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人以人为本 收藏 8 12872
导读:尽管中国海军的第一、第二舰队在中日海军大战中几乎悉数被击沉,但中国海军进行的江阴抗战,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推迟了日军的进攻速度,其惨烈程度也是少有的。亲临要塞观战的德国军官法尔肯豪森说:“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我所见到的最激烈的海空战。”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6_27430_10827430.jpg[/img] 上图为参加中日海空大战的“平海”号巡洋舰 下图为被日机击毁坐沉于河床上的“宁海”号巡洋舰 在抗日战争中,国人更多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尽管中国海军的第一、第二舰队在中日海军大战中几乎悉数被击沉,但中国海军进行的江阴抗战,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推迟了日军的进攻速度,其惨烈程度也是少有的。亲临要塞观战的德国军官法尔肯豪森说:“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我所见到的最激烈的海空战。”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上图为参加中日海空大战的“平海”号巡洋舰 下图为被日机击毁坐沉于河床上的“宁海”号巡洋舰


抗日战争中,国人更多关注的是双方陆军和空军。其实,实力不强的中国海军在阻止日军迅速入侵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7年日军入侵中国后认为,要置中国于死地,必须控制上海和南京。而南京国民政府也制定了相应的方案,明确指示海军要绝对确保对江阴以西长江航线的控制。为此,国民政府海军部制定了与陆战相配合的战略目标,以长江为布防重心,集中主要舰只,封锁出海口,消灭长江内的日本军舰。从此,中国海军走上了抗战前台。


沉船封江构建长江防线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本主要舰队向中国大陆沿海集结。为防止日本舰队溯江而上,中国海军高层决定阻止日军入江,但在如何封江等问题上犹豫不决,延误了时间。直到7月下旬,上海附近各军港的舰只,才陆续向江阴上游的长江江面集中。


1937年7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最高国防会议,决定切断长江中上游日军第三舰队第11战队的退路。但不幸的是,这一军事机密被化名为廖雅权、潜伏在南京汤山温泉当服务员的日本女间谍南造云子获得。8月11日和12日两天,长江中游的日本舰船匆忙撤退。由于中方缺乏足够的警惕和协调,当海军部醒悟过来后,才发现所有日本军舰已经全部逃脱。


根据最高国防会议的精神,8月11日,中方开始实施封江前的相关准备工作,最主要的是破坏航标,以增加敌舰航行难度,减缓其前进速度。


8月12日,中国海军第一舰队与第二舰队主力等49艘军舰在江阴江面集合完毕。首批准备自沉的“通济”、“大同”、“自强”、“德胜”等8艘军舰和20艘民用舰船早已在江面准备待命。只听海军部长陈绍宽一声令下,各舰船打开水底门,缓缓下沉。由于水流湍急,首批下沉舰船多半被水流冲离理想位置,导致封锁线出现许多缺口。海军部于是又征用“公平”、“万宰”、“泳吉”等3艘民轮沉入江中构筑封锁线。同时,海军部又从江苏、浙江等省紧急征用民用船只185艘,满载石子沉入封锁线的缺口中。


海战变空战中国初战告捷


由于江阴构筑了封锁线,再加上长江两岸强大的火力,日军只好改用舰载机和陆基航空兵先进行轰炸。遗憾的是,中国海军对日军以航空兵为主的交战手段缺乏心理准备,仍然以水面舰队决战的模式安排迎战。中国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率领海军主力“宁海”、“平海”、“逸仙”等8艘巡洋舰在沉船封锁线后方布防,第二舰队的小型舰艇部署其后。


1937年8月,江阴大战拉开序幕。8月16日,7架日机贴着江面向江阴飞来,侦察我军部署。舰上水兵发炮进攻,日机不敢低飞,在高空掷下两枚炸弹后逃走。19日,日军从“加贺”号航母起飞的12架舰载机飞抵江阴要塞上空。中国军舰与要塞两岸对空火力齐发,织成密集的火网,12架飞机仓皇逃离。从16日到20日,敌机或进行侦察,或投石问路,均未发生实质性战斗。


此前,日军派出大批谍报人员前往上海至南京长江沿线各地,侦察中国军队的布防情况。特务原田直三在江阴经过数日秘密侦察,摸清了江阴要塞的布防情况。日军据此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决定于22日对中国海军进行突袭。


22日下午,12架敌机分两个编队扑向江阴要塞与电雷学校,轰炸两岸炮台和电雷学校。要塞和军舰上的中国高射炮群等防空火力立即还击,“平海”舰3号高射炮在见习指挥官刘馥指挥下,击中第三架敌机的油箱,日机在空中冒出浓烟,一头扎到山上的丛林中。山下电雷学校高空机枪火网命中敌第一编队第五架飞机,飞机爆炸后化为一团火球坠入学校食堂前方。


此役,中国海军在没有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况下,击落敌机两架,使日机对中国海军有所忌惮。这也是中国海军在抗战中,以舰艇炮火首次打下日本飞机,极大地鼓舞了海军的士气。


此后一段时间,日军停止了对江阴地区的正面空袭。而中国海军则忙于补给炮弹,希望进行舰舰决战。直到9月中旬,双方都在进行备战。


海空大决战中国主力战舰沉没


9月23日,中日双方海军展开决战。日军10余艘军舰向江阴前进,“平海”、“宁海”与“逸仙”迎战。随后,日军派出4个编队共58架飞机对中国舰队进行轮番轰炸,但技术拙劣的日军不但没有一颗炸弹命中目标,反而被中国击落了7架战机。不过,炸弹散片对中国军舰造成了重大损害,“宁海”舰多处受伤,开始进水。最后舰身严重倾斜,船上官兵死伤过半,最终搁浅在长江北岸。


在“宁海”号拼死抗击敌机的同时,旗舰“平海”号也遭到日机的轮番轰炸和扫射,舰体在巨大的震波中被震出江水,又重重地落入江中。此后它在撤退过程中,再次遭到30多架飞机的围追堵截。25日清晨,“平海”舰沉入长江。


“宁海”、“平海”两舰被炸沉后,“逸仙”舰改作旗舰。9月25日上午,日军出动9架飞机对它进行猛烈轰炸。“逸仙”舰用仅剩的99枚空炸榴弹进行还击。令人称奇的是,舰首150毫米主炮还击落了两架敌机。不过该舰已被击中多处,舱内大量进水,后沉没江中。


在敌机空袭中失去大多数主力军舰以后,中国海军部长陈绍宽下令放弃“海圻”、“海容”、“海筹”、“海琛”等年久失修、缺乏防空火力的巡洋舰。9月25日夜,4艘军舰打开海底门,静静地沉入长江。随后,“青天”、“湖鹏”等舰也被炸沉。


尽管中国海军的第一、第二舰队在中日海军大战中几乎悉数被击沉,但中国海军进行的江阴抗战,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推迟了日军的进攻速度,其惨烈程度也是少有的。亲临要塞观战的德国军官法尔肯豪森说:“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我所见到的最激烈的海空战。”


江阴抗战,为江苏、浙江、武汉等地的大量工厂、企业、人员内迁赢得了时间,为中国长期抗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这是一张南京大校场机场外围的照片,可以看到跑道外不远处的水塘中就有一架坠落的中国轰炸机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这张“森军曹之死”,他描述的是罗店血战中,日本军曹森在投掷发烟手榴弹的瞬间,被对面中国军队神枪手击毙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这架日军是日军第十三航空队飞行员村宽一三的座机,在南昌空战中被中国空军打掉了二分之一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海军由于在长江下游给日军造成相当威胁,是日军轰炸的重点之一,这是一九三八年夏日军轰炸我海军的照片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但中国海军堪称训练有素,防空火力凶猛炙烈,这是轰炸后返航的日军飞机,可以清晰地看到编队第二架日军轰炸机机身上被平海号击中的弹孔

来源: 国际在线(北京)




罕见的中日激战老照片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海军由于在长江下游给日军造成相当威胁,是日军轰炸的重点之一,这是一九三八年夏日军,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空军也奋起抵抗,但众寡悬殊,在给敌军重大杀伤的同时,自己也损失惨重。这是一架被击落的战斗机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之一苏制伊-15战斗机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中国陆军尽管防空武器落后,但官兵也竭尽全力组织防空,英勇抵抗。这张照片在日文中被称作中国军队操作德国兰姆道尔高射炮。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从外观来看,这架飞机是当时中国空军最先进的霍克三型战斗机,空军英雄高志航用的,就是这种战斗机,它具有独特的双翼,大发动机罩,起落架可收在机身两侧等显著特征,很容易辨认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刘粹刚击落了日军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刘粹刚因此被誉为“中国的红武士”,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遗憾的是,刘粹刚没有战死在战场上,却不幸因陆空联络不畅,他所在的飞行队于北上增援太原战役途中迷航,刘粹刚在为同伴寻找降落场时,不幸撞高平县魁星阁而殉难,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在日本保留下来了“天皇号”的照片。这就是天皇号,走在前面的就是渡边广一郎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当时中国防空部队的照片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飞虎队战机,其鲨鱼头的标准涂饰清晰可辨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军队在上海南市展开激烈巷战,顽强抵抗日军进攻




[中日激战老照片]中日长江口海空血战

中国军队在淞沪顽强抵抗,这是激战中的上海北站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