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镖生涯 正文 第五十六章:霄姐咬我

铁血姑娘 收藏 3 10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回来的路上我和霄姐都没怎么说话,静静地听着DV里的轻松音乐,我知道我们两人的心情并不轻松。到了市区天快黑了,霄姐提议先去吃点晚饭,我打手机让卫东的车跟在我们后面走,兄弟们忙了一整天,也该请他们好好吃一顿了。

这顿饭吃得很开心,卫东几个死小子一个劲儿给霄姐敬酒,霄姐来者不拒一杯杯猛喝,我见霄姐喝了许多,就给兄弟们使眼色,兄弟们才不再胡闹下去。吃完饭我让兄弟们都回家睡觉,明天再来工作。我送霄姐回去休息,走到半道上霄姐让我停车,我才把车紧靠着路边的绿化带停下,霄姐就趴在车窗上向外吐了。

我轻拍着她的背,等她吐得差不多了,把一瓶纯净水拧开了盖子给她,她漱了漱口把瓶子递给我,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等她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我发动了车子继续往前走,她歪过头来问我:“陪我去唱歌好吗?”

“你喝得太多了,早点回去休息一下会好一点儿。”

“睡在床上只会让我心里更加难受,陪我唱首歌好吗?”霄姐侧过身,双眼充满了期待,说:“就陪我唱这一次,行吗?”

她这样说了,我还能怎样拒绝?我没有说话,看了看后面没有来车,调转方向朝着省城开去。

快到了省城的路上,我看见一家还算不错的KTV,就把车直接开在了门口的停车位,下了车走进去,吧台给我们开了个包间,服务生在前面指引,霄姐牵着我的手,整个身子都靠在我身上,也许是喝得多了,走起路来有点儿飘。

我们进了三楼包间,里面的光线很昏暗,朦朦胧胧也看不清沙发是不是干净,霄姐就一屁股坐在了上面,牵着我的手依然不松开。我问跟着进来帮我们试音响的服务生有什么喝的,他说什么都有,在楼梯口有个卖零食的地方你自己去看看。我跟霄姐说我去去就来,霄姐答应了一声才把手松开。

我本想让服务员泡一壶浓茶给霄姐解酒,但一看卖零食的地方窝窝囊囊的一点儿也不干净,就不打算要了,水果拼盘什么的更不敢点,只拿了两瓶绿茶走回来,顺手把门给带上。

霄姐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我走近问她:“还难受吗?”

她抬眼看了看我,说:“好多了,等会儿就没事了。”

我坐在她身旁把水递给她,她就势朝我身边挪了挪,靠在我的肩上,问我:“借用一下你的肩不介意吧?”

我没有回答,问她:“你想唱什么歌我替你点?”

“等会儿唱,我头疼,先休息一会儿。”

我不说话,她喝多了酒不舒服,就让她枕在我的肩头睡一会儿也许就好了。我拿着遥控器选择着中意的歌曲,反复搜寻了多次,平常爱唱的几首歌,今天看了就烦,索性点了几支轻音乐,把声音调低了点,双脚搭在茶几上,我也闭目养神。

霄姐靠在我的肩头发出了均匀的娇喘之声,直让我心里犯痒。唉!要是换成雪梅多好,那我岂不是就,就可以……

嘿嘿嘿,我想歪了。

不知为何,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想到了雪梅,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现在在干吗?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我对小丫头的生活习惯也大致了解了许多,雪梅如果当天不怎么忙,下班了以后就喜欢跑到婷婷她们的宿舍里面疯一阵子,婷婷她们家比较远平常就住在单位宿舍,几个女孩子无忧无虑在一起玩得开心,饿了就去外面买点凉皮,或者土豆片什么的随便吃一点。假如当天病人太多忙累了,雪梅就直接走回家,到了家里什么也不做,把鞋子一脱卧在沙发里看电视。这是她跟我说的原话,我就说她,怎么也不注意点形象啊?她就说,我在家我乐意,你管不着。

呵呵,她说得还真有道理,我不仅管不着,我有时跟她说要去她家坐坐,去拜见拜见未来的丈母娘,她就跟我急,说:“想得美你,还没有通过考验,去那么早干嘛?”弄得我好没有面子,只好继续拍马屁哄她开心,争取早日得到她的恩准。

唉,我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物都接触过,再硬再恶的主,还没有我治服不了的,没想到居然我在小河里翻船,竟然被她弄得一点脾气没有,还很心甘情愿的样子看着她的脸色行事。——说出来真丢人啊我!

她在家的时候,假如没有好看的电视,她就跑到楼下租碟片回来看,她只喜欢看些煽情的青春偶像剧,尤其是韩国那些小帅哥们演的片子,她是无论情节好坏一集不落的全看,有时候父母吃完晚饭出去散步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里边看着电视边给我打电话,许多次和我说着说着突然咯咯咯傻笑,我问她笑什么,她就罗里罗唆跟我讲故事情节,我有时就逗她:“你那么喜欢韩国的小帅男,不如嫁到韩国去了?”

她就故意气我:“我现在没有机会,等我有机会了我就嫁过去,让你找不到我,急死你!”

我就说:“要不要我帮忙啊?我认识偷渡佬,给你偷渡过去好不?”

“哼,恶心!我要光明正大的去,我要那些小帅哥抬着八抬大轿来接我。”

“切!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地主家的千金,还是皇帝家的公主啊?这可是新社会新时代了,你就甭做那个美梦了。”

“呵呵呵,这样啊!那算了,就便宜你这个糟老头子吧。”

唉,这小丫头,有时候弄得我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她好了,很多时候没等我教育她,反而被她反过来教育了我,我都不知怎么弄得就被她忽悠到一边玩去了。反正跟她说什么都要她占了上风才成,否则会跟我没完,我也不跟她计较,由了她占尽了风头开心地笑,看着她得意的笑脸,我即使被她说得无地自容,心里也美滋滋的。

我正在美滋滋地想着她,忽然手机在我的兜里不停地动,我拿出来一看,正是雪梅打过来的,她一定是一个人在家里看着电视某个镜头好玩,找我这个最有耐心听她唠叨的人来分享了,可这时候霄姐在我的身边,我还不好意思接,要是被霄姐知道了,在她目前这种心境下,我不知该如何向她说明白。我只好把手机重新装进兜里当成了按摩器。

我很为难,以前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想着自己要是有个女朋友天天围在身边多开心,现在有了雪梅,这小丫头确实也很不错,但她过于敏感了些,要是让她知道我和一个女的单独在一起,那她还不吃了我!

我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无聊地按着,手机的振动好不容易歇了歇。

霄姐头枕在我的肩上好像睡着了,我担心这样长时间耗着,雪梅等会儿还会再打过来,就轻声问:“霄姐,好些了吗?”

霄姐闭着眼睛答:“好多了。”

“不早了,回去睡觉吧,好吗?”

“不!”霄姐说完,猛然倒在我怀中,带着哭腔说:“我活得好难受,我想像秀娟那样死了,一了百了多好啊!”

我心里一激灵,赶紧劝说:“你个傻大姐,怎么说这样的糊涂话?”

“我活得好累,我不想活了,我走了,没有人会去看我,没有人为我伤心的。”

“傻大姐,你知道吗?你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心里一紧,比刀扎在心尖上还难受,你怎么说没有人为你伤心呢?”

我这一点儿也没有骗她的意思,霄姐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也曾经幻想过,假如我要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子,作为我的女朋友该多好啊!她既体贴又能干,在思想上我和她很容易就能够沟通,娶了她这样的女子,不论在生活上还是在事业上,都是我十分理想的帮手。可是,她是老板的老婆,老板是我的恩人,我不可能也不允许我对她有丝毫杂念。何况我现在又有了雪梅,雪梅虽说在某些方面不如她,但我和雪梅在一起,我仿佛感觉到我又年轻了许多,我由衷地感觉到了快乐。从我认识雪梅的那天起,我就已经知道,从此,任何女孩,即使才貌双全天女下凡也不可能取代雪梅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霄姐哭诉着说:“可你根本看不上我,你的心里一点儿也放不下我!”

霄姐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跟她瞎说就觉得对不起她了。我就问:“需要我实话实说吗?”

“嗯!”霄姐趴在我的怀里使劲点了点头。

我轻拍着她的肩说:“假如你不是郝总的老婆,有十个你我也早把你追到了手。你也知道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可是,你是郝总的老婆,打死我,我也不能做违背道义违背良心的事,你能理解吗?”

霄姐猛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难道在你的心中,一生的幸福比你所谓的道义还重要吗?”

我盯着她的眼睛,很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是!我情愿不要幸福,我也绝不做违背道义违背良心的事。假如我是那样的小人,你还会看重我吗?”

霄姐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我进一步明确地告诉她:“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但我永远都不可以碰你,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其实你是明白我的。”

霄姐坐正了身子,半天没再说话,我递给她一张纸巾,她擦干了眼泪,说:“唉,我明白你的苦衷了,是我不好,我不该缠着你。”

我就说:“你对郝总是有感情的,郝总也很想让你过得开心,他在找机会向你赎罪,你也得想开一点,给他一点机会,也是为你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可他外面有女人,我不能接受他这样三心二意的男人。”

我再次看着她,问:“还想听我实话实说吗?”

霄姐不解,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说:“你看看这世上,有哪一个男人不想着拥有三妻四妾,恨不得天下的美女都是自己的?我告诉你霄姐,这是男人的本能,男人天生就如此,这不是因为有了法律条文或者道德规范,就可以从男人的心理上彻底抹去的,在这一点上,男人跟其他的雄性动物没有太多的区别。只要是成功的男人,他的背后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女人的影子,不是他去追她们,就是她们想方设法接近他。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你既然欣赏有事业有作为的男人,就要尽量包容他这方面的不完美,只要他的心在你身上,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理解吗?”

“我不理解,一点儿也不想理解!”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论你怎么不理解,你都无法脱离现实,除非这个男人天生就没有能力,愿意庸庸碌碌一辈子,否则,他很难不被其她的女人纠缠。——你愿意找没有能力的男人吗?即使是甘愿平庸的男人,你就能杜绝他不会有这种男人本性的需求吗?”

霄姐无言地望着我。

我接着说:“你选择了成功的男人,你就要学会包容他的一切。当然,前提是这个男人必须是爱家爱老婆的人,能够分得清哪里是家,哪里才是自己为了应付场面、偶尔玩乐的地方,一旦有谁敢伤害自己的老婆,影响了家庭的和谐,即使身边的女子非常的优秀,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相信我,我虽然不清楚郝总身边到底有没有其他的女人,但我知道郝总是个知道爱家爱老婆的好男人。这是我作为你的朋友,从男人对男人理解的角度来告诉你,你包容他的缺点了,他会永远的爱你,永远不会放弃你的!”

霄姐沉默了许久不说话,我们就这样无声地坐着。也许我的话她会听进去一点的,虽然我说的这些话有点儿偏激,把成功的男人说得太霸道了点,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必须要有勇气去面对,许多成功的男人都会把老婆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但在外面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虽然心中偶尔会闪过那么几许的愧疚,总归抵挡不住外面那么多美女的诱惑。这是男人的本能,如果这点本能也没有,那就很难激发男人的斗志,很难在事业上取得一定的成功。当然,具有良好约束力的好男人还是有的,他们可以抵挡住来自外界的所有诱惑,但这极品中的极品,凤毛麟角的好男人,怎么可能就会被大多数的女孩子遇见呢?用什么方法才能够把这样的好男人,从那么一大堆成功优秀的男人中甄别出来呢?用一生来等待这样一位真命天子,就像整天盼望着中彩票特等奖一样,值得吗?一辈子能够等得到吗?

过了许久,霄姐说:“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我想开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看着她的脸,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只是她这么说话的语气怪怪的,但我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霄姐就笑着问我:“你看我干吗?你放心,我不会死了。”

我如释重负地说:“那就好!你死了,还要害我们大家跟着悲伤,我是不再想去火葬场那种鬼地方了!”

“讨厌你!你真烦人!”

呵呵呵,听到霄姐这么说我,我是彻底放下了心。

霄姐忽然说:“陪我跳个舞好吗?”

我笑着问她:“你想跳拉丁,还是国标?”

“不跳那些,累死了。就跳两步好吗?陪着我晃悠几下我们就回去吧。”

我拿起遥控器随便找了个适合跳两步的歌曲,拉着她起来一起晃悠。

她的头埋在我的胸前,双手搂着我的腰,我也反过来搂着她,随着音乐的节奏,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随意晃悠着。

我的手机在屁股口袋里再次为我做着局部按摩,我知道一定是雪梅打来的,我只能在心里向她道声歉,这时候实在是不方便接听,等回去以后再虚心加耐心接受她严厉地批评教育。手机停了一会儿又再次振动,这样接连不断的持续下去,搅的我心慌意乱神情恍惚。

霄姐忽然问我:“你是那样的男人吗?”

“什么?”我的注意力在我的裤兜里,一时没弄明白霄姐说的什么意思。

霄姐重复说:“你是不是那样的男人?你也是很花心吗?”

噢,我明白了。我看着她昂起的脸,很坚定地回答:“是!”

我浑身猛然颤栗,痛楚迅速传遍全身,霄姐毫不客气狠狠地一口咬在了我的右肩上,这下可好,我左右两肩可以对称包扎了。

尽管一阵钻心地痛,但我依然没有叫出声来。

假如这一口能够唤醒迷糊中的霄姐,那我还是值得的。

我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依旧陪着她继续晃悠……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