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红衫军扬言“泼血”抗议

dongm777 收藏 0 140
导读: 在支持泰国前总理他信的“红衫军”14日发动了一年多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集会后,泰国总理阿披实15日宣布,不会按照“红衫军”的要求解散国会下议院。“红衫军”领导人随后表示,将抽取“红衫军”示威者的鲜血泼洒在总理府四周,以进一步向政府施压。   “红衫军”14日中午向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在24小时内解散国会下议院。阿披实15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此回应说,大选不能解决当前的政治危机,政府还要听取社会上其他人民团体的意见,执政联盟内已对不解散国会下议院达成一致。   阿披实要求安保力量在面对示

在支持泰国前总理他信的“红衫军”14日发动了一年多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集会后,泰国总理阿披实15日宣布,不会按照“红衫军”的要求解散国会下议院。“红衫军”领导人随后表示,将抽取“红衫军”示威者的鲜血泼洒在总理府四周,以进一步向政府施压。


“红衫军”14日中午向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在24小时内解散国会下议院。阿披实15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此回应说,大选不能解决当前的政治危机,政府还要听取社会上其他人民团体的意见,执政联盟内已对不解散国会下议院达成一致。


阿披实要求安保力量在面对示威者时保持克制,避免暴力冲突。


阿披实宣布拒绝解散国会下议院后,“红衫军”领导人永·多集拉干说,“红衫军”不会像2008年泰国人民民主联盟支持者“黄衫军”那样,为向政府施压而封锁曼谷国际机场。


但另一名“红衫军”领导人纳塔武则表示,将抽取100万毫升“红衫军”集会者的鲜血,在16日泼洒在总理府四周,以此向政府施压。


纳塔武说,泼血行动旨在象征内阁成员将踩着“红衫军”的鲜血进入总理府。抽血将从16日上午8时开始。如果这还不能迫使政府解散国会下议院,将再抽取集会者鲜血,洒向阿披实担任主席的民主党总部以及阿披实的住宅。


15日下午1时30分许,曼谷北部的泰国陆军第1步兵团营地遭到炸弹袭击,造成2名士兵受伤。目前,尚不清楚此事是否与“红衫军”有关联。



“洒血换选举”细节:红衫军每人献血10毫升 估算需采血10万人


红衫军另一位领导人阿里斯曼,他披露了洒血换选举具体实施一些细节。阿里斯曼说,他已经和泰国的5家医院联系好了,这些医院每家医院有20名到30名医护人员,会在红衫军人群当中采血。采来的血应该说是这么一种情况,老年人和18岁以下的人不必献血,一般的红衫军成员每个人献血10毫升(编者注:需收集100万毫升血液,需约10万人鲜血)。红衫军领导人会在明天早晨的最后阶段献血,每人献血50毫升,他们会把这些血收集起来之后,等待泰国政府是不是可以回心转意,如果继续一意孤行的话,他们将把这些血液洒在泰国总理府各个大门的地方。[详细]央视网


曼谷市民“见怪不怪”


在泰华人目睹红衫军游行,表示对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本报讯 (记者张乐)几位在曼谷的华人介绍,红衫军虽然“闹腾”了一整天,但是感觉比较平和,人数也没有宣传中的那么多。整体上没给生活带来太大影响。


在一家夜总会上班的来自广东汕头的李先生说,现在政府号召曼谷民众,除了上班上学之外,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要在示威区闲逛,以免发生冲突或者可能受到伤害。红衫军到曼谷示威,让旅游团大大减少,夜总会的生意也跟着受到了“很大影响”。


李先生介绍,红衫军从早上开始,几乎“闹了”一整天,现在很多红衫军跑到北边军营围困政府官员去了,市内的示威有所减少。但王家田广场还是他们的大本营。李先生还听说当地人说军营附近发生了爆炸,不知道是不是红衫军所为。


“除此之外,生活没啥影响,就是希望他们赶快离开,旅游业尽快恢复起来。”李先生说。


另一位来自广西在泰国读书的大学生对记者说,红衫军的示威相对平和,主要在市中心附近区域,很多当地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次似乎没有传说中100万人,感觉也有50万人。当地人没啥特别的看法,生活如常。不过市中心会封路,外出要绕行。机场这边还没有红衫军,不过周围的检查站多了不少。”


许多曼谷居民表示,他们担心示威会演变为暴力冲突。一些富裕的曼谷居民离开了曼谷。但是曼谷的大部分地区十分平静,日常生活没有受到红衫军示威的影响。


红衫军示威途中迎欢呼


代表下层民众利益,指责阿披实为“特权阶层之子”


■ 示威


15日上午,支持他信的红衫军的示威队伍冒着30℃的高温向第11步兵团营地聚集,导致曼谷的部分交通瘫痪。这里是总理阿披实办公的地方。数小时后,红衫军返回首都的示威大本营。


商店雇员旁观欢呼


红衫军队伍主要由步行者、农用卡车和大巴组成。有的卡车上用扩音器大声播放着泰国乡村音乐,而车顶上的红衫军示威者在兴致勃勃地跳舞。


红衫军经过的沿途赢得了阵阵欢呼和呐喊支持声。一些商店关门停业,但是也有很多商店仍然开门营业,并允许其雇员加入旁观欢呼的行列。


曼谷退休教师尼塔亚·拆差隆瓦塔纳在红衫军示威队伍经过街头时高声欢呼。她说:“阿披实不知道如何管理这个国家,他在国外生活和学习,他对泰国一无所知。”


在一座人行天桥上,一名中年妇女高喊:“我们爱他信!我们爱民主!”而她的同伴则拿出数码相机朝着天桥下的红衫军队伍拍摄。


指责精英阶层“不知疾苦”


在红衫军的示威中清晰地体现出了泰国下层民众对精英阶层的不信任。一些小贩出售的帽子上写着:“只要是你们做的事情都是对的,而我做的都是错的。”


63岁的宋潘·农波是一名来自泰国东北部地区的种稻农民。他驾驶着一辆农用卡车,载着12个示威者和一大袋供他们示威期间吃的大米来到了曼谷。他说:“我们来这儿是为了要求公正和民主,我们并不是为了他信这样做,如果他信是个坏人,我们也会把他赶走。”


红衫军领导人纳塔武对示威者发表讲话说:“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以和平的方式要求阶级福利和民主。”他将总理阿披实称为泰国“特权阶层之子”,并抨击他逃避服兵役。纳塔武在谈到泰国的精英阶层时说:“他们从来感觉不到疾苦。”


两个阶层的利益之争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红衫军支持他信,但是许多红衫军成员表示,他们参加示威的真正原因是为了民主和公正,为了替穷人向精英阶层控制的政府抗争。


他信担任总理期间,在经济上实施所谓“草根政策”。这一政策使泰国众多贫困人口受益,但中产阶级认为他们的利益却因此受损。


分析认为,泰国这几年的政治争斗主要是围绕继续奉行还是抛弃他信的政治主张而展开的,而这种争斗的实质是社会不同阶层的利益之争。


红衫军难达目的


目前,阿披实已拒绝了“红衫军”的“最后通牒”。“红衫军”下一步有何动作,尚需观察。如果“红衫军”有超越法律框架的举动,局势就可能骤然发生变化。


由于得到了军队和警方的支持,阿披实政府手中握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在必要的条件下宣布实施紧急状态法。


目前实施的国内安全法只允许军队协助警方维持法律和秩序,而紧急状态法则授权军队全面控制局势。这将为出动军队驱散“红衫军”的反政府集会提供法律依据。因此,“红衫军”的集会示威者一旦超出法律框架,必将被军警驱散。


此外,经费不足使“红衫军”的集会示威难以持久。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红衫军”反政府集会示威活动很可能无果而终,但泰国的政治争斗将不会停息。


“红衫军的示威游行‘有种狂欢节的感觉’,但与此同时也显示出了‘他们的决心’。”


——居住在曼谷的西方自由摄影师盖文·高


“对我来说,最有趣的事情就是观察普通的泰国人,那些小贩、商店主还有住在小巷里的人们都跑出来沿街观看红衫军路过。他们并未身着红衫,但是却高声为红衫军欢呼。令人吃惊的是,一些驾驶着私家车的人也鸣笛并朝着红衫军挥手微笑。许多人还挥舞着他们能找到的任何红色的东西,比如红色的购物袋、褪色的可口可乐标志,我甚至还看到有人挥舞着一只红袜子。”


——政治博客“曼谷评论”的一位读者描述了他15日在曼谷街头看到的情况


“很少有人关注普通的红衫军支持者,在记者和学者中对他们有着一种一成不变的固定看法。但是我在曼谷街头遇到的红衫军或者其支持者,不论他们是理发师、服务员、出租车司机,还是经营小餐厅的家庭、旅馆店主或旅游中介,他们再三重复的都是这样一些内容:他们都赞同议会应该被解散,以举行‘还权于民’的大选;他们声称泰国的媒体没有准确地报道红衫军的活动;他们坚决驳斥收钱来参加示威的说法。”


——居住在曼谷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社会调查学者马克·阿斯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