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11.html


难道李小邪真的脑袋掉了?


原来他所站之处,已经成了个深坑,直径一米左右,一米之外已成了一座环形的小山。

只听他喃喃自语:


“想不到老头人长得不咋样,这秘笈到是好东东呀!哈!!”


说完一跃而出,一步三摇的往船上走,活像个爆发户。


云端上站着两个仙风道骨之人!

第四天枢宫:

益算星君皱眉道:

“玉皇大帝命吾等严密看住此子,发现不对立即诛杀,可我怎么看他也只是个凡人呀?”


第五天枢宫:

度厄星君也是莫名其妙!

“听说当日天庭震动就是因为此子出世,但他确实是凡人呀!难道是他们弄错了?”



第二天他来了树林边练习,他可不想被黄沙活埋了。走着走着忽然被树上的一只怪鸟吸引了视线,怪鸟嘴有点长,嘴尖向下勾起,头上还长着个鸟冠,浑身金色看不见一根杂毛。


李小邪见猎心喜,运起吸字块用力一吸,可惜巧劲运的还不熟练,怪鸟只是身子晃了一晃竟没被吸过来。


而且还嘿!嘿!嘿!地像人一样笑了起来。


咦!还会笑这下李小邪可就更不会放过了,迅速从地上拣了块石头,只听嗖的一声,“啊!”怪鸟叫了一声掉了下来,李小邪高兴的抓起,飞快的跑回船。


“老头!老头!快看这是什么东西?”


正在做早饭的老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什么东西呀?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咦!“鹦鹉!不对呀怎么是金色的?你从哪弄来的?”


刚起床的张天昊高兴的跑了过来!

“小邪!你哪弄来的,快给我看看!”


李小邪递过鹦鹉,追问道:


“鹦鹉是什么呀?”


“哦!是一种能学人说话的鸟。”


“啊!怪不得它会笑!可是没见它说话呀?”


老头又转过身继续炒菜边回答:


“不是说它会学吗?并不是天生就会呀!你没教它,当然不会说了。”


“哦!那我以后天天教它说话,一定很好玩,呵!呵!我还要教它唱歌跳舞。嘿!嘿!对了老头你最近怎么不找灵药给我们吃了?”


“臭小子!你以为灵药是到处可以找到的?这二年来断崖这边的灵药都被你们吃光了,我还去哪找?”


原来树林深处有一道弯月形峡谷,把这块边缘地和另一块洪荒大陆分隔开来。


其实他们现在所处之地根本就是一个孤岛,怪不得李小邪从来都没见到过大野兽,小塘岂能养大鱼。


“不会吧!我拷!那等我把〈魔神宝典〉练成之后不七老八十了还闯个鬼江湖!还建个屁武林后宫呀?”


“嘿!嘿!想要那一天是吧?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苦练,没有捷径可走的。”


李小邪这回可急了,不行!说什么也得想个办法快点练成,可不能像老头一样,练了二百年还没练成,那还不如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可是办法不是那么容易想出来的日子还得照样过呀,于是只有暂时放下这个想法。


每天照常练功,看秘笈,学医术,你还别说老头的医书可真不少,加上几屋子的各类武功秘笈,简直是个恐怖的天文数字。


所以李小邪可是个大忙人呀,而且还多了一样就是教鹦鹉说话。


可惜三天过去了这死鹦鹉除了笑却是什么也没学会说,搞得李小邪郁闷之极。


还好随着功力的增长,他已经可以不用睡觉了,于是白天练功,晚上就整晚的啃秘笈,还真佩服他居然五年之后就将所有武功类和医书类书籍看完了,而他的内功也已骇人的速度增长,两种内功都已经练到了第五层。


张天昊由于专练“魔神宝典”加上没有李小邪那么贪玩,已练到第七层,这时他已十五岁了,目光纯正,虎背熊腰浑身散发出狂野的气息。


反观八岁的李小邪,身体纤瘦、粉雕玉琢像个洋娃娃。




这天凌晨张泽昊、李小邪第一次带着鹦鹉去树林练功,以前怕分心,一直不敢带去。


李小邪把鹦鹉放在肩上,在路上对着鹦鹉说道:


“今天带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也让你长点见识,哼!哼!咦!对了你们鸟能不能练功的?忘了你还不会说话,你这只笨鸟我教了你这么多年,你还连一句都没学会,真是气死我了!”


张泽昊好笑地道:

“我看是你不会教吧?还是给我算了,我来教。”


“我才不给你呢!老是想骗走我的鹦鹉,我看是这只鸟太笨了,笨鸟!”


说完后用手指在鹦鹉头上敲了二下。


“啊!笨鸟!笨鸟!”


“咦!哈!哈!·······原来要敲你才学的会呀!来多敲几下,你就学会了。”


梆!梆!······


“啊!笨鸟!笨鸟!”


“怎么老是这一句呀?唉!失败!看来我不是做老师的料呀!不行,得帮你找几付开窍的药,这么笨怎么行!将来还得跟着我打天下呢!”


还好这几年学了不少的医术。


所以配几付药还是小菜一碟,说做就做武功也不练了,二人开始找起药来。


可是这小岛上的上好灵药都让老头采来给自已用了,哪还有什么好药呀。除非去峡谷那边找,可是连老头都还没去过呀,他说那边尽是凶兽,甚至有一次在这边看到对岸有一只妖兽。


所以连他都不敢过去,而且过去之后从哪找起呢?不管了乱找了,就在边缘应该没那么倒霉吧!峡谷宽五百米,这对现在的二人来说很轻松就可以过去了。


于是二人一鸟就立即到了对岸,哪里树木多就往哪里钻。我钻!我钻!我再钻!也不知道钻了多久?


张泽昊和李小邪的衣服,裤子,都被荆棘划破了,脸上也多出了几条血印,抬头一看太阳都到头顶上了。


李小邪抱怨道:


“嘛嘛眯呀!都正午了怪不得饿死了。奇怪呀!走了这么久怎么一样草药都没看到呀,而且动物也没见到一只,呀!太阳怎么朦朦胧胧的?''


难道是瘴气林?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我的妈呀!还好我老人家百毒不侵,要不然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挂了,那不惨了。我还没娶老婆呢?天下还有那么多美媚等着我去安慰呢!我要是挂了她们不是都要守活寡了吗?”


汗!见过脸皮厚的但没见过这么厚的,简直比城墙还厚!


连鹦鹉都翻了翻白眼叫了声:“笨鸟!笨鸟!”


“咦!我都忘了你这家伙怎么没事?难道也是百毒不侵?唔!有可能,老头都说这鸟很奇怪!难道是鹦鹉王?不管那么多先离开这里再说,要不然不毒死也饿死了。”

张泽昊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小邪!我们小心一点!这地方不对劲呀!”


说完继续小心地往前走去,渐渐地瘴气越来越薄直到完全消失。钻出一丛灌木丛,突然眼前一亮!不远处一座山谷上云雾缭绕,地上,山上长满各种奇花异草:九叶灵芝,七彩雪莲,朱仙果,人参果,血菩提,人形参···········!


二人心中狂喜!飞快的跑过去,到了近前吓了一跳。好多都是医书上没有记载的,而且个体特别大。

哇!都是这么变态的灵药,不知道这个山谷有多大呢?二人急忙带着鹦鹉钻入其中,于是便立即被淹没了。


他们边走边乐,真是人间仙境!简直是个宝库呀!天哪!这个宝库就要属于我们了!哈!哈!哈!···········!


<收藏投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