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45. 野狼樱花忽悠韩复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野狼樱花忽悠韩复渠


(1)


野狼身着特种军野战迷彩服与樱花骄狂一时,有如一行白鹭上青天,一齐飞到济南城北门。

野狼躬着背在城角,但见樱花飞奔而来,一只脚步点在野狼背后,一跃,飞上城楼,飞在空中的樱花看见几个守兵正在喝酒赌钱,樱花双脚悄悄落在城楼顶,又一跃,飞入城内一颗法国梧桐枝干上,过了一会儿,樱花循着地图,潜入韩复渠的办公室后院里,飕地一柄飞刀,直插韩复渠办公室墙上军事地图,“呼”地一阵风吹过。

韩复渠正在享受“福寿膏”,他顺着风声斜了一眼地图,望见一柄匕首插着一封信,立刻三魂掉了四魄,惊呼“有刺客!”

卫兵们一涌而上,闯进办公室,只见卫队长拔下匕首,取下一个信封,毛笔字写着:“敦促韩复渠投降书”。

韩双手打抖指着卫队长:“读信。”

卫队长读信:“韩复渠,你的脚下只有两条路:一是投降,二是弃城,否则,日军轰炸机于明日临晨6时准时轰炸你的司令部和你的家园。”

韩复渠惊吓得来不及想一想,就像顶梁骨走了真魂,吓得要命,立刻下令:“集合部队,撤离济南。”

樱花一听韩复渠下命令了,高兴得犹如花朵漫天飞舞,此时,一只粗壮的手臂从后面捂住樱花的樱桃小口,樱花手肘立刻向后一顶,身后那个黑影一手提着樱花手肘,轻轻一提,二人跃上一颗古松,又一跃,飞出城墙门,无声无息落在城郊一片树林之中,被绑了红票的樱花这时定睛一看,感情是野狼。

野狼悄声说:“匕首上有你樱花图案一朵,韩复渠已猜到我们特种军已是兵临城下,特种军一到,就意味着日军即将万炮齐轰济南城,急忙下了撤退令。”

樱花压低声音偷笑说:“济南城不战而胜,我早就料到,韩复渠为了保存实力,一定和张学良一样,一碰就逃,我们还要追击韩复渠,为我军领路,一直南下,直插徐州,粘上李宗仁见机行事,我心里老是惦记着李宗仁的那支勃朗宁。”

野狼说:“再给戴笠拍一个电报,就说由于一个江湖刺客越入韩复渠办公室行窃,韩就吓得立马撤出济南城,招来日军军旗,飘扬在城楼。”

樱花说:“好主意,叫蒋介石去收拾韩复渠,扰乱徐州军心,老虎过街,个个害怕。济南城又是一座‘九一八’的沈阳空城,这是我俩合作的又一个杰作。”说着说着就猛亲了野狼额头一口,

野狼像一佛出世,二佛涅磐,高兴得死去活来。


(2)


开封军事会议由蒋介石亲自主持,脸色铁青,目光逼人,蒋介石劈头就说:“竟有一个高级将领放弃山东黄河天险,违抗军令,连续失陷几座大城市,使日军顺利进入山东省,此时此刻,我要问韩主席,你一枪不发,仅仅由于一个刺客行盗,就从山东一再向后撤退,继而放弃济南、泰安,让后方军心动摇,这个责任应当由谁承担?”

韩复渠申辩道:“那不是一般的刺客,那是关东野狼特种军樱花的匕首,众所周知,关东野狼特种军到哪里,就等于飞机大炮就要轰炸哪里。如果说山东丢失是我的责任,那么南京丢失又是谁的责任呢?”

蒋介石一拍桌子,厉声说:“现在我问的是山东,不是问的南京,南京丢失自有人负责!”

韩复渠正要开口反驳,刘峙急忙过来拉住他的手劝道:“韩主席,委员长正在发火的时候,你先到我的办公室休息一下。”

刘峙拉着韩主席从会议厅走出去,韩气呼呼地脖子拧着,向院子走去,院子里早就预备了一辆轿车,戴笠打开车门说:“上车吧,这是我的车子。”

韩复渠不知是计。戴笠向司机使了一个眼色,立即将车门关了,韩一入车内,便有两个特工一边一个把韩夹在中间,其中一个拿出逮捕令,韩这才恍然大悟,只见路两边布满荷枪实弹的宪兵,戒备森严,两个特工押送他,将韩软禁在“军法执行总监部”的一座二层楼上。

何应钦拿出樱花图案的匕首审问韩复渠:“就凭一把匕首你就擅自撤退,加上你在山东强索民捐,侵吞公款,强迫烟民购买鸦片,这些罪行已经查实,你是否有话申辩?”

韩复渠吼叫:“这是野狼樱花坑害了我。”

第二天,有一个特工来到楼上对韩复渠说:“何审判长请你去谈话。”

韩复渠又一次轻信他言,随着那个特工下楼,当他下到一半时刻,只见院子布满全副武装的宪兵,他又一次恍然大悟:这一次是死到临头了。

韩复渠想溜,对那个特工说:“我脚上鞋小,有些挤脚,我回房换双鞋再过来。”

他边说边回过头去,脚刚刚向前迈了一步,立在楼梯边的特工向他头部开了一枪,第一枪没打中。韩复渠回头说:“你打我的胸......”话没有说完,身后连响串串枪声,韩复渠向前挺了挺身子,斜倒在楼梯,他头部中了两枪,身上中了五枪,仰面向天,眼睛还睁着。冥冥之中的韩复渠晃晃瞧见野狼手拿报话机,天上是漫天的轰炸机,樱花贴着战马肚子边向他开枪,韩复渠只说了一句:“野狼樱花,老子上了你俩的当。”脑袋一偏,定睛死去。这年,他年龄正满48.

野狼樱花收到戴笠出于礼貌感谢的回电,立即欢呼雀跃。

樱花说:“特种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济南,还结束了韩复渠的性命。”

野狼搂着樱花的腰说:“这才是我们特种军的美学观,莎士比亚说过:‘爱,像一盏油灯,灯芯烧枯之后,它的火焰也会由微暗而至消失,韩复渠太爱护他的军事实力,他临死不知一个普遍的哲学观:实力,是在拼命之后才会更加壮大,更加有力。”

樱花说:“韩复渠还不懂得一个起码的哲理:战争才是帝王的娱乐,拼搏进攻才是最有效的防卫,谁上谁的当?男人忽悠女人叫调戏,女人忽悠男人叫勾引,战场上男女互相忽悠,那叫军事才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