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很多玩家都已经逐渐淡忘了6年前那个在盛大公司门口自焚的年轻人;而两年前摩力游公司被愤怒的玩家打砸的痕迹也已清理。不过,即使今年那个在网易公司门口静坐的玩家还总是让媒体提起,但这一切根本并不会改变多少已经既定的事实。

现实仍然是所有的不公平游戏协议在玩家的一次次维权中变得更不公平;玩家的所谓虚拟财产仍然该被盗的盗,该想封的封……那些静坐、打砸自焚的年轻人,被媒体一遍又一遍贴上“网瘾”等精神疾病的标签。

“这是对他们的‘妖魔化’吧?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说,算是毁谤吗?”她‘咯咯’乐,做为千万玩家中的一员,这个游戏ID叫做“凌风”的女生早已经习惯被外界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了。乐完,凌风的眼光就立马黯淡下来,“其实谁都知道这样做是不理智的。但如果不这样,我们还能怎么做?”

有法可依无处说理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玩家维权是有很多路可以走的。就像大部分舆论站在道德至高点指责那些打砸的年轻人的话语那样。出了问题要理智,可以去向公司客服投诉,可以向维权机构投诉或者可以寻求法律的保护。现实是怎么样的呢?

315玩家聚焦:我们想要维个权有多难?

投诉

客服?没有任何一款游戏的客服能让大多数玩家赞不绝口。公式化的回答,踢皮球似的建议,已经是共识。投诉客服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维权机构?或许会接受玩家的投诉,然后去协商厂商。只不过,作为没有任何处置权利的维权机构,面对玩家的投诉大多只能是爱莫能助。只不过是代替玩家打了次客服。

寻求法律保护

并非任何事物都要等待相关法律明确才可能有据可循。但现实是,即使律师告诉玩家从某某法律上某某法律上定义,游戏厂商的做法是侵犯了你的权利,大部分玩家依然无处说理。法院的门并非说开就开的,提起司法诉讼是需要证据的。在目前举证责任没到倒置的情况下,一名普通玩家又何来相关技术用以举证?

这才是现实的现实,玩家要维护下自己的权利其实又何止上文中所提到两点困难。单单是游戏厂商所制定的游戏协议,就足以让冲突发生的时候利益受损的玩家无理可依。即便是玩家能取证,司法程序认可了当初的游戏协议无效,所有的流程来走下来,时间就是个最大的问题。

“我想应该大多玩家还是跟我一样吧。”凌风显然对于这种无法维权的现状已经漠然了,“毕竟只是游戏,谁会搭上全部精力去投诉去走司法程序?”

315玩家聚焦:我们想要维个权有多难?

在去年的投诉分析中,封号问题占了22.50%

凌风的故事

“我玩过很多游戏,每个游戏的ID都叫凌风。”凌风平静地说到,“如果从法律上来说,这些曾经的账号都是我的虚拟财产的话,我也能有不少钱吧。”

不过,除了凌风目前常玩这款的游戏ID之外,其它的ID全已经不知所踪。除去时间久远遗忘了的外,大部分不是被盗号的偷了,就是因为无法言说的原因被游戏公司封停使用了。所谓无法言说,并非不可告人,而是作为账号的主人凌风其实自己也不明白账号为什么会封?

“也不能说不明白吧。只是客服的解释让我迷茫。”凌风坦言如果账号被封无非就是使用了外挂或者账号上什么东西是别的玩家丢失的。

“对不起,小姐,我们怀疑您的账号在游戏过程中使用了非法的第三方软件。我们的监控数据是属于我公司的商业机密,如果你有公安机构网络监管处的证明我们才能向您出具相关数据。”凌风突然一本正经地模仿起客服的说话来,很多国产游戏都是外挂漫天飞,相关技术的欠缺,正常玩家被误封号再平常不过。

“真当玩家都法盲啊,你听过公安机关给个人开协查证明的么?”说到这里凌风十分愤然,事实上,如今的凌风对于封号的解决方法除了重新建ID之外,要么就是选择一款新的游戏,她已经不会再浪费自己的电话费去打客服了。

“其实在以前被盗号的时候曾去公安局跟网监部门有过交道。”凌风说到,以前有个特舍不得的游戏账号失窃后被修改了个人信息,打给游戏客服后得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报案。

当凌风辗转来到公安局后,工作人员告诉她网络失窃归有个相关的网络监管的部门管。好容易等到了所谓的相关部门上班,却被告之如果盗窃IP不在本地的话,她则需要去IP所在地报案。

“你会为了几百块的东西不远千里追寻么?”凌风反问到,“玩家跟游戏厂商的关系,如果找个合适比喻,就类似储户跟银行的关系。”

如果账户被冻结或者失窃,像凌风这里在账户上仅有一点为数不多的存款的人,很多时候也会选择算了。但如果被冻结的是大额巨款,又或者不多却是毕生心血的话,很多事情就难说了。

315玩家聚焦:我们想要维个权有多难?

我们的梦想很小

玩家:我只有一个梦想

玩游戏的人的梦想是什么?拥有无上的虚拟装备傲视虚拟江湖?还是玩通了所有别人没玩通的副本?其实都不是。

“网游跟单机和竞技类游戏不一样,网游的魅力在于人。”凌风说到,“我们其实没那么多的要求。”

“我丢过不少账号,装备。账号能找回来就好,找不回来也罢;装备丢了重新在玩呗。毕竟朋友们还在。”凌风坦言很多玩家在处理虚拟财产丢失的方式跟她一样,所以很多人在进入游戏的时候对于不平等的游戏协议只是同意。

“我们并非没有看过协议,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们是为了游戏不得不同意。不过,其实我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去跟厂商斤斤计较。”而也正如凌风所说的那样,大多数玩家跟她一样,在虚拟财产消失的时候,会选择重新开始。

“我们总是觉得可能丢号了真是自己不小心,封号了也可能真是因为自己疏忽。虽然服务器不好,总是掉线,但我们大家很开心,掉了就在语音工具里互相打岔。”凌风继续说到曾经在一款国内厂商代理的游戏里的经历,后来才发现,其实厂商做很多事情的时候真的是不需要道理的。

“就像古代文字狱,总能牵连到你。”

“我们其实就只有一个梦想,能有那么一款游戏让我跟我的朋友们一直玩下去。”凌风最后说到,“这难道就这么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