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3月16日,两个生日一起过[蓝剑军团]



年轻的战友,再见吧再见吧

为保卫祖国离开了家

你看那山岭上一片红霞

那不是红霞,是火红的攀枝花

攀枝花,青春的花

美丽的生命,灿烂的年华

当你浴血奋战的时候

勿忘家乡的攀枝花,攀枝花


年轻的战友,再见吧再见吧

为保卫祖国离开了家

你看那山岭上一片红霞

那不是红霞,是火红的攀枝花

攀枝花,英雄的花

不灭的火焰,胜利的火把

当你凯旋归来的时候

我们相会在攀枝花下,攀枝花下

我们相会在攀枝花下,相会在攀枝花下

这首电影《自豪吧!母亲》中主题歌《相会在攀枝花下》,陪伴我渡过了无数的时光。每当在歌库里找到这首歌的时候,我不想立即点击,我想先让自己有一个开头的情绪调整,因为我怕我听了之后心里过分地激动,这是因为我有几被家人发现我在流泪时不知所措的原因。所以,有时我只好用那个已经老化了的录音机,独自一个走到小区的某一个角落,放着也不知听了多少遍的磁带。然后,随着那歌声,将自己完全释放,似乎找到了什么,但又是那么的漂浮不定和起伏难平。下面这首不成诗的句子就是佐证:

夕阳斜归半天红,

杨柳轻闲单人影,

孤心独忆三十一年前,

谁家男儿躺火越南边。

数年一醉并非酒,

万年大梦不觉醒,

怜惜木棉花谢英年逝,

幸存还者依旧笑春风。

阑珊灯火依旧闪,

默默含笑望群雁,

曾令军民谁人不心动,

倾国倾城同日庆凯旋。

以为英雄天长久,

散若云烟岁月情,

待到晚年痴人再说梦,

磨志砺意似水了无痕。

昔日赞誉已无声,

空留泪水叹人生,

面对人生痴心邀明月,

举起清洌酒杯苦多情。

滴滴相思战友泪,

犹如夏季梨花雨,

寄托默黑天空遮半面,

空心飘落天涯无人知。

————题外记

今天,我按惯例地走进办公室,将身躯丢到真皮椅子上,和往日一样地打开电脑,准备着新的一天工作的开始。刚刚点开《铁血军事网》,我的直接老板就走进了我的办公室,和平日有所区别的是人未到声音却先到:“哈哈,老伙计,恭喜恭喜呀!”。尽管我昨晚一夜休息得好且清早思路清晰,但也被这突晕的话语惊得不知喜从何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呀!”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呀,每年的3月16日便是我出生的纪念日,一阵寒喧后相约中午去喝一杯以示庆祝。

再次一个的时候,我急忙给“蓝剑军团”战友的两篇帖子回了一些心得感言,又到几个版区转了一圈,正准备真正地开始一天的工作时,手机传来了一条信息:“亲爱的战友,你可还记得,1979年3月16日,我们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拖着相当疲倦的身体,跨过那座摇摇欲坠的水口关之国界木桥,我们又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请我们一起为这个日子庆幸吧!”。是啊!79年的那场对越自卫还击战自从2月17日打响后,经过28天的战火洗礼,就在三十一前的今天,我们班师回国了呀。

其实,我不是不记得这一天,只是我不想去多回忆这个日子罢了。我深深知道,我的生日是母亲最痛苦的一天;我们参战战友的重获新生的日子是无数亲人们最难煎熬的一天。我非常清楚地记得:三十一年前,就在那个能听到祖国人民呼吸的最后两天里,仍就有无数的战友倒在了血泊之中。

1979年3月12日,我团二营在师主力的左翼进至交难地区,搜索、肃清残敌。14日,四连在交难南侧两公里的桑怀附近击毙敌侦察人员3名(其中副连长一名),伤敌一名,并遭敌炮火袭击。团指最后判断:交难西侧石山一带仍有相当数量的一股残敌躲藏。

交难位于格灵西北约4公里。西侧是悬崖陡壁的石山,东侧是灌木丛生的500高地,中间是狭窄的山谷。广(渊)格(灵)公路在山谷中蜿蜒而过,是广渊通往格灵的交通要冲。

格灵、广渊被我军攻克后,被我军多方向击溃而逃之残敌,在交难西侧山区聚集约一个营的兵力,企图依托险要地形,袭扰我军回撤。上级首长的决心就是坚决消灭该地区之敌,为部队回撤保证绝对的安全,保障师主力顺利回撤。

3月15日,团指根据上级作战方案,即命令我连派两个排(六门82无座力炮)分别配合二营,于15日以步兵一个连为主攻对交难地区进行搜剿。二营令六连在82无坐力炮3门、重机枪3挺的配合下,对交难以西地区进行搜剿:五连为营预备队。

14日的2点多钟,六连连长受领任务后,立即通知我连连长参加多兵种的作战会议,传达任务,研究地形、敌情和行动方案。步兵六连决心分两路进行逐段搜剿,迅速歼灭交难以西地区残敌。具体部署:左路由一、二排组成,各配属82无坐力炮一门,重机枪一挺,一排在前,二排在后,从小路向纳懂西北方向搜剿;右路三排和配属82无坐力炮一门,重机枪一挺,沿公路两侧向交难搜剿;连指带四排随二排后跟进。最后,两路在交难西北无名高地会合。

15日天刚亮,我们连的二排战士携带三门火炮和炮弹,与六连从一个比较大的村庄里出发,沿着一条马车道两侧开始进行搜索。步兵连的几个排不断地交替掩护向前,于中午时分进至纳懂村西北山垭口。此时,六连副连长发现郭节附近有两名敌人,他与我们连长简短地交换了意见,即令该连一个班占领山垭口北侧山腿、另一个班占领山垭口另一侧乱石丛中的有利地形,掩护主力展开,我连的一门火炮也同时抢占了发射阵地。当步兵跃进至山腿时,发现一名敌人从交难西北侧无名高地沿石山东侧小路正向一个村庄里运动,步兵班在经过的路途快速占领有利地形,想将敌人俘获。当步兵班正要行动时,荫蔽在西侧约30米处的十来名敌人突然向该步兵班投来两枚手榴弹,步兵的全体战士立即开枪还击,双方枪声大作,潜伏在此的敌人最终抵挡不过我军的进攻,最后,毙敌4名,其余敌人逃跑。

步兵小分队打响后,村庄北侧石山之敌也与我另一个排交上了火,他们利用地形集中火力向我小分队射击。步兵连的副连长指挥我连的火炮和重机枪占领纳懂西北山垭口,向敌实施火力压制,支援战斗。半个小时后,步兵预备队的两个排和我连一个班、重机枪一个班跟进至山垭口时遭敌82迫击炮炮击,步兵连长令该连的60迫击炮迅速占领发射阵地,向郭节北侧石山之敌射击。在我60迫击炮、重机枪火力的打击下,数名敌人向西逃跑。步兵连副连长指挥重机抢、一、二班的轻机枪进行火力追击,我连连长命令四班连续向敌发射三发炮弹,将敌全部歼之。

大概是下午2点多以后,步兵连连长令步兵的几个班以火力掩护,另有两三个班沿土坎向郭节北侧石山另一股敌人发起攻击。当步兵班前进至一条乱石丛中且高低不平的小路拐弯处时,遭到敌人三面火力夹击,步兵被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步兵只好就地隐蔽,攻击受阻。我连的二门火炮迅速找到敌人的火力点,组织还击,步兵连长即令全连轻重机枪对石山之敌进行压制,掩护进攻的步兵按原路线撤回。在我火力猛烈打击下,部分敌人向西逃跑。步兵连长重新调整进攻梯队后,继续沿山谷东侧交替掩护向北搜索。

当我们抢占了交难西北无名高地山腿开阔地一线和东北无名高地山顶。我连连长见四班有两名战士负伤后,将五班配合步兵尖刀排行动。随后步兵连队的几个班的机枪和全体人员占领交难西北侧山垭口,并和我们后面的主力取得了联系,步兵连长命令他们继续向前推进,应绝对保障连队主力部队左侧的安全。没多久,尖刀排用步谈机向步兵连长汇报,他们前进才10多米时,遭该高地南侧山腰石洞敌火力点猛烈射击,前进受阻。步兵连长命令尖刀班班长立即组织火力还击。并要求所有配属火器也迅速就地展开,占领发射阵地,以火力压制敌人。为迅速消灭该敌,步兵连长又指挥加强到尖刀排去指挥的副连长,用一个班分成多个组从东侧向南侧山腰石洞之敌的高地侧后迂回,预备队又派出两个小组在正面攻击,吸引敌火力。约半个小时后,步兵副连长所率领的几个班占领了敌人阵地的山顶,并立即由上往下组织攻击,炸毁敌火力点一个,毙敌1名,伤敌1名,残敌向山下草丛逃跑。主力左侧的步兵的机枪迅速占领有利地形,以火力控制另一个山垭口,切断敌逃路。这时,营前指的副营长率五连部队赶至交难西北无名高地,从另一个侧面支援六连战斗。敌人经不住我方的三面夹击,直至将该高地守敌全部歼灭。

五连、六连为了扩大战果,继续沿纳懂西北山谷东仍继续向北搜索,当六连进至石山东侧山腿开阔地一带时,遭郭节北侧石山之敌火力猛烈射击,前进再次受阻。此时,得知情况的五连迅速沿公路加速前进至交战地区,以强大的火力增援六连战斗。因天气不良能见度趋于渐黑,团指命令参战的各种火器,向敌人的火力点连续射击后,两个连队采取火力交替掩护撤出战斗。

5点多一点,各参战的分队坚决以团指挥所的指令为行动指南,不打折扣地边打边迅速占领交难西北山垭口有利地形,以火力压制郭节北侧石山之敌,掩护本连的小撤和以连队整体,并与五连交换撤出战斗,尔后按时完成上级的作战意图,不消极对敌,不贪恋战斗,按计划沿公路向桑怀方向回撤。仅仅用了不到一小时所有参战人员全部撤出战斗,牺牲的战友遗体也随大部队运回,伤员得到了及时的包扎。

这次配合六连、五连的作战,我连全体人员发扬了主动协同、英勇作战的作风,在多方面的配合下,经过10小时的激战,完全挫败了敌企图袭扰我军撤回的企图。根据战报记载:此次战斗取得了毙敌49名,俘敌两名,击毁重机枪一挺,缴获轻重机枪各一挺,反坦克枪一支,步枪两支,40火箭弹、60迫击炮弹各一箱,子弹2000余发。步兵连队牺牲4人,伤11人;我连伤四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为我们的3月16日顺利地撤回国内的路上保持无一伤亡的要求做出了贡献。同时,让我再次看到了步兵战斗力的强大,协同作战的重要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