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也是祸水:被帅哥害死的春秋名将

向军娜 收藏 0 2672
导读:击败了宋国,吞并了戴国,还附带着歼灭了卫国和宋国的主力部队,郑庄公很高兴。更令他高兴的是他找到了一个成功的模式:联合齐国和鲁国。 庄公决定克隆这个模式,再进行一次讨伐。讨伐谁?许国。这个小屁国家很讨厌,总是跟郑国作对,现在,是灭了它的机会了。 于是,黄金搭档再次形成,郑庄公和两大公子领军的三国联军很容易又携手了。唯一与伐宋不同的是,这一次不用假冒王命,对付这个小国家,就不用冒充中央军了。 ——超男选秀 打仗打得多了,手下大将也就多了,谁当先锋也就要费思量了,这也算是幸福的烦恼。偏偏庄

击败了宋国,吞并了戴国,还附带着歼灭了卫国和宋国的主力部队,郑庄公很高兴。更令他高兴的是他找到了一个成功的模式:联合齐国和鲁国。


庄公决定克隆这个模式,再进行一次讨伐。讨伐谁?许国。这个小屁国家很讨厌,总是跟郑国作对,现在,是灭了它的机会了。


于是,黄金搭档再次形成,郑庄公和两大公子领军的三国联军很容易又携手了。唯一与伐宋不同的是,这一次不用假冒王命,对付这个小国家,就不用冒充中央军了。


——超男选秀


打仗打得多了,手下大将也就多了,谁当先锋也就要费思量了,这也算是幸福的烦恼。偏偏庄公是个讲公道的人,凡事一碗水端平。怎么办?


有困难,找祭足。


正在家里洗脚的祭足被庄公找来了,劈头就问:“我们猛将太多,谁当先锋颇费心思,不让谁当都不好,你有什么好办法?”


“选秀啊。”洗脚的祖师爷只说了三个字。


“好主意。”郑庄公大声叫好。


选秀大会开始,郑国各路大将都来争夺先锋。


具体操作是这样的:


庄公制作了一面大旗,旗杆三丈三尺,大旗旗面长宽均为一丈二尺,上缀金铃二十四个,旗上绣着“奉天讨罪”四个大字。按说,一丈为三米,旗杆不是足足十米长?不然,春秋年代的丈比后来的要短。但是,即使如此,那旗杆也够长。


旗杆插在一乘崭新的战车上,这乘战车是新订做的新款式,号称“鲁庄公八八型战车”,由军工大国鲁国的一家兵工厂制作,应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制造工艺,堪称“车霸”。据说,这种型号的战车整个周朝只有三乘,分别属于鲁国国君、楚国国君和郑国国君。而且,制作此乘战车的师傅已经去世,再也没有人能制作同样的战车。


绝版,绝对的绝版。


“各位爱卿,这乘车霸大家都看到了,这不是我的。那么,是谁的?谁能把车上的大旗拿下来,能够手持大旗步履如常,这车就归谁了,先锋的大印也归谁了。”


北风刮起,大旗次喇喇叮铃铃地响,若不是被箍在车上,肯定被放风筝了。


第一个超男出场了,大将瑕叔盈。只见他跳上车去,将大旗取了下来,手持大旗,前进三步,后退三步,气不长喘,脸不变色,仍然将大旗插回车上。


瑕叔盈面露笑容,这车该归自己了。这么好的车用起来好用,就算将来不打仗了,做个纪念版,也能卖出个好价钱。


得意得太早了,就算庄公给他,别人也不会答应的,要不怎么叫选秀呢?


“这有何难?你那是规定动作,我还有自选动作呢。”又一个超男出场了,谁?考叔,颍考叔。


总有人议论说考叔就靠着当初“黄泉相见”混上去了,是个没屁本事只会孝敬老娘的啃老族,考叔早就想给自己正名。


考叔跃上战车,一只手将大旗提在手中,跳下车来。


“哗。”一片掌声,就凭着两个动作,考叔已经在瑕叔盈之上了。


风儿还在吹,考叔开始自选动作。


考叔将大旗舞了起来,只见大旗在他手中上下翻飞,前后乱舞,舞了一阵,这才放下。再看考叔,脸色微红——那是活动开了;胸膛起伏——那是心情激动。


“好。”一片叫好声。


“好什么好?你那自选动作算什么?我还有难度更高的。”第三个超男出列了。

这个超男是天生的超男,谁?公孙子都,天下第一美男。


公孙子都要来争夺先锋,场上顿时没有人说话了,为什么?因为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他是个心胸狭隘的人,没有人喜欢他。考叔知道,如果把大旗交给子都,那么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抢走战车和先锋大印。怎么办?考叔急中生智,将大旗挥两挥,裹成一条枪,之后将“车霸”的车辕一把抓了过来,起身就跑。车辕是什么?就是车与马之间控制马的一条棍子。为什么要抢车辕?因为车辕象征着这乘车,换句话说,车辕上有车架号,上面刻上了车的型号和编号。


子都一看,大怒,去兵器架上顺手抄了一条长戟,就去追考叔。结果,两个人绕着考场跑了一圈,子都愣没有追上。


“别追了。”庄公下令,当即将“车霸”给了考叔,令他为先锋大将,先行率军会合鲁齐二国军队,进攻许国。


“哼。”子都气得眼都红了。


——暗箭伤人


三国军队在许国城外聚齐,开始攻城。


齐鲁两国仗着国家大,有些轻视郑国,因此攻城并不卖力。相反,考叔第一次出任先锋,立功心切,因此郑军攻城最为卖命。


许国的防守很顽强,三国联军连攻三天,没攻下来。按着计划,第四天三国的主将都要到了。


“横下一条心,一定要破城。”考叔作了最后的动员,那时候还没有录像看,也没有音乐放,战前动员纯靠嘴皮子。


第四天一早,郑军开始攻城。考叔身先士卒,夹着大旗亲自登城。别说,主将这么卖命,手下也跟着卖命,考叔竟然率先登上了城头。


“同志们,冲啊。”考叔没这么喊,不过也基本上喊了类似的一句话。记住,电影上如果我们的英雄喊了这样一句话,基本上他就该牺牲了,考叔没有看过电影,当然也就不懂得这样做的危险。


城下,美男子公孙子都拈弓搭箭,他的箭术不错,已经射死了不少守城的许军。他原本瞄准了一个许国军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考叔的那一声“同志们冲啊”,抬头一看,考叔已经上了城墙,突然之间,他有了一个冲动,无法遏制的冲动。


“你抢了我的车,还要抢我的功劳,我让你抢,抢你妈个头。”想到这里的时候,子都手中的箭已经离弦。


考叔从城墙上倒栽了下来,连同手中的大旗。


考叔牺牲了。


暗箭伤人。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暗箭伤人就是这一次,而这个成语也来自这一次。


瑕叔盈愤怒了,他以为考叔是被敌人捅下来的,他一把抓起地上的大旗,以惊人的速度上了城墙,没有人能阻止他。


郑军的大旗竖在了许国的城墙上,郑军士气大振,许国军队瞬间崩溃。


许国陷落,许国国君逃往卫国。


三国国君随后来到,见已经攻破城池,于是进城相会。


这一次,齐国还是不要许国的土地,鲁国也不好意思再要,于是许国就归了郑国。郑庄公将许国分成两半,小的一半还是许国,由许国君主的弟弟新臣为君主,大的一半给了庄公自己的弟弟公孙获。


——美男子之死


郑国灭了许国,但是,郑庄公一点也不开心,因为考叔死了。


考叔的尸体上有一支箭,从后背一直穿到前胸。毫无疑问,箭是从后面射过去的,其实这很好判断,因为箭是郑国的箭。


这支箭射得如此准确而且如此有力,这一定是一个将军射的,士兵没有这样的功力。甚至,即便是最善射的射手,从城下能够把城上的人射穿,其力道不是惊人,而是太惊人,没有刻骨的仇恨,是做不到的。


考叔有仇人吗?经过调查,考叔没有仇人。



庄公很愤怒,他非常器重考叔,甚至比对祭足还要器重,因为考叔更忠诚更耿直。所以,庄公发誓要捉住害死考叔的奸人,要杀了他为考叔报仇。“老祭,这个人一定要查出来。”庄公把任务布置给了祭足。


祭足是什么人?洗脚的祖师爷。他聪明过人,而且善于分析。


祭足看了考叔的尸体,又带着考叔的几个亲随来到了考叔登城的所在。经过多次的实验,通过那支箭射中考叔的力度和角度,推断出射箭的人当时在什么位置。什么人当时可能在那个位置呢?


“是他。”祭足得出结论,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怀疑是他。


庄公大怒,其实他也猜到了是公孙子都。


“杀。”庄公毫不客气,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何况只是一个堂弟。


但是,祭足阻止了他。


“主公,不可。”祭足讲出了自己的道理。首先,这是死无对质的事情,如果子都打死不认,实际上他肯定打死也不认,那么杀他倒成全了他,有可能让他成为史上最著名的冤死的大将;其次,子都是公族,还有战功,还是美男子,杀他会引起许多不明真相的人的不满,甚至会说他是因为被嫉妒而被杀。


“那怎么办?”


“我有办法。”


庄公下令,每一百个士兵出一头猪,每二十五个士兵出一只狗和一只鸡,招巫师来念咒,诅咒那个放暗箭的人。


按着规矩,大夫死后要三个月才下葬。这三个月,庄公派人轮流守灵,第一棒是世子公子忽,之后依次是这次出征的各个将军。世子都守灵了,谁还敢有怨言?


子都是最后一棒,十五天。十五天里,天天听巫师在那里诅咒自己,心里实在是不好受。不过,子都属于心黑手辣脸皮厚的那种人,也不是太难受。何况,听说子都守灵,很多女人主动前来吊唁考叔,实际上是来看子都,顺便泡泡他。


不管怎么说,子都过得还挺爽。


三个月很快过去,下葬这一天到了,庄公率领群臣来到。看见子都泰然自若的样子,大为失望。


“老祭啊,你的办法不灵啊。”庄公悄悄对祭足说。


“唉,知道他脸皮厚,不知道他脸皮这么厚。我这精神摧残法百试百灵,谁知在他的身上就不灵了。”祭足叹口气,承认失败。


按着“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原理,祭足让士兵们出猪出狗,这样士兵们都在骂那个放暗箭的人,足足一万多人啊。这么多人骂,别人死十次了,子都竟然毫发无损。


祭足又请了巫师,还当着子都的面诅咒他,他还是不死。


这样的人,祭足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葬礼很隆重,庄公亲自宣读悼词,无非是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永垂不朽等等套话。末了宣布:颍考叔为国捐躯,因公死亡,追认烈士。为了纪念他,特决定将车霸的车辕随葬。


那么那乘战车呢?每个人都很关心。战车是不可能随葬的,那太可惜。每个人都想得到那乘战车,而人们知道只有两个人最有资格。一个是公孙子都,因为他是考叔的副手;另一个是瑕叔盈,因为他是攻占许国的头号功臣。


“我宣布,那乘战车移交给瑕叔盈。”郑庄公庄严宣布。


瑕叔盈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太感动了。


“多谢主公,我一定要继承考叔的遗志……”还没等瑕叔盈说出“为建设强盛的郑国奋斗终身”,有人已经跳了出来。


“主公,为什么战车不是我的?”公孙子都大喊起来。


庄公原本就在生气,看见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说一声:“来人,把箭拿上来。”早有侍从递上一支箭来,正是子都射考叔的那一支。


庄公接过箭,狠狠地扔在公孙子都面前,喝道:“因为这支箭是你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子都也愣住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子都的身上,祭足有些担心,如果子都死活不承认呢?


子都低下了头,泪水流了出来。他害怕了?他后悔了?


“主公,从前有了最新型的战车,您第一个都会给我。可是这一次,这么绝版的战车却给了考叔。我公孙子都是天下第一美男,我怎么能没有天下第一豪华的战车呢?我恨他,恨他抢走了我的战车。我,我其实不想杀他,我只是想要一乘最新款的车而已,呜呜呜呜。”子都哭得更厉害了。


突然,子都止住了哭声,猛地抬头,拔剑,抬臂,横剑。


一道血光。


天下第一美男就这样香消玉殒。


天下美男千千万,为什么子都是第一美男?因为他不仅最美,而且最爱美。


“战场上的敌人不能令他畏惧,暗箭伤人不能让他惭愧,巫师的诅咒不能伤害他,可是,得不到最美的战车最终让他绝望。”祭足暗暗叹息,让子都自杀的原因不是他被揭露,而是庄公把战车给了瑕叔盈,这让他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三个月后,公孙子都下葬,全郑国的美女都来了,甚至楚国、晋国、秦国以及朝鲜的美女都来了许多。郑庄公没有来,但是他派人来宣布那乘车霸为子都陪葬。


就因为美男爱美,害得郑国两员大将就这么毫无价值地死了。


所以,美男也是祸水。


——郑庄公死了


每个人都会死。


英雄也会死。


春秋的一号男主角现在就面临这样的问题。


从出台到谢幕,郑庄公的形象几乎是完美的,他基本上算无遗策而且战无不胜。他也很会用人,因此手下都是些能人。


可是,他也要死。


郑庄公四十三年(前701年),他五十六岁。五十六岁就死,是不是太年轻了一些?古人说了:人活七十古来稀。基本上,那时候活到五十六岁也算正常了。


在这里,顺便说一说在此之前中国历史上比较长寿的几个人。彭祖据说活了七百多岁,但是这属于传说,未见于正史。从《史记》中,我们看到几位寿星。


尧为帝七十年得到了舜作为接班人,二十年之后禅让,又八年后崩。这样算了,尧应该活到一百三十岁上下。舜六十一岁正式掌管天下,三十九年后崩,享年一百岁。周文王在位六十年,推算起来,至少活到八十岁。而周穆王五十岁即位,在位五十五年,享年也有一百零五岁。


不管怎样,郑庄公只能活到五十六岁。


在预感到自己要鞠躬尽瘁之前,他找来祭足商量后事。


“老祭,看这样子我是不行了。你看我这十一个儿子中,谁继位最合适?”郑庄公问。


祭足一愣,公子忽不是世子吗?世子继位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现在庄公问这样的问题,什么意思?祭足何许人也,他立即就明白,庄公对公子忽不是太满意。


“当然是公子忽了。”祭足没有犹豫,他知道这样的回答不能让庄公满意,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力挺公子忽,因为公子忽的老妈邓曼是他帮着庄公娶回来的,从感情上来说,他更希望公子忽接班。“主公,公子忽能文能武,人也谨慎,还有比他更合适的吗?”


“老祭,不瞒你说。忽是不错,我也喜欢他。可是,你知道政治家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心黑手狠。可是忽太善了。相反,突虽然不如他哥哥能干,但是处事果断,下手坚决,我看好他。”庄公说道,他看人是很准的,老二公子突能力虽然差点,但是性格更像自己。


“不可,主公难道忘了宋国和鲁国发生的事情?接班人一定要立长子才能服众。”祭足答道,其实他也知道公子突比公子忽更适合接班。


“这样的话,只能让突去姥姥家了,否则一定生乱。唉,只怕这样也避免不了鲁国和宋国的事啊。”庄公考虑再三,接受了祭足的建议,把公子忽托付给他了。


第二天,公子突被赶出郑国,前往宋国,因为他姥爷姓雍,是宋国的豪族。


有人问了,郑国不是和宋国是仇人吗?把自己的儿子送过去不是等于给人家送人质去了?不然,此一时彼一时。郑宋两国这个时候正是友好得不得了,同志加兄弟一般。为什么这么友好?那就先说说宋国九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