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炒房团不惧楼市调控

小宝传奇 收藏 0 453
导读:[编者按]两会期间,房价成了非常热点的话题,敏感到很少有地产开发商愿意接受采访。实际上,影响着中国房价的,还有一群人,那就是著名的“温州炒房团”。一直以来,温州炒房团都是神秘又引人关注的。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是不是也承受着调控政策的压力?他们会退出炒房大军吗?近日,本报记者走进他们,近距离解密温州商人的炒房经。 这些炒房团人士非常关注国家政策,经过十多年在房地产市场的“摸爬滚打”,他们摸到了调与涨的“奥秘”,总结出“调涨不调跌”“越调越涨”“调后报复涨”等规律。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宏观调控对温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者按]两会期间,房价成了非常热点的话题,敏感到很少有地产开发商愿意接受采访。实际上,影响着中国房价的,还有一群人,那就是著名的“温州炒房团”。一直以来,温州炒房团都是神秘又引人关注的。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是不是也承受着调控政策的压力?他们会退出炒房大军吗?近日,本报记者走进他们,近距离解密温州商人的炒房经。


这些炒房团人士非常关注国家政策,经过十多年在房地产市场的“摸爬滚打”,他们摸到了调与涨的“奥秘”,总结出“调涨不调跌”“越调越涨”“调后报复涨”等规律。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宏观调控对温州人作用有限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张和平、方益波发自温州 最近,迪拜温州商会会长陈志远一直在等迪拜一家开发商的消息:他和11名温州商人看好了迪拜的一处房产,打算“团购”,每人至少要拿下两三套。不过,对于他们分期付款的要求,开发商还在研究中。


去年年底迪拜危机发生后,陈志远等人就“忙”得不亦乐乎。他说,危机就是商机,要“趁人之危”抱团抄底。


再战迪拜


陈志远带领10多名温商已先后4次赴迪拜有目标地考察楼市,最后看中了新落成的“世界第一楼塔”哈利法塔(迪拜塔)旁边的几幢30多层的高楼。


陈志远和“购房团”的成员们始终看好迪拜的潜力,在他们眼里这颗“阿拉伯明珠”尽管遭受债务危机,它依然是世界新兴、火爆的旅游目的地,住房依然相当紧张。


陈志远告诉记者,迪拜目前房价较低,已经“基本触底,是下手的时候了”。他们锁定的那几幢房子品质高,环境好,升值空间大。而且,迪拜的政策也好,勿需缴纳房产交易税等税费。


金华温州商会会长姜永忠也是抄底行动发起人之一,他介绍,受债务危机影响,迪拜房地产业售价一落千丈:2004年,迪拜房地产业起步,当时迪拜塔旁边的房子均价合人民币5.8万元/平方米左右。2008年,这一价格已飙升至14万元/平方米,一度甚至超出20万元/平方米。不过,目前的均价仅为7万元/平方米,比最高峰时跌去了2/3。


“迪拜市中心的房地产价格,目前每平方米也仅为2万元至6万元。”姜永忠说,大家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考察,就怕行情看不准,或许还有下降空间。


而陈志远认为,迪拜塔旁边的房子,每平米合人民币4万元的价格是可以接受的。“比起2008年的10多万元的天价和温州的房价(目前郊区房价也要三四万元),迪拜当然是我们的首选。”他说。


据了解,受债务危机影响,一些温州人原先在迪拜购买的房子并未像外界所传的那样“套牢”。


“好比原先花50万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升值到200万元,因债务危机导致跌至100万元,这不叫‘套牢’,只是相对而言有所损失,这种损失属于可控、可承受的,这些人现在又忙于奔波各处‘抄底’。”陈志远说。


迪拜债务危机以来,已有数十名温州购房团成员在迪拜购房成功。


“不需按揭,全部一次性付清”


最近一段时间,国家频繁出台房地产调控措施,并实行金融紧缩,一部分温州商人开始持币观望。迪拜房价接近谷底的消息给了这些资金一个很好的出口。上海一家旅行社的人士介绍,春节期间,去迪拜的旅客数量比去年同期高出近两倍,其中40%的人来自温州。


不过,记者在与温州商人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大部分人还是留在国内,专攻国内楼市


“我们现在主要靠的是企业、社会和行业的海量资金,有银行资金更好,没有照样投资购房。”面对政策紧缩,在温州从事传统制造业的唐先生和田先生等一批炒房巨头或领军人物依然“很自信”。


一些从事制造业的“炒房巨头”告诉记者,他们把大量资本投向房地产的重要原因是:办企业很累,却不太赚钱,利润率只有1%~3%,只能勉强发工资。而开发建房、投资炒房轻松得利,利润巨大。


参与炒房的温州人来自各行各业,主营兼职、三教九流、男女老少皆有,其中“太太炒房团”名声响亮。实际上,购房团的“精锐部队”是一批来自企业的老板。


炒房团中还有一支鲜为人知但能量超大的人群,那就是人数众多、腰缠万贯的华侨、海外温州商人。据许多炒房团人员透露,海外购房者的炒房量占整个温州购房团炒房量的50%以上。


法国做服装贸易的年轻女士胡小洁就是其中一员,她“下手”着实惊人,商铺整排整排通吃,住宅一买就是半幢楼。她说,300万元人民币的房子只要30万元欧元,再贵的房子也觉得便宜。


胡小洁透露,她买房时“不需要银行按揭,全部一次性付清”。在她看来,这些调控政策“调不到”她。


“对我们来说,政策越紧越好”


今年1月下旬,温州市郊区“同人欣园” 和“铂金府邸”两个楼盘相继开盘,每平米分别为2.3万元和4.2万元。“同人欣园”不惜抬高“入场”门槛,要求打入“诚意金”160万元,才有资格参加电脑摇号获得购房资格。结果这两个楼盘还是出现争购现象。


徐女士告诉记者,市郊区南塘街6号地块是拆迁房,一些拆迁户将分到的房子拿出去交易,每平米卖到4.2万元。虽然购买安置房不能办按揭贷款,必须一次性付清,几十套房子依然被抢购一空。


深知“炒房大腕”心态的温州天浩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鸿分析,温州人对政策的“抗压性”很强。他们涉足房地产市场起步早,经验丰富,嗅觉灵敏,又往往抱团出击,成功率很高。现在,炒房资金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资本很充裕。他们把手中的房子称为“抓了一群小猪崽,慢慢养”。


据中国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介绍,2009年,温州人从国内外汇入的资金高逾2.5万亿元,汇出资金2.2万亿元,一进一出,尚留近3000亿元。截至2010年1月,温州市存款余额5210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据该支行及有关金融专家介绍,目前温州民间流动资金高达6000亿元,他们称,如此堆积如山的巨额资金是温州人承受紧缩政策的一大支撑。


陈鸿还认为,这些炒房团人士非常关注国家政策,经过十多年在房地产市场的“摸爬滚打”,他们摸到了调与涨的“奥秘”,总结出“调涨不调跌”“越调越涨”“调后报复涨”等规律。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宏观调控对温州人作用有限。


主业开服装商场,副业炒房的宋女士是位炒房老手,她对记者说:“对我们来说,宏观政策越紧越好,对我们越有利。因为银行的钱贷不出来,没有钱的人顶不住,会逼得把房子甩出来,价格会下跌。买家的心理是‘买涨不买跌’,卖家的心理是‘卖跌不卖涨’,房价一跌,我们有实力的炒家就可以趁机抄底。”


跟着政策买


温州购房团非常善于跟踪国家推出区域经济发展新政,并从中发掘、捕捉商机。


在温州一家证券公司工作的温端潮在重庆买了几套房子,原因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特别对重庆开了许多开放性政策的“小灶”,同时在重庆大量投入资金搞基础设施建设、优化环境。“区域经济发展的政策通常会对培育、发展楼市产生显著成效,今后必定进一步拉动房价。而重庆目前房价尚低,只相当温州房价的五分之一,今后升值的空间很大。”


温端潮介绍,近几年除了大批在重庆做生意的温州人外,也有一批批温州购房团到涌到重庆团购。


去年10月,风闻国家将对海南出台建设“国际旅游度假岛”等一系列重大区域经济发展政策,唐先生与一帮温州人去海南“旅游”,目标锁定清水湾豪华楼盘,一口气团购了60多套豪宅。但他不满足,第二天又去了一趟。售楼小姐告知,还剩38套房源。唐先生当场刷卡,付了1000万元首付,以8.5折的团购价统统吃下后,心满意足地继续跟团旅游。


三天后,开发商致电唐先生,要求收回38套豪宅,愿以全价回购,这意味着唐先生三天之内轻松赚走500万元。不过,唐先生坚持不退,三个月后,一平米9000多元的房价暴涨到3万多元。


在国家出台房地产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后,温州炒房团仍看好海南的楼盘。唐先生等人认为,目前海南的房价虽然已在很高的高位上,但“还会涨,一直涨到国家停止海南开发、涨到国家终止扶持海南的政策为止”。


“我们也不希望房价飞涨”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张和平、方益波发自温州 “我虽是‘炒房团’团长,但我的心愿也与千千万万个老百姓一样,希望房价下跌,不希望飞涨。中国的房价要稳定,不能再暴升暴涨了。”温州“太太购房团”团长罗夏兰对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说。


罗夏兰在温州当地及外地房产开发商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七八年来,她带的“太太购房团”不下数千人。应开发商邀请,她经常带四五十人各处看房,有时一周要带两批团。


对去年全国各地房价一路“高歌猛进”,温州多位炒房团成员表示“不希望这样”。一位炒房团成员告诉记者,这么高的房价,公务员、工薪阶层和平民百姓几代人都买不起,这不是好事。“从炒房角度上讲,也不希望高房价。房价高,手中100万元只能购一套房,甚至购不了一套,而房价低了,可以买两套,得利可能会更多。”


“我们希望国家调控好房地产,使之规范健康发展。”另一位炒房团成员说。


总体来讲,温州炒房团对中国楼市抱着很大的信心。他们的依据是中国的城市化程度只有40%左右,而欧美发达国家已高达80%,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城市化进程中,首先拉动的就是住房需求。


同时,房地产业在GDP中占比高,拉动数十个相关产业,带动成千上万人就业,与金融业唇齿相依,他们认为,这棵中国经济的“常青树”不会枯萎。


温州瓯海房地产开发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诸云波认为,温州炒房团充足的信心还来自他们从温州的今天看到了其他地区的明天。


诸云波是温州房地产业的先行者,是温州楼市变化的见证人。他对20多年来温州的房价升涨如数家珍:以市区一级地段人民路为例,1988年每平米800元,2009年为25000元,年年攀升从未跌降,21年共涨了30倍,平均每年涨幅17.8%(递增)。


诸云波说,温州炒房团将“温州模式”移植到外地,从而直观地作出判断:外地房价真便宜,要早买、快买、多买,温州的昨天就是它的今天,温州的今天就是它的明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