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上雷人语不算少,什么“扫黄”改“扫色”、“老婆做家务丈夫发工资”、“回老家买房”等等,而最雷人的当数“关闭社会网吧,由政府办公共网吧”。这一提案出自重庆的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老总严琦之手。严琦称,在“两会”前她收到一封沉迷网络游戏的小学生母亲的来信,这封信深深触动了她,而后她亲自到网吧调研,发现有不少小学生上网,而且绝大部分是在打游戏、聊天、浏览不良网站。严琦认为网吧为了牟利忽视了本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政府必须采取强硬措施,强制关闭社会网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严琦建议关闭网吧的提案在坊间立即引发轩然大波,有人认为,不能因噎废食,一关了之;有人认为,不在于谁办网吧,关键是管理问题;也有人认为,严琦太幼稚,提案没深度。为此,严琦创办的陶然居饮食集团网站也被黑掉,大家正在为严琦一句话的事儿惹出是非而担忧。没想到,结果大家都在杞人忧天了。据说人家严总一点都不后悔、不苦恼、不吃亏,这个事件引发的话题变成了一则强势广告,让她的陶然居品牌增值5个亿。网上还没热议完,人家严琦却在偷偷地笑着呢。


最近大家都在批春晚植入广告问题,没想到两会也被植入了广告,并且植入广告的手段极其高明。严琦用一个雷人提案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为自己做了广告,她在两会一句话,就让自己的企业增值5个亿,既提了意见,也赚了钞票。严琦先是向媒体放出风声要提交关于“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政府办公共网吧”的提案。然后,在两会上正式提出,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严琦的名字也随着雷人提案飞向大江南北,她的陶然居产品自然也就名扬四海了。


关闭网吧这样的提案,凡是有点基本常识的人都不会提的,因为就像鼻子臭也不能割掉一样,网游贻害青少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不能都怨在网吧上,还是一个管理问题。关闭了网吧,难道就一切平安无事了,绝对不会。其实,严琦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用雷人提案炒作自己,达到宣传其产品的真实目的。在某种程度上讲,严琦已经卸去了一个政协委员的政治面貌,还原了一张商人的面孔。抱着目的而去的政协委员,完全把两会当成了秀场,如果企业老板带着私心为宣传公司企业而炒作,明星委员纯粹为了宣传个人而去,那两会还有开下去的意义吗?


很多网友都在怀疑严琦的动机,“关闭社会网吧”的提案真的是“有心栽花”吗?而带来的广告效应,又真的是“无心插柳”吗?其实,严琦自己最清楚。当然,群众的眼睛更亮。怪不得有一位政协委员写了首打油诗来讽刺严琦,这首打油诗是这样写的:开会想赚钱,居然还陶然。雷人为利己,未免太厚颜。严琦虽然转赚了5个亿的增值,但她失去的更多,人民对她的信任感丢失了。这种丢失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