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三十七章 统一战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攻击六安的二十一集团军176师果然出手不凡,仅仅一个昼夜就将守城的一个独立步兵大队全部歼灭。合肥守军不是不想援救,只是部队刚刚出城就遭到“神鹰”军团第三旅的顽强阻击,山村治雄少将眼见合肥周边支那武装越来越多,知道支那人终于开始打合肥的主意了。

本来他还想向南面桐城驻守的120联队求援,谁知120联队竟然全军覆没。现在合肥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城,山村治雄决意在这里和支那人决一死战,他要让支那人在合肥城下碰得头破血流。

二十集团军上下在六安正准备欢庆胜利时,传来了“神鹰”军团在南线大捷的消息,人家竟然干掉了一个鬼子的旅团部,两个联队部攻击12000鬼子,看来这合肥想不打都不行了。

消息传到重庆,军委会上下一片欢呼声。没想到“神鹰”军团一出手就打残了116师团,接下来合肥顺理成章地成为囊中之物。就连各战区的司令官、各集团军司令、军长们都在满心欢喜地盼望着合肥的光复。毕竟战争打了四年,中国军队还未能从日军手中光复一座省会城市。

可陈际帆并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样乐观,首先,合肥不比其他的县城,桂系在这里经营多年,鬼子的独立混成13旅团有修筑了大量坚固的工事,还有飞机助战,没有足够的兵力,合肥即使打下来也是伤亡惨重,一座城池固然重要,但要拿成千上万的士兵生命去换,陈际帆绝不会干。

更何况鬼子怎会眼睁睁看着他的一个旅团就这样全军覆没,周边日军一定会加紧准备策应合肥守军,南京方向、徐州方向的鬼子重兵集团一个也不好惹。真要调动主力围攻合肥,皖北怎么办?皖东怎么办?

“头,李品仙又来电催我们了。口气傲得很,他说他的两个师已经整装待发,就等咱们这边了。”胡云峰又来提醒陈际帆。

“知道,不用理他,打合肥牵连最大的是我们,毛主席都说,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合肥是一定要拿下的,但我们要沉得住气,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行。现在部队情况怎么样?”

“独一旅拿下舒城、肥西后,桐城的伪军见势不妙,向我特务团投降,现特务团进占桐城休整。独立一旅将预备役部队补满编制后正在舒城休整,除了独立团完好无损外,教导团需要重新整补。”

“这次战斗缴获的武器全部划给教导团,将白湖农场那边报名参军的矿工新兵也全部补进去,另外,教导团幸存的官兵们全部送到军政大学学习一段时间。还有就是,参谋总部要做好烈士、伤残战士的抚恤工作,养好伤的回部队,不能回部队的一定要妥善安置,要让他们衣食无忧。对了,北面独立四旅的整训如何?”

“已经走上正轨,高绿林从四团调了不少骨干到其余两个团,部队的军事素质正在提高,比较难办的是军纪。”

“军纪?”陈际帆心里一惊,“出什么事了?”

“那倒没有,就是这些保安团的士兵大多都是本地人,散漫惯了,对部队下发的内务条例和纪律条例有些抵触,高绿林也好,刘秀夫也好,他们虽然也很爱国,但对这个事情不理解,执行的很不到位。国民党兵嘛,可以理解。”

“理解?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今天他们不好好叠被子,明天在战场上就有可能拉稀摆带,军队要有铁的纪律,告诉高绿林,训练内务都要加强,要从他开始!”

胡云峰随后向陈际帆详细汇报了独立四旅的战备情况,两人都觉得单靠四旅一个旅很难抵挡住徐州宿县方向日军的进攻,而独立四旅大部分官兵和新四军八路军的关系一直很紧张,指望他们和新四军协作牵制日军恐怕也很困难。

“都快亡国了,大家还在争夺地盘,还在内斗。要是所有人都能团结一心,鬼子何以能横行八年?”

“头,这话还是先不说吧,您还是要亲自到蚌埠去一趟,一方面亲自监督四旅的整训,另一方面还要和新四军的负责人通通气,没有他们的配合,我们无法将二旅南调,二旅不能参战的话,光靠装备落后的三旅是不可能拿下合肥的。”

“云峰,咱们分个工,老钟大哥那里我放心,监视合肥的任务我们就不用过多干预了,当务之急是和各方协调。我要亲自和重庆的周总理不,周副主席他们取得联系,阐明我们的战役企图,请他们出面给苏皖鲁边区的八路军新四军打招呼,配合我们的战役行动。另外我还要请求获得江南刘一鸿、刘洋部游击队的指挥权,得到他们的支持后,再动身去蚌埠。你就照管好南线,把赵鹏程的独立团调往枞阳横埠镇,安庆的鬼子短期内还无力进攻。”

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拿着陈际帆的电报犯了难,这个年轻人要求结成统一战线,这没问题。只是他要求直接指挥江南刘一鸿的游击队,这样的大事周恩来自己做不了主,必须报请中央拿主意。

一旁的董必武说:“部队的党组织不做任何改变,只是指挥权易手,陈际帆是不是想让游击队在江南给他们打掩护啊,这陈将军气魄不小啊。毛主席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这是个新问题,我军在冀中的根据地大幅度缩水,山东苏北的局面一直打不开,抓住即将开始的合肥战役,配合‘神鹰’军团歼灭宿县徐州日军,对苏北的局面大有好处。我马上请示中央批示。”

老毛这回还遇上了新问题,这是一个政治敏感度极强的战略家,善于捕捉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更善于用辩证的眼光分析问题,变不利为有利。抗日战争打到现在,他几乎敢肯定,日军的覆亡是迟早的事,现在国内忽然出现了一个国共之外的强大力量,这不得不让他重新审视国内复杂的政治局面。

他最关心的不是“神鹰”每一次作战的过程得失,而是这支部队的政治态度,尤其是他们对共产党的态度。看得出来,他们对共产党没有敌意,这能理解,留学归国的年轻人没有过去的历史包袱,有的只是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不过他们总是和共产党刻意保持距离,甚至还动用强制手段驱赶辖区内的游击队。然而他们又不遗余力营救皖南事变的新四军,这是举国皆知的事实。如果这支部队要走蒋介石路线,这个举动似乎就显得很不明智,可是他们却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认可蒋介石在抗战中的领导地位。这一切让毛主席很费思量。

毛主席现在丝毫不怀疑陈际帆等人的政治智慧,不管是谁,能游走在两党之间而怡然自得,这本身就需要极大的政治智慧。最后毛主席还是用自己的气魄说服了书记处的其他留苏派,不但答应陈际帆的条件,甚至还可以把江南部分游击队划为“神鹰”军团的番号,当然,前提是必须原封不动地保留部队的党组织,不能限制党组织的部队发展党员。

陈际帆终于见到了来自延安这份沉甸甸的密电,他、胡云峰和高焕捷看到这份以主席名义发的电报,很有些回到家的感觉。只是主席就是主席,看起来是把部队指挥权送了出去,实际上是给自己的部队里开了一道缝子。

管他呢,陈际帆其实内心很想有一天把部队全部变成中国人民解放军,毕竟,这才是他们心目中最光荣的称号。可一想到自己部队里那么多从国民党那边过来的他就不忍,难道最后要让他们互相残杀吗?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以前还打过红军。

管他呢,走一步算一步。到时候带上部队登陆日本,为国家保存一份元气,搞得好还可以将以后的领土之争消弭于无形。

得到主席同意后,陈际帆让参谋长以“神鹰”军团的名义给刘一鸿、刘洋、贾龙等部队全部发电,首先询问他们的装备训练情况,然后试探性地询问是否能在未来的战斗中接受指挥,在上级许可下有没有整体参加“神鹰”的意愿等等。

其实陈际帆多次一问,对于江南新四军游击队来说,有了上级的命令,又有“神鹰”的救命之恩,还在一起并肩战斗过,当然没有太大问题。

江南游击队答复,只要接到上级正是指示,可以考虑改变番号。

“桐城两千多学生军怎么办?”胡云峰问道。

“什么学生军?”陈际帆很纳闷,桐城被鬼子占了这么久,居然还有学生军?

“是桐城抗日学兵队,主要成员都是由有知识的受过教育的爱国学生组成,以前他们在这一带活动,配合桂系打过鬼子,后期学兵队里发展了大量共产党员,41年反共高潮,学兵队被迫解散,部分骨干加入了新四军辗转到江南,大部分仍然留在桐城舒城一带,我们光复桐城后,他们纷纷找到苏靖威,要求参加‘神鹰’。”

“好啊,”陈际帆一拍大腿,“未来机械化装甲师成愁找不到文化人,把他们全部编入教导团先接受军训,等合肥打下后再抽调军政大学教学力量培训。好,嗯好!”

其实,陈际帆人为地限制了知识青年的参军热情。要知道,“神鹰”对日作战屡战屡胜,辖区内政治清明,民生繁荣,加上陈际帆等人强烈的民族主义言论,这里早已成了知识青年心中的一块圣地,但是陈际帆觉得让这些有文化的青年上战场流血有点可惜了,他想给国家的未来保留几分元气。再加上这里面的人员鱼龙混杂,肯定有日本间谍,军统中统特工和地下党员,一时难以甄别,所以陈际帆干脆让李祥韬王继才给他们安排到学校和其他基层岗位。至于加入军队,尤其是参谋部,他还需要考察。

把南边的事交给参谋部后,陈际帆先到淮南,罗玉刚听到师长亲自参加肉搏,心早就痒痒了,死活要求独二旅参战,他说二旅换了新式装备,不给小鬼子点颜色看看怎么对得起这些枪炮?

陈际帆说你着什么急?四旅一天形不成战斗力,你们就一天别想南下。踏踏实实地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才是正道。

罗玉刚说:“部队现在粮食充足,医药用品也不缺,唯一担心的是,主力南下后,淮南地区的治安交给哪支部队守卫。”

“寿县游击大队,”陈际帆毫不犹豫地说,“把李楚明他们就地改变为独立二旅直属部队,现在他们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个营,你暂时将他们编为补充团,在淮南地区待命。等我到蚌埠了解四旅的情况后再作打算。”

陈际帆一心想把准备工作做得更细致,可李品仙不答应了,就在陈际帆前脚刚到蚌埠的时候,李品仙第二封电报又到了。李品仙说由于武汉日军似有蠢蠢欲动之势,所以原计划调动第七军两个师的作战计划有了改变,他只能出动170师参与合肥作战。并且质问为什么“神鹰”军团不趁日军南线大败的机会出兵攻打合肥。

陈际帆毫不客气,立刻回电,你出动多少兵力是你的事,这么久了我也没指望你们,但是攻打合肥坚城,我需要做好充分准备,决不能让我的士兵白白流血。要么你就自己打,要么就等。还有,攻击合肥的总指挥是我,所有部队必须统一指挥,不愿意请退出战场。

李品仙被陈际帆措辞强硬的电报噎得火冒三丈,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重庆现在风传他们在保存实力,说舒城、桐城一带本是他们的防区,可几年过去了不见他们有动静,人家“神鹰”军团却一战而定,当年台儿庄的英雄在大别山变成狗熊了吗?

李宗仁现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给李品仙发报,只要陈际帆能答应把光复后的合肥交给你,那就什么委屈都得受。统一指挥并无不可,陈际帆打仗的本事不错,部队交给他指挥不吃亏。

李宗仁批评李品仙,陈际帆也在蚌埠四旅旅部冲高绿林发火:“当旅长了,了不得了,说什么叠被子能把日本人叠跑吗,什么这也不让那也不让,弟兄们都是拿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人,战前喝点酒耍点钱找个把相好的有什么错?这些话是不是从你这里出去的?”

高绿林不说话,他现在已经把自己看作是“神鹰”的一员,可由于没有受过太多教育,身上的兵油子脾气老是改不掉。

陈际帆又说:“你是从士兵上来的,你打了那么多次仗,有几仗是打赢的?又有几仗士兵不跑的?你也知道打仗是玩命,没有钢铁般的意志和纪律,能打胜仗吗?你以为我们打胜仗是靠什么?就靠你手里这些枪吗?你以前在的二十六集团军装备也不差吧,为什么就打不赢?”

“军团长,弟兄们的训练也不差啊。”

“我要纪律!一支纪律涣散的部队我怎么可能放心使用?一句话,行不行?不行我就把四旅拉到后方,把装备给别人,让别人来守这里。”

“别别,军团长这样做,以后我四旅还混不混?您放心,给我一星期时间,我保证让部队拿出精气神。”

“我只给你三天,”陈际帆伸出手指头,“三天后你要独自指挥部队作战,徐州的鬼子不是面捏的,你要让部队顶住徐州方向的鬼子,丢了阵地,你就不要来见我了!”

训完高绿林,陈际帆又下去视察了部队一番,回到淮南开始向二旅、三旅同时发布围攻合肥城的命令。

抗战以来,第一座光复省会城市的战役正式打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