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国资遭劫引爆窝案 公路提速官员下马成怪圈

广东交通系统国资“遭劫”谜局


广东省公路局窝案的引爆似乎打破了原有的平衡,事态开始呈现发酵之势。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陈安庆 | 广州报道


元宵刚过,广州街头喜庆气氛未散,但毗邻环市东路的广东省公路局大厦内,进出的工作人员脸上却略带严峻的神情。


“单位有几个人已经两个多月没来上班了,事情看起来比较严重。”在该大厦办公区,一位保安告诉本刊记者。


4000万国资“遭劫”引爆窝案


2010年1月8日,广东省公路局干部任文宏、许伟文、余玉珏等四人被广东省纪委带走协助调查,理由是在105国道广州从化至番禺段的一个工程纠纷中,广东省公路局一些“内鬼”“涉嫌受贿虚报材料,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事情的引爆源于法院对此工程纠纷的一审判决。在法院一审判决中,揭阳籍包工头曾某击败广东省公路局,法院判定广东省公路局赔偿包工头曾某4000多万元。


事后,广东省纪委、广东省交通厅纪检组开始清查“内鬼”,腐败窝案似乎由此露出冰山一角。


3月4日,广东省交通厅监察室副主任林清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目前广东省公路局上述四名公务人员被“双规”和“协助调查”,并没有出现“错抓的纰漏”。


本刊记者了解到,任文宏出事前,担任广东省公路局路桥管理中心副主任一职;许伟文任广东省公路局路桥管理中心工程科科长,另两名涉案人员为公路局普通科员。


“公路提速,官员下马”似乎成为交通行业难以绕过的怪圈。此前的2001年,广东省交通系统也曾爆发迄今规模最大的行业腐败窝案。彼时,广东省纪委成立了“5.28”专案组,经过近3个月的侦查,共有32名国家公务人员涉嫌受贿,其中厅级干部3人,处级干部13人,科级干部16人。


“5.28”案件“创造”了广东省系统窝案的“三最”: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高职位干部数量最多、检察机关对一个案件出动的检察干警人数最多。原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李向雷、省交通厅总工程师文发明、省公路局副局长沈惠生、省高速公路公司前后两任总经理李少锋和李英豪等多名交通系统高管,均案涉其中。


2002年,广东交通系统5.28腐败窝案审判尘埃落定后,广东交通集团纪委书记卢永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5.28案同时暴露了我们集团所属企业的诸多问题,在工程建设管理上存在管理不严、运作不规范、监督制约不利等弊病。”


实际上,在广东交通系统内部,最近落马的官员要数潮州市公路局局长刘益民案。2009年12月5日,广东省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全省十宗典型商业贿赂案件,“公路局长关照工程受贿58万”位列第一位。该通报称,2005年至2008年,刘益民在担任潮州市公路局局长期间,对他人承包有关公路工程予以关照,受贿共计人民币58万元,港币5万元;此外,刘益民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人民币18万元。


巨额采购预付款的流失隐忧


无独有偶,在广东公路局4000多万国资“遭劫”的同时,作为广东省交通集团控股的广东南粤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粤物流”,港股代码:03399.HK)的巨额采购预付款也面临未知的命运。


1月15日,南粤物流公司发布盈利预警,预期公司2009年业绩将较2008年同期大幅下降,出现亏损。并明确指出:“预期亏损的主要原因为––––该集团支付给唐山三家钢铁企业购买钢材的预付款,存在较大风险,需计提减值拨备。”


盈利预警称:唐山的这三家钢铁厂共拖欠南粤物流购买钢材款4.82亿元。


这对资本市场不啻于一声惊雷,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在“铁、公、基”一片大干快上的热潮中,背靠交通集团这棵大树、从事“铁、公、基”配套服务的南粤物流的利润竟然比经济危机的年份出现大幅度下降。


盈利预警公告发出后,广东交通集团开始挖掘亏损的背后是否存在更严重的问题,“我们也担心在交易过程中是否存在回扣或者渎职的行为。”广东省交通集团总法律顾问杨苗健说。然而,面对股民的质疑,广东交通集团所能做的,只是要求南粤物流尽量追回损失,保证以后不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杨苗健向本刊介绍,造成目前这一“困局”的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造成钢价大跌,对钢铁供应方经营有较大冲击。2009年10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又明确提出抑制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以致唐山三家钢厂经营环境愈趋艰难。


2010年2月10日,南粤物流董事会主席悄然易人,新任董事长刘洪走马上任。


3月9日下午,南粤物流董事长刘洪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我们属于广东交通集团旗下的二级企业,是国企也是在香港联交所挂牌的上市公司⋯⋯ 在年报发布前一个月,南粤物流将保持‘静默’,企业不再对外界发布信息。”


此前,广东省交通集团总法律顾问杨苗健对本刊说,股民质疑南粤物流隐瞒真实信息也属正常,“交通集团已对南粤物流管理层做了明确要求,要及时地向社会披露真实信息。”


本刊记者就此问杨苗健:“这笔近5个亿的预付款如果长期未能及时收回,势必会影响公司的资金链及日后的战略规划。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苗健回应本刊称,“集团高层也担心南粤物流国资流失的问题,我们正在调查,这个事件还处于对钢厂的投资预警阶段,还没有最后定论。”


“关于国资流失的流言,在年报还没出来之前,都只是传闻。如果消息坐实,肯定有人对此负责!”杨苗健答。


本刊记者获悉,南粤物流2009年度报表将在2010年3月底出炉。南粤物流董事长刘洪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说:“从目前公司运营状况看,资金链没有大问题。前几天开协调会,股东没有反映供应异常的情况。”


“作为南粤物流最大股东,交通集团只是对公司管理层提出了一般性要求,现在只是公布了盈利预警,一切都在可操控范围内。”杨苗健向本刊记者乐观表示。


目前,广东省纪检部门正在对南粤物流做独立专项调查,“南粤物流的经营管理都是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对于企业的运营状况,南粤物流董事长刘洪说,“前途是光明的。”


但吊诡的是,南粤物流公司绕开实力雄厚众多钢铁企业,选择唐山三家钢铁厂作为供贷方。因此,投资者质疑,交易背后是否存在暗箱操作,吃回扣等渎职行为?


更蹊跷的是,广东交通集团和南粤物流自始至终不愿披露“唐山这三家钢铁企业名单及其相关生产经营能力”,其理由是“公布了担心对方受到影响,对偿还预付款不利”。


广东省国资委综合法规处处长黄敦新告知本刊记者,虽然南粤物流的预付款遭遇拖欠风波,涉及国资流失危险,但国资委现在并没有正式处理此事。


“可以确定的是,河北唐山和辽宁营口方面都已经追回了一些款项。”黄敦新说,至于南粤物流与唐山三家钢厂的采购中是否存在“渎职和商业贿赂问题”,纪检部门也正在了解情况。


黄敦新称,“涉及到纪检、司法的问题,要等到调查结果出来我们才能说,现在不好下结论。”


在本刊记者结束采访之际,3月10日下午,广东省国资委综合法规处向本刊记者出具了一份题为《广东南粤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有关情况的说明》。该说明称:“南粤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委监管企业––––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在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到较大冲击。本着对股民负责的态度,按照香港联交所的有关规定,该公司于今年1月15日在网上公开发布了盈利预警公告,向股民预告了公司可能面临的风险。4月底前,该公司将发布2009年业绩公告,包含经由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的财务报告。上市公司在发布业绩公告前,信息披露将持审慎和一致性原则,不能做选择性披露。如需了解南粤物流的有关情况,请以该公司发布的年报为准。 作为省属国有企业的出资人,我委将按有关规定,进一步加强对包括交通集团在内的所有监管企业的监督管理,提升企业风险防范水平和能力,确保国有资产的安全和保值增值,维护企业股东的合法权益。”


“内讧”是否会引爆更大窝案?


从2月15日开始,天涯、网易、东方等网络论坛,陆续出现一篇题为《举报广东省公路“皇帝”顾某某、柳某某贪污、受贿》的网帖中,列数了顾及柳各种贪污腐化行为,其中包括“利用手中职权买官卖官、发包工程、索取回扣,多处豪宅和生活作风问题”的多项举报。


这份署名为“广东公路局老干部”的网帖还详细罗列了广东省公路局有关领导在建设资金的划拨、结算、招投标等诸多环节的腐败问题。网帖举报称顾某某及柳某某分别有多处豪宅,并在亲戚名下存款超过10亿元。


这一现象,被外界看成是广东省公路局的“内讧”。网帖称:“顾某某、柳某某为了打压不听话的下属,就拿这四名小卒开刀,花费600万买通了相关纪委相关人员。”


2010年3月5日,署名“许伟辉”的发帖人,声称担任广东省公路局路桥管理中心工程科科长的许伟文,不过是广东省公路系统内被人“开刀”的一名“小卒”,因为“不听话”而被打压。署名“许伟辉”的网帖称,许伟文被“带走”了,他的领导们则相安无事,这让“许伟辉”觉得“很不公平”。


自称“许伟辉”的发帖人称:“公路工程项目动辄几千万几亿甚至几十亿,每个项目从勘测开始到设计、招投标、施工、结算,都有各相关单位或私人老板找省公路局相关领导托情送礼。逢年过节的时候,省公路局里从看门的到上面的领导都会收到红包,按职位大小,少的几十、几百,多的一两万上十万甚至更多。”


“许伟辉”在公开举报信中坦陈,许伟文在逢年过节时“和大家一起收到一些几百或一千的红包”,但这并不比他的领导们收的多,“如果逢年过节收几百、一千块都要查办判刑,那广东省公路局的哪一个不用进去?”


这份网帖还声称:2006年,韶赣高速工程项目破土动工。韶关曲江至南雄段的中标单位中,广东省内几十多家施工企业无一中标。


网帖称,在建的韶赣高速工程项目(韶赣高速公路曲江到南雄段)董事长罗某是柳某某的同学,这是“许伟辉”抓住的一个“把柄”。


“许伟辉”在多个网络论坛大胆披露––––“中标单位都是内定,通常是由罗某向事先预谈好回扣的私人老板透露招标内部降点信息,使整个项目15个标段全部由私人老板挂靠的省外企业中标,从中收取巨额回扣。”


网帖中不仅公布了每项投标的具体项目、款项和竞标人,还公布了罗某的手机号码,本刊记者一连拨打数次,都无法联系到罗某。随后,在每封网络举报信的回帖中,本刊记者都留言给举报者,表明希望联系采访还原真相,还附上了具体联系方式。


但是截至发稿时,仍未有举报人联系记者。网络举报风波发展至3月9日,相关帖子均被神秘删除干净,包括本刊记者的联系采访帖。


3月3日至9日,广东省公路局办公室副主任黄泽华三次婉拒了本刊记者希望和顾某某、柳某某见面采访的要求。


黄泽华代表公路局否认了网帖上对顾、柳二人的所有指证。“这是在诬陷!网络上的东西终究是不可信的!都是诽谤诬陷我们领导的,纯粹是炒作!都是因为纪委查处了几名贪腐人员。”


“柳某某和罗某某都来自西安公路学院,柳某某曾是该校交通学院的学生。”广东省公路局办公室副主任黄泽华并不否认这一事实,但这一“把柄”,却不能构成任何指控的证据,“他俩只是同学而已。”


网帖给公路局有关领导扣上的另一顶“帽子”则是“贪污养路费预付款”,就连因此而得的“收入”都言之凿凿: “例如江门市应拨款是1000万,实际下拨的款为1500万,这多出来的500万中250万就作为回扣。”


举报信对于广东省交通系统利用工程索取回扣的说法更是详尽,“柳某某经常利用职权,指定下属各县市局公路桥梁工程的中标单位,其中207国道湛江段为其指定江门路桥中标虚报造价1000多万。”


对于网络质疑207国道湛江段为该公路局领导涉嫌“暗箱操作”,指定江门路桥中标虚报造价1000多万一说,广东省公路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黄泽华对本刊称:“这都是没有的事!”黄称,现在养路费早都没收了,对于公路的投资,全部由国家财政统一拨款。


网帖更是声称,顾某某、柳某某均有多处豪宅,对此,黄泽华表示否认:“官员的房产在房管局都有登记,不能瞎编乱造。”


广东省交通厅监察室副主任林清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现在就是有很多的人通过网络炒作,打击报复。这个举报材料没有落款人,这个人(指举报人)身份到底真假我们也无从查清。”


对于本刊记者希望得到的公路局“对网络举报事件的详细书面通报”, 黄泽华说:“一旦出了这样的事情(指许伟文、任文宏、余玉珏等四人被广东省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公路局的形象也毁于一旦,即使能透露的也是公布时候的事情。”


许伟文、任文宏、余玉珏等四人涉嫌受贿虚报材料,造成的4000多万国有资产流失,黄泽华表示公路局已上诉,将官司进行到底。


黄泽华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网络上自称许文辉的人并非许伟文的弟弟,许伟文的弟弟叫许伟军。此前,公路局询问许伟军,许称自己没有发网帖。


而广东省纪委宣教室郑成桑处长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称,纪委已经开始关注这些网络举报。郑怀疑发帖人是与公路局打官司的包工头。


公路局办公室副主任黄泽华对网络频繁出现的举报信,反应激烈。他向本刊介绍,目前已经向广东省公安厅报案,虽未正式立案,但已经有人在调查举报信的来源了。


网络世界里,一方是穿着马甲言辞铿锵的“公路局老干部”,一方是四处喊冤叫屈的“涉案嫌疑人家属”。到底谁是这起网帖举报的幕后推手,目前依然是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