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53)


“今天这趟总算没有白跑。”李虎林跟着吴为回到开元,一进门就兴高采烈地对吴为说道。

“累了吧?团长?”唐糖这几天一直都外面跑公关,这会儿也没有回来,吴为亲自为李虎林倒了一杯水,递到跟前,“这项目很有搞头吧?”

“不要再叫我团长。”李虎林接过水来,“不是说过了吗?从此你就不要叫我团长了,现在你才是我的上级。”

“团长,我叫习惯了,一下子也改不掉,不小心就从嘴里冒出来了呢,嘿嘿。”吴为说的是真心话。在部队上叫了好几年,不是一下子就能改掉的。

“得改!”李虎林说,“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吴董。”

吴为笑了:“团长,现在就我们俩,较什么真啊?无论到时候,我都是你的兵啊!”

“一码归一码。如果我不加盟进来,随你的便,说是我的兵,我也认可。可是现在不是了,我现在是你的兵。这关系摆不正,以后我可无法在这儿工作。”李虎林犟劲又上来了。

“好吧,李总,谈谈您的感受。”吴为知道再叫团长李虎林会不高兴,于是改口说道。

“嗯,食品公司发展势头良好,下面就看基地了。在路上,我发现了南郊那片土地很好,一是环境很适合办农场,二是离城区也近,将来运输也方便。”李虎林说。

“那片地方我以前也曾经想过,是属于南郊办事处的,经过我们了解,那片地曾在去年挂牌拍卖过,只是流标了。不知道是否出租呢。”吴为担心地说。

“我关心的恰恰是这个!我还就怕他们不卖哩!”李虎林兴奋地说。

“哦?您的意思是?”吴为不解地问。

“那我们尽快争取把那块地皮买下来!”李虎林坚定地说。

“您不会开玩笑吧?买?我的李总,你知道他们开出的是什么价吗?”

“什么价?”

“六百万!”

“不值?”

“不值,那要看是做什么用。”吴为说,“要是价有所值,恐怕也轮不到我们今天在这儿谈论了,呵呵。”

“六百万,似乎是没有多意思。”李虎林说。吴为跟着说:“是啊,六百万开个农场,这投入也太大了,猴年马月才收回成本?”

“我的意思的,用它办农场肯定是没意思,我也不至于傻到那个地步。”李虎林不急不慌地继续说道,“我看好那块地,是因为它是增值的潜力。”

“增值?”吴为笑着说,“种黄金?”

“不用种黄金。”李虎林说,“但是......”

吴为的手机响了,李虎林没有继续说下去。吴为接了电话,对李虎林说:“李总,我一会儿要与台湾来的客户会个面,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您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吧,我回去再合计合计,改天我们再谈这事儿。”李虎林说罢,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下班走了。吴为看李虎林走远,又给唐糖打了个电话:“唐糖,你忙得怎么样了?”

“哦,下午又约见几个客户,把礼品都送出去了,正准备回去呢。”电话里的声音好像是百灵鸟在唱。

“那好,你快赶回来吧,台湾的那个客户来了,你陪我去见见他。”吴为说。

“嗯,知道了,我马上到。”唐糖回答。

吴为挂了手机,坐在那儿,显得很不自在。按说这是个老客户,见面谈谈生意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儿,可是这客户有个怪癖,每次谈生意都要带着位情人。自己带情人也就罢了,他还要求对方也要带着情人,否则生意免谈。在他看来,养着情人的老总,才是公司具备实力的体现。当初生意场的一位朋友介绍与他认识时,一再向吴为强调,这是与他谈生意的必备条件,否则,你谈不出什么成果出来。

第一次面会的时候,是在北京。吴为只身前往,向对方必恭必敬地递上名片,那家伙把名片接了,扫了一眼,就顺手将名片塞到搂在怀里的那个女孩胸罩里。问:“吴先生,怎么一个人在外孤军奋战?”

吴为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处于礼貌,笑着问道:“孤军奋战?您的意思是?”

“哦,怎么没有把你的马子带过来,一起坐坐?”对方毫不掩饰地问道。

吴为明白了。情急之中撒了个谎:“她,她最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没过来。”

“是吧?看来真不巧,那过几天等她身体好了再一起过来吧,我在北京还在多过些日子,与我的小马子还没有亲过来呢。”说着,对方在那个女孩脸上亲了一口。

吴为只好告辞出来,心里忍不住直骂娘,这狗日的,头脑有病,谈个生意还得带情人,这是哪门子规矩?可是这是一笔大生意,又不忍心就这样放弃,但问题是,我吴为根本就没有情人,难道还要去出租不成?

回到酒店,吴为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唐糖,打电话让唐糖乘坐飞机来京。红着脸把这事对唐糖说了,没想到唐糖毫不介意地说:“不是就冒充一下您的情人吗?放心吧,我保证能糊弄得那假洋鬼子一愣一愣地。”

果然,第二次去的时候生意谈得很顺利,签下了一宗很大的定单。

看来,这次只好再请唐糖冒充一下自己的情人了,吴为无奈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