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打海军:许世友创造的我军“第一”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我国北方大陆业已解放,但长山列岛(俗称长山岛)仍被国民党一股残余部队所盘踞。位于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之间、处于黄海与渤海交汇处的长山列岛,既是出入渤海的唯一海上通道,也是拱卫京津的门户,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国民党残部依仗海洋天险、海防要冲,在岛上构筑起严密的防御工事,封锁我海上运输线,对从港澳经海上来北平参加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的民主人士造成威胁。为此,毛泽东中央军委下令人民解放军渡海作战,解放长山列岛。这次渡海作战比后来广为人知的海南和金门的渡海作战都要早,是人民解放军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渡海作战。担任这次作战总指挥的,就是赫赫有名的许世友,他成功创造了陆军打海军、木船打军舰的经典战例。

1947年10月,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山东,占领了长山列岛,随后移交海军防守。驻在岛上的兵力有:国民党海军巡防处,陆战第二团,警卫第六营各一部,以及地主还乡团武装等共计1500余人,并配有“美宏”、“中权”、“太照”、“太和”4艘军舰和10多艘炮艇。国民党守军以长山为主阵地,其它小岛为卫星阵地,以主力舰艇集中于列岛中央海面机动作战,妄图凭借海上天堑长期据守。作为其在北方海上的反攻基地,用以封锁渤海湾,切断山东和华北、东北的海上联系,并不时派遣武装特务骚扰沿海港口。他们狂妄叫嚣:“南有台湾,北有长山,国军防御,固若金汤。”妄图伺机对我解放区反攻,以“光复”大陆。


1949年7月,为解放山东全境,拔掉这颗位于海上交通要道的“毒牙”,并为日后渡海作战积累经验,根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指示,第三野战军抽调山东军区及胶东军区部分军政干部组建“解放长山列岛前方指挥部”,山东军区副司令员、著名的虎将许世友担任总指挥。华野二十四军七十二师在完成渡江战役之后,奉调北上,接受山东军区指挥;同时调配特种兵纵队炮兵第十三团、胶东警备第四、五旅各一部以及北海分区的地方武装组成攻岛部队,发起长山岛战役。


对这次渡海作战,许世友慎之又慎,他确立的作战方针是:“隐蔽接敌,强攻登陆,逐岛攻击,稳步推进。”为此,他作出如下战斗部署:山东省军区炮团三个连配属七十二师两个团,由蓬莱水城、刘家旺一线起渡,主攻南长山岛;警四旅以两个营和山炮、迫击炮各一个连为左翼,依次夺取大、小黑山岛和庙岛;警五旅以两个连为右翼,攻占大、小竹山岛。各炮兵部队由特纵炮兵团统一指挥,首先摧毁敌前沿阵地,支援我攻岛部队登陆。尔后,向敌纵深延伸炮火,摧毁敌军指挥所,压制反击增援之敌,并以最大射程的火炮阻拦可能从长岛以南海面逃跑的敌人


许世友十分清楚,海战不同于陆战,如果没有足够的渡海运输工具、技术娴熟的船工和熟悉海岛地形的向导,陆战部队再强大也完不成任务。于是,在准备工作的一开始,许世友就结合地方组建了“解放长山岛支前委员会和支前指挥部”,在烟台、蓬莱等沿海地区共征集汽船53只、木帆船600余只,船工2500余名,还选配了近百名熟悉地形、岛情和富有经验的党员、干部、民兵为参战部队当向导。


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已掌握的潮汐规律,许世友将我军渡海攻岛的时间锁定在7月31日。为使战前准备更加充分,许世友的指挥所推移至前沿,参战部队抓紧时间进行战前训练和渡海演习。到7月中旬,我主攻部队已进入阵地,我炮兵各部也已做好射击准备,东自刘家旺、西至栾家口几十公里的海岸线上,集结的大批战船正严阵以待。7月20日下午,许世友命令进行一次强大的试炮射击。沿岸所有的大炮一齐怒吼,炮弹倾泻在敌军占踞的岛屿上,打得守敌和军舰乱作一团。


但天有不测风云,7月26日,就在总攻前夕,一场胶东半岛罕见的12级台风刮来。到28日,天空仍然风雨雷电交加,我军准备参战的几百只木帆船几乎全被巨浪抛上海滩,海岸线上,到处都是破损不堪的渔船。


面对困难,许世友并不畏惧。在他看来,这场台风有弊也有利,它既给我军攻岛作战增大了难度,也让岛上国民党守军产生侥幸心理,造成思想上的麻痹和松懈。因此,在认真听取沿海灾情的汇报后,他铁拳一挥:“我们要坚决地打!船坏了算什么,可以再修,我们决心不变,时机成熟了,还要马上发起攻击!”许世友的钢铁决心,给各级指挥员吃了一颗定心丸。于是,一个新的作战补救计划迅速展开,一场争分夺秒的抢修船只战斗打响了。经过军民5昼夜的连续奋战,被损坏的船只全部修好。同时,上级又从烟台、龙口一带调来补充船只200余艘。至8月9日,被台风破坏了的海上输送能力得以恢复,攻岛作战准备工作一切就绪,我军总攻的时机已经成熟。


8月11日晚,西南风劲吹,这非常适合我军顺风扬帆渡海,许世友果断下达了渡海攻岛的命令。他在蓬莱阁的前沿指挥所里,通过报话机指挥登陆部队作战。当晚7时30分,我军渡海攻击船队分别从刘家旺、解宋营和栾家口等地扬帆出海。三路劲旅,乘风顺流,剑锋直指敌军踞守的岛屿,我上千名支前船工和向导积极配合登陆作战。这时,正幸灾乐祸的国民党长山守敌,做梦也想不到我军会如此闪电般地恢复了渡海作战能力,他们还自以为是地认为先前的台风是上天保佑、天不灭蒋呢!


不料,到夜里22时左右,我军船队航渡至一半路程时,风突然停了,船速骤减,船队搁置在20公里宽的海峡中间左右漂浮,登陆攻击部队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这时,如果被岛上敌人发现或是登陆时间延续到翌日天亮,我军渡海部队将付出巨大代价。


面对困境险情,许世友果断地命令部队:“摇橹划桨,用铁锹划,用手划,全力划进!”于是,我航渡船队在人力的划动下,缓慢地向既定目标前进。坚持到后半夜,海面上的西南劲风又起,我军的船速大为加快。到凌晨2点左右,等国民党守岛部队还在睡梦中时,我先头部队顺利抢滩登陆,一串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给期待登陆成功的人们带来胜利的喜讯。


榴弹炮给我开火!”随着许世友的一声命令,我军各炮群齐声怒吼,一发发炮弹划破长空,掠过海峡,准确地击中岛上各军事目标。在我暴风骤雨般的炮火打击下,敌人苦心经营了近两年的“海上壁垒” 被摧毁了,这为我登陆攻击部队的挺进扫清了障碍。


12日凌晨,我左翼部队乘船渡到大黑山岛附近时,停泊在南长山岛左侧的3艘敌舰听到动静,随即向我军扑来。十一团二营五连连长王永舟面对敌舰,沉着应战,果断地率领全连5只木帆船,趁着夜色迅速向敌“美宏”号舰艇驶去。在距敌舰200米时,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只打得敌舰甲板上人仰马翻,调头鼠窜。1 时30分,左翼部队在大黑山岛登陆成功, 2时20分,我部又登陆小黑山岛并控制了制高点。


3 时30分,在我军强大炮火的支援下,主攻部队相继成功登陆南长山岛。抢占滩头之后,部队立即兵分三路,向岛内纵深推进。左路扫清寺后、刘家村的敌人,紧接着向鹊嘴村的敌人进攻;右路直向孙家村逼近,迫使200多敌人投降;中路消灭了叶家滩、山前谢家守敌后,直插峰山,敌人一个营部率一个连下山逃跑,被消灭于狄沟村。紧接着,中路部队又向驻连城村的敌团部发起攻击,敌团长急将警卫第六营调来拼死顽抗。


战至上午9时,我军左右两路已将南长山岛南部之敌肃清,与中路在南城东山会师。七十二师颜伏副师长立即组织部队,集中兵力,连续发起三次猛烈攻击,将敌警卫营击溃,直捣连城村,10时摧毁敌团部。南长山岛守敌除百余人逃往“北五岛”外,其余全部被歼。主攻部队乘胜进军,于14时占领北长山岛。在主攻部队登陆南长山岛的同时,右翼部队警五旅攻占了大、小竹山岛。23时,左翼部队警四旅又占领庙岛,“南七岛”也全部解放。至此,长山列岛已全部被我人民军队占领。


长山列岛之战,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渡海登陆作战,此役我军共毙敌200余人,俘敌1305人,缴获大小舰艇10艘,火炮15门,各类枪支1200余支和大批弹药物资,我军以较小代价换来了长山列岛的胜利解放。


也正是在长山列岛战役中,许世友成功地创造了陆军打海军、木船打军舰的经典战例,并在渡海登陆作战方面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因此,在1955年陆海空三军协同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和1974年对越(西贡)西沙自卫反击战的两次海战中,中央军委都将指挥权交给了许世友。许世友也不负众望,多次扬威于大海,并为我国海军的发展壮大做出了重要贡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