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壁大学生不堪被骂没本事 辞职后怒杀厂长

“你有什么本事?你一个大学生还不是一个普通生产工,我虽然没上大学,还不是年薪几十万!”就这样一句话,只有25岁,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李某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竟将自己曾经的上司、广州市萝岗区一家化工公司年仅38岁的厂长杀死。近日,李某被广州市萝岗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批捕。


杀人小伙当场就擒


今年2月26日晚上6点多,公安机关接到报警,称广州市萝岗区乐丞朗化工公司门口发生一起打斗事件,警察接报后赶往现场,发现现场一名30多岁的男子倒地不起,血流满地。另一名男子则看上去很年轻,只有20多岁,一直站在不远处,面容呆滞。


倒地男子虽然当即被送往医院抢救,但就在当晚,医生宣告其不治身亡。年轻男子被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并没有太费周折,这名年轻男子出人意料地就向警方交代了犯罪事实。


据调查,死去的男子姓白,是该化工公司的厂长,而年轻男子李某,2008年大学毕业后,曾在该化工公司生产车间做生产工,案发前刚刚离职。


是什么让李某刚刚毕业参加工作,就对自己的领导恨到如此地步呢?


求职碰壁


大学生无奈当工人


据知情人士介绍,李某今年25岁,出身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一户瑶族农家,家境贫寒。在家人省吃俭用的支持下,高三毕业后,李某靠自身努力终于不负家人期望,考上了东北一所重点院校的应用数学专业。因为家中四兄妹就他一人上了大学,他由此也成了全家人的骄傲和希望。


而李某也迫切希望早日工作补贴家用,更何况在2008年毕业后,李某尚欠两年的国家助学贷款未还清。毕业后,李某找工作四处碰壁,最终,他在广州萝岗这家化工公司找到一份生产工的工作。


上班之后,李某发现,这份工作又苦又累,而周围那些同事不外乎是高中毕业或者中专学历,这让从重点院校毕业的李某感到有点失望,心理颇不平衡。不过,他还是尽量认真工作,还经常加班加点。而问起对他的印象,有同事形容他性格内向,自尊心强,所以和主管之间也发生了不少摩擦。

不堪嘲笑


辞职企图报复


事情的由头就在于李某与主管发生摩擦的事情传到了厂长白某的耳朵里,白某立即将李某找去,对其批评教育。


但是,白某的一番话语气有点太重了,“你有什么本事?你一个大学生还不是一个普通生产工,我虽然没上大学,还不是年薪几十万!全公司除了老板我不能炒,别人我谁都可以炒。”


李某本来就一直憋着火,白某的一番话,更让他认为这是厂长在侮辱他,2010年2月23日,李某愤然辞职。


丢掉工作的李某只能寄居在朋友的出租屋内,整天一个人在家时,满脑袋都是厂长的那番话,他决定报复一下出口气。


由于白某身材高大,而李某则比较弱小,他怕打不过对方,于是就准备了水果刀、铁水管、砖块等工具。


蹲点伺机


砖砸刀刺酿命案


案发当日,李某埋伏在白某下班必经之路等候。晚上6点多,白某和几名同事下班经过,李某冲出来就猛地朝白某扔砖块,然后手持铁水管朝白某打去,白某立即抓住铁水管与李某争持,李某遂从裤袋内掏出水果刀朝白某刺去,白某的大腿、胸部、上臂等处顿时血流如注,倒地不起。


“为了那点事,哪怕坐一天牢也是那么的不值得……”


事发后,李某对此事悔恨交加,深深地陷入了良心的自责与不安当中,他向死者家属提交了悔过书。


悔过书写道:“自从我进看守所的那天起,就开始自责,为了那点事,哪怕坐一天牢也是那么的不值得。时间不能倒流,世间也没有后悔药,一切都无法挽回,我只想表达和死者家属一样的痛心和悔恨!”


近日,李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被萝岗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他的忏悔


“当时只想教训厂长一顿,就像小孩子打架,打完就拉倒,反正辞职了不怕了,但没想到下手重了。”


“为了那点事,哪怕坐一天牢也是那么的不值得。时间不能倒流,世间也没有后悔药,一切都无法挽回,我只想表达和死者家属一样的痛心和悔恨!”


检察官:他近日才知道被害人死了


记者昨日回访事发地时发现,发生命案的这家化工公司地处偏僻,荒无人烟。提到乐丞朗化工公司的名字,比邻的一些工厂工人竟摇手不知,但提到前不久发生的命案,他们立即向记者指明了公司所在地。


而办理此案的检察官接受采访时则唏嘘不已:“两个人都很可惜,李某很可能被判无期徒刑,而厂长也只不过才38岁,事业正如日中天。”


“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很老实,看起来很踏实的样子。”李某给检察官留下这样的印象。“李某跟我说,他当时只想教训厂长一顿,就像小孩子打架,打完就拉倒了,就没事了。反正辞职了不怕了,但没想到下手重了。”检察官介绍,李某在作案后一直以为被害人没有死,还在抢救。但是,3月12日,当侦查机关要求其在死因鉴定书上签字时,他才知道自己闯下了天大的祸,多次痛哭,主动要求给死者家属写悔过书。


办案的检察官称,近段时间,类似的案子并不少见。该检察官说,由于就业压力大,大学生要学会面对与自己期望相比越来越大的落差,特别是对李某这样的贫困大学生来说,他们面对的心理压力更大,有回报父母高期望造成的焦虑感、还有经济条件差带来的自卑感。他们往往因学习出色,在自己的家庭和乡村备受宠爱,又让他们有很强的自尊心,往往一些小小的言语刺激就会让他们产生过激行为。


律师说法


被害厂长是否


可认定为工伤?


广州律师钟伟认为,死者受到的暴力伤害发生在上下班时间,应当认定为工伤。该厂长在工作过程中批评下属,这也属于履行工作职责,如果因履行职责而受到暴力伤害,却不能认定为工伤,而让他个人承担风险,明显加重了劳动者的义务,不仅有失公正,而且不符合我国工伤保护的立法精神和立法本意。


但广州劳动法专家肖胜方律师则认为,有关工伤的规定是,下班路上发生机动车事故,可以视为工伤,而该厂长虽是在下班路上遇害,但并非交通事故,因此不能认定为工伤。如果在批评下属后当即受到报复,则应该认定为工伤。


也有律师认为,工伤保护的法律原则和精神是保障无恶意劳动者因工作或与工作相关活动中伤亡后能获得救济,遭受的报复伤害是由于执行职务所导致的。但该厂长语言具有恶意,不应认定为工伤。


相关新闻


北大硕士生深圳遭炒鱿自杀


涉事基金公司称不知情,但末位淘汰制是基金业残酷行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李默) 深圳一名刚从北大毕业的双硕士基金研究员,因试用期末位淘汰被解聘,而跳楼自杀。日前,涉事的大成基金回应媒体称:该公司在职员工均正常工作,已离职人员或实习人员是否有此事则不了解。记者了解到,基金行业竞争残酷,末位淘汰甚至“被下岗”是常有之事。


北大双硕士因解聘跳楼


“某某基金一个研究员跳楼了,你知道吗?”上周五下午,这个消息在深圳的金融圈内传播。据传,该研究员去年刚从北方某名校商学院毕业,在一家基金试用期过后未被录用,到了大成基金以后,结果又没过试用期,加之感情受挫,羞愤之下轻生。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业内多方打听得到证实,前不久大成基金的确有一位研究员未通过试用期被辞退,去年年底取得执业证书。


记者昨天也在北大BBS上看到一则与此事有关的追悼信:“沉痛哀悼2009届毕业生袁健同学……袁健同学是我们商学院2006级经济学金融学双硕士班的学生,他于2009年夏季顺利毕业,此后进入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袁健同学的职业生涯并没有一帆风顺,大成基金公司计划在2010年春节后实行末位淘汰制,袁健同学因此感到压力并一直郁郁寡欢。3月2日,大成基金公司正式给予了袁健同学解聘的通知,3月3日,大成基金公司请袁健同学完成工作交接。在瞬间而至的巨大打击下,袁健同学终于无法顶住内心的压力和抑郁情绪。3月4日当天,他决绝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记者了解到,袁健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北京大学经济学-香港大学金融学”双硕士项目的首届毕业生,去年刚毕业。此前在融通基金试用,没有被留下,后进入大成基金。


大成基金有关人士对此表示,该公司在职员工均正常工作,并不存在传闻事件。至于已离职员工或曾在公司实习的实习生是否存在传闻情况,公司并不了解。

基金公司末位淘汰是行规


据了解,业内多家基金均采用末位淘汰制度。应届毕业生进入公司后一年进行答辩,通过的留下,否则就离开,而且实行PK制度,一组4人留下3人,淘汰率达25%。“行业排名后1/4下岗,后1/3留岗观察”是考察基金经理的通常准则。随着市场竞争越发激烈,“被下岗”的不仅是年终考核不合格的基金经理,就连服务于投资的研究员,也有一套内部考核机制。不少基金公司10%左右的研究员在春节前“被下岗”。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业内,很多被基金公司辞退的研究员会去做券商。可能感觉去券商做研究没有面子是这位脆弱的小伙子轻生的一大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