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四卷:至死不投降 第四十三章:与鬼子死拚

金蝉 收藏 14 12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结巴连长仅喊一个字:“冲!” 三连的官兵一跃而起,迎着敌人的枪弹冲向敌阵。 结巴连长喊冲了,不管是干什么的,打枪的,打炮的,甚至是做饭的,只要是三连的官兵,都从土坎下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就向小村子里的鬼子冲击而去。 有战友倒下了,倒在鬼子的枪弹里;有战友在边冲边射击,绝没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结巴连长仅喊一个字:“冲!”

三连的官兵一跃而起,迎着敌人的枪弹冲向敌阵。

结巴连长喊冲了,不管是干什么的,打枪的,打炮的,甚至是做饭的,只要是三连的官兵,都从土坎下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就向小村子里的鬼子冲击而去。

有战友倒下了,倒在鬼子的枪弹里;有战友在边冲边射击,绝没有一个做孬种的,后退的,对面也不时有鬼子兵仰面倒下去。

结巴连长带领三连,在鬼子机枪哑巴的瞬间,抓住时机发起了冲锋,终于冲上了敌阵。小鬼子终究是训练有素,鬼子全从掩体的后面站起身来,迎面射击越来越近三连官兵,。

鬼子的一挺机枪又响了起来,鬼子的机枪射手站起来端着机枪扫射,机枪刚响了两声,就被冲到近前的结巴连长甩手一枪,鬼子的机枪就再次哑巴了,鬼子的机枪射手挣扎着向前跌到了。

三连官兵在结巴连长的带领下,转眼就冲到了鬼子阵前,小鬼子并不示弱,他们也端着刺刀迎了山来,单兵相接,兵合一处,腥风血雨,血肉横飞地互相拼杀起来。

结巴连长两枪打到了两个鬼子后,一个鬼子端着刺刀迎面向结巴连长刺来,结巴连长闪身,躲过鬼子的刺锋,顺身用胳膊一夹,正夹住这个鬼子的大枪,抬腿一脚就将这个鬼子踹翻在地,夺下了鬼子的枪,结巴连长抬手又是一枪,想结果了这个鬼子的性命,枪机撞空,德国造大镜面的匣子枪里已经全被打光了子弹,结巴连长把匣子枪插在腰间,用夺过来的三八大枪,一枪把子将即将爬起来的鬼子兵再次砸倒,调转枪头用刺刀在鬼子的后背上刺了一刀。小鬼子腿一伸,就死了。

结巴连长刚刺翻了小鬼子,还没拔下刺刀,身后一个鬼子军官对着他的后背横劈一刀,结巴连长脑后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不用回头,也不用看,也许他是听到了风声,也许他就是一种直觉。只见结巴连长躬身一蹲,就一下趴在了地上,躲过了鬼子军官这致命地斩腰的一刀。

鬼子的军官也不是吃素的,腰斩的一刀没劈着,回手竖着一刀又劈了过来,结巴连长趴地的同时,就地打了几个反滚,拉开了与鬼子军官的距离,脱离了鬼子军官军刀的致命威胁,就地捡起另一支鬼子遗弃的三八大枪,一下子又站了起来。

结巴连长挺着刺刀,鬼子军官擎着军刀,两个人转着圈圈,各自寻找着对方的破绽,时机发起冲击。忽然,结巴连长挺枪一个箭步刺上去,鬼子军官举刀接住,两个人来来回回,你来我往又战在了一起。

石头在结巴连长一个字的喊冲声中,也是奋力地往前冲,他手里的唯一武器也是一把和结巴连长一样的大镜面匣子枪,石头边射击边冲。石头冲到村口迎面被一个鬼子堵住,这是石头第一次与鬼子,与日本人面对面,这个小鬼子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眼睛贼亮,尤其是那小鼻子,又小又扁平。小鼻子鬼子头上还流着很多的血,不知是挨了枪子,也不知道是被炮弹飞起来的石头所致。石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小鬼子的摸样,石头对小鬼子的摸样很稀奇,尤其是那小鼻子,滑稽而搞笑。石头长吁一口气:原来小鬼子是这个样子啊,并不青面獠牙啊。

小鼻子鬼子一脸杀气,挺枪举刀就向石头的胸口刺来。

小鼻子鬼子挺枪之标准,出刀之迅速,简直就是有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石头急忙闪身后撤,可还是有些晚了点,石头胸前的衣服被刺刀挑了一个大口子,几乎都快挑到了筋肉。石头看了自己的胸,自己都吓了一跳。

石头吃惊小鼻子鬼子的训练有素。

小鼻子鬼子与石头第一次交手,显然得了便宜;再一个,石头手里有枪,而没有用枪击毙小鼻子鬼子,就又给了小鼻子鬼子一个错误的信息:原来石头的手里的手枪根本就没有子弹,小鼻子鬼子就胆大起来,跃跃欲刺。

短兵相接,枪里如果没有子弹,压子弹换弹夹是根本来不及的。再说敌手再傻也不会给你换弹夹压子弹的时间。小鼻子鬼子胆大起来,小鼻子鬼子欺石头手里没有别的武器,只有一支手枪,还是没有子弹的,小鼻子鬼子更加有恃无恐,再次挺枪向石头刺来。

石头有了与小鼻子鬼子交手的教训,这回石头不等小鼻子鬼子靠近,对着小鼻子鬼子的胸口就是一枪,小鼻子中弹,样子有些吃惊,十分不情愿地跪倒在地,又慢慢地向前扑倒了下去。

石头打死了小鼻子鬼子,这才得闲向别处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石头吃惊,石头刚松弛下来的心,再次提了起来。石头看到了一个长络腮胡子的鬼子正凶狠地将一把刺刀扎在一位战友的胸上,那位战友的枪丢了,身子软了,那长络腮胡子的鬼子又一脚揣在哪战友的肚子上,一下拽出了带血的刺刀,那位络腮胡子鬼子的身前身后已经躺倒了三位战友的尸体。

石头看到了络腮胡子鬼子,络腮胡子鬼子也看到了石头,络腮胡子鬼子提着带血的刺刀,踏过战友的尸体,瞪着一对如灯的狼眼一步一步向石头逼来,石头对络腮胡子那对如灯的狼眼打了一枪,络腮胡子的鬼子避都不避,“吧嗒”一声空响,手枪里没了子弹。

石头向四下看了一下,人人都在捉对厮杀,谁也指望不上谁,谁也帮不上谁的忙,生死就在自己的手里拽着,已经完全没有退路了。杀得了鬼子,活下了自己,杀不过鬼子,自己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石头心一横,把已经没了子弹的手枪慢慢地装进枪套里,随手拾起死鬼子小鼻子的三八大枪,稳稳地挺直了,站好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