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副行长被曝年薪616万 10高管超百万

guanghuidaolu 收藏 0 66
导读:近日,继券商的“天价年薪”受到关注后,银行业也陷入“高薪门”:宁波银行一名副行长邱少众薪酬高达616万,该薪酬让万科的董事长王石都相形见绌;除了邱少众的高收入令他“鹤立鸡群”之外,宁波银行里,去年薪酬超过百万元的高管数量就多达10位。 而最新消息称: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近期将推出关于银行业管理人士薪酬和奖金的最新规定,这是继2009年初财政部颁发国有金融机构高管“280万年薪封顶”令以来的又一次行业监管动作。   有百万薪酬的高管达10位   除了邱少众的高收入令他“鹤立鸡群”之外,宁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继券商的“天价年薪”受到关注后,银行业也陷入“高薪门”:宁波银行一名副行长邱少众薪酬高达616万,该薪酬让万科的董事长王石都相形见绌;除了邱少众的高收入令他“鹤立鸡群”之外,宁波银行里,去年薪酬超过百万元的高管数量就多达10位。

而最新消息称: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近期将推出关于银行业管理人士薪酬和奖金的最新规定,这是继2009年初财政部颁发国有金融机构高管“280万年薪封顶”令以来的又一次行业监管动作。



有百万薪酬的高管达10位



除了邱少众的高收入令他“鹤立鸡群”之外,宁波银行里,去年薪酬超过百万元的高管数量就多达10位,其中董事长陆华裕年薪为176万元,副行长俞凤英年薪为167万元。这使宁波银行成为了浙江上市公司中当之无愧的“百万富翁密度最高”的公司。



不过,上述这些高管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除了拿到百万年薪,还同时持有宁波银行的股份,所以薪酬之外,减持手中持有的宁波银行股份,才是他们2009年资产增值的最主要途径:宁波银行年报中同时披露,2009年期间,宁波银行8位高管去年一年间集体减持了大量股票。



董事长陆华裕去年一年之中减持了100万股“宁波银行”,如果按去年8月份出现的一宗25万股成交价11.68元计算,则他去年一年套现金额超过1100万元;同样,副行长俞凤英去年一年减持了90万股“宁波银行”,套现资金也超过1000万元。



查看多位高管的减持数量,也是不约而同的相近,比较集中的个人减持规模在80万—100万股之间。已经离职的副行长陈雪峰,减持数量最高,约130万股。如果将这些减持股票套现资金一起计算,则宁波银行2009年这些高管的收入中,“打工皇帝”邱少众的616万元年薪着实“小巫见大巫”。



业绩增长并未惠及普通员工



那么,宁波银行明显高出浙江其他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体系,其业绩是否也能与之相匹配?查看年报可见,其2009年宁波银行的总资产为1633.52亿元,比年初增加600多亿元,增幅为58.19%;营业收入41.76亿元,同比增加7.72亿元,增幅为22.67%;净利润的同比增幅为9.44%;全面摊薄后对应的每股收益为0.58元,同比提高0.05元,业绩基本保持增长。



在业绩还可以的情况下,高管领取高薪酬应该遵循一个怎样的评价体系?争议也是不断。



事实上,多数相对低调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以及高管们,在自己持有本公司股份的情况下,宁愿选择象征性领取薪酬的为多,像宁波银行这样高管集体领取高薪的现象着实不多见。



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既然有业绩为支撑,那么受益的应该是为这一业绩作出贡献的全部员工;但事实并非如此,高薪酬即使是在“富翁云集”的宁波银行,也并非惠及普通职工。“其实高薪的还是集中在高管,普通的员工收入并不比同行高。”一位宁波银行的员工介绍。

限薪力度范围将加大



最新消息显示: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近期将推出关于银行业管理人士薪酬和奖金的最新规定,这是继2009年初财政部颁发国有金融机构高管“280万年薪封顶”令以来的又一次行业监管动作。



记者了解到,这次虽然没有具体的年薪封顶数字,但是规定却要求银行业高级经理的奖金不得超过其基本工资水平的三倍。消息一旦证实,今后高管的账面总收入相比当前水平将下降30%至50%:从前两年的报酬数字来看,国有四大银行负责人年收入为160万至200万,规定出台后将下降40万元左右。



除了对具体薪酬作出规定外,消息称此次监管部门将首次采用银行风险与高管奖金挂钩的延付模式。银行至少会暂扣40%的奖金以应对未来的风险事件,这笔奖金至少要在三年锁定期满后方能发放给高管。



相关人士认为,这样的规定不仅是对高薪的遏制,也是对银行界精英们的一次“道德”防范,杜绝出现类似华尔街高管将储户的资金不计成本地玩弄高风险金融游戏的现象。规定还补充到:一旦银行发生巨额损失,各银行有权收回已支付的奖金,并停止发放未来的奖金。



对此资深财经评论员马红漫称:“此次新规定的出台,对于股份制银行来说打击较大。”从银行高管薪资构成情况来看,国有银行主要以固定薪酬为主,因此受奖金倍数约束影响较少。与此相对,股份制银行的高管底薪通常为总收入的10%-20%,大多数收入来自与绩效利润挂钩的奖金。



马红漫认为,当前在美国不断出现限薪行动和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国内的“限薪令”实则是一种监管银行业的短期行为,“虽然有可操作性,但根本的问题应该是解决好行业系统的改革,才能让高管们的巨额薪酬来得名副其实。”他建议,“从长期来看,我们国家的金融市场应该更开放,充分发挥市场竞争而不是当前的垄断格局;此外就是建议国有银行的高管人员可以像热议中的高校改革一样‘去行政化’。”这样的银行业发展才会更加健康有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