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闯荡 第一章 文艺青年 (3)卫生间里的裸女

枪通条 收藏 1 15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一夜无梦,我睡得很踏实,完全没有先前担心的所谓“认床”的感觉。 一觉到天亮,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了看手表,发现才六点多一点,想睡个回笼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干脆轻手轻脚地爬下床来,嘉介那小子正抱着枕头喃喃梦呓,丝毫没有被我下床的动作所惊动。 简单地洗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一夜无梦,我睡得很踏实,完全没有先前担心的所谓“认床”的感觉。


一觉到天亮,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了看手表,发现才六点多一点,想睡个回笼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干脆轻手轻脚地爬下床来,嘉介那小子正抱着枕头喃喃梦呓,丝毫没有被我下床的动作所惊动。


简单地洗刷了一下,站在阳台上看着晨曦中的深圳,看着安静的深南大道,顿时觉得心旷神怡,体力充沛。


我换了套球衣,拿上磁卡和钥匙,揣了点零钱,这么清新的早晨,这么能不去跑跑步呢,嘿嘿,说不定会遇到一些早起锻炼的妹妹呢……


但是我错了,我把沙河东路跑了个遍,也没有发现美女,一路上尽是些阿公阿婆,要么就是肌肉男,女的也不少,不是大妈就是运动型恐龙,实在是看不下去,赶紧加快步伐往回跑。


好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地跑步了,好久没有长跑完再来几组仰卧起坐和俯卧撑了,一身异常臭的大汗浸透了我的衣服,我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充分地发散,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起来,一扫在酒店的颓废,似乎又有点儿学校时候的感觉了。


我把上衣脱下来擦了擦汗,随意搭在肩膀上,一边放松一边往白石洲里面走去,住人多的地方,吃东西的店必定不会少。


果然,我刚绕过小区后面的小路,就发现白石洲的路边到处都是卖早餐的小摊小贩,当然也有开店做早餐生意的。


我知道大部分的上班族都是买几个包子一杯豆浆,边走边吃,能找家店坐下来慢慢地吃个早餐的,可以说是牛逼人物了。


刚才出来的时候浩哥和暴龙的房门都是关着的,而且门口多了几双鞋子,我估计他们昨天晚上回来睡了,所以我找了家饼店,看了看那上面挂着的牌子,买了五人份的早餐。


回到浩哥家,开了电视,发现距离早间新闻的播放时间还有十来分钟,于是打算冲个澡再边吃早餐边看新闻。


打定主意,回到房间拿衣服,一巴掌把嘉介拍醒,笑道:“靠,还说跟我学两招呢,懒得跟猪似的!”


嘉介很郁闷地打了个哈欠说:“老大,现在才几点啊,去跑步了?”


我笑道:“是啊,好久没有这么爽过了,出了一身大汗,真是浑身通畅啊!”


嘉介突然间促狭地笑道:“去洗澡?你确定你真的要去洗澡?没有骗我?”


我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说:“是啊,有什么问题?难道深圳市政府规定早上跑步回来不可以洗澡?”


嘉介嘴角一挑坏笑道:“木事木事,去洗吧,嘿嘿,买早餐了没有呀,买了呀?哈哈,好好好,真是懂事,我再睡回,八点二十分叫我,哈哈哈!”


真是猪一只,我摇了摇头打开房门,走到卫生间门口,想也不想就推门而进,我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哦卖糕的,我不是剧烈运动过度眼花了吧,卫生间里有一个身材不错的妹妹正侧对着我往那抬起来的玉腿上拍着润肤露……


估计是刚冲完凉,那晶莹剔透的皮肤真的如玉般吹弹可破,翘翘的小屁屁光滑且富有弹性的感觉,关键是还有一些黑黑的很害羞的东西,在两腿间隐约可见……


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居然忘记了把门关上退出来,而是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很不上道地问:“你是哪位?”


妹妹一点都不惊慌,微笑着看着镜子说:“早,我是暴龙的女朋友。”


哦卖糕的,妹妹长得太可爱太标致了,虽然一对小兔子发育得不是太完全,不过配她这样可爱的相貌和苗条的身材,倒也不错。


厄?暴龙也太强了吧,昨天刚相亲,今天就带回来了?


我这个时候才有点回过神来,赶紧尴尬一笑退了出来,把门关上。


回到房间把嘉介从床上拉了起来,嘉介一脸龌龊的笑意,却又很无辜地说:“干嘛呀,你不是说洗澡吗?”


我捏着手指关节阴笑道:“小子,刚才我说去洗澡你笑那么奸诈,干嘛不告诉我?”


嘉介显然是被我昨天的山城第一擒拿手给吓到了,也不顶嘴老实交代道:“嘿嘿,就是想让你开开荤嘛,哈哈哈,见惯不怪啦!”


我松了拳头感叹道:“暴龙太强了,昨天刚相亲,晚上就带回来过夜!”


嘉介重新倒在床上说:“屁呀,这个女朋友交好久的了,呵呵,就是太开放了他家里人不喜欢才逼他去相亲的,别烦我,我还没有睡够!”


我只好郁闷地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响动,还好不出一分钟,我便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又等了一小会,我才谨慎地走出房间,发现卫生间确实没有人了,才松了口气,狠狠地冲了个澡,穿戴整齐到客厅去看新闻吃早餐。


我刚把装早餐的袋子打开,暴龙的女朋友也穿戴好走了出来,我长呼了一口气说:“吃早餐?”


妹妹笑了笑,取过一张小矮凳坐到茶几边上,我把暴龙的那一份递过去给她:“趁热!”


妹妹道了声谢,慢慢地咬着饼,我感觉有点尴尬,但妹妹似乎一点不爽的意思都没有,终于我决定打破这不说话的局面,笑道:“妹妹多大了?”


妹妹瞪大了眼睛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妹妹呀?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呀?”


我自我介绍了一下,妹妹笑道:“哦,那我要叫你生哥哥了哦,嘻嘻,男生不能问女生年龄的,以后注意哦!”


我嘿嘿一笑道:“那妹妹是做什么工作的,家是哪的,都有几姐妹?问这些总可以了吧?”


妹妹捂嘴笑道:“问这么清楚干嘛,是不是想追我啊,哼,刚才被你这个色哥哥偷窥,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我瞅着妹妹的样子也不像生气,便放下心来开玩笑道:“暴龙哥的女朋友我怎么敢呀,嘿嘿,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姐妹什么的,也好介绍给我嘛!”


“靠,不敢的意思就是想,你小子给我等着!”暴龙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出现在走廊口,笑骂道:“哎呀,有早餐吃,好野!”


我白了他一眼说:“没有你的份了,你那份妹妹吃了!”


暴龙一脸委屈地说:“小生别这样啦,匀两块来吃一下啦,哈哈哈!”


嘉介这个时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来,抓起一份早餐就往嘴里塞,暴龙笑道:“哎哟,猪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呀?”


嘉介骂道:“靠,你小子起床了,再多的东西都会被你吃完,我不赶紧的渣都没得剩!”


暴龙坏笑着对我说道:“哎,本来想把嘉介那份吃掉的,但现在不行了,小生,要不麻烦你再辛苦一下,当是刚才偷窥妹妹的补偿!”


切,你们都不介意,我介意个屁呀,于是凑到妹妹旁边,往衣服领口使劲看了看说:“靠,飞机场上两颗图钉,一点都不好看,浪费我的眼细胞!”


妹妹嗔怒道:“姑奶奶我洗澡的时候还是可以摸到两块软软的肉的好不好,看在你买早餐给我吃的份上,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哼,不然要你好看!”


妹妹说完,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在我们的哄笑声中出门上班去了。


估计暴龙昨天晚上操劳过度,居然把浩哥和杨姐的早餐全部咣咣咣地全部干完,然后惬意地说:“哈哈,爽啊,冲个凉继续睡!”


我彻底诧异了,问嘉介:“他不用上班?”


嘉介收拾着桌上的垃圾说:“他最近在赶个案子,但外请的技术人员下午才能到,所以他晚上要加班,先补觉咯!”


收拾妥当,和嘉介两人走出小区,嘉介问道:“坐公车还是走路?”


我指了指大冲对面的科技园南区说:“从这里都可以看到办公楼了,坐个屁公车呀,走路!”


嘉介摇摇头苦笑道:“好,就听你的,走路,年轻人啊,就是不懂挤公车的乐趣!”


我翻了翻白眼骂道:“靠,你个死变态,怪老头,电车痴汉!”


嘉介哈哈大笑道:“还有怪阿姨,电池痴妇呢,男女平等嘛,哈哈哈!”


我不理他,感叹道:“哈哈,我终于走在深南大道上啦!”


嘉介切了一声说:“现在是过十字路口,这里属于沙河路的范围,你要走深南,你去大马路中间走去!”


在环岛上和我们一起等绿灯的还有几个妹妹,听了我们的对话直偷笑,我不乐意了,萎缩地笑道:“几个美女不要笑啊,我是第一次进城,乡下来的,嘿嘿,美女今年多大了,哪里人士,家有何人,哪间学校毕业的?”


几个妹妹嗔怒地看了我几眼,但脸上还是洋溢着笑意,待绿灯亮起的时候,几个人牵着手飞快地边跑边笑,一个胆子大点的居然还回头喊道:“乡下来的那个帅哥,我也是乡下来的,有机会再见,哈哈哈……”


我摸了摸脸蛋说:“哎,人帅就是没有办法!”


嘉介崩溃道:“我晕,这样也行,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我嘿嘿一笑,过了十字路口,飞快地跑到辅道上跑了几步,又折回人行道,仰天大笑道:“哈哈哈,这回我真的走了深南大道了!“


嘉介立刻山的远远地,一脸鄙视地说:“滚,别说你认识我啊!”


我冲过去搂住他的肩膀说:“别呀介哥,呵呵,你说暴龙的女朋友怎么那么开放啊,暴龙也不吃醋?”


嘉介翻了翻白眼说:“那小子恨不得在圈圈叉叉的时候,打开门放上几把椅子,然后收费进场表演给我们看,靠!”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那下次我们就别拒绝人家的好意嘛,就带着艺术的眼光去欣赏嘛!”


嘉介瞪大了眼睛说:“靠,你敢我也敢,靠,你这话真要跟他说,他还不乐死,当场就来给你表演,不过好像色了点哦?”


我切了一声说:“老大,拜托,人家愿意给看,我们愿意看,有什么色的。你以为拍什么人体写真多高尚啊,你敢说你从来都没有用色情的眼光去欣赏过,你敢说你没有拿着人体写真DIY过?”


嘉介嘿嘿笑道:“不好意思,你应该问我有没有用艺术的眼光去看过,哇哈哈!”


我坏笑道:“这不就得了?他要真敢给我们看,我就去准备条教鞭,随时校正他不恰当的动作,哇哈哈!”


“哈哈哈……”一阵引来无数侧目的淫笑,嘉介收住笑认真地问我:“对了,先不说笑了,你昨天来好像也没有给谁报平安哦,你该不会没有和家里人说吧?”


我点了点头说:“家里知道点,不过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走人,呵呵,昨天太累了,等下到公司后有空再打电话好了!”


嘉介笑道:“先斩后奏,有我的风范,哈哈哈!”


谈笑间我们已经走过了人行桥,穿过了小树林和一片尚未开发的土地,到了办公楼下。


这是一栋深圳市里最常见的现代化办公大厦,玻璃外墙让宽敞明亮的大厅显得非常有朝气,电梯间有三部电梯可供上下,墙上的装修居然是树化石,果然够气派。


浩哥的公司在12+楼,这狗屁的地方居然学西方的忌讳,把13给隐去了,用了个12+代替,我两来得算是非常地早,进电梯的时候居然只有我们两人人,想象中的挤电梯的情景没有出现。


出了电梯第一个办公室就是浩哥的公司,名字叫“浩瀚艺术创作公司”。


我们是第一个到的员工,嘉介把门打开,把我领了进去。


公司是由一个完全开放式的办公场地,加上六间小房间和一个小会议室组成。


公司的空间不是很大,但很温馨的感觉,以暖色调为主,整个公司装修得很有艺术氛围,墙上和办公桌上果然到处都是鸟人们的臭美照。花花草草的也很多,椅子沙发上居然还有不少的布娃娃,角落里的员工休闲区居然还有吧台、飞镖靶子和几台最新款的游戏机,墙上贴着各项比赛的排名。


嘉介走到吧台边上打开了饮水机的电源,指了指沙发说:“随便坐,等浩哥他们来了再给你安排,喝点什么?咖啡如何?”


我点了点头,坐在软软的舒服的沙发上,不一会嘉介便冲好咖啡端了过来说:“你先坐着,我有点事处理一下!”


我笑了笑说:“好,谢谢!”


喝了几口咖啡,我掏出手机,想了许久,还是按下了一串号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