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九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等到太刀师团中人走了以后,在原平的晋绥军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和一零三旅旅长于广云开始疏散老百姓,在这里的两位旅长相信吉科赤不会说假话,他们让老百姓撤离,老百姓是不会有问题的。 在这里的两位旅长正忙着疏散老百姓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和欧承以及秦海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等到太刀师团中人走了以后,在原平的晋绥军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和一零三旅旅长于广云开始疏散老百姓,在这里的两位旅长相信吉科赤不会说假话,他们让老百姓撤离,老百姓是不会有问题的。

在这里的两位旅长正忙着疏散老百姓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和欧承以及秦海夺等人全部都回来了。

这下子该回来的人是全部都回来,他们是全部都有事情做,各忙各的。

梁中国是翻开吉科赤送给他的《五轮书》开始孜孜不倦的读了起来,秦海夺是让杜汉星检查自己的手臂上面的伤是否好了没有,欧承则是困极了他就地就睡下去了,管国池则是去城墙的前沿阵地巡视军情,顺便防止小鬼子会不会夜晚来个大偷袭,于广云和姜玉贞两位旅长则是忙着疏散老百姓,大家各自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在此期间,于广云旅长把管国池和阎锡山之间的仇恨全部都说了出来,姜玉贞旅长听了也是大为的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就这样,这一夜晚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四点开始,昨晚的败军之师太刀师团重整旗鼓重新开始对在原平的中国军队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这天,由于太刀师团在昨天晚上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所以,他们今天的进攻是极为不顺畅,不过,在原平的中国军队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他们也是苦苦的支撑下去,双方皆是打的筋疲力尽,铩羽而归。

十月七日,太刀师团师团长南川原重在十月六日的时候向上级增兵,援兵今日到达,日军采取波浪式冲锋战术,攻破了城东北角,形势向太刀师团偏转,失败是在原平的中国军队的概念更多一点,幸好,日军的进攻在今日也到此为止结束了。

到了晚上,晋绥军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本来完成了按照原来上峰布置的在原平坚守七日的期限,他想组织在原平的所有战斗人员撤退,可惜,事与愿违,原平保卫战是再起波澜。

姜玉贞旅长正在筹划此事的时候,忽然,他接到一位电报员给来的一封电报,姜玉贞旅长看了以后是脸色一变,面色极为阴沉,似乎遇到了极为对己方不利的事情。

在姜玉贞旅长的身边有于广云旅长和管国池团长,后二者看见前者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妙了,两人是互相的望了一眼,最后决定是于广云旅长上前去问姜玉贞旅长,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玉贞旅长,道:“于旅长,我接到的这份电报的内容是要我们再在原平苦守三天,以掩护忻口布防。”

于广云道:“姜旅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姜玉贞旅长苦笑道:“于旅长,这种事情我能开玩笑吗?”

这个消息显然是对在原平的中国军队是极为的不利,要知道这几日的原平保卫战是对在原平的中国军队损失极大,晋绥军一九六旅是伤亡过半,晋绥军一零三旅长是损失了二百来号人,六十一军的弟兄们是损失了一百来号人,这三支晋绥军的部队都是有着较大的损失。

管国池的嘴角是泛出了一丝的苦笑,在晋绥军三位大将的下面是站着满满的准备撤退的晋绥军的士兵,管国池知道在这些士兵的心里面他们也是极为渴望想撤退的,他们还不想战死在这里,他们都想活着见到自己的亲人,即使是无亲无故,他们也想活着。

果然,在这些晋绥军的士兵当中,其中有一人主张撤退,说日军援兵不断增兵围城,再不撤退就会来不及了,趁现在还有一线生存的希望,我们还是赶紧撤退吧!

在这里的三位晋绥军大将听见了这种声音是相当的气愤,姜玉贞旅长义正言辞,道:“有我姜玉贞在,就有原平在,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存亡!”

姜玉贞旅长的这番话一说是立即把撤退的言论给驳斥的干干净净,并且压制住了所有想要撤退中人的逃跑的思想念头,在这里的所有晋绥军的士兵是立即不想跑了,在这里的所有抗日志士们看到主将为国为民族存亡不惜一死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的英雄气概,身受感染和鼓舞,决心追随主将姜玉贞,誓死血战到底和原平共存亡!

十月八日。

日军占领崞县和轩岗之后,就迅速增援原平,将原平城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在原平的中国军队的伤亡是越来越大,弹药也越来越少,若非,晋绥军一零三旅长和六十一军中人在平地泉打出大捷的话,那么弹药早就不够用了。

日军从东北角进城后,就陆续占领了东半城。原平城南北一条大街,把城分成城东和城西,姜玉贞就率领官兵们据守西半城。

双方相隔一条大街,各自在据守的一面依商店和房屋的窗户用土袋作掩护,半截枪伸到土袋外面,相互对峙,武器用完了,有的战士们就跑出去在敌人的掩体前去夺枪。到夜晚,敌我双方就互相发起冲锋,争夺阵地。

晋绥军的壮士英雄们和日军在城内展开血战,利用城内建筑展开巷战,一个院一个院地和日军争夺,战斗异常残酷和激烈。就这样,时间一分分地慢慢度过,晋绥军的士兵的人数越来越少,阵地也越来越缩小,到后来固守西南城角的一隅之地的时候,经过十天的苦战,在这里的几千人马,已经大部分为国捐躯英勇牺牲,只剩下不足千人了。

与此同时,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率部到达忻口后,一方面安排部队紧急布防,一方面写信慰问一九六旅,对姜玉贞率领一九六旅的“誓死抗战,没令不离斯土”的悲壮英雄行为深表敬意,并在信中说:“兄我两部有迟滞敌人掩护主力开进之责,望共同协力,如有所需,龄当尽可能帮助贵部。”

同时于十月十一日按照上峰“凌晨两点派有力部队,驱逐原平以南之敌,解姜旅之围”的电令,命令一名团长拟率两个营于三时出发,并由装甲车掩护接应姜旅,但其时正在组建的晋绥军装甲车部队还未到达布防阵地,就只有郝部的王营长率一个加强营乘夜天色发暗的时候,向北到原平支援和接应一九六旅,但该营还未到达原平,拂晓时就在一个叫平地泉的地方和日军遭遇,激烈战斗后退回忻口防御阵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