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七卷 十年难赴倚长阑 第三四七章:明灭

hc8610 收藏 0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师父,你们在这里过得怎么样?丹鼎门有没有为难你们?”高庸涵对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只捡了几件重要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接着便询问起二人上山以后的情况。 关于智空大师竟然可以根据卦象,就判断出道祖崖近日将有一场大难,进而促使灵殊、灵象和灵契三人做出应对一事,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师父,你们在这里过得怎么样?丹鼎门有没有为难你们?”高庸涵对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只捡了几件重要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接着便询问起二人上山以后的情况。


关于智空大师竟然可以根据卦象,就判断出道祖崖近日将有一场大难,进而促使灵殊、灵象和灵契三人做出应对一事,高庸涵和烈九烽、天灵子一样,都不曾想到。他总以为,凭十二叠鼓楼和灵诀府七八十位高手,又是出其不意的偷袭,足够丹鼎门慌乱上一阵子。况且已经找到了权机二人,自然有把握将他们平平安安送下山,所以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很悠闲地问起过往的一些事情。高庸涵是这么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权机真人看在眼里不禁暗暗点头,心中愈发赞赏,甚至冒出了一个念头,是否该把天机门宗主大位传于他。


“刚来那两三年,丹鼎门倒也没把我们怎么样,只是软禁在二重天的一处院落内,哪儿都不许去。大约十年前,他们的态度一下子客气了不少,将我们安顿在此地,好吃好喝的供着,后来甚至连守卫都撤走了。”权思真人语气中颇有几分不屑,说到这里忽然笑道:“我当时还奇怪,千灵族人为何前倨而后恭,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想来是他们围攻你之后,害怕惹来天下人的愤怒才这么做的。”


“他们是不是心中有愧,有些不大好说,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另有所求。”高庸涵并没有讲自己入魔之事,知道在师父心中,自己还是那个智锺大师口中的“人杰”,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沉声道:“我以为,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担心日后遭到报应,故而对你们示好,以此换取咱们天机门的某种谅解。”


“怎么,丹鼎门这些年惹上什么麻烦不成?”权思真人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难道说重始宗那边按捺不住,准备对千灵族下手了么?”


重始宗乃是人族大敌,单靠天机门和玄元宗想要与其抗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能在现今的局面下,和千灵族结成联盟,对于整个人族而言,无疑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就连权机真人都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关切的神色,可惜他们并不了解实情。


“那倒不是,丹乐行早在三年前就已归顺了重始宗,压根就指望不上。”高庸涵摇了摇头,回想起审香妍临死前那凄美的笑容,心中不觉一痛,冷笑道:“这些年来,丹鼎门多行不义,自会招致上天的惩处。漫说别人,就算是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静璇,修行之道切忌执着,若是一味陷在往事中不能自拔,必然会影响到精进,甚至引发心魔。”权机真人并不知道审香妍的事情,但是看得出来,高庸涵对丹鼎门有种刻骨的仇恨,还以为是对被围杀一事耿耿于怀,于是劝慰道:“你福缘深厚,乃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如果被仇恨迷住了双眼,岂不辜负了上苍的眷顾?”


“是,师伯,我记下了!”审香妍的仇没有报之前,高庸涵无论如何是不肯罢手的,不过他知道权机是一番好意,不愿在此事上过多纠缠,转而说道:“师伯,师父,咱们走吧!”


“师弟,你和静璇一起走!”权机真人说着,将目光移到了权思身上,“你回去以后,多帮帮权乡师弟,一定要把祖宗留下的基业给保存下来!”


“师伯,你不走么?”这句话一下子把高庸涵给说愣了,当即问道:“这是为何?”


“师兄,难道你还真信了他们的鬼话不成?”权思颇有几分恼怒,大声说道:“当初你反复劝我不要轻举妄动,那时咱们对道祖崖的情形一无所知,离开的把握并不大,现在有阿涵带路还怕什么?我就不信,以咱们三人的修为,还能逃不出道祖崖,哼!”


“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听权思的口气,之前不止一次想要逃离道祖崖,可每次都被权机给拦了下来,可见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高庸涵见权机真人闭口不谈,双目下垂,似乎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于是望向权思真人。


“这件事说穿了,就是丹鼎门拿仙使令相威胁,逼你师伯就范。”权思真人忍不住埋怨道:“你师伯还真就答应了他们,一直到到现在都是规规矩矩的,未免太过迂腐了!”


“原来如此,只是这手段实在拙劣得很。”高庸涵撇了撇嘴,不由得对丹鼎门的印象越来越差,忍不住笑道:“师伯,他们这个要挟大可不必理会。丹鼎门如今自顾不暇,又得罪了仙界,就算请出仙使令也不见得有人肯奉命。”


“哦?”权机真人大感好奇,问道:“他们怎么会得罪仙界?”


“还不是因为那个关于万仙大阵的传说?”高庸涵算算时间已经耽搁了不少,当下催促道:“总之你尽管放心,丹鼎门不可能再对天机门有什么举动,其他的咱们边走边说。”


有了高庸涵这句话,权机真人当然不再坚持,三人全部幻化成千灵族人的模样,顺利地离开了明月峡。一路上高庸涵将大致情形讲了一遍,然后在四重天法阵入口处与两人辞别,相约日后回天机峰细谈,而后孤身一人赶往九重天。除了找灵契上人报仇以外,还多了一件事情,就是要毁掉仙使令,以绝后患。


其时正是灵契求援之时。在高庸涵的再三叮嘱下,权机、权思二人没有插手双方的激战,而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道祖崖,径自返回太河源天机峰。


高庸涵堪堪踏上九重天,就感受到道祖祠内传来的浑厚灵气,身心愉悦之下索性不再隐藏行踪,自然很快被留守此地的灵殊上人发现。接下来说不到几句,两人顺理成章地大打出手,结果依靠魔雾之功,高庸涵重挫灵殊,大摇大摆地走进道祖祠内。像他这样硬闯进来当众伤人,对九界道祖法像不但没有丝毫恭敬之意,而且很无礼地仰面直视,在悬空岛建成以来还是第一个。


“你既是来报仇的,咱们到外面解决,免得弄脏了大殿,有污道祖视听。”高庸涵没有明言与那帮来犯之敌有何关联,灵殊也不去深究,只想尽快将对方引到殿外再说。自从高庸涵踏进殿门,他就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总觉得道祖祠会遭受极大的损毁,尤其是那股淡淡的魔息,更令他没来由地一阵阵胆寒。


“嘿嘿,现在的丹鼎门如此下作,你不觉得已经污了九界道祖的名声?”高庸涵大笑,指着灵殊喝道:“咱们就在这里做个了断,我要当着道祖的面,好好教训一下你们这些不肖子孙!”


“放肆!”这种羞辱不要说灵殊受不了,就连一旁那些仆役也忍不住出言呵斥,甚至有几个修为稍微高一点的直接扑了上来。


“不自量力!”高庸涵轻蔑地一笑,连手指都懒得动,张嘴喝了一声:“滚!”殿内仿佛打了个霹雳,冲过来的那几个人固然被震得倒飞出去,便连站在远处的其他仆役,都被震得东倒西歪,倒了一大片。


“灵象、灵契他们怎么还没回来,难道一重天的形势已经严峻到了如此地步?”灵殊上人已无动手之力,只能躺在地上暗自着急,“求援的钟声已经敲了两次,就算是七重天、八重天的弟子也该到了,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知道,高庸涵上来之前,在法阵的入口处做了些手脚,虽不至于破坏法阵,但是增加一些阻碍还是没什么问题。


“你当真以为你很了不起么?”援兵看来一时半刻还到不了,灵殊上人只有拿话来逼高庸涵,“等会我门下弟子一到,必叫你插翅难逃!”这句话威胁之意很浓,无奈色厉内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哼哼,这就用不着你费心了。”高庸涵尽管入了魔界,那份身为高手的自傲却一点都没丢,不愿再对毫无还手之力的灵殊下手,转身朝九界道祖法像走去。


其实他最想杀的是灵契等人,下来才迁怒到其他人身上。等见到权机、权思二人安然无恙以后,原本横亘在胸间的那股杀意,无形中退却了不少。起先打算上山以后大杀一番,来他个血流成河,好出一出心中这口恶气,可是事到临头终究还是下不去手。这一点实是他本性善良,可见世人闻之色变的成魔一说,并不一定准确,至少高庸涵就没有变成那种嗜血成性的恶魔。


“站住!”灵殊见高庸涵缓步朝九界道祖金身法像而去,强自挣扎着扬手打出一粒金丹。只是他重伤之下灵力不继,金丹去势要慢了许多。


“你还不死心么?”高庸涵感受到身后一股凌厉的气势逼来,不敢怠慢,转身就是一道金光迎了上去。忽然察觉到一丝危险,当下身形一晃闪到一旁,双手交错一股阴柔的灵力撒出,将金丹引向一边。他这一下应变极快,只见金丹随着金光冲天而起,瞬间风雷之声大作。


“好贼子!”灵殊上人灵力枯竭,哪里还能操控得住金丹,只能眼睁睁看着金丹将大殿屋顶炸得粉碎。


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金丹炸碎屋顶去势不衰,直冲入茫茫云海之中。片刻之后,一道电光划过,漫天云雾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湛蓝的天空突然变得昏黄,随着一阵连绵不绝的闷响,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扭曲的空洞,仿佛天都被炸出了一个窟窿。“啪”的一声巨响,如同开天辟地一般,整个悬空岛都为之地动山摇。空洞猛地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竟似要把道祖崖给吸进去一样,这么一来登时激发了九重天的法阵,一层肉眼可见的光晕罩住整个山崖,而后是一连串的天雷不断砸向空洞。


空洞与法阵僵持不休,道祖崖在剧烈的震荡之下,层层法阵自行开启,一时间流光大盛乱作一团。法阵乃是仙界遗留,九重法阵合力一处,空洞自然抵挡不住,终于被炸雷击碎。可是那一片天空仿佛变成了一层薄纸,凭空燃起了熊熊烈焰,烈焰中不断有烧熔的巨石落下。当初九界坍塌之前,千灵族所在的空明界便是这么一副景象,丹鼎门上下人人战栗,均以为又将面临一场浩劫。


这时,一道祥光自道祖祠内直冲天际,祥光所到之处烈焰纷纷熄灭。直到最后一抹祥光消失在天尽头,天空又恢复原样,唯一不同的是碧空如洗,一丁点云彩都没有。


“这是道祖显灵!”道祖崖上上下下,人人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相同的念头,无论身在何处均俯身叩首,不住念诵九界道祖法号:“道祖在上,受弟子一拜!”灵殊也不例外,但他心中更多了一份自责,为自己的莽撞悔恨不已。


唯一一个直着身子,不曾跪拜的就是高庸涵。他似乎对于最后那一道近乎神迹的祥光不怎么在意,反而对灵殊祭出的那一粒金丹颇感兴趣:“‘沧波浮千里,明灭照断霞’,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明灭金丹么?果然霸道得很,不愧是世间第一等凶器!”


“可惜,没能炸死你这个恶徒!”灵殊切齿道:“若不是我先前顾虑太多,早一步使出来你还能活么?”


“有法宝不用,那只能怪你自己蠢了!”高庸涵嘿嘿一笑:“你还能使出明灭金丹么?”


灵殊脸色苍白,默然不语。刚才那一下拼尽全力,结果险些酿成大错,如果道祖崖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当真是百死莫辞,此时哪里还敢造次?


“你的招数都使尽了吧?这下看你还怎么拦我!”高庸涵扭头看向九界道祖金身法像,悠悠说道:“道祖手上拿的,可是仙界所赐,被你们视若凭仗的仙使令?”




PS:《九界》实体书现已全面上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