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为何热衷学习毛泽东著作?[图]

在战争年代,林彪提倡学习毛泽东军事著作是为了打好仗


在战争年代,林彪是非常注意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尤其是军事著作。毛泽东的一些军事著作,比如《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十年内战的经验总结;指导抗日战争的《战争和战略问题》、《论持久战》中也包含了十年内战的宝贵经验。林彪作为红军主力部队的指挥员,参加了井冈山斗争、转战赣南闽西,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长征和东征,对于毛泽东撰写的军事著作,有切身的体会。


1936年,林彪在担任红军大学校长的同时,还在红军大学一科学习,完整地聆听了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讲授,获益良多。以后,他就将毛泽东军事著作的单行本随身携带。据大决战前后林彪的秘书谭云鹤回忆:林彪有一个小箱子,里面装着毛泽东军事著作的单行本,上面勾勾画画,圈圈点点,写满了批注,说明他对这些著作已经反复精读过。


在战争年代,林彪不仅自己认真研读毛泽东军事著作,而且在战斗、战役的关键时刻,要求部属针对面临的问题,学习毛泽东军事著作。


1946年11月,杜聿明依仗优势兵力向南满进攻。南满解放区一时间仅剩下长白山麓的临江、浑江、抚松、长白四县,南满军区主力三纵、四纵被压缩到狭小山区,形势十分不利。如果南满坚持不住,杜聿明没有了后顾之忧,就会倾全力进攻北满,东北形势就将恶化。因此,一定要坚守南满,以便北满、南满配合,使杜聿明首尾难以兼顾,从而扭转东北民主联军在战场上的被动态势。


为了帮助南满军区的领导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斗争,11月9日,林彪致电萧华、江华、程世才罗舜初,要求他们认真学习毛泽东的战略学。他写道:


你们虽在战争中很忙,但仍须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弄清战略思想,必须研究毛主席战略学第五章。应将该章作为我军的战略训令。在该章内当着重研究战略退却、反攻开始(这一节中尤当着重研究三条结论)、论集中兵力问题、论运动战。对这四节应反复研究,切勿当做普通文章看过去了,而应当当做胜利的诀窍来看,作战指令来看。决不可看一两遍就放过去了,应当常常拿起来看。只有这样,才能用这种思想来影响你们的实际行动,则能使南满今后的作战与局势,得到新的发展。


林彪所说的“毛主席战略学”,指的就是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该书第五章的题目是“战略防御”。其中“战略退却”一节阐述了“劣势军队处在优势军队进攻面前,因为顾到不能迅速地击破其进攻,为了保存军力,待机破敌,而采取的……战略步骤”。在“反攻开始”一节,毛泽东得出的关于初战的三条结论是:必须打胜,必须照顾全战役计划,必须照顾下一战略阶段。在“集中兵力问题”一节,毛泽东阐述了劣势军队要战胜优势军队必须集中兵力,才能对敌人形成局部的优势。在“运动战”一节,毛泽东阐述了劣势军队必须处理好打和走的关系,只有在运动中才能集中兵力。显然,学习和运用毛泽东这些论述对于坚持南满斗争有着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林彪此时要求南满军区领导学习毛泽东军事著作,完全是为了致用。


八个月以后,东北民主联军经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已经由防御转入进攻。1947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夏季攻势。国民党军在东北民主联军的打击下,迅速收缩兵力,坚守长春、四平、沈阳等战略要点。为了切断长春和沈阳的联系,林彪决定拿下四平。


从6月13日至21日,四平攻坚战已进行了八昼夜,国民党军仍顽强抗击,逐屋争夺。东北民主联军占领了西半个城市,伤亡已逾8000人。林彪、罗荣桓决心以一个星期的时间将此仗打到底,以达到完全消灭敌人和打垮敌守城信心之目的。


为了解救四平,杜聿明调集了他能抽出的全部机动兵力10个师,于29日从长春和沈阳两面向四平推进。林彪决定留一部佯攻四平,集中9个师去迎击由沈阳北上之敌。但由于国民党军队形密集,啃不动,东北民主联军于莲花街消灭国民党援军1个团并于威远堡一带击溃一部后,林彪下令撤出四平。


四平攻坚战虽然歼灭国民党军3万余人,但东北民主联军伤亡也有1万多人。四平之所以未打开,主要是因为事先对敌情侦察不够,以为守军只有1.8万人,打到后来才知道是3.4万人。由于对敌情估计不足,攻城兵力一开始不够集中,一面打一面添,导致未能打下。


为了吸取攻四平失利的教训,林彪除于7月2日和罗荣桓、刘亚楼致电东北民主联军各纵队并报中央军委,总结四平攻坚战的经验教训外,又于7月13日致信四平攻坚战的指挥员李天佑


天佑同志:


总部2日关于夏季攻势经验教训电,盼切勿草率看过,而应深切具体地研究,使今后思想有个标准:要把实事求是的原则,一切决定于条件的原则(这个原则我同你谈过),革命的效果主义的原则,实践是正确与否的标准的原则,加以很好的认识。你是有长处的,有前途的,但思想不够实际。


夏季攻势中,特别是四平战斗直至现在,从你们的电报和你们实际行动的结果上看,表现缺乏思想,缺乏见识。为了今后战胜敌人,盼多研究经验和学习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凡一切主观主义的东西,无论它是美名勇敢或是美名慎重,其结果都要造成损失,而得不到胜利的。


正确的思想的标准,是包括实践在内的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在军事上要发挥战斗的积极性,而同时必须从能否胜利的条件出发。凡能胜利的仗,则须很艺术地组织,坚决地打;凡不能胜的仗,则断然不打,不装好汉。如不能胜的仗也打,或能胜的仗如不很好讲究战术,则必然把部队越搞越垮,对革命是损失。以上原则,有益于进步,望深刻体会之。这些原则同时也是我正在努力加深认识的东西。


林彪 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