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实习 第二章 完美毕业 (19)此鲍鱼非彼鲍鱼

枪通条 收藏 1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这些天来谢谢各位大大的支持,本书点击节节攀升。老枪有个不情之请,各位大大如果有空的话,还请大家多多留言,多多给花,拍砖也行啊,哈哈哈,只要能上排行榜,就让砖头把我砸死吧!先谢谢大家了,哈哈哈……) 吃中午饭前,雨姐走到收银台,打开排班表看了看,对我说:“这几天有个大型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这些天来谢谢各位大大的支持,本书点击节节攀升。老枪有个不情之请,各位大大如果有空的话,还请大家多多留言,多多给花,拍砖也行啊,哈哈哈,只要能上排行榜,就让砖头把我砸死吧!先谢谢大家了,哈哈哈……)


吃中午饭前,雨姐走到收银台,打开排班表看了看,对我说:“这几天有个大型的什么扩展训练营在我们这里包了场,不会很忙,今天我就安排小吴也休息了哦?”


我大喜道:“哇,我真是太幸运了,哈哈,行,我一个人搞定!”


收银员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团体包场,其他什么婚宴什么的可能还会麻烦点,但是这种半军事化管理的什么狗屁洗脑一样的栝展训练,根本就不用担心有个别参与者会临时加酒水加菜,只管把单一次性打好放在那里等他们的领队来签字就行了。


雨姐合上本子,笑道:“包房留了五间,是给熟客和附近大单位企业留的,所以你还是得两点才能下班,呵呵!”


我把东西收拾了下,笑道:“没问题啦!”


中午果然很轻闲,五间包房虽然都订出去了,但加上包场的单,实际只有六张而已,轻松地不能再轻松了,于是我便站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大厅里的一群疯子在那里呼天抢地地喊着口号。


刘练擦着手站在我身边,说:“他们疯了?”


我继续看着大厅,笑道:“干完活了?呵呵,不是疯了,是被洗脑了。以为这么搞一个什么训练营,就能出精英了,就能发财了!”


“要成功,先发疯!”台上的主持人拿着麦歇斯底里地呐喊道,拳头握得紧紧的,脸也涨得红红的,台下的一群疯子果然很想成功,全部振臂高呼:“要成功,先发疯!”


刘练似乎有点被感染了,语气带着激动:“喂,看起来不错哦,学习学习,以后对自己很有用处哦!”


我冷笑道:“得了吧,真的能成功,那个主持人,那些个讲师,自己就成功去了,还用得着来这里日晒雨淋地教人发疯?”


刘练不同意我的观点,摇了摇头说:“也不是啊,我觉得他们说得很有道理啊,也很振奋人心哦,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学这个什么成功学!”


我见疯子们已经发完飙,开始坐下来吃饭,拍了拍刘练的肩膀,也坐了下来说:“什么狗屁成功学,外面的书摊上到处都是这样的书,看了有几个成功的?要我说啊,那个什么陈什么之的老师,虽然大家觉得他是很成功了,但我个人认为他是很失败的。”


刘练还在看那投影仪上播放的成功学视频,说:“怎么会失败呀,你看他讲得多成功呀,那么多人喜欢听他的课,追随他的理论!”


我撇了撇嘴说:“放他娘的狗屁,一个讲成功学的自认为很成功的老师,能教出一个比他成功的人,才算是成功,但他的学生有没有比他成功的?恐怕没有吧,除了那些已经成功后来听他的课的!”


没想到刘练的思维还很慎密,他想了想说:“你都说成功了的人也来听他的课咯,说明还是有用的嘛!”


我双手抱胸,乜着眼看着刘练,冷哼道:“作为一个老板,来听他的课不是为了自我提高,而是学习他洗脑的方法,回去好让那些累死累活的员工们,死心塌地地被剥削,心甘情愿地舍什么狗屁小我,顾他娘的大我,还不就是为了累计更多的财富么,呵呵,可怜的一群人,被耍了都不知道!”


刘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其实去听去学也是可以的,但要从另一方面去考虑问题,不是一味地依靠什么公司,在什么平台上贡献自我,牺牲一切,是么?但,如果没有平台,也不行啊!”


我拍了拍刘练的肩膀,笑道:“孺子可教也。对,人要有付出才有收获,但是,这些狗屁的成功学,根本就是在帮老板剥削员工,他们一味地强调什么为了集体要牺牲自己,这样才有团队的成功,呵呵,放他娘的狗屁!”


刘练打断我的话说:“他们刚才用《亮剑》里李云龙炮轰他老婆的镜头,来说明这样做的必要性哦,难道我们的军魂也是错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一手搭在刘练的肩膀上说:“《亮剑》你看过没有?没有吧?呵呵,那我就告诉你吧。这李云龙为了救老婆和给老赵报仇,老赵就是李云龙的政委,被那城楼上的鬼子打成重伤,他可是召集了上万的人马去打县城啊!”


刘练撇了撇嘴说:“私心很重,知道会死多少人嘛?”


我笑道:“这就是舍小我顾大我啊,李云龙打县城也给我军日后攻城积累了经验呀!”


刘练笑了,说:“哈哈,你不是说不能老是忽悠人舍小我么?”


我打了一下他的头说:“别插嘴,听我说完。这些人能舍小我的原因,是李云龙从不舍弃他的一个兵。开始的时候,他就说过,他们独立团从没有放下自己的兵不管的先例,不光是独立团,就是我军从建军到现在,也从没有上级扔掉下级逃跑的先例。李云龙说到做到,所以他的兵才会如此为他卖命,如此听他的话,明白不?”


刘练想了想,我见他有点儿明白了,继续说道:“这个狗屁的成功学训练营,一看就是哪个大集团公司搞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的,从头到尾没有一句所谓的不放弃任何一个人的说法,只有让大家牺牲自我的洗脑课程。所以我才会这么反感!”


刘练一拍脑袋说:“对哦,我明白了,那陈老师的课程不是很垃圾了?”


我把手收了回来,看了看那些被折磨地有点麻木却又很亢奋的疯子,说:“也不是,就看你怎么去理解了,我没听过他的课,也不知道他的理论体系,但是这些所谓的训练营如此断章取义,实在是无耻啊。那些人看上去也是受过教育的,怎么会这么愚昧无知呢?”


刘练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大,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当老板的!”


我轻轻地笑道:“哈哈,你算是说对了。不想当老板,不想做出事业,那他们来这训练干什么?做个好的打工者?打工皇帝的能力不比当老板差,呵呵,矛盾了吧?其实吧,任何一个成功的人,都有其鲜明的个性,但又善于牺牲自己的个性,像这样千篇一律的训练,出来的不过是流水线上的产品,不过是某公司的炮灰而已!几年以后,当他们年纪大了,激情消退了,他们就该被末位淘汰了,哈哈哈!”


刘练想了想说:“那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高位的嘛,有斗志总比没斗志好啊!”


我笑道:“关键是心态,没有打工的,老板再多也没有用。关键是你自己怎么看,要清醒地认识自己能干什么,能干到什么样的程度,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应该怎么去突破自己,而不是参加这些狗屁的训练营。还不如多读些有用的书,多涉猎一些宽广的知识,这样一味刺激神经要赚钱而不增加自己修行的训练,恐怕效用不长久,成功了也只是暴发户而已!”


刘练点了点头说:“恩,你说得很对。哦?你大学学什么的?会计?”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刘练惋惜地摇着头说:“你不去读哲学,可惜了!”


我一听,立刻崩溃了,掐住刘练的脖子低吼道:“他娘的,老子考大学的时候第一志愿就是哲学,第二志愿是法学,后来被家里人全改了什么狗屁的会计,你小子纯心刺激我是不?”


刘练被我掐得只咳嗽,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说:“咳……对,不,起啊……生哥……抽烟……消、消消气!”


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白万宝路,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刘练拍了拍胸口,顺回了气说:“呵呵,一直都玩的,不过这段时间跟着军哥,抽上瘾了!”


我站起身来,示意刘练到酒吧间抽烟,说:“靠,他不会还带你去嫖吧?”


刘练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害羞地说:“恩,去,去过那么一两次,呵呵!”


我坐在啤酒箱上,乜着眼说:“篮球大妈?”


刘练顿时两眼放光,流着哈喇子说:“你怎么知道的?哈哈,真是大啊,带劲,啊哈哈……”


我崩溃了,没想到这小子口味还挺重,鄙视道:“靠,这么老的女人你也要!”


刘练一脸红光,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羞涩,满是无耻地说:“什么样的女人都要试一下的嘛!”


我笑道:“瞧你那小样,什么货都要,呵呵,搞了什么样的,说说?”


刘练一脸成就感地挺了挺胸说:“18到48的,都试完了,挖哈哈……”


确实很下流,确实很无耻,确实很淫荡,不过好象我很喜欢,哈哈,虽然我才那么两个半,慕容只能算半个。恩,回头得问问王君多大了,嘿嘿……恩,雨姐应该要算上,嘿嘿……小芹呢?也凑一个吧,嘿嘿……


我正想着如何实践刘练与军哥的理论路线呢,外面有个老男人在问:“有人么?”


我赶紧掐掉烟,走了出去,见是当地势力最大黑白通吃的老板,赶紧礼貌地说:“张老板,中午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张老板咧着嘴笑道:“小弟,告诉你别叫我老板了,叫张叔!哈哈哈!”


这个张老板算是和我很相熟了,因为他捞偏门的关系,经常在酒店里宴请方方面面的人物,而去收钱的时候是不敢叫张小芹这样的极品LOLI去的,所以每次都是我去收钱。一来而去就熟了,因为算是半个老乡的缘故,这老板对我还算不错。


我不卑不吭地说:“好,张叔,呵呵。”


张老板把手里提的袋子放到收银台上,淫笑道:“打开看看!”


我打开袋子,见里面有个大陀黑乎乎的肉,足有两三斤重的样子,上面还有皱纹,我惊道:“这是鲍鱼吗?”


张老板竖了竖大拇指,继续淫笑道:“嘿嘿,聪明,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么大的鲍鱼连我都很少见,你怎么认出来的?哦,我知道了,你小子还说自己单纯,哈哈,是看到那皱纹像女人的……”


张老板指了指下体,淫笑着看着我,我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呵呵,是的,呵呵!”


张老板大手一挥,转身说道:“行了,帮我放冰箱里,晚上我来吃饭的时候再决定怎么吃!到时给你小子搞一小块尝尝鲜!“


我收好袋子,准备拿到酒吧间的专用冰柜里把它冰镇起来,这个时候雨姐走了过来说:“张老板的鲍鱼呢?”


我举了举手中的袋子,高兴地说:“在这里呢,他说晚上给我搞一小块尝一下!‘


雨姐走进来,打开袋子看了看,脸红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笑道:“呵呵,还真像!做了这么多年酒店,第一次见这么大鲍鱼。你喜欢吃鲍鱼?瞧把你乐得!”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啦,这么大的鲍鱼我第一次见呢,不试一下可惜了!”


雨姐暧昧地一笑说:“恐怕不是喜欢吃这个大鲍鱼吧?”


我凑到雨姐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大小鲍我都喜欢吃,有发菜的最喜欢!咯咯!”


雨姐脸一红,打了我一下说:“学坏了啊,呵呵,行了,把单打出来,我拿去签!”


我把单打给雨姐,不一会便全部签了回来,我收拾着东西,对坐在那里休息的雨姐说:“雨姐,呆会去你那!”


雨姐妩媚地一笑:“去我那干嘛呀?”


明知故问,哼,还想调戏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没好气地说:“吃鲍鱼!”


雨姐站起身,头一歪道:“走啊,我看你有没胆子吃!”


“走就走,吃就吃!”


我把抽屉锁好,大咧咧地和雨姐一起往她的宿舍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