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房奴”PK“孩奴”,“没钱”是生活的原罪

阿拉d神灯 收藏 9 1464
导读:有友戏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房价不断攀高,生活物质价格的翻倍涨,生活不再简单,不再容易。特别是“80后”,大多数人更是苦不堪言。很多人称“80后”是幸运的一代,社会大变革,使我们成功途径的多元化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上一代以及只比我们年长几岁的“70后”们。但是,成功的人永远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迷失在生活的穷困和无奈中。目前,对“80后”们来说,房奴、孩奴随处可见,生活确实是个太不容易的事情,“没钱”已成为80后生活的原罪!而“房奴”和“孩奴”的PK和自我挖苦,更让人感到生活的心酸!

有友戏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房价不断攀高,生活物质价格的翻倍涨,生活不再简单,不再容易。特别是“80后”,大多数人更是苦不堪言。很多人称“80后”是幸运的一代,社会大变革,使我们成功途径的多元化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上一代以及只比我们年长几岁的“70后”们。但是,成功的人永远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迷失在生活的穷困和无奈中。目前,对“80后”们来说,房奴、孩奴随处可见,生活确实是个太不容易的事情,“没钱”已成为80后生活的原罪!而“房奴”和“孩奴”的PK和自我挖苦,更让人感到生活的心酸!

不知不觉中,我即将“奔三”,在家里的催促下,找了个女朋友,准备结婚,但岳母大人非得要有房子,才让嫁女儿,真是郁闷死我。当时的京城通县二手房单价是每平方米9500元,101平方米,三室两厅,总价967800元。我和女朋友一共才十多万元的积蓄,一狠心,全拿出来,并向父母、亲戚朋友借了10多万,凑够了30多万,付了首付。由于我和女朋友都在私企工作,没有公积金,两人只好又贷了64万元商业贷款,分期30年偿还,终于在京城通县买了个二手房。

可贷款从去年8月份开始就要还了,我和女朋友也正式成为房奴大军中的一员。目前,女朋友在市区一家公司做平面设计,月工资大约3000多元。我是一家公司的职员,月薪大概4000多元,为了增加收入,又做了一份兼职,月薪大概1000多元。两人加起来,每月进账约9000元,年家庭收入10万多元。但还贷的金额占了五分之二,完全压着我喘不过气来。

自从开始还贷后,我和女朋友对自己更“抠门”了。早上,两人都在家吃早饭,中午,我在单位吃食堂,女朋友自带午饭到公司,然后,一起回家吃晚饭。家里的米、油、菜都是从超市买的打折货。电话费支出这一项,女朋友用的是联通的亲情号码,月最低消费5元,每月的话费在10元左右;我的每月话费在30多元左右。两人一年的话费加起来大约600元。

在娱乐方面,我们原来平均每半个月的K歌一次的活动,现在改成一个季度一次。现在我们一般,都是在家里,在酷我网上听音乐,或者用***,直接在家里K歌,虽然环境和音响比KTV差点,但基本功能和效果,都还不错。每次去KTV唱歌,我们一般都约几个朋友,并订晚上的通宵,大概90元左右,特别实惠。在去前一周,我们基本都会用酷我播放器,狂练几首经典好歌,然后在KTV大显身手,赢来点朋友们的赞叹,为失落的心里,找回点信心。

女朋友常说,幸亏现在没要孩子,现在“房奴”都当不过来,再当个“孩奴”,那日子真就没法过了。“房奴”勉强还能凑合,至少还有套房子,值个百来万,哪怕突然有急事或大病,能把房子卖了;如果是“孩奴”的话,那只有全部的花销,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花销越大。整体而言,单纯的“房奴”比“孩奴”,稍微好点。

如果单纯的“房奴” PK “孩奴”,“房奴”可能略微胜出。目前 “孩奴”确实非常不容易,多数人为生活所迫,住在都市中的出租房,然后生了个孩子,成为了“孩奴”一族。从孩子出生到成年,花费不少,主要集中在三方面:生产、学前花费和教育经费。先说生产,比20年前涨了100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个孩子只要几元钱,八十年代四五十元,现在已上涨到四五千元。在这笔开销后,孩子从0岁到6岁的学前阶段,奶粉、尿布、辅食、水果、早教、医疗、玩具、衣服,每一项都是不小的开支。算下来,很多人都达到了五六万元。孩子上学后,教育的费用才是重头戏。

例如,1980年出生的广州某高校化学专业二年级女硕士小李来自湖北某县,老公小何在广州一家小型贸易公司谋得一个小职位。一家三口一起居住在广州城一间20平方米的出租屋内。小李向我吐苦水道:“现在一家三口靠老公一个月4000元的工资过日子,根本不足以支付女儿的全部生活费用,她坦言,除了奶粉、服饰、尿布、玩具这些琐碎日常开支外,三岁的女儿每年近万元的幼儿园托保费,万元的保险费、早教课和钢琴课费用,这些大笔花销,每年都需要双方父母支援三四万元。”

“生产5200元,奶粉每月1035元,纸尿布每周160元,摇篮奶嘴等2420元……” 小李翻开记账的小本,孩子出世后,她就养成了记账的习惯。“差点忘了,孩子百天时还照过一套艺术照,花了3000块。”在记账本的最后,小李用红色圆珠笔写着“出生半年消费额36892元。”据了解,在广州养个孩子到小学六年级,至少也要花费45万元,其中八成左右是教育经费。

哎,除了金钱的花费外,养孩子非常费精力,特别伤身劳神。孩子在出生到2周岁这段时间,很不容易带,特别累。小李基本每天只睡5个小时。孩子不是吃,就是闹的。刚开始是自己哼儿歌才能睡得着,后来,小李直接打开电脑,用***播放儿歌、婴儿歌曲,才稍微轻松点。每次一播放婴儿歌曲时候,孩子老是张着乌溜溜、水灵的小眼睛,到处找声音的来源,特别可爱。在此时,小何才感觉到,辛苦是值得的!

我和小李说,是啊,我是“房奴”,你是“孩奴”,我们都不容易。但觉得辛苦比较值的话,心里还好过点,至少觉得,日子过得还有意义。别看我们“80后”风光,什么大学生、高学历、赶上改革好时代、好机遇。实际上,我们都是一群被生活所迫的可怜虫罢了。啥时候,能生活的好一些,啥时候能抛弃“奴”这个字眼,大家就算是幸运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