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40章:北非沙漠(三)

一刀乐 收藏 0 1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URL] 现在隆美尔任司令的“非洲军”下辖4个师:第7、15、21装甲师和第90装甲步兵师。历史上“非洲军”最初只有第15、21装甲师,如今德国元首为了“北非攻略”,又增加了2个师。第7装甲师不用说了,历史上隆美尔手下著名的“魔鬼师”,在曼陀菲尔的指挥下在东线也闯下赫赫威名,是德国国防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现在隆美尔任司令的“非洲军”下辖4个师:第7、15、21装甲师和第90装甲步兵师。历史上“非洲军”最初只有第15、21装甲师,如今德国元首为了“北非攻略”,又增加了2个师。第7装甲师不用说了,历史上隆美尔手下著名的“魔鬼师”,在曼陀菲尔的指挥下在东线也闯下赫赫威名,是德国国防军战斗力最强的装甲师之一(能与之相比的只有第1、3、11装甲师,当然还有“大德意志师”)。

如今德国元首提前组建了这个第7装甲师,并将该师隶属隆美尔的麾下,师长就是历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装甲兵名将曼陀菲尔(Hasso von Manteuffel)。该师下辖第25坦克团,第6、7装甲步兵团,第78自行火炮团、第42坦克歼击车营等单位。第21装甲师的师长是施特莱切(Johannes Streich),下辖第5坦克团,第47、104装甲步兵团,第155自行火炮团,第39坦克歼击车营等单位。第15装甲师的师长是克鲁韦尔少将,第90装甲步兵师的师长是普里特维茨少将。每个装甲师的坦克团有80辆Ⅳ式中型坦克,装甲步兵团除1个坦克营外,还有48辆“美洲狮”轮式装甲战斗车。自行火炮团有36门“野蜂”式自行火炮。坦克歼击车营有36辆“犀牛”式坦克歼击车(具体性能以下另述)。

直接配合德军“非洲军”作战的意大利军队是第10机械化军,下辖“半人马座”( Centauro)第131装甲师、“阿里艾特”( Ariete)第132装甲师、“利托里奥”( Littorio)第133装甲师。意大利的装甲师也是使用德国武器,但配备程度比德军师要低一些。该军的军长是艾尼拉.贝肯索里中将。留着红胡子的贝肯索里是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他讨厌奢华,和他的部下同吃同喝,平常睡在一个军士的简易帐篷里。

1939年9月1日,德国“非洲军”司令隆美尔指挥部队开始行动了。在他的指挥下,德军第21装甲师的第55机械化侦察营沿着一望无垠的撒哈拉大沙漠向东出发。他们越过锡尔特地区,向着他们第一个目标——利比亚和埃及边境的小镇塞卢姆进发。而隆美尔随后登上了一辆经过改装的汽车前往。按照隆美尔的话说,因为在战斗的时候他要出现在第一线。此外。随同一起的车队还有经过其精心挑选的10名德国和意大利的战地记者。他们将全程跟随隆美尔,将轴心国的胜利拍成照片和影像资料展示在全世界人们的眼中。

德意轴心国军队从利比亚进攻埃及取道的是巴尔博元帅修筑的沿海公路,从托卜鲁克往东沿维亚巴尔比亚到达另一个大城镇——巴尔迪亚。这需要1个小时的快速行驶,公路左边不远的地方就是大海,右侧则是高高的悬崖。过了巴尔迪亚,要爬15公里的坡路,直到与卡普措接界为止,这是一条跨越这片高原的骆驼古道。意大利人曾在这里修建过一座石头要塞卡普措,用以守卫3公里外与埃及接壤的边界。原先修筑这座要塞的目的是为防止反叛的当地士兵逃出利比亚,它一直伸进沙漠,肉眼也能看到。

在边界几百米外,一进入埃及,道路就开始变成一条陡峭曲折的通往塞卢姆的悬崖坡道。深蓝色的地中海衬托出它那布局松散的码头轮廓。海滨公路的左边,眺入眼帘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白沙和海洋,右边是再次突起的悬崖,陡峭而不规则,高达200多米。这条路一直通往开罗。然而过了塞卢姆几公里,另一条道路岔向右边,把悬崖分割成夹发针形弯道——德国人把它们称为S形曲线。这就是被称作“地狱之门”的哈勒法亚隘口,由冯.赫尔弗上校指挥的德军部队于9月3日将其攻占。

只有在塞卢姆和哈勒法亚.坦克才能轻易地爬过悬崖进入沙漠高原,夺取进入利比亚的通道。塞卢姆前线的重要意义就在此。如果这里失守,隆美尔就很容易遭到来自埃及的英军进攻,从而迫使他向更西的方向撤退。

9 月4日,隆美尔乘指挥车取道这条路去看望赫尔弗和他的部下。他的副官赫尔曼.阿尔丁杰中尉当天记下了一幅“非洲军”生活的生动图画:“经过塞卢姆(卡普措)几天的激烈战斗之后,将军今天亲临这一防区巡视并看望他的部下。我们在拂晓时离开他的指挥所,跨过砾石和驼刺灌木丛,走了70公里无道可循的沙漠路。指挥车颠颠簸簸地向前行驶,我们就象站在海洋的波峰浪谷上面,不管我们抓得多紧,仍然在车厢里被颠得东倒西歪。将军和我爬上车子的顶篷——上面有3个天窗出口——从那里可以观察外面的一切情况。裹在尘雾中的运输车到处可见,无论白天黑夜,驾驶员们都得从事他们那艰苦而又危险的职业,因为前线还尚未封锁,敌军的装甲车和骚扰部队经常在周围活动。

士兵们立正敬礼,当将军跟他们讲话时,他们都非常高兴。我们到了维亚巴尔比亚,还得再向东走几公里。道路十分糟糕,路面上的坑洼大得足以吞下半辆汽车。我们到达塞卢姆前线不久,便召开了一连串的会议。随后,将军急于要见那些曾和敌人面对面经过实战的士兵,他必须跟他们谈话,必须直接爬进他们的散兵壕与他们聊天。当这些普通的士兵被允许面对面地和自己的将军谈话,并能向他讲述几天来所经历的浴血奋战时,可以看到他们脸上浮观着一种真正的快乐。地面是一些坚硬的岩石,无法挖掘。掩体只能用岩石垒成,一块粗帆布伸向掩体外,以便在灼热的太阳下可以有一块遮阴的地方。这也就是士兵们为什么都穿得很少的缘故——通常只穿一点短衣裤。小伙子们被晒得跟黑人一般。就这样,我们从一个阵地走到另一个阵地,看望步兵、炮兵、坦克兵和观察兵等等。几天来我们所取得的胜利以及防御上的成功,给全体士兵带来了极大的希望。”

9月4日,就在隆美尔视察这一前沿时,冯.赫尔弗上校刚好给了英军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进攻前,隆美尔曾命令赫尔弗采取一种进攻性的流动作战,把突袭特遣队派往敌军战线的后方。这位上校显示了极大的创造性,他在第一次刮沙漠风暴时向英军发起进攻,偷走了他们的卡车,他挖筑阵地,训练了6000名德意混合部队。他对意大利人有着极高的赞扬:“他们有耐心并充满活力,”他记录道,“我成功地在他们中间培养了一些杰出和勇敢的士兵,他们与敌人战斗到最后一刻,并知道如何大无畏地献出自己的生命。”

和隆美尔预测的差不多,英国军队并没有在边境部署什么部队。在整个宽100公里的前沿阵地上,英国人只部署了一个印度步兵营的兵力。这些刚刚从偏远农村里出来的新兵根本就不是德国陆军的对手。德军侦察营的士兵们驾驶着Ⅱ式轻型侦察坦克,用20毫米火炮乱轰一气,在炮弹的爆炸声中,那些印度农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让德国人感到十分诧异。而当隆美尔他们赶到的时候,战场早就打扫完毕。不过,为了不让那些从罗马、柏林来的记者们空手而归,德国的装甲兵只能有样学样的对着塞卢姆镇外那座已经破败不堪的堡垒猛轰一气,然后坦克和装甲车再次冲锋,装模做样地将一面德国“非洲军”的旗帜插在了堡垒的上方。

德军占领了埃及领土上的第一个城市塞卢姆。然而在沙漠上,就象在战争的海洋里一样,距离是算不了什么的。最重要的是摧毁敌人的重型武器——坦克和大炮。在沙漠上,没有这些武器,任何军队都是无法作战的。

站在地中海岸边一片高高的旷野上,面对埃及,隆美尔俯瞰着即将记录下他的战史的自然风光。在他的左边,一壁陡峭的悬崖背对大海的边缘,事实上,象这样的海岸,所有的道路都可以通向埃及边境;在他的右边,陆地隆起100米高的台阶,直到高于海拔500米的最高点才与大约30公里的内陆相接。这些台阶,或者说陡峭的斜面,将成为重要的战略目标。斜跨过这片上升的平原,是平缓的如肋骨状起伏的波浪形地面,就象沙子的波涛一样,一直伸延到5公里外,高达5米。这些台阶将有助于隆美尔,他可以在这些波浪之间向前推进,把坦克隐藏在它们背后。此外,还有——些溪谷——于涸的峡谷和河床,在那里,战斗车辆只能在不多的几个地方并排通过。

在清晨和黄昏,能见度不受限制,然而白天,热空气闪烁跳跃,发出反光,大大影响了炮手们射击的准确性。在他们周围会出观海市蜃楼般的一大片湖水,然而真正的湖水千百年前就在这块大陆的盆地下面枯竭了,如今只有阿拉伯人为了集存冬天的阵雨而修建的干缩和有毒的蓄水池。从早到晚,太阳炙烤着士兵们的躯体,使之失去水分,变黑脱皮,热风使他们的嘴唇干裂,头发卷曲,眼睛布满血丝。士兵们的整个神经系统都处在痛苦的折磨中,它使这些意志消沉、孤独无援地在非洲作战的人倍加痛苦。

隆美尔的两条腿在那壮实的身躯下叉开站着,脸被非洲的太阳晒起了水泡。隆美尔紧握着“蔡斯”望远镜,随手把帽子递给身后的副官,以便太阳能在他的风镜上闪闪发光,这将成为他的形象中一个十分著名的组成部分。他在塞卢姆的战利品中发现了这副风镜,便把它留下自用了。随后,他返身钻进自己的指挥车——“猛犸”,接着又驶往另一个制高点。

“猛犸”是英国ACV汽车的名字,德军在塞卢姆缴获了3辆这种庞大的运输车。车子的两边印有黑白两色的德国十字符号,标志着物已易其主。几天后,随军记者弗里茨.克在一份军人日报里描述过这辆车:“这个装甲盒大得和一辆公共汽车一样,低压大轮胎又大又圆,就象容克飞机的起落架轮子一样,一颗机枪子弹仍旧嵌在车上,四壁没有窗子,漆着蓝灰色的伪装。仅在驾驶员和助手座位处有挡风玻璃,前面有装甲的遮阳板保护。隆美尔的‘猛犸’成了他在利比亚的士兵们十分熟悉的一件东西。”

这天中午,隆美尔怀着舒畅的心情驱车前往第21装甲师师长施特莱切的指挥所:“哈,我们什么时候在布克布克见面。”他大声嚷嚷。

布克布克是塞卢姆下一个大城镇,施特莱切摸不透隆美尔究竟是当真还是开玩笑,他说他至少需要2天的时间给第21装甲师补充给养。但是他们的全部军需品还远远地堆集在后方的阿尔科费勒尼“大理石拱门”那里,这是墨索里尼1936年在的黎波里和昔兰尼加的边界之间修建的一个巨大的白色胜利拱门。隆美尔简短地命令把全师卡车上的货物立即卸在沙漠上,把空车派回去,每辆车乘载一组后备人员(由各坦克编组抽调),整整一天不间歇地从那些军需品堆集点,收集汽油和弹药。施特莱切忧郁地警告说:“那我的师至少得掉队一天。”

隆美尔坚持说:“这是避免流血征服昔兰尼加的唯一办法!”

接着,跨越昔兰尼加的战斗开始了。

黄昏时分,只习惯在欧洲柏油路上轻松行驶的驾驶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撇开坚固的维亚比尔比亚公路,跋涉在沙粒和砾石之中。由于坦克驾驶员都已去军需品堆集处装运汽油,所以施特莱切部队的坦克里尽是些替手。没多久,几辆设备车几乎连车轴都陷进了沙堆,跟在后面的卡车企图从它们身边绕过,但也同样陷了进去。拖拉机只好在前边摸黑将这些车辆逐个拖出来。几小时内,第21装甲师的全部兵力便分散在这片荒芜的地区,失去了战斗能力。这一情况使他深感不快,于是命令开亮所有的前灯,把卡车串起来,尽量使车辆互相联接在一起.不久,沙漠道路在他们眼前消失了。事实证明,意大利人提供的地图毫无用处。在指南针和星斗的指引下,有些部队设法走到了前面,而其余被绳索串在一起的部队只好滞留在后面,面对沙漠的干渴和饥饿。当第一枚热水瓶式地雷突然被踩响爆炸时,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一辆弹药卡车在一闭火球中爆炸,把周围几公里的沙漠照得通明透亮。到天亮时,施特莱切的大部分队伍再次耗尽汽油,动弹不得了。

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隆美尔的部队艰难地跋涉在沙漠之中,穿行在闪烁跳跃的热浪里。发动机里的汽油由于温度过高而变得稀薄,坦克只好暂停前进,一切无线电通讯联络都已失灵。隆美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副官,马上给我准备轻型飞机,我要去沙漠地巡视!这帮铁甲蜗牛, 到底要多久才能到达那边的海岸,截住逃窜之敌呢?!”隆美尔大声喊叫道。 副官知趣地照办了,尽管他知道乘机在沙漠上空飞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持续不断的混乱日子开始了。隆美尔乘容克52运输机或轻型飞机在沙漠上空来回巡视,企图掌握部下的行动。他两次忙乱地撞进敌阵,误把敌军当作自己的部队。一次,一支奋力挣扎的摩托化部队竟敢停下来休息,于是轻型飞机几乎擦着他们的肩膀掠过,紧接着一张纸片飘到地上,上面写着:“如果你们再不立即行动,我就下来!——隆美尔。”对那些迷了路的人,一经他发观,就指绐他们正确的方向。然而究竟哪一个方向才是正确的呢?在沙漠中央仅有一个唯一的路标——但不见道路和踪迹。

进入沙漠的关键是布克布克这座古老的土耳其式要塞,一座在碎裂的白石堆上升起的沙漠海市蜃楼——在它的中心,十条沙漠小道通向海岸和遥远的内地。隆美尔相信那里的防御很薄弱。飞机侦察发现,布克布克被一支十分强大的敌军占领。隆美尔决定无论如何首先必须集中兵力对付布克布克。

军官们不同意这样做:“我们宁愿把马特鲁港看作我们的目标,切断那里的海岸道路,阻止敌军逃跑,而只在布克布克留下一支伪装的部队。”隆美尔踌躇不决。他给赫尔弗的混成部队下达过两次截然不同的命令:起先是“进攻布克布克”,接着又改变为“向马特鲁港前进”。随后,他派出一架飞机去拦截赫尔弗的部队,一名军官匆匆给赫尔弗送去一份电报:“隆美尔命令你率部进攻布克布克!”

隆美尔把施特莱切和赫尔弗叫来,召开了一次大发雷霆的会议。两位指挥官穿着土黄色的短衣裤,而隆美尔却全身披挂,穿着马靴、马裤和厚实的灰色紧身短上衣。在灼人的酷热中他暴跳如雷,命令他们立即进攻布克布克。施特莱切拒绝接受命令,并指出:由于自己的坦克、运输车机件损坏,发动机温度过高和缺乏汽油,因而至今仍分散在后面100公里之遥的沙漠上。隆美尔咆哮着骂他是个懦夫,施特莱切扯下骑士十字勋章,怒气冲冲地说道:“从来也没有谁敢对我说这种话,把你的话收回去,否则我就把这枚勋章扔在你的脚下。”隆美尔不置可否地作出了让步,可他表面的举动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深夜,布克布克郊外的两名英国军官在公路的哨卡上正在无所事事的闲聊,其中一个军官对另外一个军官说:“坎贝尔,你还有多少时间就可以调回英国本土去或者是调到新加坡?”那个被唤作坎贝尔的士兵懒洋洋的说:“里塞特,回英国肯特郡,我可没这个指望,德国佬已经把地中海的西部给封锁了,我们一颗子弹也别想从那运进来,那里的德国人对于经过那里的任何东西都十分敏感,只要那东西是说英语的他就逃不过被消灭掉的下场。所以我还是希望去新加坡。你呢?”里塞特没有回话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用右手指着公路的南边的方向,说:“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坎贝尔仔细听了听,发觉有什么隆隆的声音从南面传来,他问里塞特:“我们在南面有什么车队吗?我听象是车队行进的声音。”里塞特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叫醒中尉。”说着就向一旁的营房跑去。

英军中尉杰特因被叫醒后,他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来到哨位上,这时在公路的远处出现了几个黑影,他拿起话筒大声喊道,要他们表明自己的身份,那几个大黑影停了下来,从大黑影上下来了几个小的黑影。在夜空中可以听到他们用英语喊道:“是自己人不要误会。”杰特因问他们今天晚上的口令,那边的人恼怒的喊道:“他妈的,我干死那些当官的,今天换了好几个口令,你到底要哪个?”他们边说边向这边开始移动。这时杰特因再次发出警告,要他们停止移动,接受检查。这时那边的人大声喊道:“检查个屁,你们敢再耽误我们的时间,我们可就不认人了。”说着举起手中的枪,一梭子子弹就朝天打去。

枪声惊动了在营房里睡觉的英国士兵,他们纷纷的冲出来,有的人甚至只穿了一条内裤,杰特因大声喊叫着要士兵进入防御阵位。这时坎贝尔对杰特因说:“中尉,他们又在移动了。”杰特因很冒火,他举起望远镜想看看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当他举起望远镜刚刚几秒钟的时候,他突然大声喊道:“开火,开火,他妈的,在我们阵地前面是德国佬。不是自己人!”

当英军的维克斯式I型重机枪刚刚打出一梭子的时候,德国的迫击炮的炮弹就如同乌鸦一般由天而降,落在了英军重机枪工事后面,紧接着炮弹又落到了重机枪阵地前面,杰特因大声喊叫要他们转移阵地,正当机枪手们正准备拖着机枪离开阵地的时候,第三组迫击炮弹准确的砸中了机枪工事,杰特因见状,连忙拿起电话向营里报告:“营部吗?德国佬上来了。我部遭遇到德国人袭击,敌兵力不明。”说着放下电话跳出工事,准备组织部队抵挡,这时从他后面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气浪将他推翻在地,德国人的迫击炮弹落入了他所在的工事,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没发现身上有什么伤口,他连滚带爬的跑到3排的阵地,见到了排长已经阵亡。下面的士兵都处在慌乱之中,他立即接替了3排的指挥,命令士兵向德国人的车队侧面进行射击,自己则扛起了PIAT反坦克火箭发射筒,装上一发高爆弹后对准德国车队的打头的一辆车射了过去。

轰的一声,德国车队打头的一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被击中,燃起了大火,在车上身上着了火的德国士兵纷纷往车下跳,在地面上翻滚着灭火,旁边未着火的同伴也赶忙为这些人灭火。德国指挥军官发现了英军的火力,连忙叫喊着要车队绕开前面挡路的车辆前进,另一面转过火力向3排的阵地射击,压制住他们的射击掩护部队向英军的阵地冲锋。此时在布克布克的一线阵地,到处都有英军在报告他们已经和进攻的德国军队开始交火。

在这天的晚上,驻守在布克布克的英军第11轻骑兵团“阿尔伯特亲王亲卫队”在德国“非洲军”的打击下开始陷入了混乱中,到处都听的见与德军交战的枪炮声,这把在马特鲁港镇守的英军指挥官、第2装甲师的师长塔尔少将给搞糊涂了。从各前沿指挥所来的报告基本上都是自相矛盾的,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搞清楚德军进攻的规模,火力配属,哪里才是德军的主要突破方向,他只好把自己手里的2个团的预备队紧紧的抓在手里,准备在哪处阵地被突破后,投入这2个团配属城内唯一剩下的1个装甲营对突破的德军实施反突击。同时命令各前沿指挥所一定要抵住德军的进攻,坚持到天亮,他们就可以获得英国空军的支援了。然后他发出了求援的电报,英军指挥部的回电是要他们坚持一个晚上,白天英国空军的火力支援就会赶到,同时会派出增援部队支援他们。他放下心来,指挥城内的炮兵根据各指挥所的报告实施炮火增援。幸好他们在修建阵地的时候,就在城外做了大量的炮火支援标示点,只要城外的步兵能够透过夜色隐约看见有黑影在那些标示点上晃,那么就开火。而德军的炮火似乎因为推算不出英军炮兵阵地的方位,所以英军炮兵阵地未遇到德军炮火的压制。而只是在前沿阵地上落下了大量的德国炮弹。

在天亮以后,英军士兵从他们的工事里向外望去,发现他们昨天晚上与他们交火的德国军队已经退走,在战场上留下了一些被击毁的半履带车辆和“闪电”牌卡车仍然在那里冒着浓烟。

英军士兵不敢怠慢,他们随即开始修整被德国炮火打坏的工事,重新布置机枪火力点,,将打坏的大炮给拖走,就在英国人在忙碌的时候,只听见在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随后就可以用望远镜看见德国的机群出现在了天际之处。

英国军官大声吼叫着,要求防空火炮群迅速解算对空射击诸元,以便用他们的防空炮火拦截德国空军即将对他们发起的轰炸。

塔尔少将在接到一线阵地报告说发现德国空军的时候,他赶紧向开罗求救:“我这里出现了大批的德国飞机,他们正在对我们进行轰炸。”

来袭的其实是意大利空军部队,在护航的Bf-109机群中,意大利空军少尉托里切利和他的僚机塔索蒂上士驾机飞在俯冲轰炸机机群上空,塔索蒂仔细察看了布克布克的上空,没有发现一架英国战斗机,他很不满的在无线电联络装置里说:“英国人的反应真他妈的慢,现在还不见一架英国战斗机。”

托里切利在无线电里听见了塔索蒂的牢骚,回应道:“上士,英国的战斗机很快就会来的,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抢占对英国战斗机的高度,尽力将他们拦截在布克布克外面,不让他们能够冲进我们的轰炸机队里,你明白吗?”

托里切利的耳机里很快传来了塔索蒂的回答:“明白,长机。”随后Bf-109护航战斗机群的指挥官发话了:“各飞行员注意,我们现在未发现敌机,我命令护航战斗机群立即爬高,占据对英国战斗机的高度优势,同时我们要派出一些飞机作为巡逻飞机,为我们发出预警信号。”

托里切利和塔索蒂被抽到做警戒飞机,他们离开主队向东飞去。而此时意大利空军的俯冲轰炸机已经开始分散编队,向地面的英军工事发动轰炸了。

在向东南方向飞行了15分钟后,托里切利突然听见僚机在无线电里叫到:“长机,长机,你看我们的东南方向是什么东西?”

托里切利按照塔索蒂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在那个方向出现了一些在飞行的东西,但是由于距离比较远,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他在无线电里说:“塔索蒂,那有可能是英国的空军,但是我们离的太远了,看不清楚是不是英国战斗机,所以我们要靠拢一些进行观察。掩护我。”说着一扭机头,向发现可疑目标的地方飞去。塔索蒂驾驶飞机跟了上去。

在5分钟后,意大利护航战斗机指挥官的耳机里听到了托里切利平静的声音:“报告,我们发现了大批的英国战斗机,由英国的‘飓风’组成,数量为55架,方位为东南210,176,离大队约有30公里,我们即将与他们接触。”

意大利护航战斗机指挥官在询问了其他几个警戒方向的飞机后,均得到“未发现敌机”的回答。他知道来的英国人就是托里切利那里。命令大队立即前去拦截英国战斗机。援救自己的战友。

当意大利护航战斗机群在飞到附近的时候,他们听见了在远处传来的机枪射击的声音,等赶到战场一看,已无法见到托里切利和他的僚机塔索蒂。而英国战机的阵型也被搅乱。而且他们似乎在搜索地面,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意大利护航战斗机指挥官命令部队占据对英国战斗机有利的高度,然后寻找机会利用Bf-109式战斗机的高速俯冲性能的优势对英国战斗机发动攻击。

这时只见2架Bf-109式战斗机从他们下面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压根就没有办法将它和土地的背景色分辨开来,那2架战斗机飞的着实是太低了。

它们悄悄的潜到英国战斗机群的下面,突然爬升,以一种螺旋姿态悄悄接近英国机群后部,而英国战斗机群已经发现了在他们上空的意大利战斗机群,英国机群正在散开准备对付意大利机群,没有人发现死神已经从他们的编队后面过来了。

“哒哒哒”,这2架Bf-109式战斗机的20毫米机炮开火了,2架在英国机群尾部的英国战斗机立即冒起了大火,这2架倒霉的英国飞机是“飓风”战斗机,德国人早就找到了这种飞机的弱点在什么地方了,并告知了意大利空军,所以打起来也十分顺手。

当英国的其他战斗机在发现自己的机群尾部遇袭的时候,到处寻找袭击他们的敌机的时候,这两架意大利飞机已经高速逃走了。

不过英国战斗机也来不及去追赶他们了,因为在自己的头上,意大利其他战机已经扑了下来。他们拼命的寻找在英国战斗机的后上方可以施加攻击的地方,如果一击不中,意大利战斗机立即拉起,然后再寻找机会。

此时在布克布克上空,意大利空军的俯冲轰炸机群开始了猛烈的攻击。刚刚从西西里岛调来的SKG5联队的12架Ju-87“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对布克布克的外围阵地进行了清扫,一枚枚集束炸弹(由SD-2“蝴蝶弹”改进而来)将暴露在野外散兵坑的英军士兵炸的血肉横飞。半个小时的轰炸结束之后,英国人刚刚喘了一口气。天空中又飞来的8架德国飞机缓缓的飞过英军的阵地,所到之处腾起一片巨大的火球。这是原亨舍尔公司制造的Hs-129式攻击机在北非战场上的首次亮相。这次前来的是刚刚部署完毕的德军STG11(攻击机11联队)第8大队的作战机群。使用燃烧弹的Hs-129发挥了极其可怕的威力,该机可以装载850公斤的燃烧弹。对空火力对于这种装甲极其厚实、号称“不锈钢筒”的飞机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缺乏重型高炮的英军面对这种空中怪物几乎是无计可施。

在空军支援的同时,德军的自行炮兵也开始向英军的防御阵地开火了。德军“野蜂”(Hummel)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①在后方按照炮兵观测员报的射击诸元,一点点的对英军阵地实施炮火覆盖。高高腾起的沙雾还没有平息,炮火开始延伸射击的时候,德军第47装甲步兵团的装甲掷弹兵们就喊着“Heia Safari!”(班图语:“冲啊!”)的口号开始冲锋了。

当在战壕里幸存的、被沙子埋住的英联邦士兵从沙子里挣扎出来,把他们的枪支从沙子里拿出来架在战壕上的时候,由8辆“美洲狮”8轮装甲车掩护的步兵群已经冲到来了离他们只有300米的地方。

当德军装甲车发现被他们的炮兵轰击过的英军战壕里竟然还有很多士兵活下来并开始准备反击的时候,德国装甲车开始加速前进,上面的50毫米火炮和并列机枪开始猛烈的向英军战壕开火。

英军也使用他们的“布伦”式轻机枪和“马克沁”机枪开始向德国步兵的阵形进行扫射,试图将他们和德国装甲车分割开来。

随着英军的机枪火力,一些德军士兵中弹倒下,其他的德军士兵连忙向装甲车靠拢,想借助装甲车的装甲掩护自己。

几把MK13.97毫米“博易斯”式反坦克枪被悄悄的架上了战壕,英军就是要德国士兵躲到装甲车后面,以掩饰他们架起反坦克枪的企图,不然早早的被德军士兵发现了还反什么坦克装甲,早就被德国士兵给干掉了。

随着几声沉闷的枪声在激烈的机枪和步枪交火声中响起,德军的一辆装甲车猛地一顿,随即就趴在那里了,装甲车的成员纷纷推开各自的出入口想逃离,但被英军步兵用激烈的机枪火力给永远留在了那里。

剩下的“美洲狮”装甲车知道他们肯定是中了英联邦军队的反坦克武器,但是由于视野狭窄,敌军的火力凶猛,乘员不敢探出头来侦察。而伴随的步兵则躲在装甲车后面,视野也不比他们好到哪去,再加上硝烟的影响,无法发现英国人的反坦克武器到底在什么地方,只好用装甲车上载的火炮和机枪拼命向英军阵地轰击,并开始慢慢的向后倒车,掩护步兵进行撤退。

负责守卫这段阵地的英军步兵营的营长格伦少校一直在后面的掩蔽所用望远镜观察着德军的这次进攻,他在看完后总觉得德军的进攻里面透着奇怪的味道,但究竟在什么地方,他还没有想出来。

这时他的副营长福克斯上尉为他端来了一杯咖啡,对他说:“我们又打退了德国佬的一次进攻。”

格伦少校摇摇头说:“福克斯,你有没有看出德国人的进攻有些古怪吗?”

“古怪?”福克斯上尉摇摇头说:“我看不出德国人的这次进攻有什么古怪的地方,还是他们在一战进攻战壕的那一套战术的翻版。只是加进了飞机轰炸,然后炮火准备,最后步兵在装甲车的掩护下进行进攻!装甲车也是新加进来的东西。”

“那这次他们的坦克们都跑哪去了,你看看战场上有他们的坦克吗?这不是他们进攻的风格啊,据说我们对面的德军他们喜欢利用装甲部队对我们进行翼侧的包围进攻,今天怎么和我们老老实实的打起了战壕攻防战呢?你有没有注意到,德军在进攻时掩护他们步兵的往往都是他们的装甲车,而不见他们的坦克。他们的坦克都作什么去了,总不可能都在维修吧。”

而在此时,英军前沿的指挥系统由于德军的猛烈攻击遭到了不小的混乱。在马特鲁港的英军第2装甲师的师长塔尔少将被德军的攻击打懵了,在不断接到自己的阵地被突破的情报之下,他命令作为预备队的印度第3摩托化旅前去为布克布克解围。


作品相关:

①“野蜂”(Hummel)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二战历史上,德军以Ⅱ式轻型坦克为底盘,制造了“黄蜂”( Wespe)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以阿尔凯特(Alkett)公司发展出的新底盘Geschutzwagen Ⅲ/Ⅳ(结合Ⅲ式J型和Ⅳ式F型坦克底盘的部件),制造了“野蜂”( Hummel)式150毫米自行榴弹炮。现在穿越者德国元首对德军的自行火炮进行了改进,主要是直接利用Ⅳ式中型坦克的底盘,研制了105毫米自行榴弹炮,并命名为“野蜂”式。穿越者的考虑是:以Ⅳ式中型坦克为基准,研制出一批变型车,以利于战场维修保养的通用性和简洁化。而历史上阿尔凯特公司发展出的新底盘Geschutzwagen Ⅲ/Ⅳ,需要两种坦克的部件,由于安装的FH 18 L/30型150毫米榴弹炮体积过大,为了提供足够大的战斗室,底盘少许延长,引擎从以前的位置(车体后部)向中间移。因此,穿越者为简化设计,直接在Ⅳ式中型坦克的底盘上安装FH18M L/28型105毫米榴弹炮,就无须另行设计底盘,如此技术上毫无困难,今后将作为德军自行火炮的主力,逐渐取代以Ⅱ式轻型坦克为底盘的“黄蜂”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后者战斗室过于狭小,携弹量少,而且基座过高,战斗中易被摧毁。穿越者不打算研制150毫米自行榴弹炮,而是另辟蹊径,发展出新式的“自运火炮”。

新的“野蜂”式105毫米自行榴弹炮主要性能如下:车重20吨,乘员5人,发动机265马力,路面最高时速42公里,越野最高时速20公里,路面最大行程215公里,越野最大行程130公里,携带炮弹28发,最大装甲厚度30毫米,榴弹炮水平转角是左右各20度,可以发射高爆弹、穿甲弹等弹种,最大射击距离为8.4公里。战斗室内设置了MG-34式机枪提供乘员的自身防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