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8节:血战平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8节:血战平壤


左宝贵正在玄武门上督战,见牡丹台失守,知势不可挽,以死当之。他换上御赐朝服,亲燃大炮,连发36颗。双方均拚死一战,“日军三突之,清兵三退之”。激战中,左宝贵身上两处中弹,犹裹伤指挥,后日军榴霰弹连至,炮中当胸而亡。

——平山大侠


然而,其他战场的形势就不容乐观了。

平壤背靠峰峦叠嶂的高山,面向波涛滚滚的大同江,形势十分险要。它既是韩国王室的旧都、也是朝鲜北部临近鸭绿江的最后一个战略重镇。

到8月底,清军集结在这里的就有左宝贵的奉军、丰升阿的盛军、马玉昆的毅军、卫汝贵的淮军4支部队,加上从牙山逃回来的叶志超芦防军部,共有35营16000余人。

入韩前,左宝贵所部驻守在奉天(今沈阳市),朝鲜发生事变,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变化以及日军的动态。他清醒地看到:朝鲜与大清国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两国之间只隔着一道鸭绿江,唇亡则齿寒。因此,当6月间,日军不断增兵之际,他就意识到,中日之间必要一战。所以他派精细之人过江到汉城,将沿途各处江河、山岭、道路、以及地理形势绘制成图,了然于胸。同时整顿军备,加紧攻防训练。

7月底,清廷电令奉军驰援,他早已整装待发,立即率领精锐马步6营3000余人出发。接电不过48小时,他的先锋巳到达鸭绿江。

8月6日,左宝贵进入平壤城,成为4支援军中最先到达的部队。人未解甲、马末卸鞍,他又立即进行战守部署,同时派人化妆成朝鲜百姓,向南深入300余里,侦察敌情。8月20日,得知叶志超所部向北溃败,他又亲率马队,冒着倾盆大雨前去接应。

可是叶志超所部一败牙山成欢驿、二弃公州阵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面对日军惊慌失措、狼狈逃窜。本来牙山相距平壤不过数百华里,叶志超却怕日军截击,竟然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翻山越岭,绕行一千多华里,火炮等重装备沿途遗弃,直到8月21日,才在左宝贵的保护下,进了平壤城。

各军齐聚平壤后,是攻是守,众议纷纭、争论不休。马玉昆力主向南攻击前进,一来挫伤敌军锐气、二来为防守平壤争取更大的空间与更多的时间。左宝贵、卫汝贵等赞同此议,主帅叶志超也同意了。但是叶志超却叫人满城放出风声,称大军不日向南进军,扫荡倭寇。此举不啻向敌军通风报信,立被日谍知悉。果然,清军在南进至中和县境时,遭日军伏击,混乱不堪,只有左宝贵一军处变不乱、危然难撼。

9月9日,得知日军分道向平壤推进,叶志超召集作战会议。这时,叶志超已收到李鸿章的电示:“可守则守,不可则退。”因此他主张退到鸭绿江以北,回到国内。

叶志超的逃跑主张,立即遭到全体将领的一致反对。左宝贵义正词严地说:“平壤城十分坚固,我军完全可以凭险据守、挫敌凶焰。”

马玉昆也说:“我们千里迢迢入朝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打倭寇嘛?!那有还未见敌人,又撤回去的道理?!”

卫汝贵分析说:“我军以逸待劳、弹药粮草充足,只要部署得当,坚守月余不成问题。到时中堂大人大发援军,我们便可出城大反攻,朝鲜战局一鼓可定。”

见众人主战,叶志超也不好拿出李鸿章的电示,只好决定坚守并划分各军防区。叶志超部守西城,卫汝贵部守东城,马玉昆部守南城,左宝贵、丰升阿、江自康部守北城。

左宝贵的防区在城北玄武门一带,这里跨山筑城,是平壤城的制高点,地当要冲,扼护着通往鸭绿江的后路。叶志超千交待、万嘱咐,要左宝贵以性命担保,一定要保护这条逃命通道。

左宝贵领令后,立即视察防区。此前,他已在城外修筑了两道防线,共有5座堡垒,第一道防线有3座堡垒,第二道防线有2座堡垒。其中牡丹台峰顶堡垒紧挨城门,地势高峻,是最重要、最坚固的一座堡垒。

9月11日,左宝贵得知侦骑报告,得知日军前锋已接近大同江,便派所部3营出玄武门80余里,向大同江上游搜索前进。此时,日军朔宁支队也正准备偷渡大同江,包抄平壤东北。两军遂发生遭遇战,混战一场,不分胜负。正当战斗正酣,紧要关头之际,身为朝鲜清军最高指挥官的叶志超,不仅不发兵增援,反而急传“羽箭”, 将左部3营调回平壤,至使敌人安全渡过大同江,抢占了制高点。

9月12日,日军主力第9旅团一部进抵大同江东岸,以牵制清军。

9月13日,从元山出发北上的一个日军混成联队(即元山支队)占领了平壤北面的顺安,切断了清军退往义州的通道,由此完成了对平壤的包围。

9月14日,朔宁支队与元山支队,又抢占了平壤城外北面的几座山头。左宝贵亲率人马出城争夺,终因兵单炮少,未能成功。当天深夜,叶志超见形势不妙,企图弃城逃走。左宝贵得知,怒发冲冠、须眉皆竖,立即派亲兵把叶志超监视起来。

9月15日,4路日军分头行动。日军的作战计划是:先由大岛摆出从城东南突破的架势,以吸引、调动清军,然后出其不意地从北面攻入平壤。因此,东南方向首先打响,马玉昆率部欲血奋战十多个小时,使大岛未能越雷池一步,只得退守永湾桥。

上午8时许,平壤西战场的战斗也开始打响。日军第5师团主力共5400余人,由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指挥,在大同江上游渡江后,到达城西的普通江。盛军、芦榆防军依据堡垒,与之枪炮对射,日军受阻。清军见状,派出骑兵出城反攻,日军占据有利地形,炮、步兵配合射击,清兵纷纷落马。清军又组织第二次骑兵出击,仍然伤亡严重,两次冲击共战死130人,战马273匹。清军见出战不利,便据堡垒固守,日军亦不敢渡江。

西战场的战斗暂时平息下来,但是北战场的枪炮声却越来越激烈起来。平壤北战场是日军进攻平壤的主攻方向,日军在此集结了总兵力的一半,包括2个支队,(即朔宁支队与元山支队)共7800人。按预定计划,2支队于15日拂晓分成东西两路向玄武门外的清军展开了钳形攻势。守卫在平壤城玄武门外的清军,一是左宝贵率领的奉军3个营,守卫玄武门、牡丹台及城外堡垒,计1500人;一是江自康率领的仁字2营4哨,守卫在箕子陵一带,计1400人。攻守双方的兵力相差2·7倍。日军集中2个支队主力,先进攻清军城外的内外3重堡垒。而守卫的奉军兵力不到其五分之一。日军素闻左宝贵挠勇,知宝贵不死,平壤不可得,于是弃江自康而专攻奉军。

清晨5时正,日军支队长下令发射进攻平壤城北的第一炮,清军堡垒寂静不应。日军进至堡垒附近低地时,清军的毛瑟13连发枪突然齐射,飞弹如猛雨骤至。日军支队长正指挥间,忽有一弹飞来,击中前额。因射程太远,弹力已衰,幸免于丧命。日军势将不支时,山炮阵地连放榴霰弹,不断命中清军阵地,清兵死伤众多。日军趁势攻入外重堡垒之东垒,双方展开肉搏,堡垒中50余清兵全部战死。7时半,日军终于占领东垒。

日军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向奉军其余堡垒不断发起进攻。奉军虽顽强抵抗,但是只配备了3门野炮、1门速射炮,在日军的12门山炮轰击下,寡不敌众。上午8时,清军的城外堡垒全部丢失。日军重新部署兵力,分3路进而攻击总垒——牡丹台。

牡丹台虽然配备有野炮、速射炮 和7连发步枪,火力较强,但是日军集中炮兵火力猛轰,摧毁清军速射炮及掩蔽墙,清兵多被杀伤。日军步兵乘势蚁附而上,在日军第3次突击下,牡丹台守军终于不支。8时半,日军攻上牡丹台后,把炮兵移到台上,对玄武门和全城构成了极大地威胁。

左宝贵当时正在玄武门上督战,见牡丹台失守,知局势已不可挽回,决计以身殉国。他换上御赐朝服、穿好黄马褂、戴好顶戴花翎,对身边的将士们激昂慷慨地说:“建功立业,此其时也!”言罢,亲自燃放大炮,连发36弹。

双方均拚死一战,“日军三突之,清兵三退之”。激战中,左宝贵身上多处中弹,犹裹伤指挥。日军遂发射榴霰弹,专们打击清军有生力量,霰弹连至、弹片横飞,一弹片穿喉而过,又一弹片击中胸口,左宝贵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为中朝两国人民共同抗击侵略者而献出自己的生命。

后光绪皇帝作《御制祭文》悼曰:“方当转战无前,大军云集;何意出师未捷,上将星沉。喑鸣之壮气不消,仓猝而雄躯遽殉。”有诗叹曰:“本期痛饮黄龙府,不意难回落日戈。”(王蕲新:《为左忠壮 公书衣冠墓门坊》)

日军虽然攻占了牡丹台和玄武门,但是仍被阻于内城之外,无力继续进攻,当天结束战斗。而在平壤西、南两处的进攻更是连连受挫。此日之战,日兵死189人,伤516人,清兵伤亡人数少于日军。日军所带的弹药、口粮都已用尽,在平壤城外冒雨露宿,处境极为艰难。

作为清军统帅的叶志超,在此关键时刻却没有看到这些有利因素,他只看到玄武门的失守和奉军统帅左宝贵的战死,因而丧失了抵抗信心。当晚,他召集各统领商议放弃平壤,撤军至鸭绿江设防。诸将中只有马玉昆提出反对,叶志超不听,于是下令部队撤离平壤。

当夜8时,清军开始撤退。叶志超传令放弃辎重,轻装持械,趁夜而退。当时,大雨倾盆,清兵冒雨蜂拥出城。日军在黑暗中听到人马奔腾,以为是清军劫寨,于是拦路截杀。清兵混乱中不分敌我,胡乱放枪开炮,误伤累累。经过整整一夜,清军全部退出平壤,在混乱中死伤人数达到2000多,远远超过了在战役中的损失。

16日拂晓,日军进入平壤,发现城内已没有清军一兵一卒,而被清军丢弃的武器、弹药、粮饷和其它物资无数,尽数为日军所得。

当初清政府听信叶志超谎报牙山战功,任命他为入朝诸军统帅,实乃一大失误。叶志超作为一个败军之将,一味消极防守,几次错过了趁敌未稳,主动出击的机会,最后主动撤出平壤,导致清军雨夜之溃。清军装备最精良的北洋陆军由此锐气顿失。

日本历史学者说:“苦于粮食不足、担心清兵加强防御阵地的野津师团长,感到后援的第3师团一到,补给将更加困难,于是决定在后援部队尚未到达时,便以第5师团进行强攻,这种作战是极其冒险的。如果连续激战两天以上,那么弹药和粮食将同时失去补给,只有放弃围攻,实行退却。”

平壤失利的消息传出,清政府震动,下令严办。叶志超被械送京师,由刑部定斩监候。连在平壤战役中立有军功的卫汝贵,也因没有反对叶志超撤兵和在朝鲜纵兵抢掠而被斩决。平壤战役后,清军全部退至鸭绿江边,日军于是完全控制了朝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