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7章 各显其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大战在即,日本人那边是举倾国之力,自己这边则是还在忙于部队调动,这一严酷的现实,逼得才再次凝聚起军心的秦丽只好边战边安排,大局布置总得等到了战区边上再说!


造成这一被动情况的,其根源还是出在一个“贪”字上,若非她一意孤行要搞什么启动资金须得着落在日本人身上,也还不至于造成眼前如此被动局面。


只是,秦丽也是有苦自知。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亲统辖了数万大军,方方面面都需要着紧钱的难处立时凸显了出来,无论战后抚恤,还是安置办理,无不最后都要把手伸向了身为统帅全军的最高决策人秦丽身上。她面对这些四处伸来的手,也只好那么,一意孤行一回了。


事端的引起,倒还得要追溯到遣返回日本救国军时。那两日里,大逆军所部,便已是议论纷纷,言辞间,颇是有些不甘。好在,毕竟是日本人,没人会真个儿心痛,大家议论了一阵也就算了。谁知紧接着爆发出的大逆军自主独立事件,相关条约一出,军内部却着实引发出了一场轩然大波。


其危害程度,甚至以直接影响到了军部运转。


大逆军中,多有东北军老人,他们在成军之初就有加入了这一支队伍,算起来,都可以称得上是大逆军功臣,说话办事自然也就有那么些份量儿,而他们又有在当年东北军放弃抵抗后的那一段经历,那一段在国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的羞辱经历,绝不愿意再次回首的心中永远的伤痕。


好嘛,怕什么,倒是还真来了什么!


才昂起头来好好地教训了小日本一两个月,所在部队居然又……跟日本人眉来眼了去,此情此景,如何不让这些有志血洗耻辱的关东汉子悲愤欲绝?


那些军人之血浓烈的,自然不愿再受这种窝囊气,招呼一声,摔手不干了。不过这些人倒还是好的,更有那性子火爆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邀约上几个好友,持了枪械,直接招呼也不打地走出了营地,他们本来就是一些基层军官,自然也没人会去拦他们。


而他们的想法也简单又扑实——既然你不准备打日本人了,那么,这些好武器想来你也是用不着了,老子们拿了去打日本人,天经地义!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深忧所部军心已严重不稳的大逆军高层,迫不得已,只好匆忙地终止了与日本人的虚与蛇委,端好出售‘日本救国军’而得的二千万大洋,以及到手了的三千万美元的叛国费,粗糙地制造了一起一七事变,匆匆出兵。


这不,后果很快就出来了,几乎就是在日机第一波次开始进攻西路坦克集群的同一时间,军情报部也把相关的破译稿送上了秦丽的案头,随之,大逆军情报部自然也集体把注意力放在了日本海军情报方面,相关的译文,源源送上正招开紧急军事会议的军部会议室。


电令:西路坦克集群立即讯速隐蔽大部车辆,仅以战车一营又一高炮营的集群行动吸引即将来临的日机注意力,速。秦丽。


在稍为看清了日军在即将的飞行战术行动后,秦丽大惊,好嘛,居然要全用大型航空炸弹来炸她的坦克,她不由感到心惊肉跳,那些坦克,每一辆她都依之为国之干城,损失掉任何一辆她都要肉痛的,这可大意不得。


在连接发了两份电令给东、西路坦克集群之后,秦丽微松一口气,方有了点余暇关注起此次危机祸源——日军驻葫芦岛的海上联合舰队。


“程总,我需要你的参谋部拿出一份预案,就我军155毫米重炮群,若偷袭葫芦岛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我重炮群有多少胜算,以及最保守估计会有多大损失!”


“用155炮群跟军舰对抗……头儿,你没疯吧?”


“我没疯!”秦丽冷冷回言。


“那么,你知道日军海上力量现时有多强吧?”


“我不知,我只知历史上,日军战败时,是有410艘战舰葬身海底、26,000架飞机粉身碎骨、四十万海军抛尸。”


“你知道!”


程家辉一听,立时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随又连连摇头地语重心长道,“头儿,你想要用重炮对付军舰,这我不赞成。须知重炮这一说,面对海军军舰,只怕还得换一个说法了……据我所知,那些舰载重炮,就算300毫米以下的炮在海军炮群里都不能称之为重炮,那只能称之为普通的舰载炮,400毫米以上的大口径炮,”


“才能称之为重炮的是吧!”秦丽的脸有些胀红,大声截断说,“我说,程总,偷袭!我说的是偷袭!我没有说是以155炮群跟日军舰队正面作战……难道,以我们现代化的射程可高达50公里的155毫米重炮偷袭,都还没有一点点胜算的可能么?”


“呃,你最好先测算一下距离。155炮。就算能打到50公里。也不过是个理想参数。”程家辉有点尴尬。


秦丽咬了咬牙:“我说的,是指在克服所有外部困难下。比如,若日军海上部队只在离岸30公里以内呢?”


程家辉沉吟有倾,缓缓组织言语道:“嗯,其实你说的也不是完全离谱,偷袭还是有些可能的。这个……越近。可能性就越大。155炮……没有想像中那么神奇……”


秦丽听了,却脸露喜意,叹道:“那行,有可能就好,只要还能打,就有了希望……有点困难怕什么,困难不都是克服的么?这样吧,程总,您这就去把参谋部的人发动起来,按这个构思,多做出几个关于必须催毁日军海岸陆基机场以及有可能击败海军舰队的预案出来,咱们再渗合下。


这个葫芦岛海岸陆基部队,对我军威胁太大……无论如何,都必须打掉!” 程家辉听了,微微苦笑,当下自去招集他的参谋部动脑筋。而只管出出大面上主意的秦丽自然有了空,开始关心起远在800公里外的塔山的西路坦克集群起来。


这一面,才击溃了鬼子第二师团,又紧接着迎战了日军飞行战队的秦明部,都还末曾来得及休整,就连接接到了军部关于日军战机又要来临的相关命令。 “炮营,一营留下,其他车辆立即尽量分散隐蔽,越分散的开越好,你们只有十分钟时间,快!”


捏着电报纸,秦明坚决地下着命令,眼前是一招险棋,弄好了,能把鬼子注意力吸引到围着炮营周边打转的一营坦克群身上,要是弄不好,鬼子若观察到了那些稀疏的树林中有自己的车辆存在的话,那后果也不用提了,只需一顿乱轰,铁定会把这个西路集群炸废。“是!”


各车长轰然应诺。


“注意,别挤成一坨了!”秦明不放心地喊了一声,才继续下命道,“炮营的高机手,你们分散了前出2000米,自己寻找战位,就地用手雷给我炸出掩体来布置阵地,敌机若不俯冲,你们不要暴露,一俯冲就给我狠狠地打!”


“是。”炮营主管高机的副营长杨浩大声地回答着,转身狠狠地挥了挥手,“兄弟们,各班自去开掩体……干他娘!”


“干他娘!”众高射手齐声响应。


秦明露出了点微笑,说:“现在,炮营立即利用现有弹坑作临战准备,动作要快。战车一营,分散在炮营两翼,待敌机一出现,要立既围绕着炮营周边作高速机动,造成我坦克集群全都在此的假像。在这期间,各车长要密切注意我的命令,我一说散开,你们就要立即大范围地散开,作高速规避动作。同时,各车机枪射手都有!你们的任务,是敌机一现踪,你们就开火射击……甭管打不打得着,只管开火射击,给我吸引住小鬼子的目光……”


秦明还有一句话没有说,他没有提醒这些机枪战士在看到炸弹丢下来时,应迅速进入坦克里关顶盖躲避流弹片。他所要的,是充足的火力吸引甚至是激怒日机架驶员,好得以保存西路集群主力。


从手上这几份电纸说明日机要全携带大型航空炸弹来看,他相信,自己的坦克真个儿会被准确命中了的话,有没有关上塔盖,其实结果都一样,那就是没有任何疑问地爆成一团火球。


至于那些个战士生命,他倒并没有去多想。这倒不是说他心有多毒,在当时的年代,国力积弱已久,向来是物资珍于人命。最显而易见的,便是常在战争中,那些长官拼着部下牺牲二三十条人命,只须成功拿下一个机枪火力点,也会沾沾自喜,认为大是值得就可看出,那时国人对于物质是如何重视了。


当此时,秦明也是抱着这一潜意识态度,漠然看待部下生死,便连他自己生命,他也末曾有过多看重,不见,他没有躲入林中指挥,反而亲身迎战了么。


国力积弱,那人性,也由此催生诸多变化,唯不屈之血性,仍在骨子里传承!


大面布置已毕,秦明抬手看了下表:4:32分。他不由忧虑地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此时距天黑,还有两小时。


秦明深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他要来,那便来吧!


约十分钟后。


“小鬼子儿,你们终于来了!”秦明听着天空隐隐传来的轰鸣声,看向了天边。辽阔的原野上空,云层稀疏,大群的黑点出现在了他的视眼里。


“兄弟们,把精神打起来。机枪手,开火!”秦明心里自然明白那些黑点是什么东西,缩回指挥车上,他就向他的部下们下达了命令。


“机枪射击!机枪射击!”没等秦明话音落完,那些各车位车长就高声地喊了起来,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全部的火力,只有这样才能迷惑住天上的日机,这一点,他们都已领会了上级的作战意图。 三十挺机载高射机枪在各车长的呼喊声中开始对着远处的日机射击起来,不需要准确度,只须能尽量多地发射出子弹吸引注意力就是胜利。30名勇敢的机射手把那纷飞的子弹尽情地倾向日机方向,疯狂地射击。


三十辆坦克开始绕着防空炮营作高速机动,喷吐的火舌更为其助威,一时间,场面显得颇为盛大。


那些黑点,正是从距离此处以西约70公里处,由海上联合舰队第3、第4、第5舰队的海岸陆基部队起飞的207架日本飞机。这一攻击波是由日本樱井大佐率领,包括37架战斗机、62架1式高空轰炸机,61架69轰炸机和47架99式轰炸机。


黑点迅速变大,风驰电挚地象蝗虫般占据了天空。只需略一抬头,便能依稀看到飞机翼上印着的日本那刺眼的膏药标志。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熟悉的四联装防空炮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西路坦克集群当前的任务不是要打下多少日机,他们需要的是时间,拖到天黑后的时间。


一场地对空的大幕已经拉开,剩下的就是看演员们如何地表演了。不停喷吐的火舌,成功地把天空中的日机架驶员迷惑住,那些天空中呼啸的子弹让他们的目光随之追随,虽然现在还不能有效地伤害他们,但也足够他们失去判断了。“对,好样的,就这样!继续发射!”


四联装防空炮在秦明的大声呼喊下很快地此起彼落地发射了出去,大量的弹片在数千米外腾起无数投小烟柱,一瞬间,战争的旋律在整个原野上轰响了起来。 面对地面的防空火力,日本战场飞行指挥官樱井大佐果然被吸引住,他在第一时间思考的就是如何才能把这些跟他对抗的地面兵种彻底催毁。在他的指令下,他的飞行战队的第一个攻击波次机群呼啸着拉升盘旋至地面阵地正上空6000米高度。下一刻,作投弹试测。


虽仅是测试轰炸,投下的一颗颗重达二百公斤重的炸弹也不是开玩笑的。立时,浓浓的烟雾就从那一个个泥烟柱上散发开来,形成了一片指引观测标。


“哟西!”樱井阁下对他的第一个战术动作,感到满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