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一章 合议

先轸2009 收藏 3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URL] 宴会结束后,韩籍、徐若麟等一行人在李昖和朝鲜群臣的恭送下,前呼后拥地回到住处慕华馆,和护送的朝鲜迎宾使告辞后,徐若麟便回到自己的那栋寓所。这时外面的更鼓已经敲到三更两点,穿过庭院中谧静的花园,徐若麟能看见自己的卧房还亮着,温暖的灯光依稀从窗户中铺洒出来,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宴会结束后,韩籍、徐若麟等一行人在李昖和朝鲜群臣的恭送下,前呼后拥地回到住处慕华馆,和护送的朝鲜迎宾使告辞后,徐若麟便回到自己的那栋寓所。这时外面的更鼓已经敲到三更两点,穿过庭院中谧静的花园,徐若麟能看见自己的卧房还亮着,温暖的灯光依稀从窗户中铺洒出来,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自从成为锦衣卫以来,这种感觉他几乎已经完全陌生,想不到现在却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异国他乡忽然涌现。

徐若麟随手拉开房门,在门口的席子前脱下靴子,轻如狸猫地走了进去,只见尹恩姬倦伏在案几前面,面前淡淡的灯光由于刚才开门的缘故,被微风吹得有些模糊摇摆。

这时尹恩姬仿佛听到了声音,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发现徐若麟已经站在面前,立刻惶恐地站了起来,低头说道:“大人,小婢失礼。。。请大人见谅!”

徐若麟笑了一笑,说道:“你怎么就回来了吗?这么多年没回家,难道就不想在家里住一晚上吗?”

尹恩姬把那面信符恭恭敬敬地还给徐若麟,一面偷眼看着他的脸色说道:“婢子的父母说,只怕大人初到此处,晚上需要人伺候茶水起居,所以让我回来服侍大人,再说婢子的父母每年都有朝廷恩赏的粮米,衣食无忧,家中也有其他兄妹,并不需要什么照顾的。”

徐若麟随手把使节信符收进怀里,说道:“汉城最近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尹恩姬连忙回答道:“我问过几位在城内开店铺的兄长,并没有听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这些天因为天朝使节的驾临,王城内热闹了许多。”

望着尹恩姬有点惶恐的样子,徐若麟也没有多加追问,这种事情本来就如同大海捞针,事实上,就算是在大明,锦衣卫通过各种手段雇佣的这种临时人员,也是以量取胜的,只有大规模地撒下网去,才有可能得到一些有用而确实的信息,像这种随意派出一名毫无经验的女孩,没有收获是理所当然的,徐若麟本身也没有把这当一回事,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恩,那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不需要你在旁边服侍。”徐若麟淡淡地吩咐道。

尹恩姬轻轻嗯了一声,慢慢地退了出去,虽然不知道这位大人为什么这么晚还有公事要处理,但乖巧的她是绝不会问出口来的。徐若麟若有所思地看着尹恩姬退出去的门口方向,他知道,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来敲响这扇门,果然,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分,门外就传来韩籍的声音:“徐大人已经安寝了吗?”

“是韩大人吗?快请进吧。”徐若麟快步走到门口,拉开门把韩籍给迎进来,随手给他沏了杯茶,然后问道:“不知道韩大人有什么急事,竟然现在来找下官?

韩籍顾左右而言他地寒暄了几句,却始终没有说到正题,但徐若麟知道,这位韩大人肯定有话要说,于是只是随意地应付着,只听韩籍慢慢地把话题转移到今天王宫的宴会上,忽然开口问道:“徐大人可曾留意今天的那三位朝鲜王子?”

徐若麟不动声色地回答道:“嗯,韩大人也留意了?”

这句似是而非的回答让韩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看来这位徐大人还真是个难以对付的主,韩籍眼中灵光闪动,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和徐大人都是大明的使节,虽然本官忝为正使,但很多事情都还需要徐大人知会,也就不瞒徐大人了,刚才本官在起草给皇帝陛下的奏章,不知徐大人更看好哪一位王子?”

徐若麟若有所思地望着面前那杯清茶,忽然说道:“那位南人党的领袖柳成龙大人刚刚从韩大人的住处离开吧?”

韩籍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苦笑着说道:“徐大人果然消息灵通,确实是如此,而且随后北人党的领袖鹅城府院君李山海就来找本官商谈——只是不知徐大人是什么意思?”

徐若麟知道他是指在来朝鲜的路上曾经承诺过金永浩的事情,但这类政治上的承诺保证怎能当真?一切的决断当然应该以大明的利益为重,就算是这位韩大人限于文官那种固执到难以理喻的礼法制度,想必也不会在这上面开玩笑吧?

只听韩籍继续说道:“临海君是长子,继承大位那是理所当然之事。。。”

看来这位韩大人念念不忘地还是大明现在的“争国本”之事,就算不能在大明朝廷上声援那些为公道礼仪而不惧丢官去职的同僚,也要在这异国他乡维护那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礼仪制度,以为后世的榜样。

想到这里,徐若麟不由得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看来无论是朝鲜还是大明,文官们的观念都差不多,这些所谓的原则性的东西决不能触动,不过这次,徐若麟的观点和韩籍一样,这倒不是因为什么长幼的问题。

“下官和韩大人的看法一样,临海君是王位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徐若麟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那本官就如此上奏陛下,并以此劝诫陛下,昭示后世,徐大人功莫大焉!”韩籍大喜地说道,当然,柳成龙许诺给他的那份厚礼也是不能放过的,不过韩籍倒不觉得这有什么过错,本朝官员的俸禄微薄的要命,靠那些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这类事情大家早都已经心照不宣。自己和朝廷中那些小人的区别,关键在于是否维护礼仪公道,而不在这些小节。

徐若麟自然明白这些事情,甚至他以前还调查过许多这类事情,犯在他手下的高官也很有几个,但那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他也很少去考虑到底该不该做的问题,不过今天他却感觉有点异样。

“可能是因为那位信诚君吧!”徐若麟有点惋惜地想道,如果他是大明的皇子的话,徐若麟肯定是期望他能当上皇帝,身为君主,如果只知道唯唯诺诺,又怎能佑护万民黎兆?又怎能治理天下?这信诚君虽然年龄不大,但看上去却颇有气度英武不凡,在韩籍面前应答如流,可以说得上是文武双全,而且性格决断明快,敢做敢当,支持者也颇为众多。对朝鲜来说,如果能有这样一位大王,应该是件幸事——可惜,大明不需要这样的朝鲜国王,大明需要的只是一个听话懦弱而且知进退的朝鲜王,比如现在的李昖和他的长子临海君。信诚君或许会给朝鲜带来好处,可能也会对大明忠心耿耿,但他太过于喜欢自作主张,而且看上去也太过于进取,这决不是大明所希望看到的朝鲜国王。

所以,虽然徐若麟感觉上对信诚君颇为喜欢,却还是选择在奏章上写上临海君的名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