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猛文:欧美大打出手 中国做战争准备!!!

其奈我何 收藏 1 484
导读: 李毅中:gu歌中国若取消搜索结果限制后果需自负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11日,早已经与“视颠覆中国政府为已任”的美国中情局“公开合作”的gu歌公司,其高层在美国国会的庙堂之上,正式发出两点声明: 第一,gu歌将不再应中国要求过滤网站的搜寻结果; 第二,如果北京要求gu歌必须审查网络搜寻结果,或是选择退出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国网络市场,gu歌准备撤离中国。 ●再谈“gu哥事件” 对于gu哥事件,在爆发的第一时间里,东方评论员就已经定性:其一,这是中美间的一场政治事件而不是一个商业

李毅中:gu歌中国若取消搜索结果限制后果需自负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11日,早已经与“视颠覆中国政府为已任”的美国中情局“公开合作”的gu歌公司,其高层在美国国会的庙堂之上,正式发出两点声明:

第一,gu歌将不再应中国要求过滤网站的搜寻结果;

第二,如果北京要求gu歌必须审查网络搜寻结果,或是选择退出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国网络市场,gu歌准备撤离中国。

●再谈“gu哥事件”

对于gu哥事件,在爆发的第一时间里,东方评论员就已经定性:其一,这是中美间的一场政治事件而不是一个商业纠纷;

其二,一手挑起这场冲突的美国,意图在于将这一政治事件从“中美之间的问题”提升、扩大至“整个西方与中国之间的问题”;

其三,在如何做到“其二”的问题上,美国决策层的企图心是昭然的:由于“gu歌”在颠覆中国社会制度、破坏中国社会稳定的“任何计划”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gu歌”不仅应该、且可以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张王牌,如果欧盟、甚至日本也及时跟进的话,它也应该、且可以成为“西方对华政策”的一面旗帜。

●美国制造“gu哥事件”的战略企图,在于打造一个“新平台”,建立一个“新标准”

也就是说,美国制造“gu哥事件”的战略企图,在于打造一个“新的西方通用平台”,建立一个“新的西方制华标准”,一句话,由于形势的迅速发展,在中国相对实力、绝对实力都有质的提高的今天,在“三du牌”副作用巨大,不要说欧盟、日本,且美国自己“都感觉使用不便”的情况下,弄出一个“新的通用平台”,建立一个“新的制华标准”,也就非常有必要了。

●具体而言,美国制造“gu哥事件”的现实目的,大致有这样两层

其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支持“三du”、及“三du势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就是对中国的外部空间进行遏制,对中国社会稳定进行破坏,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直至地理等“结构”进行“全方位的肢解”!

至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支持“三du”时曾经使用的手段又有哪些?那就是“不顾起码的良知、也要不择手段”!在这问题上,西方国家及马英九政权在西藏bao乱、新疆bao乱期间的言行举止已经说明了一切。

因此,对比“三du牌的战略目的”,具体而言,美国制造“gu哥事件”的现实目的,大致有这样两层:

第一层,在宏观层面上,在于打造一个“通用的反华平台”,在微观层面上,在于建立一个“新的制华标准”,显然,这个“制华标准”将涵盖政治(所谓西方式的网络民主与自由)、经济(确保西方的虚拟经济利益)、军事层面(发挥西方的网络战争优势)等主要层面;

●于“以实际行动”发出必要时不惜向中国进行网络战争的“战争警告”

第二层,与“美国府、院”相继通过了对台军售“爱国者3”案,相继同意“将中国台湾纳入美国针对中国的反导系统“,从而以实际行动“正式向‘不同意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的中国发出战争警告”非常类似的是:美国制造“gu哥事件”的一个现实意图,也在于“以实际行动”发出“必要时不惜向中国”进行网络战争的“战争警告”

●美国通过“gu哥”发出的战争警告,本质是“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层面上的战争警告

值得强调的是,表面上看,美国通过“gu哥”发出的战争警告似乎只是一种“非传统战争形式的战争警告”、也就是所谓的“网络战争”,但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经济、特别是金融运行都非常依赖于美国制造的计算机、网络核心设备、特别是网络标准,因此,美国通过“gu哥”发出的战争警告,本质上是一种在“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层面上的战争警告。

而这种“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的“战争形式”与破坏力,在欧美联手强迫日本签下“广场协议”之后的日子里,在欧美联手刮起一阵“98亚洲金融风暴”的历史中,人们已经充分地认识到了这种战争形式的巨大破坏力与掠夺性。

●“明修栈道层面”的“战争警告”被中国的“中段反导”迎面拦截、且公开蔑视

如果您一直在关注。那么,对我们的一个观点应该非常熟悉,既:我们一再强调,“美国南亚政策”的核心意图之一,恰恰在于“明修栈道(在政治、军事层面保持对中国的攻击姿态)、暗渡陈仓(威、逼、利、诱欧盟与美国联手、从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攻击中国)”,因此,我们认为,消停了一段时间的美国gu歌公司,其管理高层选择在美国国会的庙堂之上,正式发出的两点声明,其本质上就是:通过“爱国者3”于“明修栈道的层面”向中国发出“战争警告”的美国决策层,在“该警告”被中国的“中段反导”迎面拦截、且公开蔑视之后,终于在“暗渡陈仓的层面”向中国发出了“战争警告”。

●即便在“暗渡陈仓的层面”,中国政府也不接受威胁。

在搞清楚这一层之后,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在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公开警告“gu歌中国”若取消搜索结果限制后果需自负的意义了:显然,即便在“暗渡陈仓的层面”,中国政府也不接受威胁。

●不能简单看待、或简单理解的几个问题

如果在这一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我们也就既不会简单地看待“gu哥事件(它根本就是个政治事件)”、也不会简单地看待“网络战争(它将涉及到经济、特别是金融的稳定运行问题)”了,亦不会简单地理解“gu哥威胁退出中国(涉及到美国从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攻击中国的具体手段)”了,更不会简单地理解“中国要gu哥后果自负(如果美国单独对中国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显然会对中国经济、特别是金融造成重大伤害,但这种伤害也必将反过去、演化成对美国经济、特别是金融的‘加倍损害’)”了。

在这里,我们想再次强调一点,中美间任何“实质性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如何仅在金融层面考虑问题,那么,其后果是必将导致美国国内利率、特别是长期利率的大幅提高、甚至失控,而建立在“美国长期利率可控基础”上的“华尔街永动机”,届时就有可能走向彻底崩溃,至于“苟活”在“华尔街永动机”的美国经济模式,也会跟随着土崩瓦解。

●令美国决策者“真正两难”的是

显然,基于我们之前的讨论,我们不难明白,对美国决策者而言,真正两难的是:要想对中国发起有效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且避免自己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在攻击中被加倍损害”,唯一的办法就是拉上欧盟、再加上日本,并吸引俄罗斯、印度等“跟风”(企图做到这一点,恰恰是美国南亚战略的核心意图之一),且还得有效防止欧盟、日本、俄罗斯、或者印度的“中途跳车”、甚至是“反戈一击”(无法切实排除这一可能性,又是奥巴马访华失败后立刻宣布大规模增兵阿富汗,却迟迟不敢实质性落实,迟迟不敢“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的主要原因)!

●“自信心”的缺失,美国一系列的“威、逼、利、诱”之手段都显得那么苍白

而不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事实”中,我们都可以清楚地观察到:美国迟迟不敢“实质性落实”大规模增兵阿富汗,又是其“威、逼、利、诱”欧盟、印度、俄罗斯、日本“效果很差”的主要原因。试想,在美国自己都不敢将其“奥妙无穷的南亚战略”彻底走实的“不自信”下,欧盟、俄罗斯、日本、特别是印度,又怎么肯将自己“正在享用的战略回旋空间”给一步走死呢?一个任何人都不难看清楚的事实就是:由于“自信心”的缺失,美国一系列的“威、逼、利、诱”之手段都显得那么苍白!特别是,在中国“中段反导”成功之后,这一切也就更加凸显出来。

●在“吸引”与“有效防止”的问题上,美国人仍“没着没落”、甚至离目标“渐行渐远”!

真实的情况就是:局势的最新发展说明,不论是在“吸引(准确地讲,是威逼利诱)”方方面面“跟风”的问题上、还是在有效防止方方面面“中途跳车”、甚至是“反戈一击”的问题上,美国人不仅仍然“没着没落”、甚至还离目标“渐行渐远”!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再来阅读两则新闻。

英国首相布朗:对欧盟能就对冲基金新规则抱有信心

日本首相称公开日美核密约是新政权重大成果

拜登指责以色列定居点扩建计划损害以巴互信

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计划成立反对派政府

[伦敦消息]在之前的点评中,围绕中美关系、欧洲话题、希腊危机,我们曾经提出这样一组观点:

●重要变量与重要参数

第一,围绕美国常务副国务聊的“紧急访华”的整个过程,出于对各自核心利益可能受损的担忧,或在“言”的层面、或在“行”的层面,“方方面面”对这次“紧急访问”给予了“极大关注”,并在全球各地“紧急地注入了”一批“重大变量”,

第二,而“正准备访华的”英国外相所说的“不想看到G2”....“英国要加强与欧盟合作”等等,就是一个“重要变量”。欧洲的比利时、德国、卢森堡、荷兰和挪威5个北约成员国的高级外交官共同致信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要求北约讨论在核裁军问题上的立场、要求美国从欧洲境内撤出核武器,也是一个“重要变量”;

第三,我们也认为,在美国副国务聊“紧急访华”中进行“紧急对话”的中美,也在分别针对上述“重大变量”、适时地抛出了一些“重要参数”,以将这些“被紧急注入”的“重大变量”尽可能导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并最大限度地影响、敦促抛出这些“重大变量”之方方面面做进一步决策。

●最新重要参数与最新重要变量

显然,在方方面面紧急注入一系列“重要变量”的基础上,美国副国务聊展开了“紧急访华”,然而在“紧急访华”失败之后(注:这本身就是中美抛出的一个重要参数),上述四条新闻片段,可以说是“方方面面”在“最新重要参数”的基础上,或紧急注入、或自动演化出的最新“重要变量”。

●美常务副国务聊“紧急访华失败”,标志中国适时、且明确地抛出了一个“最为重要的参数”

基于之前的讨论、通过上面的内容,我们也就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这些个“最新重要变量”或者“最新重要参数”的真实意义:

第一,我们知道,围绕希腊债务危机(准确地讲,是围绕欧美金融危机),美国常务副国务聊“紧急访华失败”、从而标志着中国适时、且明确地向“方方面面”抛出了一个“最为重要的参数”,既:

首先,在政治与军事层面,尽管以色列、美国高级外交官员相继访华“沟通”,但中国仍然不同意“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即便这必将导致美国军售台湾法案在美国国会的程序中自动生效;

有必要指出的是,对台军售、特别是宣布售台“爱国者3”,除了报复中国“拒绝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并向中国正式发出“美国不得已就准备南亚破局”的“战争警告”之外,就手法而言,它根本就是美国为达“非份之目的”、而“一手凭空制造问题、一手又无成本解决问题、从而做梦解决‘真正问题’”的又一案例。

值得强调的是,上述所谓的“真正问题”,是指:

其一,美国企图动用所有可以动用的战略资源(包括向俄罗斯、欧盟做出某种重要战略退让、以换取俄罗斯、欧盟的支持),在伊核六方框架内,以最大限度施压中国、最大限度地孤立中国。

其二,最大限度施压中国、孤立中国的目的,又在于:一举解构交织在伊核问题上的“中欧俄”战略协调关系、交织在共同的中东、中亚利益上的“上合组织(中俄战略合作关系)。

显然,如果施压、孤立成功,则可在联合国通过“虽是制裁伊朗、却是制裁中国”的“伊朗制裁案”,从而实质上令“中国全球战略”自废武功,并将“中国经济政策”全部纳入“美国全球战略”的轨道,再反手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战略资源(包括向俄罗斯、中国做出某种重要战略退让、以换取俄罗斯、中国的配合),外加“美元本位制”与美国军事力量的威力,一举击溃欧元、瓦解欧盟。

其三,在其二的基础上,全面改组北约组织,再将美日军事同盟、美韩军事同盟等“美国私有安全资产(相对目前的北约组织而言)”注入其中,形成一个完全听命、并服务于美国全球战略的“新北约组织”,外加一个届时将不再担心欧元的“美元本位制”,彻底解决“中国问题”与“俄罗斯问题”。

●本质上在给美国金融管理当局眼中至关重要的“利率控制”制造困难

其次,在经济、或者金融层面,中国拒绝无条件支持美元,拒绝按“美国国债发债节奏、利率控制的计划”去增持、或减持美国国债,从而本质上给美国金融管理当局眼中至关重要的“利率控制”制造困难。

事实上,这也是我们之前一再强调:如果没有大的变化,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既不要大规模增持美国国债、也不要大规模减持美国国债,只需保持一种“动态持有(规模上这个月减下个月增、或今天增明天减)、动态调节(今天短期减持长期增持、或者暌长期增持短期减持)的原因。

而对那个暂时用“新会计准则”按住的美国金融危机,其危险性美国金融管理层更是心知肚明:一旦美国利率、特别是长期利率失控,将是“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保险丝”被彻底击穿的那一刻。

●在这一“最为重要参数”的“政策指引”下,欧美间的金融斗法“立刻白热化”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也正是在这一“最为重要参数”的“政策指引”下,在欧美金融危机以来一直处于经济、特别是金融对峙状态的欧美,其之间的金融斗法“立刻白热化”。

毫无疑问,在这个问题上,,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欧美”在CDS监管问题上的公开交锋:欧盟金融官员公开放话“将对对冲基金(主要指美国的)实施更加严格管理”,甚至公开扬言:欧盟正在考虑禁止投机性主权债务信用违约掉期(CDS)交易。

欧盟的“放话”与“扬言”,立刻激起美国的反击,之前口口声声支持改革美国金融监管的美国财长盖特纳立刻跳出来、并以“书面方式(信件)”对欧盟表达强烈不满,称:欧盟旨在加强对投资基金管理的新规则将产生广泛影响,相关方案可能会限制美国对冲基金、私募股权机构及银行在欧洲开展业务的能力,将对美国对冲基金及私募股权机构的经营造成打击。

●两个“绝非巧合”

然而,我们也注意到,日前访问美国、但访问期间并未开口向美国直接求援的希腊总理,似乎也站在欧盟一边,指责市场炒家与对冲基金,称:希腊今天的困境是市场炒家一手造成,如果不遏止这类投机活动,金融危机可能会卷土重来。并说,“无耻投机客通过炒作希腊债务危机,每天牟取好几亿的暴利”。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绝非巧合的是,类似的话,在98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后,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就说过。当时,马哈蒂尔在说那番话时,矛头是直指国际金融炒家索罗斯。

同样绝非巧合的是,在时间过去了近十年之后的今天,在欧洲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的对冲基金,仍然在以那位索罗斯为典型代表。我们知道,以索罗斯为首的美国金融炒家、对冲基金,不久前“冲着”欧洲大陆开了一个“公开会议纪要”的“秘密会议”,说是“已经准备好,一要狙击欧元、二要猎杀英镑”。

●又一场“全球性经济、或者金融战争”,似乎已经拉开了序幕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继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80年代“广场协议”、90年代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的又一场“全球性经济、或者金融战争”,似乎已经拉开了序幕,只不过“序幕”发生在大西洋两岸,表现为欧美经济”已经在隔着大西洋“公开叫战”。

●(英国、欧盟)基于“美国次聊紧急访华失败”、中国适时抛出“上述重要参数”,再次注入的一个“重要变量”

在搞清楚这一变化之后,我们再来阅读“英国首相布朗:对欧盟能就对冲基金新规则抱有信心”的新闻素材,也就不然看出,这正是“方方面面(英国、欧盟)”基于“美国次聊紧急访华失败”、中国适时抛出“上述重要参数”的基础,再次注入的一个“重要变量”。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萨科齐表示,英国和法国将就这项新的欧盟对冲基金规定继续进行合作。英国此前称这项新规定给对冲基金行业带来严重威胁。不过,萨科齐则表示,他并不希望看到"伦敦金融城"受到任何危害。萨科齐还表示,他希望达成一项解决方案,既能确保对冲基金行业的透明度,又能保证"伦敦金融城"不会受到冲击和威胁。

●“一系列交换、保障”的背后,极可能是“有关英国回归欧盟之合同的核心条款”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英国之前因担心自己利益受损而反对”、萨科齐说“他并不希望看到伦敦金融城受到任何危害”、且“他希望达成一项解决方案,既能确保对冲基金行业的透明度,又能保证伦敦金融城不会受到冲击和威胁”、特别是“英国首相布朗对欧盟能就对冲基金新规则抱有信心”等“一系列交换、保障”的背后,极可能是“有关英国回归欧盟之合同的核心条款”。

●一旦......那么,“该合同”将只有一个打击与限制对象,这就是美国资本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英国首相布朗对欧盟能就对冲基金新规则“的确”抱有信心,如果“(欧盟)既能确保对冲基金行业的透明度,又能保证伦敦金融城不会受到冲击和威胁”,结合美国财长的“书面不满”,我们已经不难看出,一旦“美英资本”之“英国资本”在这份“既能确保对冲基金行业的透明雅、又能保证伦敦金融城不会受到冲击与威胁”的“合同”上签字划押,那么,由于“美英资本”在针对欧元的问题上一向是“公不离婆、称不离砣”,因此,“该合同”将只有一个打击对象,这就是美国资本。

而这一旦成为现实,也就等同于抽去了“华尔街金融永动机”正常运行的“主要材料”,也难怪盖特纳像被烫了拟的立刻跳了起来。

●尽管英国人的“这份姿态”已经“越摆越真实了”,但本质上讲,它仍然处于“一张牌”的层次

从这个变化来看,主动在美国后院--南美挑起马岛争端的英国,其“万不得已就回归欧洲”的“战略姿态”已经“越摆越真实了”。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方方面面”还将有更多的“重要变量”与“重要参数”会被适时注入与抛出,因此,尽管英国人的“这份姿态”已经“越摆越真实了”,但本质上讲,它仍然处于“一张牌”的层次。距离“坐实”还有一段距离。这一点,我们必须心中有数。作为现代实力外交的鼻祖,英国人掌握“不见兔子不撒鹰”之“火候”的问题上,是极其老道的。

在讨论了“美英资本”之“英国资本”后,我们再来看看“美日军事同盟”之日本的动向。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日本民主党也好,鸠山由纪夫也罢,都是打着“回归亚洲”、“争取更平等美日关系”的牌、推翻日本自民党上台执政的,因此,在鸠山坚持彻查“美日核密约”、且最终将之公布于众的背后,是日本现政府于“万不得已”之中,将“回归亚洲”、“争取更平等美日关系”这张“牌”慢慢“坐实”的“转化过程”。

显然,美国出于一已私利(不论是出于南亚战略的需要、还是出于拯救美国汽车产业的需要,本质上都一样),对丰田(也就是日本经济)生存空间的极力打压,已经激起日本政府的强烈反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仍然强调,只要日本“不跟风”美国的南亚政策,中国就可以给丰田(也就是日本经济)一条生路。

●恰到好处地撬松了”美日军事同盟”、并对“美韩军事同盟”起着“腐蚀作用”

从日本调查、并公开“美日密约”的情况来看,中国对丰田事件保持低调的态度,以及中国正式展开“欧亚高速铁路建设蓝图”、中国租用朝鲜罗津、与俄罗斯协商共建高铁等一系列旨在“启动东北亚经济合作,甚至欧亚大陆经济大合作”战略动作,都恰到好处地撬松了”美日军事同盟”、并对“美韩军事同盟”起着“腐蚀作用”。

大家不要忘记了,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多次提及“日本至朝鲜半岛的海底遂道”、以及“韩国至中国的海底遂道”项目,而在这两个项目“建成”之前,中国租用韩国罗津的“交通意义”在于,为已陷于“迷茫之中”的美日军事同盟,在日本海上,提前准备了一条“新通道”。

●我们同样要保持足够的清醒

当然,我们仍然要强调一句,尽管日本下处于将“回归亚洲”、“争取更平等美日关系”这张“牌”慢慢“坐实”的“转化过程”之中,但是,它离“真正坐实”也有一段距离。我们同样要保持足够的清醒。

值得强调的是,这条极可能横跨整个欧亚大陆(包括英国、日本这两个岛国)、甚至延伸至非洲大陆的高速铁路网,除了对美国经济不利之外,对谁的经济都会有利。在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中国、欧盟、俄罗斯、甚至日本、印度经济在美国经济模式极可能崩溃的时候,共同求生的一条“高速通道”。在这条“高速通道”中,俄罗斯的利益在于“承担欧亚经济交通运输角色”。种种情况来看,俄罗斯一边在从美国嘴里“掏”乌克兰利益,一边已经对“这一新角色”表现出浓厚兴趣了。

●时势比人强!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另一个铁杆盟友--以色列的态度。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美国副总统拜登谴责以色列批准在东耶路撒冷新建犹太人定居点住房的决定,称这一举动有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和平进程中的互信,尽管美国主流媒体(比如《纽约时报》以悲愤的态度、不满以色列羞辱了美国,但是,我们必须指出的是,这是一出表演得维妙维肖的、“现代国际关系版”、“令人感叹不已”的“周瑜打黄盖”!

显然,一个曾经豪言“不是美国的朋友、就是美国的敌人”的“美帝国”,在“威、逼”欧盟不成,居然沦落至要与自己“最小的小跟班”去演“对手戏”、“唱双簧”、且还不得不扮演“挨打的黄盖”,挨自己小跟班的“打”,真可谓应了一句老话:时势比人强!

非常清楚,之所以要玩这出“周瑜打黄盖”、一则是对欧盟的“威、逼(希腊危机)”手段在效果上“适得其反”,转而打算以“中东和平进程”再去“利、诱”欧盟的“现实需要”,更重要的,恐怕是基于土耳其这个“地方王”正在“得势”的焦虑。

●美国在自己传统势力范围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受到“地方王”的公开挑战

就目前而言,随着土耳其、巴西、南非、沙特阿拉伯等“地方王”在制裁伊朗问题上的不合作,特别是,以土耳其准备在中东区域、与伊朗、叙利亚等合作、以发挥更大作用,巴西正式宣布对美国进行经济制裁为标志,美国在自己传统势力范围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受到“地方王”的公开挑战。

而这,既是美国“前倨后恭”转而“利诱”欧盟的原因,更是以色列也开始“心理活动”的原因,在那出表演得维妙维肖的、“现代国际关系版”的、“令人感叹不已”的“周瑜打黄盖”中,作为周瑜的扮演者--以色列,已经“初步有了”羞辱美国的本钱。

●英国、日本的行为,已经为以色列提供了榜样

显然,被羞辱的美国决策者知道,如果对以色列相逼过甚,欧盟、特别是英国、日本的行为,已经为以色列提供了榜样。

在这种情况下,与自己“最小的小跟班”去演“对手戏”、且还不得不扮演“挨打的黄盖”,挨自己小跟班的“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要以色列愿意做出一定的让步,将巴勒斯坦“骗回”谈判桌前、继续中东和平进程,在此基础上,美国再去与欧盟商量“南亚配合”的问题就成。至于“美帝国”的面子,也就一时顾不上了。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想说的其实就两句话:

第一,已经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第二,尽管都是真实的,但都是“待变”的,至于向什么方向演变,那就要看看“方方面面”还会注入什么“重要变量”、抛出什么“重要参数”了。

事实上,通过“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计划成立反对派政府”,我们已经不难看出,即便是美国于不得已中向俄罗斯交割了“乌克兰利益”,但是,这并不代表俄罗斯已经“彻底吃下了”“乌克兰局势”。

至于俄罗斯准备如何“彻底吃下了乌克兰局势”?首席评论员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站在俄罗斯决策者的角度上看问题,要想“彻底吃下了乌克兰局势”、最高效、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诱使美国尽快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只有这样,俄罗斯才算掐住了、足以对美国欲取予求的“美国七寸”。

●一切都已经开始,但一切都不确定

总体而言,在结束今天的“焦点点评”时,我们想强调的是:局势已经进入扑朔迷离的时间段,一切都已经开始,但一切都不确定。

我们认为,如果其它方面、特别是中国在“应对的层面”出现较大的偏差,那么,这场已经在大西洋上空(欧美之间)拉开序幕、原本也应该在大西洋上空、在“三边撕裂”的框架内展开的“经济战争、或者金融战争”,就可能“转身”在太平洋上空(中美之间、或者东亚经济与欧美经济、更或在‘南北撕裂’的框架内”“展开剧情”。这是值得中国、东亚(包括日本与韩国、东盟)、以至整个亚洲经济(包括印度、中亚国家),甚至所有“南方经济(包括巴西、俄罗斯、南非等)高度警惕的。

●如何防止出现“较大偏差”?

至于如何防止出现“较大偏差”,我们认为,一是不能绝不能允许出现“实质性制裁伊朗”的恶劣局面(必要时可动用否决权,这也是欧盟与俄罗斯“愿意考虑”制裁伊朗、以换取最大利益的原因,特别是俄罗斯,它知道中国不可能同意,除非美国同意实质性修改条款、并撤回对台军售爱国者3);二是,尽管在战术层面可以有些出入、利用,但在战略方向,必须牢牢坚持“联欧(欧元)制美(美元)、扶弱(欧元)锄强(美元)”、以及“尊王(土耳其等地方王)攘夷(美国这个外来夷)”、和谐世界的大方向。

●“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

最后,也是非常关键的,那夷是套用毛泽东主席的一句名言,所谓“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在与美国继续角力、甚至全面角力的今天,只要美国不敢亲自在南亚破局,只要美国不敢亲自客串“海盗”,就要在做好“进行军事斗争、网络战争(经济与金融战争)”的一切准备的基础上(这是核心),继续全力发展经济、努力调整经济结构,处理好辆问题,从而不为当前局势所羁绊。

只有这样,才能在这种“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的局势(甚至包括美国也可能最后向中国妥协,与中国共同维护巴基斯坦稳定)”之中把握主动。

至于局势如何发展,我们将与大家一起密切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