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不能只顾自家立场 球评当时评

世界王牌 收藏 1 129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体育 所有国字号、裁判、官员都在香河斗争思想,高洪波不用斗争,这证明整个足协唯有他拥有好的思想,可他拥有好的思想吗?当亲密战友尤可为仍在局子里交待包括厦门蓝狮的各场假球时,高洪波还拥有好的思想,南勇就该被评为09年度足协最佳工作者。文艺评论人谭飞打了个比方:“就像一个导演拍了十一部滥片,最后却得出这都是他的助理导演拍出来的,与主导演无关”。 证明高洪波清白只有两个渠道,一是公安部专案组从尤可为处没能调查出一场跟高有关的假球,但这好像在污蔑我公安干警的办案能力;另就是足

本文出自:新浪体育



所有国字号、裁判、官员都在香河斗争思想,高洪波不用斗争,这证明整个足协唯有他拥有好的思想,可他拥有好的思想吗?当亲密战友尤可为仍在局子里交待包括厦门蓝狮的各场假球时,高洪波还拥有好的思想,南勇就该被评为09年度足协最佳工作者。文艺评论人谭飞打了个比方:“就像一个导演拍了十一部滥片,最后却得出这都是他的助理导演拍出来的,与主导演无关”。




证明高洪波清白只有两个渠道,一是公安部专案组从尤可为处没能调查出一场跟高有关的假球,但这好像在污蔑我公安干警的办案能力;另就是足协做通六扇门工作,现在足协很着急地觉得在南、杨、陆俊等人均被抓后,必须树立起一个标志性人物的清白,有可能的话韦迪都想跑派出所把高指导名字改为高清白。但现在不太方便,就派高洪波去德国玩两天以观媒体和球迷的动态。恰好中国的媒体和球迷都是随大流的,看政府的风向决定自己的方向,是帮政府唱卡拉OK,很快就忘词,曾经的轰轰烈烈很快遗忘,这正中足协及总局那些资深官场老手的计。




足协对官员和裁判的整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韦迪觉得哪个态度好数目少哪个就轻罪或无罪,这招表面看是人性化其实是公然违法,中间有太多猫腻可玩。打假扫黑本是一个法律途径的行动,该判多少判多少,却被政客们用行政手段代替法律审判,这一招02年的南勇也玩过,当初抓了龚建平后他就在足协开思想会要求检举和自检,还通过媒体论证这是更有效更人性化的打假方法……后来的事情大家是知道的,当审讯室变成会议室,各种裁判没有变得更好,变得更隐蔽和更凶残。




这例子就像:有家的孩子们出去杀了人,家长不让警察来处理,而是在家里召开全封闭的思想道德会议进行自查和他查,家长认为谁态度好谁就免于刑事责任。




崔大林前段时间说了一句“打假扫黑反腐不以数量为衡量标准,而要深入思想”,我跟崔大林说的话是一样的,可中国文字就这么奇妙,我俩话一样意思却截然相反,因为我觉得总局和足协不应该怕人抓得太多了脸面不好看,抓三个是抓,抓三十个三百个也是抓,领导们干吗要怕数量多。现在公安没有收队,中央政府没有收队,因为打假扫黑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但行业机构想收队,地方政府想收队,因为这里面藏着他们的巨大利益。这又跟地方和行业把土地卖得贼高是一个道理。




综上所述,总局和足协只是要自己的好处,只要自己做官的立场,而不要整个国家、行业和球迷的好处和立场。




奇妙的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球迷就有什么样的球队。当山东鲁能的几名老总都进去时,没有人想得起06年李大眼因鲁能连续离奇大败写的那篇“鲁能你的名字叫崩溃”,让山东省体育场数万球迷在俱乐部组织下打起标语“足球报滚出山东去”,“李大眼向一亿齐鲁人民道歉”,以及网上“我叉叉你祖宗十八代”和一个球迷狠狠地送了一把铁锤给我。中国的球迷就是这样,他们恨假球,恨假球破坏了纯洁的感情,可是当自己能从假球里获益甚至有时他们从假球里受伤时,也不愿别人来指点一下。最著名的语言就是“我们自家的孩子自己教育,不准外人掺和”。确实到了移民火星的时候了。




前几天周伟新进去了,我很高兴,因为04年我跟足球报是支持北京国安并借此反击足协的,这就遭到了辽沈球迷围攻及质疑我们收了罗宁红包,其实我们跟国安没有亲戚关系也没收红包,但我们要尊重常识,周伟新判国安的那个点球不是错判和误判,而是反判,是国安后卫被侵犯后却被判点球。还有就是08年北京国安跟武汉的“斗殴事件”,我们也支持国安和武汉的,因为足协处罚很脑残,一个机构最重要的是要公平,而不是对一个多年赞助足球的俱乐部大发淫威。但国安球迷不允许我和黄健翔调侃“被冠军”,还要跟南勇一起起诉我们,还要继续“叉叉十八代祖宗”,他们觉得这样就牛逼了,这样生活就很幸福了。其实我早早就说过北京国安是中超俱乐部相对干净的,但相对干净不是完全干净,只不过请看看国安倒数第二轮打大连实德的录像,再提问为什么大连后卫防守失误,大连球迷会大叫“假球”,还有打河南时为什么裁判要补时六分钟,护犊子就急了,他们只要好话和好处,不要真话和真相。




有个大连球迷曾经准备把我扔到海里去,因为我说过“低水平下的七连冠对中国足球不是好事,这样下去大连足球迟早堕落”;有个上海球迷也叫骂过港督,因为我说申花俱乐部很山寨;家乡的成都球迷也愤怒,因为我写过“谢菲联既然打了假球就该降级”;陕西球迷也骂过我,因为我说过王珀就是假赌黑代名词……不要以为我总被各地球迷骂,其实他们以同样的份量在表扬我,因为:当我批评北京国安时,上海申花就兴奋地表扬我,当我批评大连实德时,山东鲁能就来表扬我,当我批评天津泰达时,国安球迷就冲我竖大拇指夸“牛逼”……这是一个批评和表扬的能量守衡仪,所以中国足球一直在轮回,而我在这种批评与表扬的能量守衡中就成长起来。




大家都在骂总局、足协、崔大林、南勇,正如健翔说的“有无数的大小于再清”一样,社会上有大大小小的总局、足协、崔大林、南勇,中国文化就是这样,中华民族就是这样,只想要自己的好处,没有学会民主和公平,其实民主从来都不代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正确”,民主真正的含义是“为多数人所能接受的利益分配体系”,普陀山上有一棵树下面刻着“所谓慈悲,就是站在别人立场”,当然这是大多数人的立场,而不是你自己的立场。民主和佛家,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前几天传高洪波通过审查,有人上贴说“李大眼很抓狂吧,丫就知道在书里污蔑好人”,高是不是好人有待社科院不明生物研究中心调查,就说在一本新闻调查体的书里必然要收集行业里各种说法,这才是作者的天职,否则选择性表扬,那我就成上书房行走了;前几天雪战国安赢了川崎,有人就上贴说“李承鹏现在气得都疯了吧”,其实我很高兴国安能赢,但是他们就不相信我很高兴,有一种人是这样:如果你说他A不对,他会认为你说他BCD都不对,你是在污辱他的祖宗,如果你哪天说他B对,他就会觉得你在表扬他B之余其实也把ACD及祖宗都表了扬。总是这么容易被污辱,总是这么想代表自己的祖宗。




最新的动态是崔大林要把国奥弄去打中甲,他只为眼前考虑。92年徐根宝国组建“国二队”时搞过,这是典型的行政足球借尸还魂,让年轻人实战锻炼有很多种渠道,但崔局就一定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而对行业最不利的一种,他躲在韦迪后面,就是要把足球复辟到专业时代,因为专业体制代表着体育官员,职业体制代表着市场和球迷,如举国了,他挣钱挣名的机会就到了。估计有些脑残还暂时看不懂这里面的危险,还在为自家有几个队员进国奥牛逼了,继而在网上开始互相京骂沪,沪骂鲁,鲁骂连……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真的只为眼前好处,只为自家得益而兴奋。我觉得中国足球整体思想还在原地,只不过抓了几个替罪羊而已,这次比上次地份量重些。




如果中国足球只顾自家立场、地方立场、没有公平标准,中国人就会再次受伤。最近人们爱说的一个段子,波士顿有个马丁.尼莫拉牧师的墓碑,上面写着一段文字:“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来抓共产党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他们来抓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工会成员;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终于有一天,他们来抓我了,我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已经没有人能帮我,他们都被抓了”。




当我写时评时,我说我定的其实是球评,当我写球评时,请大家把这个当成时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