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 正文 滇之松山49

陆开宇 收藏 1 2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尽管已是子夜司令部里仍然灯火通明,几位长官还在激烈的争论着白天的战况,满屋子的呛人烟味。


王风一一向各长官敬过礼,向李弥军长报告了这一天的进展。


李弥颦住了眉头听着王风部队的艰辛。


末了,王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能急于求成,应弄清敌情,步炮协同逐一破坏,昼夜对壕作业,蚂蚁啃骨头。拿下一个据点巩固以后向前延伸,逐次推进,把日军的暗火力点吸引出来,通报后方炮兵炮击,不能再在这样不利的地形情况下盲目展开大部队攻击,,应以精干小部队逐次向上搜索前进,大部队随后推进巩固既克据点,随时增援向上动作的小部队,这样可以减少集团冲锋带来的伤亡。”王风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说实话这样的攻坚战对于王风这样一向骁勇的军人来说也是第一次,以往打过的攻坚战都是在城市或者平原地区,双方的攻防依托有据可寻,而像现在松山这样的攻坚战,日军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可以说每一寸山地都危机四伏,任何一个突起的山包,任何一段倒塌的树干都可能隐藏有日军的火力点,日军应该已经在松山的每一个据点里囤积了足够的弹药,日军的战斗力历来不容小觑,如果再一昧的强攻只会增加更大的伤亡。指挥部里的长官们听着王风的分析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确实这些天的伤亡对于任何一个指挥员来说都是难于接受的,伤亡无算却进展微弱。


李弥军长让王风快回到自己的阵地上去,他将要根据王风的提议跟长官们仔细商榷一下,王风辞别长官赶回了大垭口阵地。


经过了一天的体力消耗所有人都在酣然入睡,王风跟孔六检查过了各方位上派出的警戒,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也各自合衣而睡去。


夜风吹打着远处还没有被炮火侵过的松柏,刷刷刷的枝摇叶摆给这夜晚凭空增添了一份阴森森的杀气,空气里依然还弥漫着日间的浓重烟火味道,这山已经千疮百孔的承载了太多的鲜血太多的疯狂。


天空慢慢亮了起来,晨幽的山林间最后一抹宁静正在一点一点慢慢散去,千军万马的厮杀随着身后的怒江水开始汹涌起来。


王风睁开眼山下的命令已经送到了面前,李弥军长的亲笔字迹“着你部继续沿已克阵地向滚龙坡日军防御地推进,已命人携大功率电台一部归你部启用,望尽快侦知日军正面防线之各处暗堡,为炮兵标识标高位置,引导炮兵进行打击,以期扫清正面日军之防御,另你部应积极向日军防线一线坚决渗透,我已命正面攻击之82师246团,荣3团、荣2团加强火力打击配合你部牵制正面防守日军,望你部能够尽快拿下滚龙坡守敌,为我军大规模攻击扫清敌碍”。王风看着命令知道自己昨天的建议已经通过了长官们的认同。


王风叫来了孔六,开始配置人手。昨天的进攻马金彪的连队被打得伤了元气,而且今天是以灵活吸引日军火力暴露为主,王风决定让精明的孔六上去。


王风向孔六仔细的交代了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孔六带着二十多个弟兄向滚龙坡方向摸了上去,王风带着电台在后面跟进。


9点整,山下列行的炮火打击准时开始了,天空飞临的飞虎队轰炸机群也开始向主峰倾泻下了成顿的高爆炸弹,火光轰然一片腾地而起,从大垭口向上望去,山头就像沉睡的火山突然的爆发,火光把目光接近的山头与天空连成了一遍,绚丽得炫目。


炮火一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正面的部队跟随着炮火的延伸已经开始接近日军的射程,日军的各个洞口黑洞洞的枪口伸出来了,死亡瞬间笼罩了整片山坡,进攻的部队伏低了身子紧紧贴着地面,手里的枪向上盲射着。


孔六已经带着弟兄一点点接近了昨天没能逾越的日军火力点,日军很沉得住气,孔六他们推进的很小心,日军没有准确的射击把握,只是严密的监视着面前的中国军人,孔六的前路被一座山包阻住了,他不得不探起身来以图跨过面前的障碍,枪响了,刚露出半个头,一阵猛烈的射击迎头而来,孔六急忙缩回了身,子弹打得隐蔽的山包尘土飞扬,其他弟兄依托各自的隐蔽向日军反击,汤姆森的弹速迎着日军机枪口飞过去,50多米的距离,子弹的密集把双方都死死罩在这百多米的范围内,弟兄们被打得抬不了头。


孔六爬到了山包的底侧顺着右手边慢慢探头观察了一下日军的洞口,距离不远,透过洞口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日军射手疯狂的在扳着扳机左右来回横扫。


孔六回头给后面的一个弟兄打了个手势,一支步枪递了过来,孔六调了调标尺,枪口稳稳的套住了那个二十工分左右的洞口,清脆的一声响过,日军的机枪突然哑了,几个反应快的弟兄已经爬起了身飞快的冲了上去,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停顿的机枪再次叫了起来,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弟兄马上被打得飞了出去,其他人连忙爬下躲着飞来的子弹。


孔六的那一枪干掉了日军的射手,可是日军的副射手马上补上了。孔六依在日军的这个射击死角里再次套牢了洞口,仍然是一枪毙命,孔六没再移开枪口依然快速的连击着目标,这一次沉寂的洞口再没响起枪声,弟兄们跳起了身甩过去几颗手榴弹,终于冲到了洞口,手榴弹塞进去了,爆炸从洞口冒出了浓浓的烟雾。


孔六刚刚把步枪收回,一阵急促的射击向靠近暗堡的弟兄们扫了过来,七八个弟兄翻滚下了山壁,暗堡上方100米左右两个土堆里不知何时伸出的枪口把弟兄们再次压了下去。


后面跟进的王风赶快让观测员向炮兵报告刚刚暴露的敌火力点,敌我双方距离也就100多米,王风向前面的弟兄们打了个手势,所有弟兄死死的贴在地上,不敢乱动,炮弹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呼啸飞来,爆炸声把弟兄们耳朵炸得嗡嗡作响,随着观测员的座标修正,二十多发炮弹覆盖了日军活动区域。


炮声一停,几个弟兄就快速的向枪响的地方冲了上去,这一次没有枪声再响起来,炮弹犁过的日军火力点上只剩下一些残肢断膊,应该是日军的临时火力点。孔六带人扩开了搜索的范围。


正面的枪声一直没有停息过,第八军的弟兄们在坚持着牵制正面的日军。王风重新给孔六配入了十个弟兄,继续向滚龙坡方向搜索前进。


因为是侧后日军在这一面的防御看来就只有刚才孔六他们干掉的这一个了,已经接近了滚龙坡主阵地有30多米了,除了正面的枪声传来,王风他们这边还没有日军的任何动静。


在经过一遍细致的搜索后,可以确定日军在这面再没有设置掩护,可能日军太过于相信另外一侧的大垭口守军,尽管知道大垭口已失也来不及在这面设立火力掩护了,刚才让炮兵炸掉的两个简易火力掩护应该是日军设置的最后两个火力点了。


王风让人回去通知马金彪再带一个连的弟兄过来,他决心这回一定把滚龙坡拿下来。


王风带着炮兵观测员慢慢爬前上去,攻击之前得让炮兵狠狠地轰它一下,以往的炮击因为观瞄不到位,弹着点的精确不高加之日军修筑的工事确实牢靠,所以尽管经过了多次的炮击,日军的阵地依然没伤到什么筋骨。


现在王风他们就爬在距离整个日军主阵地仅仅50多米的地方,这一次王风让观测员呼叫了两个连的重炮同时向阵地轰击,零星的几发试射之后根据观测员的报告修正了座标。


上百发炮弹不停的向日军阵地飞来,几发炮弹甚至精确的钻进了日军的腹地在阵地里炸开来,进攻的弟兄们这时候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射击,也不顾爆炸带起的土石砸来,几个胆大的甚至开始站起了身体,看着这震得人摇摇晃晃的爆炸把久攻不克的阵地炸成一片火海。


爆炸声渐渐息了下去,正面进攻的弟兄们发了一声喊,向上玩命的冲了上去,王风这边孔六也带着弟兄们从侧面冲了过去,没有枪声再响起来,已经让炮弹轰得七零八碎的阵地上日军的防御被彻底的掀上了天,工事里残缺不全的躯体,污秽的血污散得到处都是,两个目光呆滞的日军五管流血的满身是血的呆呆的看着冲进了工事的弟兄们,他们已经被刚才的重炮炸傻了。


冲上来的荣3团团长兴奋得大声喊叫着让弟兄们迅速打扫战场,看见王风一把抱起了王风,眼里都是泪光,他的荣3团已经死了几百个弟兄了,为了这该死的滚龙坡。


战报迅速的向司令部传了下去,司令部里终于迎来了这些天难得的笑声。


松山,还要死多少中国军人才能收复?王风顺着高处向更远的山顶看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