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至1949 谁主沉浮 第四卷 军校生涯 第74章 日本女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杨茂堂连忙说道:“志杰,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说‘厂里的农民’并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只是为了说得更明白一些。”

卢鸿向石志杰摆了摆手,他不想为此再争论下去。上个月,中共在上海已经召开了“二大”,不仅首次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章程》,而且首次明确提出彻底“反帝反封建”纲领,以及最高纲领为“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并且通过了一系列文件。其中,《关于“工会运动与共产党”的决议案》让卢鸿意识到,今后的重点工作将是工会运动。既然中央已有决定,他当然要无条件执行,而不是在这种场合进行无谓的争论。

[注:1922年7月16日~23日,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今成都北路7弄30号)召开。会议通过了建党后的第一个党章,对党员条件、党的各级组织和党的纪律做出具体规定,并且指出:共产党不是“知识者所组织的马克思学会”,也不是“少数共产主义者离开群众之空想的革命团体”,“应当是无产阶级中最有革命精神的广大群众组织起来为无产阶级利益而奋斗的政党,为无产阶级做革命运动之急先锋”。]

卢鸿转而问道:“家业,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父亲想让我继续读书,下个月就要开学了。”郑家业说道。

“对,你父亲是对的。”

就在这时,郑玉玲放学回来了。郑家业不知道三姐曾暗恋过卢鸿,更不知道他俩在昨天已经见过面了。至于金浩中,曾在共青团和进步青年的集会上做过保卫工作,与郑玉玲虽然没有交谈过,但彼此并不陌生。因此,郑家业看到她和他们客套中带有些亲近地打着招呼,心中就自然生出好奇。

还不待人们重新落座,宋维克和郑玉娇也来了。虽然宋维克在三年前便走进这个家门,但并没有见过杨茂堂和石志杰,不过生意场上练就的精明令他应付自如,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当杨茂堂知道他是宋元昌的公子时,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现在住的地方正是宋元昌给翠萍购置的宅院。

“大家去餐厅吧,准备开饭了。”二夫人笑吟吟地唤着人们。

“吃饭也不叫上我?”话音未落,欧阳文生走了进来。

“你去杭州游玩怎么没想到叫上我们?该吃饭了倒赶得及时。”郑玉玲不满地说道。

“不但我赶得及时,顺便还带来个朋友。”欧阳文生笑着向身后招了招手,随后一个女孩怯生生地出现在房门口。

宋维克皱了皱眉,随即热情地说道:“原来是惠子小姐呀,请进请进。”

中田惠子朝宋维克和郑玉娇鞠躬道:“こんにちは(您好)。”然后向其他人鞠躬并用生硬汉语说道,“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原来,惠子的父亲在上海开办纱厂,与同行业的宋维克经常有来往。此次,惠子利用暑假和同学欧阳文生一起来到中国,便认识了宋维克和郑玉娇。在郑家业回到上海后,郑玉玲曾给欧阳文生打过电话,可是他陪同惠子一家去杭州游玩了,今天才回来。本来欧阳家准备了家宴,不过欧阳文生得知郑玉玲留下的口信后,便领着惠子匆匆赶来了。

大家已经意识到惠子是个日本女孩。郑家业则走上前搂住欧阳文生的脖子,促狭道:“文生,到日本留学的收获不小呀。”

欧阳文生的脸一红,辩解道:“我们是同学,我仅是做向导而已。”

“我也要……”郑家业微笑着看向惠子,“去日本留学。”

惠子虽然能够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并不理解其间隐含的含义,客气地回道:“欢迎。”

客厅内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惠子不明所以地看着大家,小脸瞬间涨红起来。

“饭菜已经能够准备好了,都去餐厅吧。”二夫人再次招呼道。

人们陆续向餐厅走去,金浩中凑到宋维克身旁低声埋怨道:“她怎么来了?”

“我也是刚刚知道。”宋维克若无其事地低声回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