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九卷 第四章

张单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吉科赤起初是慢慢的走,后来他走出原平城以后,就用上了阴阳步跑开了这里,往自己的军营那里前进。 此时树林里面的大火已经逐渐的消失了,树林里面的树木基本上全部都成了“残花败柳”,成为了老藤枯树,弥漫着浓浓的呛味,以及黑气,树林内是浑浊不堪,虽然不少的树木上面还有余火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科赤起初是慢慢的走,后来他走出原平城以后,就用上了阴阳步跑开了这里,往自己的军营那里前进。

此时树林里面的大火已经逐渐的消失了,树林里面的树木基本上全部都成了“残花败柳”,成为了老藤枯树,弥漫着浓浓的呛味,以及黑气,树林内是浑浊不堪,虽然不少的树木上面还有余火在燃烧,可是已经绝对构不成什么威胁了,吉科赤只身走在树林里面是一点事情也没有。

当然里面的地雷除外,吉科赤是用阴阳步小心翼翼的跑着就是防着这个。

沿途吉科赤还看见树林里面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体被烧焦的己方士兵的尸体,吉科赤看见了这些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继续往前奔跑,一直跑回了己方的军营。

吉科赤回到军营以后,就来到了自己的指挥所里面,在指挥所里面南川原重和井田造正坐在里面商议着事情。

吉科赤进去以后,他就把己方去原平的过程和在原平里面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南川原重和井田造是听着很认真,他们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等到吉科赤说完的时候,井田造和南川原重也把在这里的情况给说了,三人是说了十几分钟才把情况给说完了。

三人说完以后,南川原重道:“吉科赤,你马上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并且,还要让上级传达到日本,告诉首相、天皇等人物。”

井田造和吉科赤知道南川原重的意思,今日梁中国出的这个计策实在太过危险了,居然还让己方是损兵折将,而且,还多多少少把美国给牵扯进来了,这样事情必须要汇报给天皇以及首相等人了,这样即使以后出了事情也会好办一点。

吉科赤点了点头,道:“师团长,知道了。”

南川原重又道:“吉科赤,你留下来,我和井田造也要去一次原平城,去见见梁中国。”

吉科赤颔首道:“是!师团长。”

井田造道:“师团长,去原平的话那是不是只有我和你去,要不要派士兵一起去。”

南川原重摇头道:“不用了!只要我们两个人去就行了。”

吉科赤道:“师团长慢走!”

南川原重是坐在椅子上面,井田造是站在旁边,现在南川原重是立即起身和井田造一起走出了指挥所,直奔原平,而吉科赤就在军营里面发电报,把今天的这件事情汇报给了上级。

南川原重和吉科赤两人是走出了军营,越过了被烧了大半的树林,他们来到了原平城下,还是老规矩,这两位太刀师团中人先通报了一声,然后,他们在中国士兵的带领之下走进了原平城。

他们两人又来到吉科赤刚才和梁中国比武的那个地方,他们两人看见了梁中国。

本来,梁中国见吉科赤走了,他就回到屋子里面翻开《五轮书》想仔细的看一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看看日本剑圣到底能写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当梁中国正看开头的一点东西的时候,忽然,他听见了脚步声,他隐隐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于是,梁中国就把《五轮书》重新塞进了怀里面,他出门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遂梁中国就看见了南川原重和井田造。

南川原重和井田造都是太刀师团的高层人物,既然,他们两人来了,那么在这里的晋绥军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和一零三旅旅长于广云也来了这里,以防止南川原重和井田造耍什么阴谋诡计。

杜汉星一直以来就待在梁中国的身边,梁中国出去了,那么杜汉星也跟着出去了,因为杜汉星也是有好奇心的,他也想见见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梁中国看见了南川原重这位杀父仇人,前者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的怒火,相反,他觉得相当的冷静,他看见南川原重并没有任何的冲动的表情和动作,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南川原重笑道:“梁中国,你今晚出名了,你的胆子还真够大的,竟然敢用能让社会大乱的招数。”

梁中国木然道:“谢谢夸奖。”

南川原重接着道:“梁中国,我不妨告诉你,今晚我已经把这场战斗汇报给了上级,我想我的上级会汇报给在日本的天皇首相等人,还有经过层层传达以后,我相信连德国的希特勒,美国的罗斯福,甚至是全世界的领导人都知道你的名字。”

梁中国虽然不是重视名利之人,可是,当他知道自己的名字能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也是相当的高兴的。

南川原重接着道:“梁中国,今晚的事情是有利有弊,不错,你是名扬天下了,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相信过了今晚了,有不少的汉奸和我们日本高手都想杀你出名,特别是你会武功,这样,你会更倒霉。”

梁中国笑了笑,道:“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能承受的住,就算是死我也要是抗战胜利以后再死。”

南川原重是不置可否,他咳嗽了一声就退到一旁,这下轮到井田造说话了,他道:“梁中国,我给你讲一些道理吧。”

梁中国嗯了一声,道:“好!你说,我听听你能说些什么来。”

井田造道:“梁中国,你知道为什么在我们日本只有剑客,而没有大侠吗?”

梁中国摇头道:“不知道!”

井田造道:“梁中国,你们中国人和我们日本人不一样,你们中国人的特点可以用一个‘柔’字来概况,而我们日本人可以用一个‘刚’字来概况。你们中国人生性软弱,当知道有人行侠仗义,锄强扶弱,除暴安良,替弱小者出头在你们的心中是十分的高兴,而我们日本人天生自尊心特别强,喜欢争强好斗,我们根本不想要别人来帮助我们,这个你明白吗?”

梁中国想了想,他似懂非懂道:“我既是明白,又不明白。”

井田造笑了笑,他接着道:“你们中国的大侠可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游戏人间,而我们日本的剑客可是要和在本国有权有势力的有关联,不然,以我们日本人的个性,就算是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郎,我们也要把他乱刀给砍死。”

梁中国听见这里是彻底的明白了,他道:“井田造,还有没有吗?”

井田造笑道:“没有了!”

梁中国嗯了一声,道:“你们两个人要不要和我比武?”

井田造笑道:“不用了!”

南川原重道:“梁中国,告辞了,我和井田造走了。”

梁中国惊讶道:“什么,你们两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几句话?”

南川原重是正色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转身就走,当然,同时走的还有井田造,井田造在走之前也和梁中国说了一声“再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