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搅混水再摸15年--驳周瑞金社体改革论[蓝剑军团]

飞得更远 收藏 382 4522
导读: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失望情绪纠结在有识之士心中,寒冷澈骨,挥之不去,才下眉头,又上心头。闲来无事时笔者喜欢静下来想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也慢慢的理出些头绪。尽管理想和现实总是有较大距离,但中国百年来民主脚步在缓缓前行,不经意间已悄然完成民主的思想启蒙:当你打开那些门户网站论坛,甚至各大纸媒评论版,其中不乏五毛、准五毛们没什么水准的拙劣表演,但那些能够清晰、理性地表达思想的,90%以上的文章都是深具民主色彩;那些素质论、国情论、动乱论等推滞民主进程的谬论已经为绝大多数人所不耻,可以说在中国以推进民主进程为主要目标的政

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失望情绪纠结在有识之士心中,寒冷澈骨,挥之不去,才下眉头,又上心头。闲来无事时笔者喜欢静下来想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也慢慢的理出些头绪。尽管理想和现实总是有较大距离,但中国百年来民主脚步在缓缓前行,不经意间已悄然完成民主的思想启蒙:当你打开那些门户网站论坛,甚至各大纸媒评论版,其中不乏五毛、准五毛们没什么水准的拙劣表演,但那些能够清晰、理性地表达思想的,90%以上的文章都是深具民主色彩;那些素质论、国情论、动乱论等推滞民主进程的谬论已经为绝大多数人所不耻,可以说在中国以推进民主进程为主要目标的政治ti制改革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但在中国,总有那么一些“忧国忧民”的专家,他们对中国的经济改革拍手叫好,但一提起政体改革则面露难色,顾左右而言他,不惜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荒诞的理论,来阻滞政体改革的进行。

一、社会体制改革论内容概要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生产力学会副会长周瑞金在两会期间疑似偶然地接受了记者采访。这位周专家曾任《解放日报》党委书记、副总编辑,《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他提出,中国现阶段面临的仍然不是政治ti制改革,而是一场历时15年的社会体制改革。周专家为中国改革开放划出了三步走太极图:

第一步为改革开放至今30年的经济体制改革。这期间主要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

第二步为今后约15年时间内的社会体制改革。这期间要承上启下,解决30多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如官员腐败、贫富悬殊、社会事业滞后、民生问题突出、粗放型的经济发展方式所引起的生态破坏等社会问题。

第三步约在2025年至2050年完成政治ti制改革。建立经济富强、宪政民主的国家,建设法治文明、自由发展的社会。这一阶段要改革执政党的执政方式、领导方式,调整执政党与民意机关、政府机关、司法机关之间的关系。选举民主从量到质的提升、扩大,协商民主与直接民主互动,监督和制衡体制健全完善,同时社会思想文化更加活跃,舆论更加自由开放。

那么下步社会体制改革具体做什么,周专家如是说:第一要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从制度层面解决民生问题,比如教育的读书难、医疗卫生的看病难、住房保障的房价高、还有就是就业难等等。让老百姓共享改革的成果,通过全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起一个利益均衡的社会机制。第二要构建一个合理稳定的社会结构。主要是推进城镇化,转移农业剩余人口,壮大中产阶层,形成了一个“橄榄型”的社会结构,缓解贫富悬殊的问题。第三要培育一个“三元构架”的成熟的公民社会。首先是政府公权力这一元要归位,建立一个有限的政府,公共服务型的政府,政府主要政务是调节经济、监管市场,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其次是社会组织的发育,保障基层的自治权利。比如乡村自治、社区自治等,社会问题让社会民众来管理,形成广大公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的社会自治制度。此外,以公有制、非公有制企业,以及个体工商户为主体的市场一元,要充分保证其资源配置的权利,尽量减少政府直接干预企业,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府与中介分开。要以政府公权力为主导,把社会自治权利和市场资源配置的权利落实好,使社会三元构架各得其所,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形成和谐的公民社会。

二、对社会体制改革论的理论批判

周专家的社会体制改革论是一种混水摸鱼的理论,那么他到底想搞混什么?我们不妨从理论上给他刨一刨根,笔者理出他的三点荒谬:

(一)将不同梯级的概念并列开来

什么是社会体制?社会体制即社会管理体制,在特定的国家或地区内以明确的政府、市场与社会组织职能,清晰的中央、地方各级政府之间事权、财权责任进行社会管理、公共服务、解决社会纠纷的一组机制与制度。可以说,社会体制属于经济基础范筹(经济基础是指由社会一定发展阶段的生产力所决定的生产关系的总和,主要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分配关系等三个方面)。

什么是政治ti制?政治ti制指一个国家政府的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及相关法律和制度,简称政体。政体包括了一个国家纵向的权力安排方式,也叫国家结构形式;还包括各个国家机关之间的关系,这通常称作政权组织形式(在我国大陆政体往往等同于政权组织形式)。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政治ti制不尽相同,古代主要有奴隶主共和制、君主独裁制、封建制,现代主要有独裁制、君主立宪制、共和制、总统制、总理制、社会主义共和制。

显而易见,社会体制属于经济基础范筹,是在一定政治ti制下实施社会管理的具体形式,是社会管理之术,是操作层次的概念,也就是组织、处理、调节公共事务的体系、法律、法规的总称。周专家的理论错误就是将社会体制改革混淆于经济基础发展(经济改革)、上层建筑变更(政治ti制改革)中间,其谬误一眼可见。

(二)否定上层建筑的对经济基础的能动作用

马克思主义理论告诉我们,经济基础是原因,上层建筑是结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相对于经济基础是比较稳定的,往往落后于经济基础的变更。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相互作用的,上层建筑一经产生,便成为一种积极、能动的力量,促进自己经济基础的形成、巩固和发展;同时运用政治、经济、意识形态三种形式同阻碍、威胁自己经济基础的现象进行斗争。唯物史观既反对否定经济基础决定作用的唯心主义,又反对否定上层建筑反作用的形而上学观点。这两种观点都是违背上层建筑适合经济基础状况的规律的。

当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生产关系变成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时,上层建筑就需要进行变革,形成进步的、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周专家的社会体制改革论本质,就是变相否定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能动作用,否定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间的矛盾运动。

(三)与历代领导人对政治ti制改革的论述相悖

邓公对政治ti制改革曾经有过深刻的论述,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ti制改革,政治ti制改革是全面改革向前推进的一个标志。只有经济体制改革,没有政治ti制改革,最后改革开放难以成功。邓公在80年代中期就开始推行党政分开、民主化等政治ti制改革(确切说是行政体制改革)。可惜天不假年,政改成了邓公未竟的一大遗愿。

胡总书记在十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战略思想”,他指出政治ti制改革是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必须深化政治ti制改革;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正确道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更高地举起人民民主的旗帜。

温总理今年政府报告中指出,中国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ti制改革以及其他各领域的改革,没有政治ti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就不可能成功。政改在历年政府报告都提及,但多表述为“积极稳妥推进”、“促进经济体制和政治ti制改革协调发展”。敏感人士认为,今年的政府报告发出了推进政治ti制改革重要信号。

周专家在这个大前提下,提出所谓的15年为期的社会体制改革论,可以说意味深长,话中有话,言之未尽,不好明讲,怀中抱着琵琶,背上插个牌坊,欲卖还羞。

三、对社会体制改革论的实践批判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深水区。那么,没有政治ti制改革做保证,能否实现周专家15年社会体制改革的三个目标?回答是否定的。

(一)没有政治ti制改革不可能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

社会保障制度就是通过国民收入分配与再分配形式,确保社会成员基本生活的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支柱,关系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30年的经济改革实践已经证明,对体制的修修补补已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深层次的社会保障问题。天价房导致住房难,教育高收费导致读书难,医疗高收费导致看病难,高赋税低保障导致的养老难,社会保障覆盖面窄、社保资金短缺、资金管理处于无序状态、社保立法滞后……这一系列顽疾,已经不是简单的教改、医改、房改、养老制度改革所能改变的。这是一种利益的搏弈,在把持权力的既得利益者与没有话语权的弱势群体之间进行,实践证明这种搏弈从开始那一刻起胜负就已注定。没有选择的权力,哪来的共享改革成果;没有全民的参与,哪来的建立全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利益均衡的社会机制。西瓜就那么大,我说咋分就咋分;西瓜长大了,咋分也是我说了算。有你一口,就算皇恩浩荡了。

(二)没有政治ti制改革不可能构建一个合理稳定的社会结构

人无恒产则无恒心,中产阶级的壮大对中国推进民主建设十分重要。本人在《你是否挤进了“中产鸟群”》一文中分析过目前制约中国中产阶级壮大的三个主要因素: 一是社会投资比率过高阻滞中产阶级的发展。中国投资率自2001 年以来不断上升达到43%,远高于过去多年38%的平均水平,远高于其他国家工业化进程峰值水平;相反从1997-2007年,中国消费率从59%下降至48.8%(储蓄率则上升至51.2%,贡献几乎全部来自居民消费率的下降),居民消费率从45.3%下降至36.7%,远低于发达国家70%左右的正常水平。二是经济增长路径模式不利于中产阶级养成。过去十年的中国产业的重化工化和资本密集化方向,使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越来越偏向于政府和资本,劳动报酬和居民储蓄所占份额越来越萎缩。三是阶层流动机制阻塞妨害中产阶级做大。由上到下流动过快,改制使工作多年的工人下岗成为更弱的弱势,占地使农民失去土地成为城市流民;由下向上的流动受阻,社会各阶层流动机制成为了一个僵死的、凝固的、胜负在决战之前就已内定的程序,建立在权力、关系、金钱、血缘基础上的网状关联严重破坏、歪曲了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并在下层人们向上层攀升途中设置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

没有政治ti制改革,壮大中产阶层、形成了一个“橄榄型”的社会结构已经是不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三)没有政治ti制改革不可能培育出“三元构架”成熟的公民社会

这是一个更荒诞不经的缘木求鱼式的逻辑。现行体制的弊端造成了政府职能不清、政企不分,社会组织、基层自治的发育不良,公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能力不强。周专家却声言要用现在的体制,对这些问题进行完善、治理,等到真正实现政事分开、政企分开、政府与中介分开,社会三元构架各得其所、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形成和谐的公民社会再进行政治ti制改革。好象政治ti制改革不是用来解决中国社会经济各方面问题的,就是一个抽象的符号、终极目标。这样强大的逻辑,不知道专家是如何发明出来的。

周专家社会体制改革论的实质就是为拖延人民呼声甚高的政治ti制改革寻找理论借口。30年的改革开放实践已经证明,我们尽管经济自由化改革突飞猛进、取得巨大成就,但由于政治ti制改革全面停顿甚至倒退、缺乏民主机制,引发了腐败大面积发生、贫富悬殊呈加速度急剧拉大、众多的社会问题积重难返。30年的改革开放实践已经证明,只有经济的发展、变革,没有政治ti制的发展、改革,其结果必然是导致权贵资本主义的出现,长此以往也必然引发社会不稳定和动乱。

四、中国需要独立思考的、有良知的专家

中国不缺专家,但缺乏独立思考、有良知的专家。中国迈入近代以来,对政治ti制和民主问题的争论就一直在进行,讨论形成热潮有两个时段:一是民国初年,二是最近十多年。

1911年的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了中华民国。1915年袁世凯妄想复辟帝制,他特意请外国顾问发表了《共和与君主论》,大肆鼓吹“君主制更适合于中国国情”,还有杨度等一批御用五毛大肆为君主制唱颂歌。这时,大思想家梁启超拒绝袁世凯重金收买,冒着生命危险撰写并发表了《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对袁氏的丑恶嘴脸进行彻底的揭露和批判,“谓共和必召乱,而君主即足以致治,天下宁有此论理?”又几经波折来到门生蔡锷驻地云南,发动讨袁护国战争,全国响应,袁世凯83天帝梦灰飞烟灭。

最近十多年关于民主问题的讨论在我国理论界再掀高潮。其实整个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中期中国人已经认识到民主是一个不错的制度,争论在于我国如何实行民主、搞什么样的民主。时光进入2000年后,理论界的观点开始变得光怪陆离起来。一大批理论专家开始对民主本身发起了声讨,与主张民主的理论家进行了论战----

反对民主一方的理由主要有四个:一是中国国情不适合搞民主。中国人口太多,首先要解决温饱问题,要集中力量办大量;中国人没有公民意识,素质低,现在不能搞民主。二是民主不能保证实现共同的利益。民主制度下往往也有利益集团影响立法、操纵选举、左右政府决策,使利益集团的利益明显化、定格化,进一步造成阶级的分化。三是在多民族、多文化共生的国度实行民主容易导致政局不稳。四是民主制度下政府行政效率、领导人素质值得怀疑。100个人选举出一个混蛋当政,“满街都是圣人”一事当前左右论证犹豫不决,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

赞成民主一方的理由主要有四个:一是可以保障大众的利益。民主制度可以保证政权不为某阶级、阶层所掌控而无限地追求私利,可以大大地减少腐败,增加政权的公共性。二是民主可以形成较强的纠错机制。某个系统如果丧失了自我疗伤、自我纠错功能,就只能永远带病运行下去。而民主制度本身具有动态的、制度性纠错功能,使社会、经济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三是民主具有教育功能。清末思想家魏源早就注意到,民主制度可以使上下一致、君民沟通、形成强烈的爱国心。严复专门写文章论述这一现象,认为民主制度更能够培养强烈的爱国情操和公民意识。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提到过,美国人爱国爱到贪婪的地步,大家讨论国家的事情如同讨论自己家里的事情一样。四是民主对国家经济有好处。认为大规模灾荒、饥馑、饿死人的事件往往发生在独裁、专制国家,民主制度下不会产生大规模灾荒。

21世纪的今天,我们居然还会对要不要民主进行重新争论,这一事实本身就很具有悲剧色彩和中国特色。引用一组数据:在目前世界上的179个10万人口以上的国家中,欧洲42个国家,其中民主国家41个,非民主国家1个;非洲有52个国家,其中民主国家29个,非民主国家有23个;亚洲国家共44个,其中民主国家24个,非民主国家20个;美洲国家共有31个,民主国家30个,非民主国家1个;大洋洲10个国家,其中民主国家9个,非民主国家1个。将上述的民主国家合在一起共有133个,非民主国家共46个,民主国家占国家总数的74.3%,非民主国家占国家总数的25.7%。

向后转,没有退路;向前看,途多艰险。中国的民主进程十分缓慢,左右摇摆,举棋不定,既担心错过良机一错再错,又担心变革后象前苏联那样发生雪崩,中国处在艰难的抉择中。在这摇摆和不定的过程中,大量的资源被腐败者、权贵资本侵吞着,社会道德被不公正删改着、扭曲着。周瑞金的社会体制改革论其实就是为既得利益者制作的一个不入流的、可笑的借口,以搅混中国政治ti制改革理论这潭水,让腐败者、权贵资本家于浑水中再摸15年。周专家认识到:政治ti制改革对社会体制改革而言更困难,“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笔者想起了那位率直的上海周立波的恶搞:“我们今天的软,是为了明天的硬;我们今天的弯,是为了明天的直”。周瑞金专家果如是乎?


本文内容于 3/20/2010 12:49:30 AM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