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章 世子(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酒过三巡之后,司宴官轻轻地敲了一下身旁的青铜钟,丝乐之声便嘎然停止,舞女们盈盈对韩籍、徐若麟和李昖拜了四拜,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只听李昖笑着说道:“韩大人,徐大人,小王的几名幼子向来仰慕天朝的人物风华,不知两位使节大人是否愿意教训一二?”

朝鲜宴席上所喝的酒向来甚烈,徐若麟虽然还是面不改色,但韩籍却已经有三分醉意,满脸通红地道:“当然可以,我等也早就想拜会下几位王子,却不知为何贵国这次的正旦进贺使不遣世子前来?往年可不是如此的啊。。。”

听到这句话,对面案几后的柳成龙不由得脸露喜色,天使大人既然说出这种话来,那就摆明是支持临海君了。虽然并不是什么铁律,但朝鲜正旦进贺大明时,都习惯让自己的王世子担任进贺使,朝见大明天子,如果皇帝陛下对他的表现感到满意,自然会同意由他继承王位,是以派谁担任进贺使几乎是最后决定由谁来继承王位。

可现在临海君、光海君和信诚君身后的势力之间争夺的激烈异常,南人党支持临海君,北人党一部支持光海君,而北人党另一部和党争中失败的西人党余部则支持信诚君,无论派谁担任进贺使,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这次干脆就没有派任何王子前往大明,而是由南人党的金永浩担任正使,另外两名副使则分别由北人党和西人党余部担任,这也可谓是朝鲜朝廷从大明内阁中的权力平衡里学来的技巧了。

“临海君是长子,如果没有册立世子的话,理所当然的就应该由长子担任进贺使,这是有前例可循的!”这个念头在柳成龙心头一闪而过,看来这位天使大人应该是会支持临海君的,如果能得到大明的支持,北人党那些宵小之徒有何足为患?

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拾级声,不一会儿,三名面目清秀的少年就出现在韩籍、徐若麟和各国使节的眼前。

望着这三名少年,李昖脸上露出寻常人家将自己心爱的孩儿招呼出来拜见尊贵客人的那种神情,得意而又有一点溺爱,他笑着说道:“快去拜见两位使节大人!”

其实不等他这句话,这三名王子便按照长幼之序依次上前参拜韩籍和徐若麟两人(朝鲜宣祖李昖本有王子十余位之多,嫡长子永昌大君更是八年后才出生,但限于本书重点不在于此,不可能在这里一一提及,望各位读者理解见谅),第一个上前的长子临海君李珒不过十六七岁,身体单薄文弱,脸上透露出一股文气,看上去倒更像是大明的一位举子进士,他恭恭敬敬地拜伏在地:“李珒拜见天朝使节!”

然后是二子光海君李珲,四子信诚君李珝上前参拜道:“李珲拜见使节大人!”

“李珝拜见使节大人!”

韩籍仔细地端详着这三位王子,过了片刻才摩磷两可地说道:“不错,不错!”

这次不但连李昖,就连柳成龙都不知道这位韩大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三位王子脸上更是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这可是他们在大明面前表现自己才能和忠心的最佳时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位韩大人的意见就代表着皇帝陛下的意见,而能否取得大明的认可,也是他们继承王位的最重要所在。

徐若麟仿佛漫不关心地看着这一幕,毕竟他虽然是随行武官,身份又是皇帝亲军,可以直接上书皇帝陛下,但究竟是个武官,这类朝廷大事,他只有呈报权,却没有一点参与决策的权利,大明的朝廷,向来可都是文官的天下,只是在他端起酒杯的那一刻,眼中却闪烁着夺目的光辉。

“临海君似乎较为文雅懦弱,但却沉稳的多,而那位光海君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或许是身后支持他的势力并不够强大吧?倒是这位信诚君,看上去到是英气勃勃,身手矫健,应该身上有不弱的武功。”

想到这里,徐若麟不由得有点奇怪,朝鲜向来和大明一样重文轻武,前朝正德皇帝不过喜欢骑射,就被文官屡次攻讦,这位信诚君怎么会身上有武功?而且此人的举动看起来进退有礼,语言清朗,似乎是文武双全的样子,想不到这位有点懦弱昏庸的朝鲜王居然会有个这样的儿子!

只听韩籍仿佛随口问道:“三位王子可知刚才在庆辉楼下发生的事情?”

临海君、光海君和信诚君愣了一愣,然后纷纷说道:“已经知晓,那些倭人甚为无礼!”他们本来就在附近等候召见,徐若麟和大石智久比武较量的事情早就有太监告知他们,那位好武的信诚君甚至很想过去观看,只不过知道事情重大,才抑制住这种想法。

韩籍笑了笑说道:“边邦野人本来就是如此,倒也不足一怒,只是想请问,如果三位王子当时在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柳成龙不由得心头一紧,这是使节大人在考察王子们对大明的忠心和能力,在今天宴会前,南人党大员们和柳成龙自己都详细交待过在拜见大明使节时必须注意的礼仪举动和到时应该怎么应答,但今天那三名倭国使节闹出来的事情却完全是突发事件,根本就没有机会提醒临海君,这可如何是好?

信诚君李珝昂然回答道:“这等倭人原本就不服王化,平日就不时袭扰小邦沿海村镇,今日竟敢抗御天朝使节!若是李珝在场,虽然他们是使节身份,却也不容他们如此无礼,定要将他们好生责罚一番,当场驱逐出王宫!”

本以为这番慷慨激昂的忠心表白会让使节韩大人颇为欣赏,不像韩籍却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很好,信诚君对大明的忠心诚为可嘉。”说着,他却转头望着另外两名王子。

临海君李珒神色不变,略一思索就开口说道:“当时上有使节大人,中有父王所在,李珒怎敢自作主张?自然是唯大人之命而从。”

韩籍眯着仿佛充满醉意的眼睛,仿佛大有深意地说道:“好!好!”

而那位光海君则到现在还是期期艾艾的什么都没说出来,韩籍扫了他一眼,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边厢的柳成龙终于松了一口气,李昖也脸色放松下来,他想不到使节大人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问出这种问题,幸好临海君和信诚君的应答都算得体,只是光海君!哎,本来自己还很宠爱这个儿子,平常他也算是能言会道,不想一到大明使节面前,居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居然还有大臣上书要求册立他为世子,看来还是不行啊!

李昖笑着说道:“李珝,把你前日恭贺皇帝陛下生辰的那首文章背出来,让韩大人指点一二,要知道韩大人可是弱冠之年就成了天朝的探花郎,能得到他的指点,对你的文学造诣可是大有进步。。。”

虽说朝鲜无论是官方民间都对大明的文化礼仪欣羡无比,假若有人能得到天朝的功名,那回国肯定是荣耀无比,但也不至于在这种场合让韩籍指点什么文章,李昖此意不过是让信诚君能有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好让身为文官的韩籍能对信诚君多有一丝好感,毕竟,在这几个儿子中,他最喜欢的还是信诚君。

随着信诚君清朗的背诵声中,各国使节们纷纷赞叹议论,宴会一直持续到子夜才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