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250名儿童血铅超标 村民体检被拘(图)

曾经戍边 收藏 2 606
导读:湖南250名儿童血铅超标 村民体检被拘(图) 2010年03月16日02:26新京报褚朝新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6_24128_10824128.jpg[/img] 2月26日,嘉禾金鸡岭村村民廖永固拿着血铅超标的儿童名单和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的材料。本报记者 褚朝新 摄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6_24133_10824133.jpg[/img] 曹小

湖南250名儿童血铅超标 村民体检被拘(图)

2010年03月16日02:26新京报褚朝新


湖南250名儿童血铅超标 村民体检被拘(图)


2月26日,嘉禾金鸡岭村村民廖永固拿着血铅超标的儿童名单和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的材料。本报记者 褚朝新 摄



湖南250名儿童血铅超标 村民体检被拘(图)



曹小英身边是5岁的儿子廖阳大,其被检测出铅中毒。本报记者 褚朝新 摄


■ 核心提示


2月24日,湖南嘉禾县250名儿童血铅超标。引发中毒事件的炼铅企业腾达公司,曾被县市两级环保局几度叫停,但仍继续生产。


县环保局长雷向东说,作为贫困县,嘉禾急于发展经济,一批从周边省市淘汰的企业来到嘉禾,不作环评就开始上马生产,“经济落后了,好不容易来几个企业,你就不好去管。”


县环保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该县未经环评的企业达309家。县委书记表示,整治工作近期开展。目前“腾达”已被关闭。


抱着四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穿着一双塑料拖鞋,2月24日曹小英一路紧跟着记者,即便进了广发乡党委书记曹作成的办公室,她也执意现场陪同。


采访中,她不时会激烈地操着湖南嘉禾方言插话,与乡干部争吵。


她很担心,四个孩子体检,全部铅超标。5岁的老二廖阳大,铅含量达到238微克/升,已是中毒状态。


另一个让她紧跟记者的原因,是丈夫廖明秀5个月前就被嘉禾县公安局抓走了。


曹小英说,丈夫当时只想去广州做体检,检验自己血铅是否也超标,却被政府拦住不让走,最后还被拘捕。


如今,曹小英最大的希望,是孩子得到治疗,丈夫被释放。


一夜间,新禾皆毁


金鸡岭村一炼铅企业腾达公司每年排放二氧化硫数百吨,形成酸雨致死大批林木、禾苗


曹小英所在的金鸡岭村,是嘉禾县广发乡白觉村的一个自然村,地处嘉禾县、宁远县、新天三县交界处,人口千余。


村庄散落在村道两旁,田地与房屋紧邻,村民们推门就能看到自家田地


2009年7月的一个上午,金鸡岭村63岁的村民廖永固早早起床,准备下地。地里的水稻快要开始抽穗。


推开大门,廖永固吓了一跳。昨天还绿油油的禾苗,一夜间黄了。出门看,山上的树,也枯了不少。


尽管村干部说,是村民们没管理好,禾苗发病。8月20日,村民们还是将情况报告给乡政府及县农林行政主管部门。


8月25日,嘉禾县农业局鉴定认为,污染为附近冶炼厂排出的二氧化硫所致。


次日,嘉禾县林业局也认定,冶炼厂排出的废气遇雨水形成酸雨导致林木死亡。经该局认定,重度受害幼林面积为1.07公顷,轻微受害的幼林面积1.6公顷。此外,该村成林受害达12.4立方米。


金鸡岭村附近有8家冶炼企业,究竟是哪家造成污染?


2010年2月24日,嘉禾县环保局局长雷向东提供的资料中称,金鸡岭村附近的腾达金属回收公司主要炼铅,该公司2007年排放的二氧化硫高达540吨,2008年也高达184吨。


“该厂排出的二氧化硫的系数为每吨504公斤,而附近富锰渣厂的排放系数只有0.175公斤。”该局据此认定,腾达公司是二氧化硫的主要污染源。


数百儿童血铅超标


“腾达”附近泥土铅含量超标5.52倍,毒害附近3村,中毒孩童脾气暴戾、成绩下降


庄稼和树木都被污染了,村民们马上联想到村里孩子们的变化。


曹小英5岁的儿子廖阳大,最近半年突然变得脾气暴躁。


村民廖阳飞回忆说,廖阳大曾和隔壁的几个孩子一起玩耍,不知怎么不高兴,居然拿了把菜刀要砍别的孩子。


这一幕,让现场的村民们震惊,他们一致把这名5岁孩童的暴戾归咎于铅中毒。


“儿童学习成绩下降,脾气变坏,全村人气色大不如以前。”在写给当地政府的申诉材料中,金鸡岭村村民们说。


2009年8月24日,金鸡岭村30名村民自发去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郴州市疾控中心体检。


两天后的结果让村民们大吃一惊:12名成人正常,18名儿童血铅全部超标,甚至有两个孩子铅中毒。


这个消息迅速在附近几个村庄传开。此后几天,金鸡岭村和附近的凤村、白觉村村民相继去医院体检。


今年2月24日,嘉禾县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三村397名参检的14周岁以下儿童,有250人超标,属轻微中毒的孩子有4个。


2009年8月13日,嘉禾县环保局检测到的数据显示,公司附近泥土铅含量超出国家标准5.52倍,砷超标2.1倍,镉超标0.6倍。


在广发乡的忠良村,多名村民出示的证据显示,该村也有大量儿童铅超标,但病情被瞒报。在嘉禾县政府提供给记者的相关报告中,确实没有该村儿童受害的相关情况。


广发乡党委书记曹作成解释说,经过营养干预,目前受害儿童已大部分恢复正常,剩下35%的孩子血铅含量仍超标。春节前已经进行复检,目前结果尚未出来。


2009年8月底,金鸡岭村村民们涌进腾达公司,要求扣押该公司部分生产的成品铅作为证据。


“当时公司的老总邝光成、股东廖孝胜都在,也同意。”村民廖仲福说,双方清点了扣押铅块的数量,还连同装载铅块的拖拉机一起过磅,共重3.56吨。


廖仲福没有想到,事后嘉禾县有关部门以村民哄抢企业物资,多次派人抓捕他。至今,廖仲福不敢正面接触当地政府。


“如果是哄抢,怎么还点数过磅?”廖仲福说。


关不了的污染企业


2007年、2008年嘉禾县与郴州市的环保局屡次下令关闭“腾达”,腾达至2009年仍在生产


腾达公司,最初名叫鸿发有色金属回收公司。这家污染严重的公司曾被政府屡关不停。


“该公司2007年建厂时,没有进行影响环境评价,采用的是国家明令淘汰的烧结锅炼铅工艺,公司现有的污染处理设备不能达到排放要求。”嘉禾县环保局有关官员称。


嘉禾县政府提供的一份报告中显示,2007年6月嘉禾县政府曾对该厂做出处罚决定,并责令停止生产。


2007年12月,郴州市环保局发现鸿发公司投产,便立即要求嘉禾县政府取缔关闭该公司。


当地村民们说,鸿发公司依旧维持生产,他们常能看到厂里烟囱冒出的黑尘。


2008年,郴州市政府将该企业列为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对象,要求嘉禾县政府关闭该公司,拆除生产设备与供电设施。


2008年10月29日,嘉禾县政府签发盖有时任县长、现任县委书记陈荣伟印章的县长督办卡,再次明确要求取缔关闭该公司。


“上述问题由你乡负责整治到位,否则将按有关规定,从严从重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县政府签发的督办卡上要求,广发乡切断该企业供电电源并拆除生产设备。


在县长督办卡下达后,2009年,曾短暂关闭的鸿发公司更名为腾达公司,再次恢复生产。


嘉禾县环保局局长雷向东说,县长督办卡下发后,该公司停产了一阵,但2009年初该厂老板又进了一批原材料,于是又开工生产。


据广发乡党委副书记郭志红介绍,腾达公司是前任乡政府领导招商引资到金鸡岭村的。当时领导也没接触过这类企业,不知道是不是会导致污染。


“我们去检查,他就关门不生产,我们一走,他就又开始生产,没办法。”郭志红说,乡政府没有行政执法权,无法强行取缔。


村民们认为,3年多,郴州、嘉禾两级政府都关不了一家污染企业,根本原因是有官员在该企业占干股。


嘉禾县政府也收到村民类似的举报,但目前尚未查明有公务人员在该厂投资入股。


记者在调查中未能获得官员入股的证据。



去体检被当集体上访


县政府将这53名去广州体检的村民拦于半途,村民不满堵路抗议,3人被拘捕


2009年9月17日晚上12点,一辆大巴车驶出金鸡岭村。车上坐的是该村53名村民。曹小英和丈夫廖明秀均在车中。


曹小英说,他们去广州体检。


一份租车合同上显示,该车的目的地是广州,租车时间是一天一夜。合同注明,于9月18日上午11时准时发车返回嘉禾。


在大巴出发的两个小时前,广发乡人大主席欧舒东得知村民离村外出的消息。


“有人报告说,这些人将要去堵省委省政府的门。”欧舒东说。


为了防止村民集体外出反映问题,嘉禾县政法委副书记李英带领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显顺,前往劝阻。


2009年9月18日凌晨0:30,李英带着警员在桂嘉公路路口拦住了村民所乘车辆。


李英对记者说,当时带了四五个民警前往。


金鸡岭村村民们告诉记者,当时前去拦截的警察有近百名,包含警车在内的车辆数十台。


村民们称去广州体检,李英认为他们是去集体上访。僵持之下,桂嘉公路逐渐堵塞。


“我们不服气,凭什么不让我们去看病啊,有些人就坐到了马路上,把路堵了。”当时也在场的村民廖永固说。


随后,廖永固、廖明秀等3人被以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罪拘捕。


嘉禾县公安局局长罗永刚告诉记者,事后调查发现,村民们确实是去广州体检。但当晚认为村民是去上访,不是公安局做出的判断,公安出警只是受党委政府的指派去现场协助。


“我们抓人,是依法办案,一点错都没有。”罗永刚说。


李英认为,“即便我们截错了访,但这也不能成为他们堵路的理由。”


2月24日,广发乡人大主席欧舒东接受采访时,依然认为派人去拦截村民是正确的决策,“他们外出意图不明,即便是出去体检,也应该告知政府。”


该乡党委副书记郭志红分管政法,他很理解欧舒东的做法。他说,如果村民们没有去看病,集体出去了,那么乡里各级干部的压力会很大。


记者得到一份嘉禾县委县政府联合署名的信访总结材料。


材料称嘉禾县为“信访难县”,并这样叙述该县的信访现状,“信访总量多但逐年减少、越级上访多但对象减少,信访积案多但新增极少,疑难个案多但群访很少、平常闹访多但特访期间少。”


材料称,该县对零上访单位、乡镇、村给予重奖。


该材料还证实,重奖之外还有重罚。2007年和2008年,该县对1个乡镇实行了一票否决,对8个信访工作落后单位实行黄牌警告,并处罚金8.2万元。


据嘉禾县组织部通报显示,2009年7月,嘉禾县田心乡党委书记李铁君因“处访不力”,被免职。


县政府的材料称,通过对部分访民的拘留打击,“实现了打击少数人、教育一大片的目的”。


2009年9月,外出体检被拘捕的廖永固因患病已被取保候审。曹小英说,他丈夫廖明秀如今仍被羁押着。


贫困县表态:逐步治污


当地招商引资落后周边县市,一些被淘汰污染企业转移至嘉禾,县委书记表示清理工作将展开


曹小英现在还担心他儿子的病,以及他们的生活环境。她收到政府发的几箱牛奶。乡里干部说,“不用治,喝点牛奶营养干预就能好。”


2月24日,广发乡金鸡岭村数百米处,腾达公司已被强行关闭,厂门大开着,里面的车间已被挖土机推平,满目残垣断壁。


几百米处,仍有两家小型冶炼企业存在。


“我们生产的产品主要是富锰矿渣,对面那家主要是炼生铁。”自称其中一家企业“二老板”的廖姓男子称。


“这几家企业都是本地人办的,一般都是边建边办有关手续。”广发乡党委副书记郭志红说。


2009年,嘉禾县环保局清理发现,该县有各类企业541家,其中未进行环评审批的非法企业多达309家,金鸡岭村附近有5家企业。


“我县大部分新上项目,在环评审批方面都是先上车后买票,一些企业不申请环评就开工上马,更有一些不符合政策和条件的企业也强行上马。”嘉禾县人大常委会委员罗江兵曾总结说。


2009年10月29日,罗江兵在县人代会上指出,个别地方和个别官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牺牲环境求发展的思想,导致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不符合环保准入条件的高污染项目存在。


面对这些污染企业,环保局长雷向东也有他的苦衷。


嘉禾,2004年之前是郴州市唯一的“小康县”。2004年后,逐步变为财政贫困县。


“经历了高考舞弊、嘉禾拆迁事件,嘉禾县的招商引资比周边县市,落后了几年。”雷向东说,为了不与别的县市距离落得太远,嘉禾县相继出台了一些措施大力招商引资。


于是,嘉禾出现了让雷向东头疼的局面,“本身没有几个企业,有了几个企业都是非法的污染企业。”


另一个现实是,嘉禾县靠近广东,一些企业在广东被淘汰,便逐步向落后的嘉禾县转移。


雷向东说,其实要取缔这些企业很容易,停电就行了。但供电公司归县经济局管。一个企业年产值上千万,经济部门不仅不希望这个企业消失,甚至还会把它当作上规模企业上报。


“人家都在发展经济,嘉禾落后了,好不容易来几个企业,你就不好去管。”雷向东说。


2月26日,嘉禾县委书记陈荣伟对记者说,嘉禾近期将逐步清理整治非法污染企业。


□本报记者 褚朝新 湖南嘉禾报道


[责任编辑:kexiazhang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