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9.html


取胜第一战后,我需要考虑给养的问题,看来还是需要地盘,才能解决,另外,我还想按照我以前的训练方法,挑选如廖永忠一样的士兵,逐渐组建一支特殊的部队。

廖永忠是本地的人,我把我选择基地的构想说明,让他给我建议,我希望的地方是尽量的靠山,同时还需要有可供耕作的地,我需要屯兵。

廖永忠很快明白我的意思,表现了一定得素质,我觉得他将来一定很有领兵的能力,没准,名将廖永忠应该就是他了。

谁知,廖永忠的建议就是我们目前这个猎德镇,据他说,半年前,这里没遭兵灾之前,是一个还算热闹的小镇,往北两里,是一个山口,正符合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布置,山上还有小河流下虽然不大,尽可解决用水,完全合乎要求。

我不禁对他有点兴趣,决定将他培养成为优秀战将。

我做了两件事,一是命廖永忠回到柯子村,将留在里长家地窖的粮食取回,另一件事安排八名机灵的,分八个方向伸延六十里,打探各路消息,特别是我想知道元廷、郭子兴、朱元璋、张士诚、徐寿辉、陈友谅等人的信息,那时信息不通畅,我说到这些人时,他们一脸的茫然,我也不多做解释,只告诉他们,尽量打探,主意安全,十天内回归。

十天之内,我需要对我所处的环境做个大概了解,十天之后,如果信息足够,我就可以作出对大形势的分析。

朱元璋,你在哪里?

我用两天的时间将格斗的要点教给廖永忠,让他粗懂后去教其他人,招式不多,主要是练熟,随手运用,另一个就是练力量,之后我躲进内室,将在里长家收集到的资料分析,或者开启我的掌上电脑,调取有用资讯,并教小月一些字和格斗术,有点比较头大的是我用惯的简体,繁体字让我有点费神。

至于我的那些士兵的军纪其他的我都交给了廖永忠,这小子处理得还不错,甚至附近有些逃难的都汇聚到这个猎德小镇上来了,渐渐有了些人气。

我查过历史记录,一点有关猎德镇的信息都没有,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难道我无法在这个世界立足?我不敢想象,如果是真的,这将是我的悲剧,也将预示我会面临巨大危险,我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刘伯温,无论现在我带领的这些人怎样看待我,我该怎么办?

这天,我正在教小月识字,一个家字,小月问我:“爹,这个家字为什么是盖头下面是一个猪字?”

不管我是否同意,小月已经开始叫我做爹,可怜我在我的时代,我都还没结婚,当时大家都习惯晚婚,而现在,我就要做一个女孩的爹了。

“以前的人,是把猪养在家里的,把猪养在家里,也说明这个家很安慰,很温馨,才是一个很真实的家,所以这个屋下有猪就是一个很像样的家。”我细细地向小月解释,如果在和平年代她应该上初中了,不再是学家字的时候了。

廖永忠敲门进来,他现在还叫我神仙,听到小月叫我作爹,奇怪兼羡慕,乱世强者是最易被神化的。

廖永忠是问我军是否需要打出名号,因为近几天,不少难免依附,如果用名号召集,轻易可以召集到人手,随时组建五百人以上的队伍。

我告诉廖永忠:“你以后可以改叫我军师,说实话,我不是什么神仙,只是我来的地方你们还不能理解而已,我想如果我们成军,军号不如就叫近卫军。”我想起了卫国战争,同样是面对战争疯子。

我真的成为了刘伯温军师?

虽然我对元人没有特别的反感,但我对成吉思汗说过的战争的乐趣在于把别人的领土占为己有,把别人的妻儿占为己有这种话,是非常不感冒的,这不是战争疯子是什么;用一句我的时代所流行的话,就是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我问廖永忠:“我预计我们目前这个地方,北边蒙元还没败退,东边是张士诚,西边是朱元璋,还有南边目前未能确定的是徐寿辉还是陈友谅,你说,我们应该怎样?”

廖永忠答我:“我会努力扩充队伍,北上抗元,联合其他义军一起行动;可是军师,你说的其他义军,我为何有些没有听说过?“

我问:“是谁没有听说过?“

“朱元璋,陈友谅两人,我就没听说过,”廖永忠回答。

我思考片刻,不置可否,并没有直接回答廖永忠,我在等我需要的情报,我感觉真实的情况可能与我所知的历史有点差异。

我对廖永忠说:“乱世出英雄,但不能呈匹夫之勇,我不赞成一将功成万骨枯,百姓就永远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不是当权者应该做的事。”

我继续说:“你的想法比较正统,没有异兵的出奇,扩军是需要给养的,我们目前还很缺乏,而且,我不会同意你再从民间得到,只有一个地方,就是元廷,所以目前有难度;另外,蒙元是注定要败亡的,将来将是地方势力的角逐,而你,也将是其中的一份子,不过,我们的起点可能决定我们无法与其他地方势力抗衡”

廖永忠脸上惊讶和兴奋的神色皆有。

“我将会将我们的近卫军打造成一支尖兵,而你将是这支尖兵的领军。”我察觉到廖永忠短短时间内,由农民到战士的剧烈转变,可以预见,他真的会在将来,成为一名猛将。

当然,他需要首先成为我训练下的古代特种兵团的合格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