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8章 孤军

寒光在此 收藏 14 1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459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38年1月8日16:33分。


“现在,一营所有战车,散开!”


硝烟才过,秦明在被敲得叮叮咚咚的战车内狠狠地摇了摇头,似乎想摇掉满脑袋初见大型航弹的震惊,方才沉声道:“各车报告损失。”


“没有损失。”“没有……”


当然没有。日机从六千米高空丢下12枚大炸弹,只要是还不傻,自然任谁都会晓得远远地躲避。就是那些操控着高机的射手,也不用任何人提醒,一早早都溜进了塔克内里,关好塔盖。


适才其他营的机射手没来得及躲避因而被炸死,他们早有看在眼里,当然不会跟着犯傻步后尘,


从这点来看,秦明的苦心算是白费了。


秦明满意点点头,“炮营,报告损失。”


“报告,我防空营炮兵阵地有不下于三十人被砸落物所伤,没有人员死亡,目前防空火力仍能照常运转。”指挥着28台54mm四联装高射炮的防空营营长方思斯自信回答道。


“嗯,你要是人员不够用了,直接呼叫抽调,不必再通过我。这样吧,我先叫些后勤兵过来帮你搬搬炮火。”


“行。”


………


就在说话中,日本樱井飞行战队也作好了布置,以47架99式轰炸攻击机群呼啸着爬空至地面阵地上空约5000米高度。投弹。


99式舰爆载弹量不大,但投弹精确,是二战期间日军对舰攻击战果最高的舰载机之一,在整个战争期间充当主力舰载俯冲轰炸机很长时间,战争末期则成为自杀飞机。

99式舰载轰炸机上升限度一万米,携航空炸弹 250kg,总生产数:1492架


一轮弹投,天空中有47枚黑乎乎的炸弹斜斜落下,这一次,落弹点就相对要精准得多了,地面阵地遭到了日本飞机的无情轰炸,一台54mm高射火力点被正正炸中,浓浓的烟雾从再次被炸的原弹坑里散发出来。当然,这个火力点士兵也全员消失。


更不止,日机既然作出了正式攻击,自然也不会只有这么一个波次攻击的,这不,后手的波次紧跟着就进行了,一群群以二十余架次为一个编队的攻击波,在离地面距离5000米左右的高度,投下了一颗颗重达两百斤以上的大型航弹。


而地面防空高炮阵地的的炮兵,面对仿若置身地域的险恶环境,却也夷然不惧,他们开动起四联装高射炮。装填手负责装填炮弹,瞄准手坐上了瞄准位,炮长在旁报方位。27台高射炮来回交叉扫射,在天空中交织出一道道有力的火网。给拉高轰炸的日本飞机造成了诸多不便。有力的地面反空袭作战,令正在作高速机动动作的战车一营得以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规避弹落点。


这时代,飞机技术可没有什么精确制导,投弹时一切还得看飞行员自己判断。而拉高5000米以上投弹,安全是安全了,那准确度,自然也只好退到了后面。


这一波攻击持续了将近五分钟,地面炮兵阵地除了又有一台高射炮厄运地被正正砸中外,其余26台基本无事,只是操作的炮兵们可就惨了,除了又被四处飞落的泥沙巨石砸坏了几十个士兵外,现场所有的士兵,都口角被声波震流了血,就连那搬动炮弹的动作,都明显迟钝了许多,明眼一看就能判断出——只怕这些个士兵,经过这一仗后,是得寻个安静地儿将养个那么一年半截了,不然,内腑出了大问题,恐活不了多久。


这还是,这些个兵们所待的地儿是在弹坑形成的掩体里,由于处于地表面而没有被直接声波冲击,不然的话,光那声波的一关,就得把他们活活震死。


这时上,日机飞行队都已完成了首轮轰炸任务,他们飞到了南面天空,正在作重新编队集结。而地面阵地上,震天动地的大爆炸还在继续……这是那台高射炮附近的高炮弹在殉爆。一时浓烟滚滚,红黑相间的烟柱火柱高达一百多米,。十余吨重的炮身也解体飞上了天空,黑红色烟云升腾翻滚,火柱照耀刺眼,那个火力点的人员全部牺牲。


首轮地空战,日机的中、大型航弹的威力就初步显示了出来。按这情势发展下去,估计只需再一轮集群轰炸,那些炮兵很可能都得活活震死,这是一个大问题,没了炮兵的保护,坦克们也将会被日机当成铁棺材来打,秦明的脸色,不由就难看了起来。


只是,他现在除了催促其他士兵上来填这个坑外,似乎也拿不出什么好招,唯盼的,就是那些个士兵们个个都是神童,只看了一遍,就能学会下一轮熟练操作防空炮,如此,一波波的填油,耗到天黑。


只是,这样的好事,连他自己也不信,他焦急地抬手看了下表:16:43分。


才过了十分钟,秦明的心,沉了下去……


这一面。和焦急中的秦明异曲同工的是,作为率领日本飞行战队的樱井大佐,同样也在心急如梵。就眼里所见,他浪费了这么多中、大型航弹,却对地面阵地的轰炸效果甚差,差到他完全无法接受的地步。


由数千米高空俯视下去。那地面上,除了被炸出了两团火球外,发炮的仍在继续发炮,跑动的仍在继续跑动,几乎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果嘛。樱井大佐看得咬牙切齿之余,不由联想起了自己的前程,心意立决,转变战术,立即命令以99式舰载轰炸机再作先锋,对地面高炮阵地进行精确俯冲轰炸。


他这一急,倒是,无意中解下了地面部队长秦明的心事。秦明望着南方机群作出的编队调整,心里暗吁一口气的同时,也在默念道:“杨浩,现在真得看你的了……”


那么,现在炮营主管高机的副营长杨浩在干什么呢?


开战已有十来分钟了,杨浩他们防空营的高机手,总数有四个排12个班,每班二挺高机,本着前出二千米的规定,杨浩所率领的高机班一排,正是负责守卫南面方向,共有六挺高机。


杨浩的高射阵地,是一个临时炸出来的全敞开式掩体,固定在掩体边上的,是二挺防空机枪。


“好家伙,他们还当真来了,准备,快作好准备!”杨浩吼完,忙双手轻握发射把,从掩体的射击孔中向天空中搜去。


瞄准器套动,一架日本99式舰载攻击机,立时就在射击孔的左上角出现,它在作快速俯冲。杨浩立即摆动机枪,机枪上的十字瞄准器迅速对正移动中的机影……


“乓乓乓乓乓”沉闷的枪弹声响起,枪管外喷溅起一条长长的火舌,一长串急射子弹向着空中的日机钻去。


“操!跑了。”日机从视野外掠过,脱出了射击范围,杨浩气得一翻白眼,忙又握枪,枪管移动中双眼死死地锁定射击孔内的天空。那边厢,轰隆的爆炸声已经开始传来,震人心魂。但杨浩充而不闻,因为他看到了下一个目标。


仍是一架99式舰载攻击机,出现在射击孔正上方,正以45度角俯冲而下,准备向地面防空阵地投弹。有了刚才的经验,杨浩并没有在瞄上了飞机后马上开火,而是轻移机枪,枪口对准它机头前一点点,下一瞬,他便死扣板枪,猛烈地开起火来。子弹组成了一条暗红的火龙,一头扑向了正低飞俯冲的飞机——火光一闪,中了。


那架99式舰载攻击机,尾翼被机枪子弹打中爆裂,它本身又是处在俯冲中,立即就像被一把无形之锤重重锤了一锤似的,猛地一翻,一个滚头就向着地面上扑去。


“轰隆!”一声,火光冲天,飞机残片混着泥石四处溅飞,散了满天满地。


“中!”杨浩乐得大吼,“上弹,快上弹!我再打几架下来……”


供弹手倒不需要他吩咐,早兴奋地拿着子弹带,压进了机枪弹合内。杨浩移动枪管,眼睛看向了另一种飞机身影上,心中只在想:“俺这次还得再往前多瞄一点点……”


他这一边在聚精会神。阵地中央,指挥着26台54mm四联装高射炮的防空营营长方思斯却在紧张万分。


“二点钟方向,目测地面三百米上空,日机俯冲轰炸,日机俯冲轰炸!”方思斯抬头观察着说道。


瞄准手听了,马上搅动方向机和高低机,大十字锁定方向,再稍稍调准,更不迟疑,猛地一扣射击开关,“崩崩崩崩”炮弹以四连珠形式,一泼又一泼地急速射向俯冲而来的那架锁定轰炸机。


那架轰炸机俯冲中自然无法作出大幅度规避,仅只让过一轮高炮弹。便被炮弹打中机身,轰地一声,临空爆成了火鸟,连坠毁的权利也没有捞着。


“二点半方向,二百米上空,急速射!急速射!”许是,这一次这架目标日机飞得太近太猛,炮营长方思斯的嗓音都喊成尖嗓子了。


感受到营长的焦急,瞄准手这回只稍作搅动,只把大十字稍为套定,也不作微调了,便马上急吼吼地开火,“崩崩崩崩……”地一连串炮弹发出,还好,首轮就有中的,把那机翼打冒了烟。


“卧倒!”方思斯却在这时惊喊。那瞄准手一怔,就在他疑惑时,许是,那日机驾驶员也自知在这种近距地俯冲飞行中被打中了机翼于死无异,开始拼命地控制着飞机向这个阵地撞来。


瞄准手大惊,这台火力点附近人皆大惊,就在旁边人都赶忙卧倒的时候,这位瞄准手却迟疑了一下,下一刻,便再不犹豫,双腿不丁不八,紧握板扣的手指,沉稳而有力……


“轰!”带着势不可挡之势急冲而下的日机,终末能完成他主人的心愿,被一头打爆在距阵地20米距离上,爆成火球的飞机残骸碎片,激射八方,又雨点般落向四面。犹带火的钢铁碎片,从掩体上空纷纷带着致命的威胁而下,那个瞄准手避无可避,当场倒地,鲜血流出,染红了地面。


“还有能动的没有?”方思斯捂着流血的伤口,首先坐了起来,大声地询问,毕竟一台炮可不能靠他一个人来打。


“营长,我没事。”一个士兵回答道。


“好,我开炮,你来帮我……还有能动的没有?”方思斯说着咬牙站了起来。


“我……我也没事,还能动。”一个士兵同样捂着伤口在挣扎着想要爬起。


方思斯侧头,目光不由一凝,和声道:“好,小宁是吧,你给我报方位,我们……打鬼子!”


“打鬼子!”“打!”


二战士同声应道。


“很好。”方思斯重重一点头,移步瞄准位,双手伸出,紧扣上了方向机,沉声道:“小宁,报!”


“……”没有回应。


方思斯急转头,那位叫小宁的战士已经闭上了眼,手无力垂下。


“别急……”方思斯说着,退后两步抬头望天,下一刻,他就跨上一大步,大声说道:“一点半钟方向,目测二百米……”


屏息搅动方向机,高低机,大十字定位,瞄准,猛地一扣射击开关,“崩崩崩崩”连天,至这时,方思斯才嘶声喊出:“小宁,我们打!”


…………


连续的八轮俯冲轰炸,日本的这一波攻击看来已接近尾声,天边不再有日机再作俯冲姿势。突然间,战场就平静了下来,不仅那些飞到另一面的日机,便是把高射枪炮正打得邪乎的地面防空战士,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不约而同,总之战场就那么突然静了下来,当真是来得猛也去得快,秦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指针指向了17:11分。


“还有一个多小时了……”秦明喃喃。伸头看去,四处都是一片被破坏的景象,满目苍夷。唯能心情转好点的,也就是那些坠毁了的日军飞机了,它们冒出浓浓的黑烟,燃烧着,时不时发生些轻微的爆炸。


这一波地对空,打掉各类日机36架,自身损毁69坦克三架,高射炮阵地更是被催毁高达7处。至于士兵的伤亡,秦明没有去具体盘点,他现在也没这心情。


就大逆军来说,破坏还不算太严重,还能有一战之力。这要归功于高机阵地和高炮阵地的双重有效火力防护。日机所携带弹药全是大炸弹,这一波攻击完后,他们几已没了弹药,不得不撤退返航。


这时上,秦明又已接到了军部关于日机还会再来一轮的电报,他苦笑之于,忙着指挥幸存人员作临战准备。


而同时,日军葫芦鸟海岸陆基部队也没有闲着,他们已被这次的作战不力激怒,他们有准备好了79架俯冲轰炸机、34架高空水平轰炸机和36架战斗机,这些飞机组成了第三道攻击波。只需上一批次飞机一回,他们就要起飞,用今天最后的时间,轰炸大逆军西路坦克集群。


他们也知道,过了今天,再要想找到个这么好的机会一举铲除这么多的中国坦克,只怕会是很难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