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渐进式改革必须依赖的经济基础

ping87387972 收藏 91 3297

看到eastlan的文章“渐进式改革必须保持必要的速度”,一时兴起,呼应一文。

原先写“论各民主派眼中的中国之路”一文,提出“西式民主”、“中式民主”、“民生派”,讨论中被“自由小游神”批为“给人贴标签”,但eastlan看来也会这手,将人们分为“快速”、“中速”、“稳健”等派。那我得认领“中速”标签了,倒不是为了和胡保持一致,而是目前经济形势不得不为之。算是插入个笑谈。


30年之惑


记不得跟谁(好像是救火候)讨论过这个问题:美国以来,都是工业化30年完成基本工业化,达到强国目的,开始转向民主化。例子有亚洲四小龙等。

中国也30年了呀。

不错,改革30年了,而且有后发优势,应该更快。但是劣势也很明显:人多,资源少。如果中国是3亿人口(美国现今人口数),政改还不启动,我也急。不过那十亿人口呢?

中国的后发优势还被资源劣势抵消了不少,多少资源优势国搭上了中国发展的列车,澳大利亚这十多年来的发展来自哪里,民主体制?还是中国发展?陆克文心中有数,霍华德就更有数了。这也拉慢了中国的发展速度。

所以,中国能用50年完成亚洲四小龙30年的经济成果,就足以震惊世界。


20000亿外汇储备和贪官之惑


也有人认为政府垄断了大量国家财富,贪官消耗了大量国家财富,致使百姓不富。

言之有理,藏富于民无可厚非,贪官更是千夫所指。但是即便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民众可富吗?

外汇存底20000多亿美元,不少!只是中国人口更多。分光吃光,每人摊上约10000元人民币,不算少。不过这是十多年来的积累(本世纪初约有近2000亿外汇储备),摊在每年也就是个年底红包而已,谈不上富。对贪官耗费的国民财富,就用万亿人民币来衡量,也不够分的。

考虑到将要开始的社会保障工程和经济转型和再投资的需要,国家这些财富并不算多,用起来难免还有些紧。


上海为何不能先行之惑


有人说了,假如人均10000美元是道坎,那已经有几个城市达到了呀?为什么不能试点呢?这问题看来也不错。

不过好像有点问题?港澳是一国两制,我们内部再搞个“两制”?合适吗?

那还先要问一下,上海人民有权决定上海的财富分配吗?(其他的民主当然重要,但这是优先的一条)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在改革的某一阶段,为了效率,国家集中投资上海,拉动全局,上海沾了全国人民的光(就像当年深圳一样),现在到位了,要单干了,这可能吗?

真这么干了,那可真是埋下分裂的种子了,东北要说了,我们当年是共和国的脊梁呀,改革以来没怎么投资,还承担税利重负,现在人均GDP不高,就嫌我们老了?西北要说了,当年我们地广人稀,投资不大,收入不高,现在上海单干?那我现在有能源之利,上海在用我的天然气,加加价,搭搭上海的班车如何?

所以还得要均衡均衡吧?


靠二次分配保证社会公平之惑


有人指出我们的二次分配不公正,没错,现在要改变。不过这好像也解决不了问题。

谁靠二次分配能致富?分配只是个调节手段。个人的财富主要还得来自一次分配。

网上的民主派我估计小资白领居多,而“中国工人”的主要群体好像是农民工,他们目前多数处在产业链的中低端的企业,只有老板赚了钱。但是一旦改变一次分配的比例,估计许多老板要破产。因为低端利润来自“人海战术”,一人头上刮一点。要是一人多分一点,老板宁可关厂。别叫劲,换你一样得关厂。

国家不搞经济转型,在目前这种产业链的位置,解决一次分配的问题根基就不牢!

因此二次分配是问题,要解决;但是更根本的是一次分配,这要靠经济转型,占据产业链高端,挣出更多的利润,而不是产值。而经济要转型,没个二十年做不好。

我在一个跟帖中提到:中国是一种压缩饼干式的发展。先是建立工业体系,特点是农业养工业;然后是进入国家工业化大发展,特点是工业养工业(包含工业人口);一旦转型完成,则是高端赚低端,低端可以分出去。

因此,一代代做出贡献的工人农民“被牺牲”,有人替他们鸣不平吗?不过现在“被牺牲”的是自己了,所以鸣不平。

二次分配,更多的将是救济穷人。

改变自己,跟上转型,这不是更直接嘛。


中产阶级被消灭之惑


有人对房价高企鸣不平,说是消灭了中国新产生的中产阶级。

先说明一下,我过去用过这个词,现在想起来,不够严密。“中产阶级”好像是个美国词,用阶级论来说是套不上的,为方便起见,用中产阶层好像合适些,只是一家之言。

中国有中产阶级吗?国家统计局信息中心说有,还有数据:好像是20%。这大概应该算是“被中产了”。

美国人说:不光中国有中产阶级,印度也有中产阶级,还不少,美国商务部说有1.75亿。不过,“在未来,这些印度中产阶级每人至少还要购买一台电视机、一台录音机、一个压力锅、一个吊扇、一辆自行车、一块手表。”市场真大。这实在有点美国式的幽默。而印度人自己说:印度目前有中产阶级3亿人。那当然就水分更大了。

韩国有中产阶级也许容易公认,毕竟人均GDP在20000美元左右,人均年收入也在10000美元以上,不过多数并无房产。

可见所谓房价高消灭了中国中产阶级只能算是个幽默。

目前商品房价高企是个大问题,只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未必是它消灭的,它充其量消灭了一些“小资”们的中产梦罢了。

当一个国家尚未站在产业高端获取丰厚的利润时,怎么会有中产阶层产生呢?想起来,坛子上xiaoniuge说的有道理,中国中产阶层的核心必定是大量中小企业(还得在产业链中高端)的老板,而高技术企业的从业人员、大型企业的高管以及较有效益的服务型企业管理人员构成其外围,再往外,就是罩着中产的光环而已了。


前五十名民主国家的富裕来自民主制度吗?


民主和公正、富裕连在一起,产生了一个鸡和蛋孰先的问题。

其实西方虽有悠久的民主历史,但并不全是“全民”民主的历史,这种近乎全民民主的结构,始于二战之后,盛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西方社会经济转型。

有点历史记忆的人都记得,二战后的西方世界,对自己的民主并不那么有信心,对抗前苏联的口号是:我们是自由世界,民主的旗帜是前苏联扛着在。

由于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的水平,也由于产业转移,丰厚的利润带来了民主结构转型,加上前苏联的僵化,民主这面旗帜才被西方接了过去。

背后的实力来自经济。橄榄型社会必须建立在高生产力上。你们见过人均10000美元以下的国家存在“橄榄型社会”吗?请举一个我开开眼。

回到eastlan文章,提到世界前五十名的国家的民主程度。我手头没有上世纪90年代的排名,姑且以2007年排名为准。

利比亚科威特卡塔尔文莱这些国家就免谈了,资源型国家,对我们的话题没帮助。

香港、新加坡以色列这类国家(地区)也免谈了,或太小不成模式,或外力影响太大。

其实北欧国家也在免谈之列,国土不小,人口不多,只要在几个工业门类上有特点,就能搞定,类似于中国的前十个省会城市。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冰岛就不会是个孤例。

剩下的就是大家心目中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派虽泛谈民主,其实标杆在这里,不是吗?

它们几乎个个有血腥掠夺史。它们的富裕与公正来自民主制度?我们是不是也该“免谈”了?他们的藏富于民的历史并不古老,难道不是建立在经济转型之后,靠赚取高端利润(美国更加上金融霸权)才完成的,还是在二战之前它们就有这个传统?


经济改革其实也是政改


该正面谈我的题目了。

改革有两大部分:政改和经改。但它们经常又相辅相成。经改总有个方向选择吧?这里其实就有政治考虑。因此,经改有时就是政改,把它们完全分开是不妥的。

在经济改革过程中,曾经有一段鼓吹MBO,即管理者收购。据说这是解决所有权缺位的办法。试点中不少国营中小企业被MBO了,多数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这是不是政治选择?

目前既鼓励民营企业大发展,又保证大型国有企业的发展,确立了一种混合经济体制。这里面就不包含政治选择?

所以认为政改没有进行并不合适,政改相对滞后才是问题。

但是政改每一步骤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作保障,本来政治也就是经济的集中反映,这应该不难理解。

Eastlan希望政改快速,出发点不错。不过也许忽视了一点:改革三十年,在国家发展的同时,既得利益者集聚了巨大能量,很多人处在关键的位置。你不相信政府的领导(还要用政府的话抽他的嘴巴),寄希望以民众的选票参加以实力做背景的利益博弈,是不是有点浪漫?


改革和转型说到底是利益博弈


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明白,就不展开了。

既然是利益博弈,做大饼子和分好饼子就是一对矛盾。能同时做好这两件事,则可以入圣了。能力有限者,只能有所偏重。

当年美国国务卿舒尔茨访华,那时正倚赖中国抗拒前苏联。他在谈两种制度区别时就大和稀泥,说在我看来,资本主义更重视生产,社会主义更重视分配。

呵呵,现在是我们更重视生产了。

只是,总量虽大,均量依然很低。因此,在扬起公平之旗时,还不能放弃效率之帆。因为饼子小了,想分配公平只能依赖道德自律,这有点乌托邦

因此,现行的公平事实上得靠政府推行。在现行财力约束下,转型占去一部分,只能用剩下部分济贫,即主要改善生活最底下的那部分人群。

谈民主的人多半不在这个圈子里,因此改进自己的“盈利能力”,跟上经济转型才是最有效的参加利益博弈的方法。

有人一听改进自己的“盈利能力”就会想到“潜规则”,这心理就太阴暗了一点。其实学校教育这些年来没给大多数人带来太多有用的东西,过了这么多年的 “折旧”,再不充点电,补充新知识,你确实就要落伍了,以为通过改进分配可以致富,看看那张饼才多大吧,再看看围在那张饼跟前的人数吧。


经济转型已经开始


当中国宣布承担低碳经济的责任时,政府显然对经济转型的路径心中已经有了谱。

只有占据产业链的高端。比如,除了改进煤电的效率外,还有一个低碳能源就是核电。中国已经宣布突破核电的五大技术难点,今后大建核电站(呵呵,恐有环保争议呀)是必然的。由于世界性能源紧张,今后核电站出口(还有风电和太阳能)也是一大财源(美国出口中国核电站好像开价是30亿美元一座)。这是高端利润。

高铁技术已经准备出口,说起来这在几年前还是“拿来主义”,但是中国在大面积利用旧线改造,逐步提速等多方面积累了技术原创国也没有的经验,也拥有了相关专利,这钱也是不赚白不赚。而且这玩意搞起来其拉动效应应该不小。(有人说这更有利于别人打我们,笑谈,这自虐心理也太重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飞机虽然不少核心设备还不能造,但总体设计是自己的,总比买的好吧。随着技术突破,核心设备(尤其是发动机)也会拥有,这也是高盈利的。中国宣布了销售2000架的估计,当然会有人说是YY,不过这话说的人多了,信得人可能就少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此相关的还有小飞机。小螺桨飞机的技术要做到应该更容易。随着中国自信的提高,一旦开放低空空域,将会发展出数万架小飞机的市场,这也不可忽视。也需要高端技工,更需要设计师和高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轿车突破年销1000万辆,随着经济转型,十年内突破3000万辆应无问题,这也会吸纳不少高素质的劳动力。民营企业已经在跟进。当然,中国的石油不可能满足这些轿车的需求,这又会激发替代能源技术的突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工产品出口也向高端发展,这里不多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的休闲质量要提高,会不会引发数十万艘小游艇的制造?这一代农民工主要从事低端制造,下一代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他制造业的升级换代就不谈了。毕竟这只是短文,已经太长了。

我不是在畅想,这都是未来二十年很实际的行业。将产生新一代产业工人。只是必须要二十年,看看其技术含量与现在的差距,就知道你无法缩短这个阶段。

制造业的转型不可避免带来第三产业的转型,各位举一反三了。

有了这个转型,分饼子就不用靠道德自律了,政改的完善阶段就有强大的经济基础了。

所以我说,看起来与eastlan观点接近了,但出发点不一样。

我走做大饼子的路,他希望在分配上动脑筋。

Eastlan也许有异议:我说的是民选,不是分配。

哦,那是手段,目的呢?

我为什么是“中速派”,这都是要一步步干出来的,心急吃得了热豆腐吗?

本文内容于 3/16/2010 2:59:51 PM 被ping8738797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