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的故事(二)(狂龙军团)

qjwyw 收藏 1 215
导读:[size=16]第二节 童年往事 在我三岁的时候,也就是在1944年到1945年中,日本兵打到河南,据说国民党四十万军队被日军不足十万的兵力打败,一个月时间就丢掉三十八个县城,河南大部分土地陷落敌手,恐日症的谣传使的手无寸铁的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加上国民党的正规军一夜之间溃逃几百里,汉奸、亲日派的宣传,是日本鬼子如同混世魔王,还没见人影,全村人都跑光了,国破家亡的味道使国人饱受战争之苦,平日作恶多端的国军早已不见影子,剩下老百姓该做如何。 母亲准备了几个随身携带的包袱,只要有人说鬼

第二节 童年往事

在我三岁的时候,也就是在1944年到1945年中,日本兵打到河南,据说国民党四十万军队被日军不足十万的兵力打败,一个月时间就丢掉三十八个县城,河南大部分土地陷落敌手,恐日症的谣传使的手无寸铁的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加上国民党的正规军一夜之间溃逃几百里,汉奸、亲日派的宣传,是日本鬼子如同混世魔王,还没见人影,全村人都跑光了,国破家亡的味道使国人饱受战争之苦,平日作恶多端的国军早已不见影子,剩下老百姓该做如何。

母亲准备了几个随身携带的包袱,只要有人说鬼子来了,就带领全家随大流,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反正村子周围就是深沟大岭。大哥能背个大点的行李,姐姐十几岁也能顾住自己,二哥刚十几岁也能跟着跑,大人也顾不上他,只有姐姐拉着他跑,父亲虽然身体不好,腿经常疼,但毕竟是一家之主,我就在父亲怀抱中,母亲怀着四弟,艰难的挪动那双小脚,领着全家人,跟着人流到处躲藏,就在后沟的破窑洞里,四弟出生了,取名叫保乱,即保佑不要在乱世了。

那时候,世道混乱有日本鬼子、还有土匪,所以跑日本,跑中央军,分不清什么队伍,凡事过兵都害怕,都要跑,都要躲。他们拉夫拉差带路等都找老百姓,碰见好兵还好,去几天教你回来,遇见歪兵,吃苦受累挨打挨骂不说,弄不好就抓你当兵,任你如何想回家都难,大伯和父亲都有被拉去当民夫的经历。

日本投降是在1945年八月,接着河南成了国共两党反复拉锯的战场,河南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前面说的水旱蝗汤中的汤,就是国民党蒋介石的嫡系将领汤恩伯,他的部队到处祸害老百姓,每驻防一地就放假三天,杀良冒功,胜也抢、败也抢,老百姓真是在刀尖上过日子,有的民谣说得好:“不怕鬼子来烧杀,就怕汤军来驻扎。”人民对蒋军祸国殃民恨之入骨,国民党不败天理不容。所以抗战后拥有八百万的蒋军,不到三年就滚到台湾了,可见人心是胜利的关键所在。

一次跑老日,在后凹狐子沟下够时,看到一个老婆婆骑着白驴往沟里下,由她家里人扶着,不知怎么她挎的篮子摔下沟,篮子里的馍也掉出来,和篮子一道顺着坡往下滚,这一幕我记得很清楚。后来问母亲,才知道我说的没错,原来知道我开始记事了,小脑袋开始管用了,从此我懵懵懂懂的记住了不少童年往事。从哇哇学语,到逐渐的变成想说话,会说话,这事同由爬会走一样并非一朝一夕就学会,都是在父母亲和几个哥姐的教导下学会的,特别是在爷爷奶奶等众多人的教育下,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的整个人生。

我的家坐落在白沙西北近八华里的丘陵上的小村,叫下天院,家就在北街的村子中心,偏僻的小村谈不上规划,根据地形地势,一条小沟在村子的中间,把村子分成两半,东头就是岭头村北还有一条深沟沟里长满了芦苇,小时候觉得这条沟又大又宽,沟底有小河,水量不大,有鱼有虾,到了夏天发洪水可就厉害了,我们都不敢轻易的下沟去玩。平时可以跟着大人来沟下洗衣服是最好的事情。可以摸些小鱼或螃蟹之类。让大人给烧着吃。螃蟹烧的焦黄,好吃极了。二哥比我强得多,我总是抓不着,只好在一旁看着他抓,在河边挖个放鱼的小池,放上抓来的鱼和螃蟹。

我从小就佩服二哥,他也很顾我,不让别的孩子欺负我。但是单独去西沟,父母亲总是不放心,因为这里常有野狼出没,加上小寨门天不黑就落锁了是怕土匪混进村子,后来太平了,管的不严了。二哥也上学了,没人带我玩了,就同村里同街的现娃、庆云、银河等玩,成了一块耍尿泥的朋友,有时还得拖着一个小尾巴,那就是四弟保乱。四弟比我小三岁,是1944年四月份出生的,就是那年日本鬼子到洛阳,母亲拖着重身子,到荒野跑反,土地庙前祷告神灵,不要再乱了,就把在战乱中生下的四弟叫保乱,上学后,老师给起了大名叫王九岐。弟弟是我的影子,也是我的帮手,我让他干啥就干啥,但绝不让别人支派他,也处处护着他,就像二哥护我一样。那时候大人都很忙,爷爷奶奶仍健在但都过来古稀之年,大哥和姐姐都各有各的事,二哥上学,只有我和弟弟乖得很,吃过饭就溜出去玩,半天都不回来。说是玩也很单调,无非是玩泥巴、打擂台、爬树,捉迷藏是晚上玩的最多的游戏,往往疯跑一阵弄得一身汗,回去挨一顿批评。

银河家后院有棵很大很大的杏树,每逢麦黄杏熟的时候,他母亲看的很严了,我们几次都没有得手,看着那黄澄澄的大杏,确实也动过不少脑筋,也没有想出好办法,只盼望刮场大风,刮落几个尝尝。有天中午,银河跑来告诉我们,他妈没有在家,于是我们几个就来到他家爬上了树,唯有弟弟没有能耐,在树下干着急,我们边采边吃,真没想到银河他妈回来了,这倒好谁也不顾,一下子都像猴子从树上溜了下来慌忙藏好,唯独我被树和墙夹了起来,离地三、四尺高,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急得嗷嗷叫,我想这下跑不了啦,准备挨打吧,谁知平时很厉害的银河妈连骂也没骂一句,就把我抱了下来,并查看被划破的腿,四弟过来拉我,她才大吼一声,滚!我俩急忙拔腿就跑。后来听母亲说,那次把她吓得不轻,她大吼一声就是看我的腿有事没有,看来她 是善良的,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她家杏的主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三节 童年记事

童年的记忆是断断续续的,有时能记住,而大部分记不住,跑老日是不跑了,可有跑起中央军来了,大概是1947年吧,那年我就六七岁,只要肚子不饿就不粘家,害得家人到处找,母亲把大门栓上,不让我们出去,没有办法,只有在家猫着,同四弟玩,兵荒马乱的出个事,不是揪父母亲的心吗?可惜我们小,不理解他们的心。

村南边临近公路,是通往南阳和洛阳的交通要道,经常过军队,南来北往,什么兵都有,有中央军也有杂牌军,还有解放军,到村里吃饭住宿是常有的事,村公所就在我们家西边,在我们家牛棚,透过墙缝,就能看见沟西岭上和村子里小寨门以上的事,我们经常在那里看,基本是我家的瞭望口。有一次,从沟西过来一队兵,穿什么衣服的都有,有穿灰军衣的也有蓝制服,还有穿便衣的,成一路队形,有扛枪的,也有徒手,让村里做饭,饭还没吃上就走了,后边又来一对兵,就接着吃,他们吃饭的动作可真快,听大人说,不快就要挨饿。村里青壮年和妇女是不露面的,只有老头老婆出来照应,村公所的人都很圆滑,两方面都不得罪,过路的也得用他们安排吃饭、住宿、带路问情况。后来听大人说,洛阳是蒋管区,在那年正是你来我往的拉锯战呢。

由于快要解放了,在外面当长工的大伯和在洛阳拉洋车的三叔都回来了,三叔还当上了农会主席,家里添了很多人,不知怎地就分了家,爷爷奶奶和我们在老院子,大伯和三叔都搬到外面住。大伯很少回家,回来就同爷爷吵,硬是要分家,大声大气的,这个时候我们小弟兄就要躲得远远的。三叔常回来对我们很亲,经常抱抱这个,搂搂那个,我们觉得三叔最好。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生活折磨的寡言少语,只知道干活,闲了就闷住头吸烟,为这事母亲没少和他吵,要他不要吸烟。母亲不让他吸烟,的确是为父亲身体着想,父母亲拉扯我们不容易,尤其是母亲,为了我们兄弟几个长大成人,付出的够多了,她需要有人帮助她,关心她,她也需要温暖,有气往父亲身上撒,却也是无可厚非的。

父亲也不容易,在那年代穷人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从小就没有读过书,十七八就外出帮工,而且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是人过中年。生活弄得他青筋累累,浑身是病,就在这一年父亲的腿疼病又犯了,我同四弟经常吵着饿,要吃的,大人的心都碎了。我们就住在临街的房子里在地上打了地铺,爷三就住在这里,大门也不用关,那些来来往往的兵经常往家钻,关门也关不住,好在这些兵祸害的不多,有人骂骂咧咧,有的可怜我们给点干馍片,这大概是1948年的春天,正是国民党军队和解放军“拉大锯”的时候,没多久解放了。村里的农会和妇联会也成立了。村里人也敢三三两两的去地干活了,当时的大会小会很多,连儿童也组织起来,斗地主、分浮财、分土地,平日里很神气的土财主、恶霸们被画地为牢,接受斗争。二哥是儿童团的,有根红缨枪,经常去村口放哨,查路条,到吃饭的时候,手拿一个硬纸做成的大喇叭,站在大门口的土堆上广播。


土改工作队来了,有个队长领了几个人到村里住下,大家都叫他老曾,他学问可大了,全村人都听他的,几乎天天都有会,在一块学习、唱歌,母亲学会了许多歌,我们常见她一边干活一边唱歌,还和贫雇农们一起去斗地主、起浮财,集中到农会分给穷人。村里有个地主叫王东奇,平时我们都恨他,仗着他家财大气粗,鱼肉乡里,他高高的个子,花白胡子,嗓门大得吓人,啥事都出头,人们当面不说,背后都叫他“叫驴”,他有钱有势还放高利贷,把穷人剥削苦了,借一斗还两斗,接一个换两个,驴打滚、利滚利,什么人情亲情他是不要的,所以为人很臭。解放军来了,他想转移粮食,刚把粮食从地窖里挖出来,就被抓住了,从他家里拉出来七车麦子,有的快变质了,他也不舍得借给穷人,这下我们很兴奋,我看见民兵把他捆着,心里又怕有解气,谁叫他平时老骂我们呢?真是天变了,那么可恶的人也有人收拾他。我和小伙伴天天跟着看,大人们用白灰在地上画个圈,叫地主和地主婆站在里边,他们就老老实实的不敢动,不敢出圈,还必须站好站直,要他们交待罪行,交代自己办的坏事,不老实就戴高帽,敲锣打鼓的去游街,老财们威风扫地,穷人们扬眉吐气。土地革命搞得轰轰烈烈,分田分地分房屋,还分粮食,当时的我肚子能吃饱了,就知道贪玩,一天到晚不沾家,到处疯跑,吃饭时大人还得到处寻找。忽然有一天,父母亲给我换上新衣服要送我到学校去读书识字,于是,我的学生时代到来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