道的。但审查部门并无意做出这样的承诺,所以他们压根不公开规则。但在一个大的行政体系里,为了保持机构的基本运作,绝对不颁布规则是不方便也不可行的。于是,为了继续保留自己手里的“自由裁量权”,其公开的规则里会用一系列模糊的“其他情况”条款,这样能使自己尽量不受规则的限制。


拒绝公开规则,或者公开的规则不够清晰,除了能使掌权者感到自己不受约束,一切都能“圣躬独断”之外,还能给人以“天威不测”的威严感,并使掌权者每天忙忙碌碌地审查那些本来该由规则决定的事务,令他们有一种尽心尽力、鞠躬尽瘁的道德满足感。这是他们拒绝公开有效原则的心理原因。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公开规则或是规则不清晰的行政系统,是典型的“人治”系统,下面的人只能够暗自揣摩上位人士的行事原则,而这种揣摩出来的规则对权位高的一方约束力很小,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选择拒绝承认规则的存在。没有什么比规则不公开更体现“长官意志”。


但吊诡的是,又是同样由于规则的不公开或是压根儿没有规则,使得长官意志从来不能得到真正的贯彻,在执行中几乎百分百地被牟利行为消解了。发令者想保护花季少儿免受互联网色情信息影响(且假定这是真的),结果执行的人就花大价钱采购了一款有剽窃嫌疑、有严重漏洞的“绿坝”;发令者想弘扬传统文化,占领公众的思想领域,免得他们想入非非,执行的人就天价招标办孔子学院网站。长官拒绝公开规则,是为了躲避监督,而没有了监督,又使命令的执行必然跑偏。


执着于“阴谋论”的人脑子里总生动地想象着这样一幅画面:在地球上某个角落的暗室里,政治或金融巨头正在贪婪地谋划怎样剥削全世界人民。其实,一个行事没有公开且清晰的规则的行政体制里,上上下下都充满了这样的暗室,每个能进入或是靠近这些暗室的人都想从种种黑箱操作中分一杯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