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狂风亲历记(zt)

3月13日,大纽约地区大风,傍晚风势渐猛。晚间9时许,怒吼的风声有点森然。几次瞬间断电预示情况有点不妙。忽然电话铃响了,儿子接完电话说是消防队打来的,电话说大纽约地区遭遇大风,我们居住的康州诺沃克一带断电,约有8万人受到影响,虽然正在抢修,估计今夜难以恢复供电。又说因为大树倒伏,许多道路已经封闭。还告以附近高中已经开放,有困难的居民可以去该校暂避。


这个电话顿时增添了紧张气氛。4岁的幼孙忽然变得安静,特别听话。大约他爸爸准备电筒等等应急行动更增加了他的担心,便紧紧依偎着大人,从爷爷身边到客厅另一头的奶奶身边也要牵着走。奶奶说趁着还没有断电,快去洗脸洗屁股吧,孙儿连忙答应,一改平日拖拖拉拉的状况。在卫生间,孙儿对奶奶说,“没有热水就可以到高的学校去打水吧?”他把消防队电话说的“高中”直译成汉语就成了“高的学校”。


通宵风声鹤唳,所幸一夜无事。第二天起来,只见自家前后院子的草地上落了许多树枝,长的约有两米多,更发现斜对门邻居家的高大松树被连根拔起而倒伏。我们驱车去超市购物,一路树木倒卧狼藉,一些路口拉起了禁止通行的黄色塑料带。绕了好些路才到达超市。在超市遇到邻居一家,相互询问之后庆幸彼此尚未因风损失。最让人慰藉的是我们这条路没有断电。


新闻报道说,13日夜,纽约肯尼迪机场瞬间风速每小时120公里,即为12级。我们住地附近多有大树连根拔起,瞬间风速当在每小时88-113公里之间,应为10级。仅长岛就有24万人住区断电,到15日还有6万人住地得不到电力供应。许多学校停课以腾出校舍安置灾民。


今天(15日),阵风仍有7-8级。我冒着小雨到附近走了走,想拍些图片。只见一些路段仍拉着禁行的黄色塑料带,有警车和工程车在忙活,主要是处理倒卧的大树。曲德维尔路近河路段没有拉黄带子,我想到索格达克河畔去看看,担心沿河的大树损失惨重。可是被警察拦住了,他指着正在操作的两辆工程车,不知他说啥,我只好回头。


返回的路上看见一棵大树倒在房屋上,幸而房屋没有垮塌。我刚要举起相机,忽然想到这是私人住屋,树木也在人家院子范围内,擅自拍摄说不定遭到追究,便赶快收好相机走开。路边一位工人正在处理一棵树根被拔起约一半的树,主干已经用电锯分成几段。我走过去以手测其直径,约60公分。我用仅会的一句英语对那位工人说“我不懂英语”,然后举起相机,再指着树的断面,说声“OK”,他就笑了。他放下手中的铁镐,将手臂平放在树的断面,显然他弄懂了我的意思,摆好架势让我拍照。这可比我的期望值高多了。看来,语言不通还是可以交流的。


经历这次大风,忽然产生了一个明知不对的想法:树木多了并不好。如果不是康州森林覆盖率达到65%,怎么会有那么多倒卧的树木阻断交通呢?也不会因为高大树木倒伏而砸坏电缆造成断电呀!再说,如果不是树木成林成片,风声也不至于让人觉得有点恐怖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3/16/2010 8:10:42 PM 被guanghuidaol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