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目前战役级别的远程地面火力投送手段主要包括:短程地地弹道导弹、远程火箭炮两个大类,在90年代之后,受到台海局势的刺激,再加上我国在该类型武器上本来就有不错的技术基础,这两类武器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弹道导弹方面,二炮和陆军分别大量列装了DF-15和DF-11,并先后推出了B-611和P-12用于外贸出口,在远程火箭炮方面,陆军大量列装了基于苏联“龙卷风”火箭炮仿制提高而来的05式远火,而在外贸出口方面则有著名的“卫士”系列和新锐的“神鹰SY400”等。



然而近年来,我国在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方面的突破性的进展逐渐停滞了,军队中DF-15和DF-11只是在精度上有改善,外贸上也没看到收获外国的大笔订单,其中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技术上目前已经很接近目前的最高水平,继续突飞猛进的余地不多了;二是战术上没有新的突破,不论是我军还是外国客户,都没有对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提出突破性的战术要求,后一个原因比前一个更为重要,因为战术上没有需求才导致技术上没有突破,如果战术上有需求,技术上不管是强突硬干还是曲线通幽,总会向着战术需求指引的方向前进。



在职场上,许多人都有相同的经验:职场上头几年的努力和提升一般成正比,只要肯努力都能迅速进步,但几年后都会遇到一个瓶颈期,即使花费以前许多倍的力气,也获得不了以前几分之一的提升,这个现象被戏称为晋升之路遇到了“透明的天花板”。目前中国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方面,似乎也正是遇到了类似的“透明的天花板”。



那么,中国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该如何突破这“透明的天花板”,而在战斗力上更上一层楼呢?根本的办法就是提出更先进的战术设计,从而引导该方面技术的发展,突破这“透明的天花板”,使战斗力达到全新的层次。下面就是本文推荐的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方面的一种新战术:将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进行混合编制、共同运动、协同作战、配合攻击。



目前,我军的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分别配属于二炮和陆军军一级指挥单位,前者装备DF-15负责对付500公里之内的目标,后者装备DF-11主要对付300公里之内的目标,远程火箭炮则配属于陆军师一级指挥单位,主要对付100公里之内的目标,客观来说,这种做法确实有不错的实战效果。



不过本文推荐将射程都在200公里左右的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混合编制在新组建的远程打击部队中,两者的数量当然不用1:1配置,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可以较少,远程火箭炮则应较多,之所以提200公里则是因为,昂贵的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射程低于200公里则浪费严重,远程火箭炮射程高于200公里则价格低的相对优势将被稀释且技术难度急剧增加,而且短期内我国最可能发生冲突的台湾海峡的宽度正好不到200公里。



两者混合编制在一个单位后,一旦上级需要对200公里左右的敌方目标进行打击,不再需要去选择和协调由二炮还是陆军那个军种那种导弹来执行任务,而是可以直接下令由新型混合编制部队进行打击,打击反应速度最高,而且在我国作战需求最强烈的200公里距离上,新型混编部队的作战效费比最高。而且两者编组在同一支部队中,火箭炮也可以使用精度更高性能更好的导弹的目标指示和后勤支援,相当于是昂贵的导弹的指挥和后勤资源得到了更高效率的利用。



两者混合编制在一个单位后,将采用同样的底盘车辆,两者在外观上也可以做成完全相同,不管是进入还是撤出发射阵地都共同运动,这样敌方的侦察卫星、飞机和谍报人员都无法判断出混合部队中有多少近程地地弹道导弹,多少远程火箭炮,这样就等于用廉价而数量多的远程火箭炮掩护和防御了昂贵而数量少的近程地地弹道导弹,如果将两者的补弹车、后勤车等都做成统一外观,那么在敌方空中力量占优势的战场上,远比现在单一的DF-15或DF-11组建的部队容易生存下来并保存较多的战斗力。



两者混合编制在一个单位后,在同时进行攻击时,敌方的战术级防空导弹防空系统,无法将少量近程地地弹道导弹从大量远程火箭弹中识别和区分出来,只能要么全面拦截而迅速耗尽昂贵的防空导弹,要么只能撞大运随便选少数几个目标进行拦截,这样在技术上本来就十分难以被拦截的近程地地弹道导弹被拦截的几率就进一步降低了。



这种混合编制共同攻击做法是符合战争规律和需求的,以攻击敌军机场为例,数量多而散步广的火箭弹承担毁坏跑道的任务,数量少而精度高的导弹则对调度指挥中心进行点穴式的打击,又以攻击敌军军营为例,火箭弹承担打击士兵营房的任务,导弹则负责打击军官和士官营房。



需要重点提出的是,为了达成上述效果,必须使近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弹的弹道轨迹十分接近,举例来说,只能让都是倾斜发射的B-611导弹和“卫士”火箭炮混编配合作战,或者让都是垂直发射的P-12导弹和神鹰SY400火箭弹混编配合作战,而决不能随便交叉组合,那样只会白白暴露。另外即使导弹和火箭弹飞行轨迹大致一致了,还要让导弹的轨迹处在分布较散的火箭弹轨迹的中间区域,就是在火箭弹群中,导弹既不是轨迹最高也不是最低的那个,既不是最先飞抵也不是最后飞抵的那个,如果要进行中段变轨也不要有太激烈和明显的飞行轨迹变化,而是尽量较缓慢的调整飞行轨迹,始终保持在火箭弹群的掩护之中。



最后,以发展的眼光来看,这种以高档弹药和低档弹药组成弹药群,在技术上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潜力。在冷战时期,就有人为反舰导弹群设计了一种特殊的战术,即一群反舰导弹射向敌方舰队时,为了避开敌方的拦截,只有一枚在高空飞行负责侦查敌方舰队的目标方位,其他的全在低空跟随飞行。混合编组的导弹和火箭弹弹药群可以参考这种思路,在导弹和火箭弹之间用数据链建立关联,利用导弹精度较高的特点,火箭弹可以以导弹为目标,只要火箭弹尽量向着导弹靠近,就可以获得更准确的修正,这种指导方式不像惯性制导会随距离增大而变差,也不像GPS制导受外界封锁和干扰,只要那枚导弹是准确的,火箭弹就可以获得有效的修正而缩小散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飞行轨迹的末段,当火箭弹向导弹靠拢时,需要有一个最小靠近距离不能突破,否则可能导致敌方的一枚防空导弹能杀伤我方多枚导弹或火箭弹。



所以,本文建议我军设计制造在射程和飞行轨迹上都能配合的两种短程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火箭炮,来组成混编部队,两者共用指挥系统和后勤系统,该部队中所有车辆的运载底盘和外观也完全一样,执行攻击任务时则共同攻击,导弹和火箭弹各有分工又互相支援,届时我军200公里距离上的地对地打击能力恐怕能在全球独领风骚,而且按照这个理念,现有的B-611、P-12导弹和“卫士”、“神鹰SY400”火箭炮,在经过一定的改造之后,就可以混编成这种新概念火力投送组合,相信这种新概念高技术产品也能使我国在此类军火贸易中建立雄视天下的领先优势,让我国这方面的军工企业从模仿者、追赶者的角色,一跃而转变为规则的制定者和行业潮流的指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