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这几个老外,其实有一段时间了,偶尔的机遇,为了排遣夏季无聊漫长的夜晚,我和朋友经常到一个街心的小公园旁的小饭店喝酒聊天,也正是在这儿,才逐渐认识这几个外教,其实和他们在一起也很开心。


经常在一起喝酒的有汤姆,澳大利亚人,一个标准的大胖子,汉语不咋样,但是很幽默,说话经常靠比划才能够让人明白,喜欢吸烟;托蒂,也是澳大利亚人,高大个子,比较文明,汉语也很差,说话的时候必须夹杂着英语的单词;埃瑞克,喀麦隆,黑人,由于在中国的时间比较长,汉语水平还算不错,经常在他们中间扮演翻译,由于接触我们的文化时间长了,为人处世也显得彬彬有礼,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


有一次,天气比较炎热,又凑到了一起,由于比较熟悉,就坐在一个桌上开始了聊天。不过,埃瑞克没有来,但是,汤姆和托蒂约来了另一位外教----安琪儿,一个漂亮的肯尼亚黑人,比较漂亮,就是有些丰腴,由于在外国语学院学习过几年,汉语非常流利,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我们沟通的翻译。


汤姆喜欢抽中南海牌的香烟,当然,最嗜好的还是啤酒,今天穿一件德国球队的球衣,宽宽松松,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问起他为什么穿德国的球衣?夸夸其谈起来,他喜欢德国队,尤其世界杯的时候,每次都跑过去看,甚至为了这个,还在德国工作了一段时间。见到路过的中国人,经常打招呼,用着不流畅的汉语问候“你好!”并且不时的做出鬼脸来逗过往的儿童。


托蒂闲暇的时候经常喜欢拿着一包饼干,由于吃不惯我们的饭菜,就只能以这个充饥了,但是也是热衷于啤酒的,看来,没有汤姆的酒量大,但是绝对不喝我们的白酒,有一次我们邀请他和白酒,他摇着头:“No!No!No!闷~~倒~~驴~~!厉~害~!厉~害~!”哈哈!后来汤姆用不流畅的汉语告诉我们,原来托蒂在北京喝白酒,喝得兴起,干了一大杯,结果一连醉了两天,从此后再也不敢碰白酒了。


安琪儿,由于第一次坐在一起,比较生疏,这个黑珍珠,感觉有些腼腆,在我们中间经常翻译着,汉语非常流利,一会儿,我们聊起了她的家乡,她是肯尼亚人,来中国学习很长时间了,一直在外国语学院学习中文,做外教也两三年时间了,说起家乡,看得出来,她也非常怀念故土,告诉我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去了,想念自己的妈妈,还说自己的国家非常好,比在这儿方便多了,以后要回去工作,看来都留恋自己的家园啊!当我问起埃瑞克怎么没有来的时候,这个黑美人告诉我,这段时间他的工作实在太繁忙,过不来,一会儿笑着告诉我,埃瑞克是喀麦隆的,有一天埃瑞克竟然告诉她,短跑名将、百米飞人博尔特是他们国家的人,我也哈哈笑着说,怎么会呢?她说埃瑞克一直坚持说是,看来谁都愿意有个名人的老乡。


啤酒一直下着,转眼汤姆已经醉眼朦胧了,安琪儿也喝了很多,他们喝酒和我们不同的,我们要的那些小菜和烤串,他们是不动一箸的,一会儿,他们两个用英语交流着,告诉我们,他们要去吃饭,但是很晚了,安琪儿就拿出电话给洋快餐店要送外卖,直接送到汤姆的公寓,然后站起来礼貌的再见,一起走了。


本来不善饮酒的托蒂,今天竟然已是醉醺醺的,端着啤酒杯和我们痛饮,一边说着:“安琪儿!大屁股!汤姆!坏蛋!”我们哈哈大笑,敢情两个人去吃饭好像有什么猫腻,竟然让非常有礼貌的托蒂也醋意大发了。


托蒂舌头都快伸不直了,还在说着自己的安排,暑假了,他要坐飞机去杭州游玩,他已经利用假期去过几个地方了,我们问他,就你这样的汉语水平,怎么出门啊?他告诉我们,杭州有朋友接待着,然后做很幸福的样子。


不一会儿,托蒂感觉支持不住了,摇摇晃晃的再见,走了。


等我们吃完饭,走到路边开车的时候,看到不善言语的托蒂竟然站在大路边,学着汤姆的样子,和过往的行人,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招呼“你~好~!”


哈哈!这几个快乐的外教啊!



点击率超1万,奖励100工分,感谢你对环球风云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3-18 14:29:29 被st9552222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